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炮灰通房要逆袭 > 159| 4.10

159| 4.10

作者:假面的盛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炮灰通房要逆袭最新章节!

    ==第162章==

    与此同时,晨曦宫里。

    小花终于绽放出自大公主落水后第一抹真心实意的笑容,这种笑是完全发自内心的,是一种如释重负的解脱。

    别说她恶毒,这种境况,先下手为强,总不能还像之前那样被动挨打。

    “娘娘,皇后就真如此啦?”

    小花歪在贵妃榻上,懒懒的嗯了一声。

    “这么添添堵,气一下就成痨病了,痨病还真容易!”

    小花失笑一下,坐起来没好气的点了点她的额头,“行了,哪有你说的那么神奇啊。”

    “可、可……春草看到的就是如此啊……”

    小花笑着解释,“本宫去信问过胡良医了,皇后是本就有那个病根儿在,只是没有到痨病那么严重罢了,所以闲的没事才去给她添添佐料的。”

    “可这也太见效了吧……”

    丁香笑着把春草推开,不让她再缠着娘娘发挥她的惊叹,“好了,赶紧忙你的去,耳朵都快被你吵疼了。”

    “奴婢只是觉得太神奇了……”

    小花只是笑着,也没有解释。

    肯定没有如此简单了,这还要根据一个人的心性还有她的病情来斟酌的。皇后本就属于那种情绪容易大起大落、多思多虑之人。早在景州那时便有先兆,胡良医曾经提醒过她,只可惜她根本听不进去。

    来到京城,先是大喜又是大悲,各种刺激轮番来早已是强弩之末,还要撑着耍皇后的威风,动那么多心思,不知静心调养身子,而她也不过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罢了。

    其实她也没想到会见效如此之快,还曾抱着要打持久战的念头呢。

    突然传来几声小奶狗的汪汪声,跟着便是依依像阵风似的跑进来。

    “母妃,母妃……”

    “怎么了,我的依依大公主。”小花笑着接住撞进自己怀里的女儿,摸摸她额头是否有汗。

    见有汗,她叫/春草拿来帕子,给女儿擦了擦。

    “小白太坏了,它咬我裙子。”

    小花看向女儿脚边的小白,小白似乎也知道这个是最大的女主人,比小主人还大,狗嘴里‘哈哈’吐着气儿,小尾巴使劲儿摇着,狗脸上似乎有着巴结的意味。

    “那母妃罚小白晚上不准吃饭好吗?”

    依依想了会儿,看看脚边那可怜巴巴的小白,道:“算了吧,小白这么小,一顿不吃会饿坏的。”

    “大公主,这个时候的小狗喜欢咬东西,是因为它要磨牙齿。”

    “真的吗?丁香姑姑。”

    丁香点点头,“等会奴婢让人给它做几个布团子,让它咬着玩儿,以后就不会咬公主的裙子了。”

    “那咱们现在就去吧,免得臭小白老是咬我漂亮的裙子。”

    依依大公主虽然没几岁,但也是知道臭美的。

    小花点点头,丁香便拉着依依出去了。

    还没等丁香的布团子做好,福顺就来了,估计是听说小白咬依依裙子的事儿了。

    “顺顺,你怎么来了?”

    福顺看着恢复了以往活泼的大公主,笑得老眼儿都眯没有了。

    “老奴给大公主送好东西来了。”

    “什么好东西?快拿出来给依依看。”顺顺每次送的好东西,依依都非常喜欢,所以她是满怀期待的。

    谁知福顺却是从身旁小太监手里接过一个盘子,盘子放了几块猪骨头。

    “这就是好东西?”依依满脸不信。

    福顺高深莫测的笑笑,从盘中拿起一块骨头,扔到小白面前。

    小白虽然小,却是警惕性非常好的,它先是用小狗眼瞄了一下福顺,似乎在端详认不认识,又去闻闻那骨头,之后便跑开了。只是小狗眼一直舍不得离开那骨头,边看边用小粉舌舔鼻子,一副非常想吃的样子,却又不过去。

    福顺啧了一声,笑道:“这小不点儿养的不错,谁养的?”

    一旁的一个小太监跑过来,弯着腰道:“福爷爷,小的是专门负责照顾小白的太监小李子。”

    “嗯,养的不错。”

    小太监脸上堆满受宠若惊的笑容,“谢福爷爷的夸,小的以后一定更加尽心。”

    那边,依依拎起那块骨头,放到小白腿边。

    “小白,你快吃吧。”

    小白舔了舔依依的手指头,才下嘴去叼那骨头,舔了舔,似乎觉得很对味儿,便用两只爪子压着啃了起来。

    “哎呀,顺顺,原来小白真的喜欢这个啊。”

    小白似乎听到有人叫它,抬头汪了一声,又津津有味的埋头啃起来。那骨头挑的非常合适,不会太大,让小白叼不起来,也不会太小,让它啃两下就没了,而是可以啃很久。

    福顺把手里浮尘丢给一旁的小太监怀里,蹲在依依身边,“狗都是喜欢骨头的,用来磨牙是挺好,不过要记着给换了。老奴让御膳房备着,每日给公主送来。”

    依依笑得眼儿都弯没了,漂亮的菱嘴儿翘着,“顺顺你真好。”

    “大公主高兴就好。”

    一老一小两个兴致非常好,看了好一会儿小白啃骨头。

    依依大惊小怪的指着小白说些童言童语,福顺也在一旁笑着附和,着实把刚跟在福顺身边的一个太监给惊呆了。

    另外一个太监见怪不怪的戳他一下,小声道:“吃惊什么,咱们福爷爷最疼的就是大公主了,平时得空就会来陪大公主玩耍一会儿。”

    那太监赶忙闭上自己惊讶的嘴,在心里决定要好好掂量日后面对这位大公主时候的态度。

    也不能怪这太监惊奇,在这深宫里,能跟着陛下身边侍候的太监,尤其是总管大太监都是非常高傲的。别说公主了,皇子可能都不带搭理的,就算是宠妃出的也一样,毕竟别人可是陛下的人,平时也就是一点面上情。

    这就是俗话说的,铁打的奴才,流水的妃嫔。宠妃有一日可能不得宠了,但奴才只要在主子身边侍候久了,那可是比一些主子脸都大。

    能让太监们的头子这么蹲在地上陪看小狗啃骨头,这里面可就蕴含了无数的寓意。

    至于是什么寓意,能从一干太监中冒头到福顺身边的,没几个会不明白。

    福顺陪着依依玩了好一会儿,才出声告退。

    “大公主,老奴要去忙差事了。”

    “顺顺,你要走了吗?”依依眼里满是不舍,小手拽着福顺袍子不丢。

    福顺差点就投降了,“老奴差事多呢,得空一定来陪公主玩。”

    依依懂事的点点头,放开小手,“那顺顺你可一定要记得来啊。”

    “嗯,老奴一定记得。”福顺慎重其事道。

    出了晨曦宫,福顺才直起腰来。

    这么可爱的大公主,怎么有人狠心对她下手呢。公主年纪小不记事,他福顺可是记性好得很。皇后如今是不中了,可这宫里还有个皇太妃呢。

    怎么好好招待她,不让人抓了把柄?

    福顺磨蹭着下巴,如是想着。

    ***

    如今京中大多数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皇后的病上,见萧家没再像前几日那样上蹿下跳各种找大夫,大家心里就都有数了。

    接下来所有人关注的就是,景帝什么时候会废后。

    皇后不得宠爱,又身患恶疾,铁定是被废定了。皇后的位置空了出来,这是不是代表旁人就有了机会?

    京中众王公大臣家里,只要有适龄女儿的,都开始动了起来。

    一时之间,京城表面平静如往常一样,暗地里则是又开始沸腾了起来。

    这可是皇后,哪家要是能出个皇后,可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要是中宫能出一位皇子,那可就是正儿八经的嫡子。

    至于你说如今已有太子了,先帝那时候不也是有太子吗?最后的下场是什么!

    锦阳侯府后门的门房,一位长得憨厚老实浑身乡土味儿极浓的中年汉子正局促的站在那里。

    “你真是那王婆子的侄儿?”

    “是啊,俺真是。俺姑被卖的早,俺还没出生就被卖了。当年之所以卖俺姑,就是为了给俺爹娶媳妇,为了这事儿,俺爹记了一辈子。早年俺家还是跟俺姑有联系的,可是俺家一直没攒够给俺姑赎身的钱,家里的人口又多,便一年年耽误了下来。这不,俺家这么多年攒了十两银子,便让俺来把俺姑赎回去。俺爹说了,一定要把俺姑赎回去,这可是俺家一辈子都不能忘的大事。”

    这一个接一个的俺,把那门房都‘俺’晕了。他不耐烦的挥挥手,“去去去,哪儿来的乡下泥腿子,就不能好好说话。”

    那中年汉子满脸委屈,瓮声道:“俺有跟你好好说话啊。”

    那门房上下瞅了这汉子一眼,满脸不信,“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婆子,你们赎回去干啥?还十两银子赎。”

    看着那汉子手里摊放着的那把碎银子,门房贪婪的咽了一口唾沫。十两银子啊,虽是碎了点,但总归是银子。

    他看了那憨憨的泥腿子一眼,一把把那包银子的破布包抢了过来,“你等等,我去给你叫人。”

    “哎,谢谢你了,这位小哥。”这中年汉子似乎一点都没有发觉门房眼里的恶意,口里一个劲儿道谢。

    另一个门房也跟着出去了,“你这样坑人,不怕人跟你闹?”

    “嘁,一个乡下的泥腿子敢跟爷我闹,我弄不死他。”门房啐了一口唾沫,又诡笑了两声,“我让他们见见,真闹起来了,我就说是塞的好处钱,让我帮忙叫人的。”

    “你倒是想的周全。”

    那门房斜了一眼,拍拍对方的肩膀,“放心,咱俩什么关系,见者有份,等会分你。”

    “你可记住啊,见者有份分一半。”

    “行了行了,等会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