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炮灰通房要逆袭 > 133| 4.10

133| 4.10

作者:假面的盛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炮灰通房要逆袭最新章节!

    ==第136章==

    景王带着小花四处游玩的同时,京中那边渐渐进入了弩拔弓张的境况。

    太子一系与晋王一系争斗越来越明显了,明面上以御史弹劾晋王久滞京城不归封地,于理不合。晋王那边自然不是吃素的,回击晋王是陛下谕旨留京养伤,让晋王回封地必须得陛下下旨。更何况如今陛下抱恙,一直未能苏醒,生为人子的怎能在此时离去。两方吵得不亦乐乎,经常捋袖子在朝堂上撕起来。

    至于暗地里的争端,那更是枚不胜举,暂且太子因所在优势略胜一筹,当然晋王也不是全无反击之力。

    可随着时间的过去,太子的优势越来越明显了,相反晋王的劣势却是显而易见。道理非常简单,太子是嫡又是长,现如今也是太子监国的。而晋王唯一的靠山暂时靠不上了,虽说自己积累的力量不差,可陛下的昏迷不醒一直是隐忧,总会让人忍不住猜测这人是不是真的不行了。

    陛下一驾崩,太子是理所当然的继位者,到那时候得罪太子颇深的晋王,可真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晋王与属下幕僚几番商议,不得不考虑兵行险招,暗里晋州和齐州那边动了起来。

    ***

    景王和小花已经停留在这座叫‘屏瑱’小城几日了。

    小花想景王的计划是出来游玩十来日,如今时间早已超过,是不是要回去了。可景王一直没有动静,花了两天时间把整个小城全部游玩了一遍,才暂且安歇了下来。

    也确实是累了,马不停蹄的到处走到处看,第二日小花和景王睡到中午才起来。

    用了午膳,两人坐在临窗贵妃榻上。

    小花瞅了景王一眼又一眼,总觉得他今日哪儿怪怪的。

    “喜欢这里吗?”

    小花以为景王问的是这座小城,这小城依山傍水,环境清幽,平日里街上并不拥攘,但有早市和晚市的时候却是极为热闹的。民风朴实,走在大街上总能看到一脸笑容的百姓,一副怡然合乐气息迎面而来。

    “喜欢。”

    “你和孩子在这里住些日子,我过些时日,来接你们回去可好?”

    小花的笑脸突然就僵住了。

    过了好半响,她才开口问:“为什么?”

    景王向来淡漠的眼神,突然就维持不住了。在心中琢磨了许久的借口,此时要用到时才发现根本说不出口。

    他只能侧开脸,低声道:“不要问。”

    “为什么不要问?”

    小花的口气有点咄咄逼人了。

    她知道这种态度不好,可当景王的话说出来后,她心里总有一种很不详的预感。那种感觉让她心砰砰砰在胸腔乱窜,忍不住就开始恐慌起来。

    景王的表情略显得狼狈,拉过她,将她抱在怀里,“你听话,我过些日子,来接你。”

    “为什么不让问?”

    “为什么要听话?”

    “为什么?究竟为什么?”

    这一连串质问让景王久久不能言语,只能不停的用大掌抚着她的背。

    第一次,小花抗拒了这种抚慰,挣脱开来,固执的用眼睛看着他。

    景王没有去看她,只是道:“你听话,带着孩子住在这里一段时间,西院那边侍候的人,马上就会送过来,不会不便的。”

    “你明知道我要问的不是这个,为什么要如此?为什么?”

    从没和景王吵过架的小花,第一次言辞如此激烈,情绪如此激动,甚至有些歇斯底里起来。说着说着,眼泪忍不住就流了出来。

    “给我原因!”

    一向淡定泰山崩于前也不改其色的景王,两辈子加起来也没有这么狼狈过,他甚至不敢去看她的脸。

    明明早就计划好了的,明明府里那边事物很多,明明说好也就是十来日的,他却一拖再拖,丢下了所有事,就是想多陪陪她,就是不知该如何出口……

    “你说啊!”

    这声音很大,震得景王心颤,震得门外的丁香和春草两人都惊骇不已。

    这是吵架了?

    夫人和殿下感情一向好,两人连脸都没红过,这次出来游玩也非常高兴,怎么突然就吵架了?

    丁香拍了拍春草,示意她听着,自己则转身去想法子去了。

    “你为什么不说话呢?是不是与把孩子藏起来有关?!”

    景王面露狼狈,震惊的望着满脸泪水的小花。

    “是不是?”

    其实小花心里早有猜测了,她一直想不透他为何会行事如此诡异,尤其是在她和两个孩子上面。

    那个扩大后的西院,明明美轮美奂,却给她了一种鸟笼子的感觉。什么都有,什么都不缺,想要什么都能送到手边来。大门之外还有一道大门,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进来,同样的里面的人也不是都能出去,能出去的只有那么几个。

    其实关于这一切,小花都知道。

    只是他不想让她知道,她就装作不知。那次说不想孩子被外人知道是第一次他漏了口风,自那以后她心里就隐隐有了不安。

    如今这不安终于落到实处,却没想到会是如今这种局面。

    她知道他不是想抛弃他们母子三个,不要他们了,可到底是为了什么?

    小花不敢去猜想,因为她一猜想就忍不住心颤……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她只能用颤抖的嗓音这样问他。

    “你别问。”

    隐隐的,景王素来淡漠如尘的面上竟带了一丝乞求,让小花看得泪水忍不住又滚落了一串下来。

    “好,我不问了。”小花擦擦眼泪,说道,“但,不准丢下我和两个孩子。”

    景王无声的叹了口气,道:“你听话……”

    话还没说完,门外传来依依叫‘父王、娘’的声音。

    “小公子和小小姐吵着要夫人和殿下呢。”

    丁香、春草抱着晫儿和依依,眼含担忧的走进来。依依和晫儿看到娘和父王,都伸着手要抱抱。

    小花把依依接过,丢到景王怀里,又抱过晫儿,然后让丁香和春草两人出去。

    “依依、晫儿,父王不要我们了……”

    这样说了一句,小花便哭了起来,哭得颇为凄惨可怜。

    两个孩子看娘哭了,都是愣愣的。还不到两岁的娃儿懂什么,见娘哭,便都哭了起来。依依哭得很大声,一边哭,一边抱着景王脖子不丢,“父王,别不要。”

    晫儿则是用小手在小花脸上抹着,眼泪汪汪的去看景王。

    一时之间,屋里全是娘仨个的哭声。

    景王直接手足无措了,不知该如何反应了。

    “没有不要,没有不要……”说来说去,就只知道说这一句。

    小花得寸进尺,“那咱们回府去?”

    “你听话……”

    听话的后面还没说出来,小花又开始嚷着哭了起来,“以后依依和晫儿就是没人疼的孩子了,父王不要咱们了……”

    “你别瞎想。”

    景王脖子上吊着小依依,坐到小花身边,用手环住她,抚着她的发。

    “是因为别的原因,才让你们住在这里一段时间。过些日子,我便来接你和孩子。”

    “你撒谎!”

    景王面上一僵,无奈的抹脸一把,好吧,他确实撒谎。

    这个计划很久以前就有了,从她有了孩子那一刻。如今的局势越来越紧张,虽是所有事情都是按着他所想的进行着,但最后到底如何,他真的没有把握。

    他什么都可以赌上,但他赌不起她和两个孩子。所以才会有这次出行游玩,景王甚至早就想好了,他们住在这里无忧无虑。如果事成,他来接他们,如果事败,后路也早已安排好。

    孩子没有外人知道,自然不会有追查,而她,他也早就安排好了,到时候自是可以金蝉脱壳。

    至于自己,景王也早已给自己规划好了结局,如果事败,他除了死,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他其实可以像云王所说那样,带着她和孩子逃。可也如他所说的那样,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找不到他的尸首,追捕就永远不会停止,他又怎么舍得让她和孩子永远活在不停的逃亡之中呢?!

    更何况,他的尊严,属于皇族的尊严,不允许他做出这种行为。

    “你果然撒谎了!骆璟你实在太坏了,我全心全意对你,孩子给你养了这么大,你居然对我撒谎。你是不是想与王妃重归旧好,觉得咱们碍眼了?嫌碍眼了就直说,不用撒谎的。”

    小花知道自己现在是在胡搅蛮缠,可如若不胡搅蛮缠,她实在想不出用什么法子来打消这个执拗男人心中的打算。

    “你别乱想,没有。”

    景王曾耳闻有这么一个说法,女人都是胡搅蛮缠的,最擅长的便是一哭二闹三上吊。

    给他普及这样知识的,是他的武艺师傅严蛮子,他总是在他面前抱怨家中妇人太难缠。还有府中一些武将有女眷的,也曾议论过这种事,被他听到过。

    与小花儿在一起这么久,他曾想过那些人说的话都是无稽之谈,因为他的小花儿很善解人意,很懂事,懂事的甚至让人忍不住心疼。可此时他才知道,‘前辈’的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小花儿这种行为,是不是叫做胡搅蛮缠?

    “那你带我们回府。”

    “不行。”说不赢妇人的景王,只能选择最适合自己的说话方式,拒绝的很果断。

    “好,我们住在这里,不回去了。”

    景王惊讶之余又有些心安,可小花下一句话打破了他这种荒谬的念头。

    “你前脚走,我后脚抱孩子跳河去!”

    在景王讶然的眼神中,这话就这么从小花小嘴里蹦了出来,甚至让景王有一种荒诞感。

    “反正你也不要我们了,没爹的孩子很可怜的,还不如死了算了。”

    这是终极招数,三上吊吗?只是上吊,换成了抱孩子跳河?

    脑海里闪过乱七八糟的念头,景王无奈的又抱住她,“你别胡闹。”

    “我没胡闹,我说的是真的。”

    门外突然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殿下,有府里的信。”

    景王松开抱着小花的手,坐正身子,“进。”

    林青亭走进来看到一幅颇为神奇的场面。

    那个传闻中的花夫人抱着小主子半侧身子坐在榻上,而殿下则是脖子上吊着另一个小主子坐在一旁,本来很正经的坐姿,很威严的表情,却因为脖子上多了一个还在抽抽搭搭的小女娃儿而多了几分诡异。

    他也没敢多看,把信递给了景王。

    景王这次出行并没有带福顺,只带了十来个心腹仪卫。本是想都留在这里护着她和两个孩子,却计划不如变化快,怎么也说服不了她。

    看完信,景王的面色凝重了起来。他挥挥手,林青亭便退了下去。

    景王侧脸看向一旁扭着身子的她,又看脖子上撇嘴抹眼泪的女儿。

    “真的不愿住在这里?”

    小花正过身子,面向他,莹莹的眼中满是泪水,“和殿下一起回府。”

    又是一声几欲无声的叹气,过了良久,景王才无奈点头。

    景王赶着回府,所以并没有耽误时间,很快便吩咐启程了。

    一路上小花都处于恍惚状态,只知道紧紧抓着景王的手不丢。景王和她说了好几次一定带她回去,她也是不放手,似乎总怕他是骗她的,把他们母子几个给丢下了。

    直到回到熟悉的西院,小花才放下悬空很久的心,不过她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她见到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人。

    “你怎么在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