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大周王侯 > 第一五零五章 春雨

第一五零五章 春雨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大周王侯最新章节!

    农谚云:清明前后,载瓜种豆。其意既是指农时气令已经到了清明时节,天气转暖,万物复苏,到了适宜播种作物的时令。另外一个原因也是因为清明时节雨水充沛,有利于作物萌发生长。老百姓们自然不懂为何到了清明时节便雨水充沛,他们也不会明白大气环流,什么高压低压冷暖交汇这些科学的原理,他们也压根不用知道这些,便知道清明时节雨纷纷的道理。那是古老的智慧和经验的总结,是无数普通老百姓从生活中的发现。

    三月十二清晨,清明节的前一天,一场春雨终于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春雨贵如油,这是老百姓们对春雨的赞誉。然而对余十里长岗上的落雁军八万将士而言,这场春雨可不仅仅比油贵,那可是救命的一场雨。因为整个大军已经断水一日,人心都已经有些浮动了。

    所以,当春雨洒下之时,整个山岗上陷入了一片沸腾之中。所有人都跑出帐篷站在飘落的雨丝之中,张着嘴巴迎接着那天空降落的甘霖。而军中将领们也长长的吁了口气,如释重负。虽然他们的林大帅说这几天定然要下雨,因为所谓的‘清明时节雨纷纷’这首诗的缘故,但所有人都不敢因为这句不知是谁写的诗而断定一定会下雨。直到这场雨真的落下来,他们才明白,原来那诗句说的是至理,林大帅的坦然绝非是假装的。

    林觉当然也不是完全的不担心。虽则清明前后下雨的概率极大,但也并非百分百有雨水。万一今年反常,难道自己还能找老天爷算账不成。所以,他其实已经做好了两手准备。要是两日断水,天再不下雨的话,他便要冒险组织人手往汴河边去汲水了。那必然会有一番大战,但也不得不为之了。好在一切还是如自己预料的那般发生了,老天爷终于没有将落雁军推入绝境之中。

    春雨一下,最高兴的便是杨秀了。他早已带人做好了准备,山岗斜坡上的坑洼之处被他命人扑上了大块的雨布。大片的帐篷布被裁开来撑开如雨伞一般,便是为了将天上落下的雨水一滴不剩的全部接住储存。他不想浪费任何一滴雨水,军中的坛坛罐罐锅碗瓢盆也都被他征用了不少,便是为了将接到的雨水储存起来。

    杨秀觉得,这时候下的春雨一定不会太大,所以雨水极为珍贵不能浪费。然而,到了午后,他却傻了眼。这场雨从清晨时的牛毛细雨开始直到午后竟然越下越大,虽非瓢泼大雨,但也早已超出预期。几百辆水车全部装满了不说,十几处洼地和人工挖掘的几处大坑也都全部被雨水注满。山岗沟壑之中竟然都形成了不小的溪流。众人也终于明白,为何山岗两侧有些地形充满了坡地和裂隙的原因了,便是雨水冲刷流淌所形成的沟渠。

    这么一来,最为担心的缺水的问题终于不再是问题,反而这雨下的大了,山岗上一片泥泞,车马人员行走不便,一走一脚泥,这反

    而成了让人头疼的问题。不过这种问题总好过缺水的焦渴,只能算是此时的一种幸福的烦恼。

    午后时分,揽胜塔一层的八角形室内,林觉召集众人前来议事,郭昆也出席参加。众将领身上都是湿漉漉的,脚下都是泥巴,下雨后他们各自在营中检查帐篷是否漏雨,营地是否积水等问题,所以身上淋湿了,满腿都是泥巴。进来之后,都围在塔室中间的一堆红通通的火堆坐下。不一会,所有人身上都冒出白色的雾气来,一个个像是要飞升仙人一般。所有人的情绪都很好,这场春雨下来,人人心里都舒坦了许多,轻松了许多。

    林觉坐在火堆旁的一张椅子上,命人取了茶盅来摆上,然后亲手将火堆上的一只大铜壶取下来,逐一往茶盅中倒水。眼尖的立刻发现这这茶水澄清碧绿,香气扑鼻,都有些惊讶。

    “哎呀,大帅这是哪里弄到的茶啊,莫不是从山中带出来的茶叶么?没想到这时候还有茶吃。我等真是有口福啊。”马青山惊讶叫道,他是喜欢喝茶的人,和林觉一样,喜欢读书品茶的军中将领不多,马青山算一个。

    “嘿,还有茶喝啊,妙的很,妙得很。”梁七等人也都叫了起来。茶叶是奢侈品,茶水在军中也是奢侈品。即便在落雁谷中,茶叶也是一般人消受不起的东西。大帅的茶,必是极好的茶,那更是好了。

    林觉微笑道:“各位先喝喝看,看看合不合口味。”

    众人闻言纷纷道谢,端起茶盅来喝,有的斯文的小酌一口慢慢细品,有的则如牛嚼牡丹一般张口喝干,吧嗒嘴不知其味。

    “咦,味道如此清新,莫非是春茶?可是……奇怪啊,咱们军中哪里来的春茶?大帅从那弄来的春茶?”马青山砸摸着口中的茶水味道,惊喜叫道。

    林觉呵呵笑道:“马兄弟还是识货,不过你再细品品。”

    马青山又小抿一口,砸着嘴巴细细回味,皱眉道:“奇怪,奇怪,味道确实清香,但却带着苦涩。既像是新茶,却又不像。不过总体而言,好喝的很。”

    林觉哈哈笑道:“不错不错,马兄弟有些门道。诸位,你们喝的不是茶水,这是我用今日下的春雨雨水煮的柳芽儿。如何?可比新茶么?滋味还过得去吧。”

    众人惊愕嗔目,旋即轰然大笑起来。搞了半天,原来喝的不是茶水,而是柳树芽儿,真是万没想到。滋味还真不错。

    “本人老家在南方,我们南方有春日喝柳叶茶的习俗。讲究的是用新春第一场雨水煮柳树上的第一拨萌发的新芽儿。喝了这新雨柳芽茶,预示着这一年便有了新的开始。今日这场春雨落下时,我便想起了这件事,于是跟皇上说了。皇上虽然祖籍是汴梁,但也是在我们杭州长大的,自然也是知道有此习俗的。在皇上提议之下,我们便冒雨采摘了一些柳芽儿,用这新春

    雨水煮了茶水给诸位喝。诸位能喝到这柳叶茶水,还得感谢皇上呢。”林觉呵呵笑道。

    众人闻言,纷纷起身向坐在北侧一张木椅上的郭昆行礼道:“多谢皇上。”

    郭昆笑着摆手道:“这算什么?有什么好谢的。”

    林觉笑道:“诸位,这柳叶茶可是有些功效的,明目清火利尿去热。军中可以推广。我知道军中将士们吃压缩干粮吃的有些上火,正好可以推广。山岗周围柳树不少,趁着柳芽细嫩还可食用,若是叶子老了,茶水便苦不堪饮了。”

    众人纷纷点头道:“多谢大帅关照,回头必告诉将士们煮柳叶茶。”

    林觉点点头,重新招呼众人坐下。开口道:“诸位,今日召集你们前来,当然不是为了这柳叶茶而来。今日这场雨可谓是喜雨,大大缓解了我大军断水之危。杨大人,现在应该不用担心缺水的事情了吧。”

    杨秀笑眯眯的起身拱手道:“大帅,哪里还缺水?水满为患了。水车中存满了水,将士们的水囊灌满了水,还有十几处水洼和挖掘的储水坑也都满了。这些水足够咱们大军用一个月也够了。不缺了不缺了。现在要担心的倒是军粮的事了,军粮还够六七日之用,我正要请大帅示下,是否要实行节粮配给,减少一顿饭呢。现在又不打仗,每天三顿实在是不必,改为两餐也是可以的。”

    林觉摆摆手道:“节什么粮?没这个必要。吃饭是幸福之事,少吃一顿饭,便少了一件乐事。根本没这个必要。六七日消耗已然够了,这六七日时间必有分晓。”

    杨秀忙道:“好好,便听大帅吩咐就是。”

    林觉点点头,杨秀拱手落座。林觉环视众将,沉声道:“今日叫诸位来,自然是商议作战之事。前日你们也都看到了,女真大军抽调了约莫六万人马东去,你们都知道他们是干什么去了吧?”

    “还用问么?自然是奔咱们伏牛山去了。果如大帅算计的那般,完颜阿古大反而是信了大帅故意给他们露的消息,这是要抄咱们的老窝去了。”梁七朗声道。

    林觉微笑点头道:“不错,他们中计了。接下来,便要看马大人他们的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马大人已然说服了西北军,此刻西北军必然已经开拔到位置了。山中兵马在高慕青的率领下也恐怕要到位了。从现在开始,他们才是主力,一切要看此次伏击阻截战的结果。倘若他们胜了,我们的围必解,一切都在五六天时间里便见分晓。所以我才不担心粮食的问题。倘若到了我们粮食耗尽的那天还没个结果,那必然是计策失败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众人纷纷点头,原来大帅不担心粮食的问题不是因为有办法得到粮食,而是因为战局到那时已经不可收拾,有粮无粮其实都区别不大,到时候恐怕要浴血突围,行下下之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