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炮灰通房要逆袭 > 166| 4.10

166| 4.10

作者:假面的盛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炮灰通房要逆袭最新章节!

    ==第169章==

    构陷贵妃之事终于告了一个段落,虽是事情内里详情并没有宣之于众,可光凭景帝连下的几道圣谕便知是如何了。

    牵扯进去的三个府上,锦阳侯府作为事情的始作俑者,构陷贵妃,藐视皇族,以下犯上,锦阳侯夫人被赐死,锦阳侯被夺爵,一干作伪证的奴婢严重者斩首,从犯发配边关服劳役。城阳伯夫人犯口舌,罚抄写女戒百遍,褫夺诰命之身。母犯错,贤妃有失察之过,被褫夺了贤妃的封号,降为嫔。靖国公府萧大夫人品行不端,以下犯上,本该赐死以儆效尤,念其夫于社稷有功,萧鈈教妻不严,有严重过错,特撤去一切官职归家闭门思过。

    自此,所有事情终于画上一个句号。

    当然,免不了有好奇人士想找相关人士探听一二,知情之人无不三缄其口,包括这被罚的三个府上,对景帝所下的圣谕也没表现有反驳之意。

    这下大家都明白了,原来元贵妃真是无辜被人构陷的啊!

    有那么一两个还想借机说事儿的,无不被大理寺卿、刑部尚书并左都御史言语训斥。

    案子是他们三个办的,办得也自认公平,自是不容外人说道。再说道下去,又被有心人借机挑事儿,闹大了,那不是说他们三个畏惧帝威,包庇贵妃嘛。

    当然之后也是有当日问案情形流传出来的,许多人都知道了始末,包括到了最后田氏还死咬着贵妃不放,被家中奴才中的一名老妪说实话打了脸,也包括萧大夫人的反咬被破了局,之后结案时大闹公堂。

    该!怪不得锦阳侯府被惩如此之严重,还有萧大夫人也连累自己夫君丢了差事,原来都是自己作的啊!知情人士纷纷如此议论道。

    不过这也是题外话了。

    ……

    晨曦宫

    春草正对小花和丁香丁兰几人,讲诉她当堂是如何痛斥锦阳侯夫人是如何的无耻至极并颠倒黑白的。

    “……娘娘,你不知那田氏见到王婆婆,脸色变得有多难看,就像死了爹似的……那王婆婆最后的那句问话,把堂上的大人给问懵了不说,差点把奴婢给问笑了。好在就奴婢一人在屏风之后,也没人看见奴婢正在捂嘴笑……”

    丁香满脸笑容道:“行了行了,同样的事已经被你说了几日了。你不嫌烦,咱们娘娘也是会烦的。”

    春草眨眨眼睛,有点委屈,“娘娘,你会烦吗?”

    小花失笑不已,“不会,不会。好了,你去看看二皇子睡醒没有,醒了就让奶娘把他抱过来。”

    春草走后,屋内三人相视而笑。

    丁兰道:“这春草越来越啰嗦了,早先怎么没看出来她有‘婆婆嘴’这项本事。”

    丁兰的表情极其搞怪,把小花又给逗笑了,她笑了两声,清清喉咙,“小心让春草听见,日日念叨你。”

    丁香笑了两声,说:“当初奴婢还担心她会怯场的,幸好这丫头还不错,经得起场面。对了,娘娘,王婆婆那边该如何?”

    小花沉吟一下,“接进宫眼下是不能了,先找个庄子安置吧。告诉她,本宫现今出宫不易,有了机会便去看她,让她好好养着,就当我给她养老了。这事儿还是让赵大去办,办得隐秘些。”

    “是。”

    ***

    锦阳侯府现今是树倒猢狲散,侯爷被夺爵,侯府再是不能住了,得另选地方居住。

    潦草办了田氏的丧事,阮家便开始搬家了。

    另选的居所自然没有侯府大,府里这么多下人奴婢自是要转卖的转卖,遣散的遣散。

    这时,王婆子的侄儿大田又出现了,一分银子未花把他老姑领走了。

    阮思义兄弟二人事后知道是王婆子这老虔婆坏了事,无数次想迁怒将她打死。无奈如今王婆子待遇比他们还高,福公公临离开大理寺之前发话了,说这老婆子说了实话,回去之后主家定然饶不了她。

    为了不有伤自己的阴德,他专门派了两个太监跟着王婆子,等待她家乡的亲人来接她还乡。并说了,谁要是报复王婆子,就是跟他福公公作对,与贵妃娘娘作对。

    事罢,回到锦阳侯府。

    锦阳侯将她单独放置一院,还派人好吃好喝的供着,等大田来后,便仿佛送瘟神似的将之送走。

    旁人夫家遭此大难,定然会伤心欲绝、恐慌不已,唯独四少夫人乔氏与人反应不一样。

    得知田氏被赐死,侯爷被撤职夺爵,她当场便在锦绣院正房里大笑出声,笑得腰都直不起来,连骂了无数次该,才在身边丫鬟的阻止之下闭了口。

    乔氏擦掉了眼角处的泪花,讥讽道:“这阮家也有今天,日后可就该你们把我当祖宗供着了。”

    这可真可谓,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

    ***

    今日的景帝似乎十分高兴。

    拉着小花颠龙倒凤了几次,才停下。

    小花累得指头都动弹不得了,景帝却是一点都不累的样子,精神奕奕得厉害。

    似乎想到了什么,他开口出声,“据说,靖国公脸青了,福顺说,皇太妃砸了一整套茶具。”

    这是幸灾乐祸吧,是幸灾乐祸吧?

    好吧,确实是幸灾乐祸,自从把靖国公府狠狠的坑了一次后,景帝便学会了什么叫做幸灾乐祸。

    他心里并不能明白这是幸灾乐祸,只是他的行为是如此表现的。旁人看不出来,作为日日同床共枕的小花却是再明白不过了。

    作为宠妃的她,自是要在陛下幸灾乐祸的时候,跟着幸灾乐祸。这不是性子恶劣,而是一种与有荣焉。

    “该!”小花附和道。

    因这次的事情,小花如今对朝堂之事也是有了一些了解的。自然知道景帝这次的目的是为何,男人想掌回京城内的兵权,她自然全力配合。

    当然,对于景帝,小花也是十分惊叹与崇拜的。

    她一直都知道男人是个聪明的人,不是聪明的人坐不上这个皇位。可还是这次的事才让她发现男人究竟有多么的聪明,多智近妖。明明是件让人非常棘手与头疼之事,他却只是将计就计便安排了这一出。

    甚至给小花了一种错觉,似乎从田氏跳出来的那一刻,他便一切都安排算计好了。可小花却知道不是,景帝开始动手之时,还是她第一次与他说锦阳侯府那事的时候。

    精准,一击必中,尤其对于人性的拿捏,精准得让人膛目结舌。仿佛那些人都是木偶,一步一步均是按他所想在做着,最后自然而然就掉进了坑里。

    事毕,人们只会认为自己是自作孽不可活,而不会怀疑到他的头上。

    “陛下,你的龙头是怎么长得啊,怎么能如此聪明呢!”每每想到这些,小花便会感叹道。

    同样,景帝会面色一窘,不知该如何答话。

    “朕也不知。”认真想了半响,景帝才如是答道。

    这个答案不出小花所料,因为每次景帝就是如此说的。果断是人比人气死人,货比货,得扔。

    幸好,这是她男人,不是她敌人,幸好,她是他枕边人,他不会拿这套对付她,不然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就是累了你。”这是景帝每次提到这事,都会重复的一句话。

    与小花的与有荣焉相比,景帝却是多多少少有那么点心理负担的。虽是这事是与小花儿商量过,也是征得她的同意,才进行的,但景帝总是会有些愧疚之感。

    是赢了,也赢得漂亮,但之前让她被人拿着说,总会让景帝忍不住皱了眉,喜悦之意顿消,换成了闷闷不乐。

    然后就该小花出场安抚了。这种场景出现过几次,小花自是驾熟就轻。

    “璟郎,我并不在意的。你要这么想,这种事是避免不了会发生的,早不发生,晚也会,谁让我有这段往事的呢。这下刚好,都一网打尽喽,并且澄清了一切,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抱着说事了,省了多少功夫啊。”

    “可以暗里解决的。”

    小花懂景帝的意思。

    “可是臣妾心里那道关卡过不去啊,不管怎么说,当初她留了我一命。谈不上报恩,但也不能以怨报德。机会给了她,选择权给了她,便由她自己来选择自己的路。”

    这种想法对许多人来说,是无稽之谈,是荒谬的。但在小花心里,说她妇人之仁也好,说她优柔寡断也好,她总是还记得当初以为的必死无疑,田氏手下留了情。

    可能田氏当时的手下留情,是有自己的考量的,但小花总还记得她能有如今这么幸福,幸亏当初她手下留情了,要不然她怎么会有这么好的男人,这么好生活,还有三个可爱的孩子。

    重活一次,小花总觉得冥冥之中必有注定。往常行为处事,不是把她逼急了,她从来做事留一分。因为她现在不是一个人了,她有他,有孩子,有美好的一切,就当是给自己积些阴德吧。

    景帝抚着她的发,怜爱的吻了吻她的眉间,“我的小花儿是个好的。”

    小花笑了笑,摸摸自己的鼻子,“璟郎太会夸奖人了,我不是好,而是但求心安。”

    但求心安……

    可这世上有几个人能懂呢?

    田氏并不懂小花其实放了她一次又一次,直到最后还给她留了条活路,只可惜她并不懂得这其中的道理。在她们这种人看来,人都是睚眦必报的,必是逮着机会就不死不休,她们不懂还有一句话——

    得饶人处且饶人!

    两人厮磨了一会儿,便叫宫人备水沐浴。

    沐完浴躺下睡着之时,景帝突然说道:“朕暂时还不能废后,再给我一些时间。”

    小花‘嗯’了一声,把脸在他怀里揉了揉,便沉沉睡去。

    景帝亲亲在她额上印下一吻,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