奇书网 > 间谍的战争 > 第七百四十四章 丧心病狂

第七百四十四章 丧心病狂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间谍的战争最新章节!

    佛朗索瓦抢功的意图太明显了。

    之前让无畏打头阵,佛朗索瓦说什么都不肯,现在定向雷都已经布好了,敌人成瓮中之鳖了,他就肯让手下去打声招呼了。

    所谓的打招呼当然是先给敌人来上一发,不管是开枪还是扔个手榴弹,至少这第一枪是无畏佣兵团打的。

    这就是佛朗索瓦的打算,而开这第一枪和首先发起攻击还是很重要的,因为这关系到无畏佣兵团的佣金,干的更多,自然就该拿到更多的佣金。

    三个人飞奔向了黑魔鬼藏身的房子。

    杨逸愣了一下,然后他觉得很高兴,因为终于要面对那个黑头套了,而他不必第一个冲出去。

    里面的人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是瓮中之鳖,所以他们只要发现了有人,那当然会开枪了。

    三个无畏佣兵团的人没有直扑大门,他们的目标是大门右侧的围墙。

    打个招呼而已,到了围墙下面往里扔个手榴弹,让敌人知道他们来了,然后再喊话告诉敌人他们已经被包围,那么接下来谈判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连杨逸都是这么认为的。

    但事实总是和想象中有那么点儿差别。

    三个人靠近围墙了,然后突然传来了砰的一声。

    一声不是那么大的声响,就像枪声,但是轻响之后马上就是一声巨响。

    就那种轰的一声,然后耳朵都开始嗡嗡的那种巨响。

    空中飘起了一团青烟,无畏佣兵团冲过去的三个人伴随着巨响已经倒下,没有挣扎,没有惨叫,什么都没有,就是一声巨响,然后最左边的一个人突然变成了被人扔在地上的破布袋,又像血肉模糊的一堆垃圾,而另外两个人则是躺在地上,虽然同样不动,但他们的形状很完整。

    杨逸被吓了一大跳,因为他本来就很紧张,在特别紧张的时候突然一声巨响,何止是被吓一大跳,简直魂儿都要吓飞了。

    原本还很轻松的佛朗索瓦愣了一下,然后他握紧了手里的步枪,张大了嘴巴,在短暂的失神之后,才愕然道:“跳雷!”

    其实杨逸他们也带了些跳雷的,只不过用不上。

    遗憾的是黑魔鬼竟然也埋了地雷,相比这边插在地上的定向雷,黑魔鬼他们才是真正的埋了地雷。

    谁他妈能想到有人竟然丧心病狂到了在基辅市郊区的房子周围埋上地雷呢,还是无差别杀伤的跳雷,而且还是用压发引信,根本就不辨敌我的一死一片的跳雷。

    黑魔鬼没人性的,丧心病狂的。

    但是杨逸现在超级庆幸去的是佛朗索瓦的人,超级庆幸。

    佛朗索瓦都要气疯了,他真的快气疯了。

    就在这时,从房子的窗户里扔出了一团东西,然后那团东西刚刚落地就发生了剧烈的爆炸。

    布莱恩沉声道:“不是炸弹,不是手榴弹,是诈药!”

    很容易区分出来,刚从窗户里被扔出来的东西爆炸后只有冲击波没有破片。

    “马文!”

    就在这时,站在佛朗索瓦身边的人喊了起来。

    “马文没死!他在动!头儿你看见了吗?马文在动!”

    佛朗索瓦一把按住了就要冲出去的手下,然后他厉声道:“那是跳雷!就是马文他们附近爆炸,他死了,他死了!冷静!”

    “不不不,他动了,他真的动了!我看到他动了,你们看到了吗?”

    佛朗索瓦的手下把求助的眼神看向了杨逸,然后看向了布莱恩,然后看向了阿尔法三人组,但他得到的只有失望,没人肯帮他,不管是说句话还是帮他去把自己的战友救回来。

    其实杨逸真的没看到那三个倒下的人里面有没有谁在动,他的注意力就不在那儿。

    “他动了!”

    又吼了一声,然后佛朗索瓦的手下猛然跃起,并快速冲向了倒下的三个同伴。

    佛朗索瓦恨恨的砸了下地,大吼道:“回来!你给我回来!”

    轰的一声。

    那个勇敢的人根本没跑到战友的身边,虽然他是按照刚才战友行进的路线前进的,但这次他很快就踩到了一个跳雷。

    杨逸心里很感慨。

    死的真不值啊,佛朗索瓦说的没错,近距离挨了一发跳雷,怎么可能有活下去的希望呢,那个笨蛋,那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笨蛋就这么死了。

    或许这就是战友情吧,看到战友受伤或者死亡就会失去理智,明知道出去是个死还是傻乎乎的就冲了出去,真是个白痴。

    不过杨逸刚才也看到了,确实有个人的腿稍微蹬了那么一下,但杨逸可以肯定那只是人还没死透时残存的神经反应罢了,他杀的人也不少了,同样的情况没少见。

    只是临死前的蹬腿儿,却又搭上了一条命,真傻。

    但是杨逸又觉得很羡慕那个有战友肯陪他去死的马文,他有个敢于勇闯雷区也要去看看他到底死没死的战友,只是要去看一看而已,真的也就只能看看了,有理智有脑子的人都会想到的。

    无畏佣兵团是敌非友,死再多的人杨逸也不会觉得可惜,不过他还是觉得有些……伤感,可能是伤感吧,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想法究竟是何种情绪,很复杂。

    “混蛋!混蛋!”

    佛朗索瓦也不知道是在骂死去的那个手下,还是在骂黑魔鬼。

    就在这时,有个人在窗边闪了一下,紧接着有只手伸了出来在窗口开了一枪。

    佛朗索瓦端着步枪就扫了一梭子,子弹打在了刚刚有人冒头的位置,但是没人中枪。

    气氛有些凝重,佛朗索瓦在急促的喘气。

    怪谁呢?佛朗索瓦能怪谁呢?没人要求他的人打头阵,是他自己主动派人送死的。

    于是又回到了刚才的那个话题,谁能想到会有人在基辅近郊的房子四周埋地雷呢,这里这不是人烟罕至的地方。

    稍等了一会儿,布莱恩突然道:“招呼打过了。”

    佛朗索瓦恶狠狠的看向了布莱恩。

    布莱恩左手拿着一个扩音喇叭,右手抄起了一个火箭筒,然后他站了起来,沉声道:“打过了招呼,敌人也应该能知道自己的出境了,所以我该出场了。”

    说完后,布莱恩轻吹了一声口哨,自言自语的道:“来吧,来做个了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