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炮灰通房要逆袭 > 123| 4.10

123| 4.10

作者:假面的盛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炮灰通房要逆袭最新章节!

    ==第126章==

    李鸿昌误解而去,回去把大体情况说了一下,李家人就技穷了。

    一时也想不出好的法子,便暂且的搁了下来。

    南边那里的消息终于递了过来,也因此景王对自己这个舅父又有了新的认知。

    “舅老爷这次犯事儿大体就是如此,上峰事发拔起萝卜带起泥把他牵连进来,按理说照这个数目,肯定是会被流放,估计判案官员也是知道他与殿下有这么层关系,便手下留了情,并且他就算是个顺带的,也没犯过其他事,便只家产充公削了官职。”

    “舅老爷不算聪明,但为人胆小,除了贪些银子,别的事他也不敢做。这些年就在彭阳县做知县,官风虽然不好,但也没有弄到让老百姓天怨人怒的地步。”

    总归来说就是一个不太聪明但又有点小聪明的人,胆子小,知道什么该碰什么不该碰。当然有个皇子外甥也是有一定作用,要不然也不会顺顺溜溜连任这么多年,虽在官场毫无进展,最起码没人动他。下面的忌讳不敢动,可以动的不屑去动他。

    “那他当初,从未与这边联系,原因就是有人吓他?”

    两辈子加一起,景王都没想过居然会是这么个原因。

    福顺沉吟一下,道:“当初敬嫔娘娘也是和老奴和齐姑姑说过几句的,她这个哥哥毛病不大,就是官迷了心窍,一心一意想上进,才有了娘娘入宫一事。当年娘娘殁,殿下还小,皇后与贵妃那里虽是觉得没甚威胁,但多多少少会有防范之心,便让下面人恐吓了舅老爷几句。”

    说到这里,福顺有些失笑了,“也是可以想象的到,李家并不是什么高门大户,当初也就是个有几十亩地的乡下小地主,舅老爷凭着苦读中了举,再无进展,便谋了个小官做着。京城、皇宫、圣上对他来说是高山仰止,旁人吓了两句,他会有那种想法也不为过。”

    福顺虽是不待见这群人,但也不会有意抹黑,毕竟他心里头也有数,殿下母家也就只有这么一家人了。这一家人虽是有些小毛病,但也都不算是什么坏人,充其量就是人品不怎么好,调|教调|教也是能掰过来的。

    “孤王知道了。”

    福顺忍了忍,又说了一句,“舅老爷动了那种心思,估计就是怕您和他不亲,当然想给自己给儿子谋个差事也是有的。这事儿不解决,估计还是不会消停,还有妙怜小姐那里……”

    景王陷入沉思,没有说话。

    ***

    转眼间就是新年到来。

    今年的除夕团圆宴,却是不能像去年那般过的。无他,一是景王妃解禁,景王总要走个过场。二来也是因为府上来了舅老爷一家。

    小花本是与景王商量,这日自己在西院过的。景王却没有同意,只说了一句,你也不能永远避着不出门。

    这倒也是,反正就那么一会儿时间,就当走个过场。更何况小花也知道,那舅老爷一家对她极其好奇的,和身边的宫人各种打探她的事情,再不给人见见就有些太失礼数了。

    除夕团圆宴摆在璟泰殿,一共摆了四桌,景王及其妻妾一桌,李家男人们一桌,女眷一桌,小辈一桌。

    宴上,李家那边人各种打量不算,景王妃和乔侧妃三五不时还会皮笑肉不笑酸几句,小花也就全当是无物,只是低着头专心用膳。

    令人惊讶的倒是玉娇玉荣两人,沉默的厉害,面色枯槁,这种场合怎么都该是带着几分笑的,两人却是一点笑意都没有,眼神宛若一潭死水。

    小花可以理解她们的心情,由己度人,那种全然绝望的心情并不好受,真难为这两人可以沉静下来,没有任何疯狂的举动。

    宴罢,便各自散了。

    景王妃即使心中明白也还是存了奢望,想景王能留下她,或者与她一起去长春院,可看到的却是景王与那花夫人呼呼啦啦带了一群人往了西院方向去了。

    宛如那贱人才是府里的正妃,她则是成了个不受宠爱的姬妾。

    人想太多,就会是自己折磨自己,景王妃回去便卧病了。着人往西院那边递了信,得到的结果却是胡良医大除夕的被派了过来。

    不甘、愤怒、怨恨……

    景王妃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情绪了,明明解禁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事,可她却觉得还不如不解的好。

    这种想法让她情绪颇为激动,面色扭曲的笑着,边笑边咳,咳着咳着,帕子上就泌了几点红腥。

    春香侍候景王妃近两年时间,她以前不叫|春香的,来长春院没多久便被王妃改了名儿。一起的其他几个也被改了,分别叫夏香、秋香、冬香。

    春香知道王妃身边以往有这么几个香的,只是全被杖毙了,现在由她们几个顶了上来。

    一起先春香很怕景王妃,因为王妃性格易怒暴躁,动不动就砸东西,就歇斯底里的笑,像个疯子。后来却因王妃总是叫着‘春香,给我拿杯水来’,‘春香我胸口疼’,她便又不怕她了。

    尤其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王妃越来越安静,春香心里甚至渐渐的升起了一股同情。

    春香知道自己的任务所在,可也抹出不掉她心中的同情。

    她们来之前就被调|教好了,要好好侍候王妃,无微不至,要把王妃一举一动都报上去。春香一边按着上面要求做着,一边日以继夜让自己的同情心泛滥。

    无他,她总是觉得王妃很可怜。

    明明应该是府里最尊贵的人,却沦落到这种地步。还有她叫‘春香’的样子,春香知道不是叫的她,可她每每都会应了并出现在王妃身前。

    侍候王妃用了药,她便沉沉睡了。留下了一个值夜的,其他几人回宫人房休息。

    “春香,你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别忘了你是来干什么的!”一进门,夏香便皱眉说道。

    这几个后来的香朝夕相处,谁都非常了解谁,春香那多余的同情心泛滥,自是瞒不过夏香几个。

    “往日也就不说了,咱们毕竟是侍候主子的宫人。可今日除夕这大半夜的,王妃闹卧病让通知殿下,你就真敢往外递信过去?”

    春香喏喏的支吾了两声,垂下头。

    她其实是个胆小的人,也知道今日自己做错了。

    “唉……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别害了自己。”

    春香几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春香一夜没睡,她知道自己今日做错了,可在璟泰殿的时候她也在,她顺着王妃的眼神望去,竟然也能感受到王妃心中那股子悲凉与伤心欲绝。

    殿下为什么会如此无情呢?

    那个花夫人就真的如此好?让殿下对王妃视若罔闻?

    也因此她明明知道王妃没事,还是假装听信的递了话过去。这长春院看似偌大,其实往外递信也就只有她和另外三个香可以,暗里其他处都有人把着。

    可春香并没有后悔自己这么做了,她唯一觉得后悔的就是,王妃居然被刺激的咳了血。

    第二日春香去当值,眼圈乌黑一片。

    平日里从来无视她们几个的景王妃居然看了她两眼,说道:“昨儿晚没休息好?”

    春香愣了一下,犹豫的点了下头。

    “女儿家睡眠不好对身子不好的,像我只要有一些时候失眠,那段时间身子就会极差。”

    这句话说完后,景王妃就再也没有出声了,像以往那样洗漱用膳喝药,面上一丝表情都没有。

    见景王妃今日没闹腾,其他几人都是松了一口气,春草却是觉得似乎有哪里不一样了。

    ***

    一大清早,晫儿和依依便让奶娘抱了过来。

    两个小奶娃儿都穿着大红色绣金线的小棉袄,头上带着同色的小帽子,看起来可爱极了。

    “快来快来,给父王拜年,让父王给小乖乖发大红包。”

    小花也没下炕,接过两个孩子,并排放在身前,摆出面朝景王的姿势坐着。引着孩子往景王那边看,又给他们看自己的手。小花左右双手搭在一起,拱起来,前后摇了两下。

    景王不说话,任她都孩子玩,只是坐在那里看着。

    两个小奶娃儿有点不懂什么意思,大大的眼睛全是迷惑,小花又连着做了好几遍,晫儿才在一旁学着把两个小手搭在一起。

    “对啦,依依快看哥哥,哥哥都会了。”

    依依有点不耐烦听小花说,皱脸看她一眼,又去看哥哥。见哥哥两个小手搭在一起放在面前,自己低头琢磨了会儿,便也学着做了。

    “好了好了,快给父王摇摇。”

    摇摇?

    摇摇是什么依依知道,就是摇了会响的东西。

    她喜欢玩那个,每次想要了就会对着大人们捏几下小手。

    于是小花的愿望没达成,变成了依依好不容易搭在一起的小手松了开,伸出一只冲景王而去,然后还捏把了两下。

    小花愕然,而后失笑:“殿下,孩子找你要红包呢,快给。”

    “昨晚给了。”景王淡淡的道,眼睛却是瞅着女儿似乎在笑。

    昨晚儿确实给了,从璟泰殿回来,福顺便拿来两张红纸,景王和小花亲手里面包了几枚铜钱,去西厢那边放在两个孩子的小枕头下面。

    “那个不算,拜年也要有的。”

    景王看着她含笑中带着逗弄的眼,出乎意料从身后拿了一只锦盒出来,打开,从里面拿了一对玉佩出来。玉佩不大,也就是依依巴掌那么大小,正面雕刻着极其复杂的纹路,反面则是雕刻了一个字,字是篆体,小花并不认识。

    晫儿见妹妹有了玉佩,也学着对景王捏了两下小手。

    玉佩被两个娃儿拿在手里玩了一会儿,便让小花各自给带在脖子上了。

    “娘还没给红包呢。”景王说道。

    两个小家伙儿听不懂父王的话,非常费解,眨巴着大眼看看爹爹,又看看娘。

    “娘也有。”

    小花拿出一个红漆描金的小盒子,从里面拿了两只小巧的赤金手镯出来,小手镯看似只雕了镂空花纹的,可是拿放之间却是能听到叮叮当当响声。

    那响声极为悦耳,立马勾了两个孩子看去,要在手里拿着摇了两下,不光依依露出了无齿之笑,连晫儿也表现的颇为新奇。

    “好了,娘给带上。”

    小花拿着女儿肥嘟嘟的小胳膊,套上去,又拨动了两下,小手镯便箍在依依手上,不松也不紧。依依见自己动胳膊便会发出声响,先是一惊,眼睛瞪大,而后一眯,呼呼啦啦摇起来。

    小花又给儿子带上。

    “殿下的玉佩是什么时候准备的啊?”

    景王捏捏她的手指头,没有正面回答,“你不是上个月,就准备好了吗?”

    他看到了,这东西一看就是给两个孩子的,他便也准备了一份。更何况这东西早就该给两个孩子了,只可惜不是随着册封而来的,而是他专门找人雕制的。

    “所以你也是那个时候备的?”

    景王勾唇含笑,点头。

    小花痴迷的看着景王唇边的笑,这是她第一次见景王笑。与这相比,其他都不算是。她手指触了上去,摸摸个弧度。

    “殿下笑起来真好看。”

    旁边侍候的人,不知何时已经下去。

    那边两个孩子摇着手镯笑着,这边景王和小花两人已经吻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