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炮灰通房要逆袭 > 174|后记一

174|后记一

作者:假面的盛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炮灰通房要逆袭最新章节!

    后记一

    看着那边执手站在一起的两人,齐姑姑忍不住便热泪盈眶了起来。

    她瞅了瞅身边那人,见他老脸绷得紧紧的。

    与他太熟了,熟到只看这表情,便知道这老家伙内心激荡的厉害呢。

    是啊,他们是亲眼见着皇后和陛下一点点走到现在的。其中经历了多少事,世上再也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

    不知什么时候便学会了操心……

    那个小人儿没长大时,操心着怎么才能长大,长大了操心娶妻生子,操心生活美满。可是事事不如意,兜兜转转这么多年,主子有了她,有了子嗣,有了爱,似乎一下子就圆满了。

    齐姑姑感觉心里空空落落的,悄悄的走出凤栖宫大门。

    宫道内空空荡荡的,今日封后大典,不相干的宫人太监自是不敢乱走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

    这么多年,第一次,想痛快的哭一场。

    齐姑姑不知道哭了多久,等她渐渐停歇时,身边响起一个声音。

    “哭什么,应该高兴才是。”说是如此说,齐姑姑却从这声音里听到了鼻音。

    这老家伙,惯会装!

    齐姑姑抹抹眼泪,侧头看旁边那人。

    白皙的脸,挺直的鼻,皮肤细嫩却有着许多细细密密的纹路……

    老?

    是啊,他们都老了。

    齐姑姑不自觉摸了摸自己眼角,那里也有了纹路,突然心里便生出一股埋怨。

    她哼了一声,扭头就往前方走去。

    后面福顺‘咦’了一声,追了过来。

    “怎么了?怎么又气上了?”

    齐姑姑越走越快,到了尚宫局大门处,她转过身,喝道:“让我静静。”然后人便进去了。

    留下福顺一个人摸摸鼻子,站了半响,抱着浮尘扭身走了。

    ……

    福总管和齐尚宫闹别扭了。

    这事传到了小花耳里。

    不光小花惊讶,宫中许多人都非常惊讶,尤其是那些老人。人人都知道福顺和齐尚宫是多年的老交情,怎么就闹别扭了呢?

    小花好奇的问了下春草,春草向来是凤栖宫里消息最为灵通的,谁知连春草都不知为何。

    连依依都看出福顺不对了,跑来找小花。

    “母后,顺顺成日里愁眉苦脸的,是不是父皇给他排骨吃了?”

    这个小东西,自从有次听下面宫人说给排骨吃什么的,就学会了这句话。当然她也是明白‘给排骨吃’是什么意思的,就是给了脸色或者不痛快。

    “母后也不知道呢,要不依依去问问父皇?”

    依依又去找景帝,背着福顺问的,谁知连景帝也不知道为何。

    最后还是春草最能干,探到消息说贺嬷嬷知道。可贺嬷嬷却不告诉她为什么,于是春草便来找小花,让皇后娘娘亲自去探听。

    毕竟娘娘和贺嬷嬷感觉素来不错,说不定会透露些?

    小花去找贺嬷嬷聊天,回来后面色怪异。

    依依似乎听春草说母后去探消息了,回来追着小花问,可小花就是不告诉她,只说没探听到。

    晚上,上了床,小花把跟前守夜的都撵了出去,然后拉着景帝说话。

    “陛下,你了解福公公的事儿吗?”

    景帝躺在那里,眉眼动了下。

    这连着两日,先是女儿问,现在女儿娘也问了,本来不好奇的,现在也起了好奇之心。

    “怎么?你知道了什么?”

    小花干笑了下,凑到景帝边上,“听了点小八卦。”

    “哦?那说来我听听。”

    然后小花便把福顺的黑历史讲了出来,资料来源于与那两人认识时间最久的贺嬷嬷……

    原来福顺挺不是东西的。

    当年齐姑姑为了五皇子错过了放出宫的时间,当然也不光是五皇子,但齐姑姑一直不说原因,只说外面也没亲人了,还不如就留在宫里。

    宫里是有结对食一说的,也就是宫人和太监结成夫妻,两个畸零人凑在一起过日子,互相取暖。

    齐姑姑虽然长得普通,也不是很漂亮,但人稳重大方,还是有不少太监对她心仪的。

    于是就不乏有太监到齐姑姑身边献殷勤……

    具体福顺的心路历程是个什么样的没人知道,反正据贺嬷嬷所说,福顺暗里使坏了几次。那真是来一个收拾一个,来一个撵走一个……

    刚起先,贺嬷嬷还有些疑惑的,后来有一次见福顺那小子暗里邀了几个太监,把在齐姑姑身边献殷勤的一个太监给暴打了一顿,还放话说日后不能来找她,要不然打断你小子的狗腿,贺嬷嬷才知道以前那些为什么都不再来了。

    当初贺嬷嬷想的是,莫不是福顺和秀姑处出感情了。可看几年就觉得不对了,那福顺一直没动静,而齐姑姑那时还年轻,神情不经意间会露出一抹怨怼,贺嬷嬷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她也曾暗里点过齐姑姑几次,可齐姑姑一直装傻不说,而福顺也装傻,最后年轻的秀姑,终于熬成了齐姑姑,彻底无人津问了……

    景帝听完后的表情很是惊讶,这种表情很少会出现在景帝脸上,所以足以证明这事儿究竟让他有多么惊讶了。

    惊讶完,他皱着眉头回忆,想了好一会儿,才道:“朕居然一直没看出来。”

    景帝的表情有点郁闷,小花遂安抚道:“我听贺嬷嬷说,那是很早的事儿了,陛下那会儿还小呢……”

    景帝这才释怀。

    又过了一会儿,他突然道:“那怎么办?”

    这样苦恼的景帝,让小花觉得可爱极了,她凑到跟前,啃了他脸颊一口,“陛下怎么想?”

    景帝把小花捞进怀里,揉了揉,“要不,朕给他们赐婚。”

    这简单粗暴的解决法子,把小花哽住了,“这不大妥吧,先不说对食这种事儿只是私下里的,齐姑姑和福公公僵持了这么多年必是心中有结。”

    “有结?”

    “对啊。”小花点点头,又道:“好了,陛下你不要想了,这事儿交给我来办,最近你政务那么忙,也没功夫管这闲事儿。”

    一夜无话。

    其实小花想了一日,心中已经有些谱了。

    说白了,就是福顺心里有结,不愿主动,而齐姑姑被拖了这么多年,心里也生了怨气,就这么僵住了。

    那怎么才能打破这个僵局呢?

    次日下午,小花抽了空去小厨房,把自己的想法告诉贺嬷嬷。

    贺嬷嬷毕竟对两人的事有些了解,也能做下参谋。

    “不行不行,这不行的,娘娘你不知道福顺那小子可黑了,当年人家就是表示出那点意思,他就暗里弄人。要是摆明了说,那他还不把人生吞活剥了。”

    “那咱们找个不怕他黑的人……”

    “这宫里可没有比他更黑的了,娘娘您是不知道,他在宫里就是这个。”贺嬷嬷比个大拇指,“谁敢与他作对啊,而且这老货心眼子也多,可能不声不响就把人给坑了。”

    “这——”小花沉吟,“那我再想想。”

    说是想,其实是找景帝拿主意去了。

    小花把自己的想法一说,又把贺嬷嬷的言辞说了,让景帝帮忙想办法。

    景帝眯着眼,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这事儿你不管,朕来办。”

    好吧,鉴于对男人的自信,小花翘首以待。

    ***

    安顺本是管着景帝当年还是景王那时手下的私业,景帝登基后,他便挪到了内务府。

    内务府常年与皇商打交道的,安顺自己以前便是做生意的,自然知道这些皇商从皇家赚了多少黑心钱,遂把一干皇商踢了,自己组织人干。

    刚好就用以前的原班人马,倒也运作得当。

    这日,安顺来御书房求见景帝。

    进来后,洒洒洋洋说了一大堆,最后切入正题,说想请陛下做个主,说他与齐尚宫情投意合,因着齐尚宫是女官,不是普通宫人,不能私下结对食的,便想求主子做个主。

    福顺这几日精神一直恍惚,以前当差是认真仔细,这几日却是好几次还需要景帝提醒他,才能缓过神。

    此时听到有人提到‘齐’,立马打了鸡血似的瞪圆了眼睛,竖着耳朵听。

    听完后,福顺恨不得把安顺这厮给撕了。

    你个死太监还想肖想秀姑,瞎了你的狗眼!

    景帝没立刻同意,说要问问齐尚宫的意思,安顺便走了。

    安顺前脚走,福顺后脚找了个借口溜了出去。

    安顺在宫道上走着,果不其然身后响起一个脚步声。

    他勾出一笑,仿若没发现。

    身边响起一个阴测测的声音,“你小子什么时候对齐姑姑上心的?”

    安顺先是做出一副惊讶的表情,跟着大大咧咧的道:“很早了,当年才分到陛下身边时候,年纪小,秀姑姐姐总是照顾我,便一直记着。你也知道我这么多年成日里在外面跑,在外面见识的妇人也多,可我总觉得还是秀姑姐姐好。”

    “你都叫姐姐了,她比你大。”好哀怨的声音。

    “没事儿,女大三抱金砖!”

    “你——”

    福顺急了,急得话都说不好了。

    确实该急,安顺这小子不知什么时候动了这心思,突然来这么一出,着实让福顺没有准备。事儿都经过陛下面了,要是陛下同意了怎么办?

    怎么办?

    “她年纪那么大了,以你安总管的身份,找个年轻的多好。咱家看宫里最近有不少水嫩的小宫人,要不给你挑个?”

    “老有老的味儿,我就喜欢老的。”

    磨牙的声音。

    安顺露出惊疑的表情,诧异道:“嘿,福老哥,我跟齐姑姑的事儿,关你什么事啊,你操这么多心干甚!”

    “秀姑是我同乡,咱家自是要操心的。”

    安顺一脸‘我懂’的环住福顺肩膀,拍了拍,“你看我的为人你还不知道,放心吧,我一定会对秀姑好的。”

    说完,他就放开手,迈开大步走了,边走边哼着小曲。

    福顺阴测测的看着那背影,脑海里闪过各种各样的黑人的手段,甚至连阴招都想好了……

    可是——

    可是安顺不是别人,是一起几十年的老伙计,手段不能对内用的,这点福顺还是知道的……

    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