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炮灰通房要逆袭 > 162| 4.10

162| 4.10

作者:假面的盛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炮灰通房要逆袭最新章节!

    ==第165章==

    动了心思的当然不止英国公一家,还有许多人,同样的靖国公萧家也没落下。

    不过靖国公府做得要过格多了,把承恩伯夫妇召回府里直接了当告诉他们,让他们去做皇后的工作,让她说服陛下从萧家挑一个女儿为继后。

    承恩伯夫妇当场没说什么,回去后两人就闹开了。不外乎承恩伯夫人痛斥萧家没拿她女儿当人看,人还病着没死,家里就有人想着顶了她的位置。

    承恩伯夫人毕竟是个妇人,承恩伯看似有了现在这个爵位,可毕竟是萧家的人,他能说不听主家那边的决定吗?毕竟皇后真有个万一,承恩伯一家还是要指着萧家过日子的。

    不过靖国公是不会管这些小事的,承恩伯花了好几日才做好他夫人的工作。

    还是凤栖宫,还是那个白日里也宛如黑夜的寝殿。

    今日皇后的精神似乎好了那么一点,让宫人扶着她半靠在榻上见了承恩伯夫人。

    有时候皇后其实挺讨厌她娘这样的人的,除了会哭只会哭,当年把她嫁给五皇子的时候是如此,如今她命不久矣了还是如此。可毕竟是从小疼呵自己长大的母亲,她却是不知道该怎么责怪。

    承恩伯夫人哭了好大一会儿,才期期艾艾把这次肩负的任务说了。

    皇后的神情木然,眼神死寂。

    过了良久良久,她才喘了一口气,讥诮道:“本宫还没死呢,萧家就如此着急。”

    “芊芊……”

    皇后想骂什么,急喘一声闭上了嘴,缓了好一会儿,才又道:“本宫脸太小,说服不了陛下,你们还是歇了这种心思吧。”

    “芊芊,娘知道你心里难受,可这样也是为了萧家好。娘知道为难你了,可家里也是要指着主家那边的……”

    皇后凄婉笑了一声,“你们太看得起本宫这个皇后了,陛下不待见我难道他们不知,你还不知?”

    “芊芊,你毕竟和陛下夫妻十多年,你说一句话应该还是顶用的。”

    皇后猛然闭上眼,脸上的表情急剧转变,有愤恨有凄苦有难过有万念俱灰,良久良久,她才气若游丝道:“你们想的太多了,本宫的位置早已有人了。”

    “谁?”

    “元贵妃。”皇后无声把这个词在嘴里默念几声,讥讽的说:“陛下早就等着我给他心爱的女人腾位置呢,你们就别再做无用功了……”

    ……

    又是元贵妃!

    承恩伯夫人进宫回来,很快关于皇后和自己母亲的对话便在京城私下里传了起来,很多动了心思的人家都如是想着。

    直到此时,一头热的他们才想到荣华富贵之前还有个拦路虎,当今圣上的宠妃——元贵妃。

    生了陛下仅有三名皇嗣的,太子出自她膝下的,让景帝与众朝臣对抗到底的,元!贵!妃!

    跟着发生了一件事,更是让众人宛如一盆冷水从头顶直浇下来。

    景帝居然把代表着皇后身份的凤印交给元贵妃了,让她暂管六宫之事!

    就在众人纷扰之际,锦阳侯夫人递牌子进宫了,求见的是元贵妃。

    小花在晨曦宫正殿中见了她,她也很想知道田氏找她干什么。

    请安客套了一番后,田氏说了一番话。

    大体的意思就是,皇后眼见是要被废了,以贵妃的出身是绝对登不上皇后的宝座,与其来一位没有关系与贵妃作对的皇后,还不如来个友善的。接着她推荐了自己娘家的侄女,说她侄女田绮月性格和善、温柔大方,一定能和贵妃娘娘成为很好的朋友。彼时,皇后和贵妃联手,后宫定然无她人之余地。

    田氏这番话说的很隐晦,但小花还是听懂了她的意思。

    小花就觉得好奇了,田氏哪儿来的这么大的脸,就一定认为她需要和未来的皇后联手,才能活得逍遥自在!?难道她一人就不行吗?

    她堂堂大熙的贵妃娘娘,几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生了景帝仅有的三个皇嗣,太子也是她养的,她需要和人联手?

    不能怨小花如此大言不惭,实在是有人灌输的功力实在太好。

    鉴于上次小花在景帝面前难得露出自卑的一面,景帝当时是没说什么,日后空暇之余总会给小花灌输一些观念。

    例如,你看你如今是贵妃了,贵妃可是超一品存在,每年的俸禄比丞相还多。例如,太子是你养的,以后太子会继承朕的皇位,然后你就是太后娘娘了,皇太妃想了那么久都没当上,你轻而易举就可以当上太后。还例如,朕至今独宠着你,没有他人,仅此一项你就可以傲视群雄了……

    景帝说这些话的时候,态度很认真,表情很严肃,小花听得也很认真,表情却有些扭曲。实在是景帝用非常正经的脸色和语气,大言不惭的给她普及这样的观念,实在让小花有种很诡异的感觉。

    诡异归诡异,她却是懂男人的意思的,他在给她自信,也在告诉她他能给予她的,全部毫无保留的都给了她。感动是毫无疑问的,尤其天底下最有权势的男人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告诉你,你很厉害,你比所有人都厉害,朕和孩子都是你最足的底气,你不用惧怕任何事情。

    然后,小花就真被催眠了。

    所以此时她面对田氏的时候很坦然,一点担忧都不会有,也因此她对田氏的想法颇为感到惊奇。

    你有什么资格与我说这种话?

    难道不知道我想捏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般那么容易!

    脑袋里闪过这道念头的时候,小花不小心被口水呛了一下。田氏却当成元贵妃怕了,畏于她手里捏的把柄,所以向她示弱了。

    田氏噙出一抹端庄的笑容,道:“看来贵妃娘娘是同意了?”

    一旁站着的春草恨不得过来把这人拖出去打一顿,敢威胁她们娘娘,真是不知死活。

    小花回过神来,道:“你有什么资格与本宫说这样的话?”

    田氏一愣,不敢置信的眨眨眼,“贵妃娘娘!”

    小花摸摸耳朵,“本宫知道自己是贵妃,你不用一再提醒本宫。”

    “贵妃娘娘……”

    “锦阳侯夫人,我们娘娘都一再说了,知道自己是贵妃娘娘,你一再重复是何意?”春草板着脸,在宫里呆了这么久,身边个个都不是俗人,她自是学了一身狐假虎威的本事。

    田氏局促的笑了笑,半垂下头,“臣妾只是一时口不择言……”

    “既然知道是口不择言就好,咱们娘娘一向宽厚仁慈,就不与你计较了。”

    小花勾画出一抹荡人心扉的笑,“夫人今日来求见本宫就是为了说这些吗?”

    “臣妾说的什么意思娘娘应该懂,臣妾想,娘娘一定会做出最正确的决定。”

    突然,小花轻笑了一声,“何为最正确的决定?本宫已经说过,你有何资格与本宫这样说话?”

    田氏面现狼狈,低声道:“娘娘你可不要忘了以前的事!”

    “什么是以前的事?夫人这说的本宫越来越听不懂了。”小花淡笑一声,微挑眉尖,“夫人今日几度言行无状,本宫念锦阳侯的面子就不与你计较了,你退了吧。”

    “贵妃娘娘……”

    春草走上前,“锦阳侯夫人,这边请。”

    田氏离去后,坐在原处的小花面色凝重了起来。

    那田氏不会无的放矢,难不成因皇后的恶疾,现在有很多人动了家中出一位皇后的念头?

    还有田氏眼看是威胁上了,这事儿也得解决。

    小花实在不是处理这些事的好手,尤其她并不清楚前朝的一些势力。

    罢了罢了,既然陛下都说她无惧任何人任何事,那就听陛下的,还是赶紧去找男人撑腰去。

    ***

    京中大户人家私底下开始流传一个流言。

    那元贵妃出身并不光鲜,以前是某大户人家一丫鬟奴婢,因为爬主子的床被府中主母发卖出京,后不知怎么去了景王府,在当年的景王身边服侍,才一朝飞上枝头奴才成了主子。

    身份低贱不是重要,其中的一些桃色内容才是主题。大家虽口里没有明说,但眉眼之间却交流着一些暧昧。当然最主要的那些是没人敢明面上说的,议论了贵妃不怕,把景帝牵连进去可就是大事,这些东西只用意会就好。

    有许多人是不信的,但其他人都说得有鼻子有眼的,也就跟着信了几分。

    没两日时间,流言便传大了,越传越沸腾,隐隐竟有不闹到传至天听不算完的架势。

    京中一些明眼人这才明白,看来这又是有谁针对上那元贵妃了,也不知这次的事情会是以何结局收场。

    上次的事因有景帝在背后撑着,元贵妃才能安然无恙。这次的事对任何男人来说都是一件无法容忍,或者就算容忍下来,也会心生龃龉,无论如何,此次元贵妃境况堪忧。

    奇异的,皇宫那里景帝似乎并没有听到流言似的,面上看不出任何端倪,而后宫那里也未传出任何元贵妃失宠的消息。

    流言闹得越来越大,闹出这档子事儿的人却是心里越来越没底儿。

    “城阳伯夫人,这就是贤妃娘娘所说的陛下很快便会有反应?”

    城阳伯夫人淡淡一笑,态度闲适,“锦阳侯夫人,不要着急,宫里定然会很快有动静的。”

    田氏却做不到如此态度悠然,从那流言传出的一刻,她就开始神经紧绷。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流言扩散的范围扩大,情绪更是一天比一天焦虑。

    与她成截然相反的对比,城阳伯夫人倒是淡定的可以,一点都不像与她共谋了此事的状态。

    那日田氏从晨曦宫出来,一路上心里乱糟糟的。连着两次触犯了元贵妃的威严,这次她心里真没谱贵妃能够放过她。

    回府后,碰巧城阳伯夫人上门来拜访,她想着乔贤妃,又想着被她得罪狠了的元贵妃,便动了与旁人联手的念头。

    本来这种想法并没什么不好,与乔贤妃联手把元贵妃拉下来,让乔贤妃上去,如若乔贤妃能登上皇后宝座,便助她侄女坐上贵妃的位置。反之,如若乔贤妃不能,则是助她侄女坐上皇后的宝座,两人在宫中联手。

    什么都挺好,唯独这事情的发展实在太让人心不安了。

    “阮夫人你也不要太过担忧,这事儿可是我们着手办的,你有何好担忧的。”

    这倒也是。

    田氏也不是个没心眼的,当初与城阳伯府达成协议,商量的就是城阳伯府负责散播流言,而她却是沾都未沾。如若是好了,那自是万事大吉,如若是不好,也牵连不到她身上去。

    当然,贵妃那里肯定明白是自己传出去的。到时,她可以随便找个借口,例如可以是中秋夜宴那日乔贤妃看到自己与贵妃说话,起了疑心,暗里胁迫于她,她才不得不吐露实情。

    元贵妃那里的嫉恨肯定是免不了的,反正是已经得罪了,再差能比现在这种情况差到那里去。但如若是成功了,她可就是解决了一个心头大事,顺便还能图谋些好处。

    这么想想,田氏恢复惯常的沉稳态度。

    “夫人说的是,倒是我有些自乱阵脚了。”

    城阳伯夫人露出理解的神色,“可以理解,毕竟这事儿可不小。不过富贵险中求,一旦成功咱们两家可就又可以富贵百年。”

    这话深得田氏的心,她与城阳伯夫人闲话了几句,才开口告辞。

    “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了,其他的事便有劳夫人费心。”

    “无妨,这本是当初商议好的,自然是我们家办得妥妥当当。”

    田氏点一下头,才出了这间首饰铺子的雅间。

    到了外面,她的贴身丫鬟已经手拿着一只锦盒等待已久,田氏被丫鬟扶着上了门口的马车。

    田氏走后,城阳伯夫人露出一抹讥讽意味极度强烈的笑。

    “想得倒是极好,便宜占尽,还想置身事外。”

    旁边一位妈妈模样的中年妇人附和,“可不是,这田氏未免想得也太好了。接下来我们该如何办,夫人?”

    “找人把话递到靖国公府那边去,剩下的咱们只用站在一旁看戏就好。消息是锦阳侯府那里漏出来的,暗里散播煽风点火的是靖国公府,与咱们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夫人英明。”

    城阳伯夫人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不是夫人英明,是娘娘英明。”

    “贤妃娘娘英明,日后定能母仪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