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炮灰通房要逆袭 > 167| 4.10

167| 4.10

作者:假面的盛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炮灰通房要逆袭最新章节!

    ==第170章==

    次日,景帝当朝说了一番话。

    话里大体的意思就是,因皇后一事,这些日子生了不少事,闹出不少龃龉,连朕的贵妃也被牵扯进来,平白受了不少委屈。皇后虽身患恶疾,但毕竟是朕原配正妻,先帝当年钦封的景王妃。现今先帝仙逝不足一载,不念夫妻之情念父恩,皇后又在病重之际,暂不提废后之事。

    众大臣无一人有异议,先皇都拿出来了,夫妻之情都提了,难不成让陛下不顾父恩不念旧情,当一个薄情寡义之人为世人唾骂?

    朝罢,这话也传到凤栖宫。

    皇后当着传话之人,未露出端倪。等人走后,才显讥诮。

    “虚伪!明明是拿着本宫当幌子,给自己拖延时间,还说得如此冠冕堂皇。骆璟,你什么时候也学着虚伪了?……呵呵……不过,本宫却是不介意……”

    别人不清楚,皇后可是清楚的,既然景帝说了此话,那定然是要等她弥留之际,才会下废后诏书。

    是笃定她一两年之内必然会殁吗?

    那她可得努力了,一定要活到让他心烦……

    “……奸夫淫妇想越过本宫双宿双栖,本宫别的不会,添堵却是会的……”

    彩莲站在一旁,被皇后的自言自语吓得不敢出声。

    这皇后娘娘自从病了,想法从来不与人一样。明明来传话之人,说的是陛下顾念夫妻之情,让皇后安心养病,不用担心废后之事,怎么换着娘娘嘴里却完全变了个样子。

    “彩莲,去给本宫拿药来。”

    皇后的话打断彩莲纷乱的心绪,听闻皇后要喝药,她心中惊讶。

    自从娘娘被确诊为痨病之后,她便不再喝药了,完全一副求死心态,如今却是稀了奇主动要喝药。

    应该是与添堵有关吧,这么胡乱的想着,彩莲忙不迭去拿药了。

    ***

    很快到了年根儿,景帝提前便下了圣旨召云王齐王进京过年团圆。

    齐王与晋王合谋叛乱,失了一臂,先帝并没有追究,而是将他禁于齐州齐王府。之后景帝登基,并未改诏令,仍是依着先帝的诏令来。

    云王夫妇在二十五便到了,进宫见了景帝后,回到京中的云王府住下。齐王比他晚上一日,同样亦然。

    二十六景帝封笔封玺,封笔之后便是代表不再办理政务了,到来年初五那日开笔开玺才恢复办公。从进京之后,景帝便一直忙碌,如今算是难得的歇下。

    除夕这日,景帝在昭阳殿设家宴。

    皇后不能出席,小花陪坐在左侧偏下一点的位置。在座的有乔嫔、安嫔、静嫔,有太子骆晫,大公主骆懿,还有云王夫妇,齐王夫妇,并先太子家的几位郡王。

    这是并不是小花第一次见这些人,早在先帝驾崩之时,云王齐王回京奔丧,在灵堂上曾扫过一眼。如今再看,也是能对上号的。

    云王是个胖子,云王妃却是美貌得惊人,那是一种给人视觉极富冲击感的美,一眼过去,就愣在了当场。

    齐王面带戾气,神色却有些萎靡,齐王妃却是个柔弱的相貌,似乎是个温柔的人。而先太子那几个小儿,年纪不大,都在7-10岁之间,沉默寡言得厉害,行过礼之后,便坐在一旁成了透明人儿。

    云王早就对这个景帝心尖尖上的人好奇已久,入了筵,便眼珠不错的盯着看。直到大腿之上那熟悉的痛感袭来,他才回过神儿侧脸对云王妃笑得阿谀。

    云王妃丢给他一个‘回去算账’的眼神,才收回自己的手。

    景帝从来都是个寡言之人,大家心里头也有数,除了敬酒时说了一两句外,整个筵宴上均是安静无声。

    宴罢,行过礼之后,云王妃便退了。

    看着那个气嘟嘟在前面走,后面一个圆球跟在后面滚的场景,让小花愕然了又愕然。

    似乎看出小花的惊讶,回晨曦宫的路上,景帝在龙辇里搂着小花的腰,给她讲云王和云王妃的事情。

    把所知讲完之后,景帝吻了小花一口,道:“还是小花儿好。”

    景帝喝了酒,鼻息之间全是淡淡的酒味,小花被熏得微醺。

    听到这话后,小花顾不得惊讶云王妃的驾夫有道,而是惊讶景帝似乎把这事当成一件很好笑的事讲给她听。

    本来想笑的,突然就笑不出来了。又看对面男人淡漠的眼里写满了‘为什么不笑呢’,小花无语。

    自幸灾乐祸之后,小花发现景帝又一个怪癖,讲笑话。

    讲他自认为很好笑、很可乐的事情给她听,例如朝堂之上今日有个什么大臣说了什么事儿,他不爱听,便没有搭理他,把那大臣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还例如他知道的某些大臣府上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之类的等等。

    有时候小花会笑,有时候小花觉得一点都不好笑。这次小花笑了,过一日景帝便又会讲一个,要是小花不笑,他则是琢磨几日才会再讲一个。

    这样玩着,有时候小花觉得本身这事便就挺可乐的,偶尔顽皮心起,她明明快笑岔气儿了,面上还要装出一点都不好笑的样子,然后看他郁闷的眼神。

    每当这个时候,小花便想亲亲他的脸。

    太呆萌了,有木有!

    小花亲了上去,景帝眯了眯眼,手动了一下,原本的亲脸颊就变成了对上薄唇。挤压,研碾,薄唇微启,舌尖轻佻,景帝吻得毫不客气。

    正要往其他处转移的时候,小花制住了他,嗔道:“等会儿,孩子们还在后面呢。”

    景帝靠回原处,又把小花拉进怀里。龙辇极其稳当,让人一点都感觉不出在往前行。

    “陛下和云王殿下的关系似乎不错?”

    因为今日小花就见景帝和云王说了几句话,其他人则是一句,或是一句没有。

    景帝‘嗯’了一声,“他帮过朕。”

    福顺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小花知道这是到了。

    下了龙辇,一阵冷风袭来。后面的舆轿之上,晫儿和依依都下来了。外面天冷,几人都没耽误,进了正殿。

    二皇子太小,今日是没带过去的。

    换了衣裳坐下后,小花便叫奶娘抱了过来。二皇子骆瑜才五个月大,被娘放在榻上和哥哥姐姐玩儿。他是躺着的,哥哥姐姐则是在一旁一会儿摸摸他脸,一会儿摸摸他小手。

    不一会儿,他就不耐烦了,扯起嗓子哭了起来。

    直到小花过来抱他哄,他才停下。

    “瑜儿一看就是个性子急的,晫儿和依依当初可不像他这么爱哭。”小花对景王说道。

    景王凑了过来,用手指摸摸儿子的小脸蛋,在儿子要哭之前收起手。

    “也不知跟谁学的,谁都不让摸,脾气拧死了。”小花继续叨叨。

    景帝睇了小花一眼,淡淡的道:“朕的皇子,干甚让人摸小脸蛋。”

    “外人也就算了,自家人也不让,这么白白胖胖的小脸蛋儿,不摸一把怎么可以?”说着,小花又轻捏了一下。

    二皇子吐个泡泡,鼻子一哼,扭过脸,把小花给逗乐了。

    依依凑了过来,嘻嘻笑,“弟弟太不可爱了,都不让姐姐摸小脸蛋儿。”

    这么说着,她手上去轻捏一下,好在二皇子快哭之前,被小花亲了一口,破泣为笑。

    “哟,咱们瑜儿还是亲母妃对么,咱们不理坏姐姐。”

    二皇子骆瑜笑得更加开心,似乎在说好咩好咩。

    依依嘟着小嘴儿,去坐父皇怀里,然后冲这边做鬼脸炫耀。瑜儿并不懂这个,哇哈哈笑得更加开心了。

    晫儿在一旁有点忍俊不住,小小的他做出扶额的样子,一副受不了的神情。

    这下不光小花被三个孩子逗笑了,连景帝也难得笑了。

    说是要守岁,却从来没坚持到底过。

    三个孩子从来早睡早起,很快便困了。宫人们把孩子们领了下去,景帝自是拉着小花继续刚才在龙辇上未完成的事情。

    ……

    正月初一,这一天是岁之首,月之首,时之首。这一日景帝是非常忙碌的,一大早便需去奉先殿祭祖,然后便是大朝会,接受群臣及番邦使者朝贺。

    今日,作为太子的骆晫也是要跟随景帝出席的。

    天还没亮,小花便起身了,和景帝梳洗完毕,晫儿此时也过了来。三人一起用了早膳,太监们服侍景帝穿上衮冕,晫儿也被服侍穿上小号的太子衮冕。

    所谓的衮冕,乃皇帝及上公之礼服。亲王以下不能用衮冕,而是冠服。

    凡祭天地、宗庙及正旦、冬至、圣节则服衮冕,祭社稷、先农、册拜也如之。皇帝衮冕绘十二章,日、月、星辰、山、龙、华虫六种织于衣,宗彝、藻、火、粉米、黼、黻绣于裳,着十二旒冕。

    皇太子衮冕上衣绘山、龙、华虫、宗彝5章花纹,下裳绣藻、粉米、黼、黻四章花纹。共九章,着九旒冕。

    冕冠也就是衮冕其中的帽子,玄表朱裹,前圆后方,前后各十二旒,每旒五色玉珠十二颗。皇太子则是九旒九珠。

    景帝着上衮冕,俊得惊人。满身淡漠之气配着玄色衮冕,更显威严。冕旒之后的俊脸若隐若现,平添几分迫人。

    小花不由自主的凑上前,越过冕旒,在景帝脸上印了一吻。

    “陛下真俊!”

    景帝的脸在冕旒之后,瞧不分明,小花依稀似乎看到一丝红晕。

    与景帝相反,晫儿着了这么同为玄色的衮冕,却是可爱极了。

    他个子小小的,又穿了这么身衣裳,带着繁琐的冕冠,颇有些头重脚轻之感。小手总是忍不住去摸冕冠,生怕让自己重心不稳。

    小花笑着蹲下,给儿子整理仪容,整到冕冠之时,亲了晫儿小脸蛋儿一下。

    “今日晫儿和父皇去祭祖参加大朝会,不用紧张的,咱们晫儿还小,只要不失礼就好。”

    晫儿点点头,红着小脸儿看了娘一眼。

    父皇有个亲亲,他也有个。他和父皇穿得一样的衣裳,他是父皇的儿子,又是太子,只要跟着父皇做就好了。这么想想,晫儿就没那么紧张了。

    景帝对儿子伸出修长的手,晫儿抬头看了父皇一眼,牵上去。

    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穿着同样的衮冕,迈着同样的步子,往殿外走去。因衮冕而显得格外庄严的背影,却让小花看得忍不住有些热泪盈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