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间谍的战争 > 第六十五章 惧怕

第六十五章 惧怕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间谍的战争最新章节!

    浴室里是不能装摄像头的,也是没有狱警的。

    放风时间是犯人解决恩怨的时候,吃饭的时候也有可能会打起来,但偏偏为什么没有监控也没有狱警的浴室里发生的流血事件却反而最少,这里面的原因还是挺复杂的。

    首先,放风是必须参加的,这是强制性的集体活动,不参加都不行,到了这个时候就是所有犯人都能在操场上聚集的机会。

    吃饭也是一样,吃饭不是强制性的,但是一顿不吃可以,两顿不吃可以,三顿四顿的饿下去真受不了,所以餐厅也是个所有人都能聚在一起的地方。

    而洗澡就不是强制性的了,何况浴室能容纳的人数有限,犯人也需要轮流进入,如果担心遇到什么事干脆不洗澡就好了嘛,哪怕一个月不洗,最多也就是恶心了点,但肯定不会死人。

    所以浴室里发生的流血事件相对也就最少了。

    而杨逸呢,他提心吊胆的在餐厅里等着拳王的报复,小心翼翼的在操场上等着拳王的报复,却没想到拳王真的是打着在浴室解决他的打算。

    没什么好说的,杨逸够机灵,而且他在进监狱之前临阵磨枪学的那几套东西派上了用场。

    虽然严重缺乏对敌经验,可是杨逸知道攻击哪里最有效啊,所以,他招招不离要害,出手比招呼人体最脆弱的地方。

    于是杨逸就杀出了一条血路。

    而且杨逸还一声大吼吓跑了两个人。

    这两个人肯定是拳王留在浴室门口看着的人了,虽然这两个人看起来块头不小,但是看到一个张牙舞爪,嘴角还流着血的人他们也怕,换谁都怕。

    浴室外面就是更衣室,而更衣室当然是用来穿衣服的地方。

    几个正在穿衣服的犯人看着杨逸都呆了。

    杨逸的脚下慢了慢,他张了张嘴,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看了看更衣室里面的人,快步走到了自己放衣服的柜子前面,拿出了自己的衣服。

    杨逸很想穿上衣服再出去,但这时一个人跌跌撞撞的从浴室里跑了出来,声嘶力竭的指着杨逸喊道:“抓住他!抓住他!”

    这时候真不是逞英雄的好时机,杨逸能摆脱一次,不见得能拜托第二次,最关键的是他不知道更衣室里有多少人是和拳王一伙儿的。

    于是杨逸抓起衣服就跑,他飞快的冲向了门口,撞开了更衣室的大门,等着看到外面的狱警之后,他才立刻手忙脚乱的穿起了裤子。

    “趴下!不许动!”

    杨逸刚刚提上了裤子,就不得不趴在了地上,然后他趴在地上大吼道:“有人袭击我!”

    两个狱警拿着枪立刻冲进了浴室,而一个站在杨逸身边的狱警立刻用手里的警棍狠狠的朝着杨逸的后背砸了下去,大吼道:“不许说话!”

    很快,大批的狱警冲了过来,再过了一会儿,开始陆续从更衣室里往外面推人了。

    这个时候,杨逸刚刚被从上拉了起来,反铐住了双手。

    第一个被推出来的是哪个脖子上被杨逸咬了一口的黑人,一个带着橡胶手套的医生两手捂着他的脖子,飞快的从杨逸面前冲了过去。

    拳王是被放在类似手术床的推车上推出来的,他加紧了双腿,两只手捂着胯下,哼哼唧唧的就像一堆肉山被推出了更衣室。

    拳王是关着的。

    很多人看到了拳王的惨状,于是笑声开始毫不掩饰的响起。

    第三个是被人架着走出来的,他的两腿不自然的并拢,走的很艰难,一脸的痛苦。

    剩下两个,被杨逸两次打了后脑勺的人也是被推出来的。

    至于那个被杨逸膝撞,然后又在后脑勺上补了一下的人也是被推出来的。

    五个人,四个被推了出来。

    开始的时候还有笑声,单手后来没人笑了,很多人都在看着杨逸。

    眼神很复杂。

    因为一个看起来既不胖又不壮,看起来像是个小受的人放到了凶名卓著的拳王,而且是五个人。

    重要的不是过程,是结果,结果就是杨逸一对五,完胜。

    而且杨逸的样子看上去还是很凶残,他凶巴巴的张着嘴,用嗜血的眼神和每一个看向他的人对视着。

    监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地方,你强,你就得到应有的地位,所以敢于和杨逸对视的人越来越少,越来越少,到后来则是每一个人都不自觉的躲避着杨逸的目光。

    其中还包括拳王的一些手下,他们本来是用吃人的眼光怒视杨逸的,但是后来,他们才像是被吃的哪一方。

    这之间有一个误会,很大的误会。

    杨逸看起来很凶恶,即便是双手被反铐着,但他张着血淋淋的大嘴,加上嘴角流下的血水还是让他看起来像是要择人而噬。

    杨逸真的只是因为嘴里的血腥味太丑了,他不得不张开嘴巴,以免不小心把恶心的血给咽下去……

    至于嘴角流出的血水,那是他一直张着嘴流出来的哈喇子……

    但是,过程不重要,结果才重要。

    杨逸或许没有得到犯人的尊重,但他得到了犯人的恐惧,那些人害怕他。

    杨逸被推走了,他被直接推到了处置闹事犯人的屋里。

    犯人之间的争斗不是每天都有,却也太常见了,所以处置这次事情的只是一个典狱官,看着杨逸满嘴的血水,他一脸厌恶的道:“让他去洗洗。”

    杨逸求之不得,然后他迫不及待的反复漱口,一直漱口。

    杨逸一直觉得嘴里有散之不去的腥臭味,最后还是狱警不耐烦了才把他又押了回去。

    将杨逸靠在一张固定的椅子上,负责监狱秩序的典狱官看了杨逸很久,终于道:“一个颈动脉破裂,一个蛋黄都被你踢爆了,一个重度脑震荡,一个脑震荡加脾脏破裂,一个只能夹着腿走路,好吧,夹着腿走路的不算,剩下四个都是重伤害,我能说什么?我只能说你的麻烦大了。”

    杨逸呼了口气,低声道:“长官,不是我惹麻烦,他们五个人,我一个人,真的不是我想惹麻烦。”

    典狱官笑了笑,道:“他们五个人躺着出去了,而你完好无损,重要的是这个结果,所以你惨大了,相信我,你惨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