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炮灰通房要逆袭 > 121| 4.10

121| 4.10

作者:假面的盛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炮灰通房要逆袭最新章节!

    ==第124章==

    一家人商议了半宿时间,最后决定从景王妃那里入手。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景王性子冷,话也少,与当家的主母通个气儿,让她从中提两句应该没啥吧。

    此时的李家人已经完全忘了,他们这说好听点叫亲上加亲,说难听点就是送妾上门。而且求得还是人家的正妻,哪个正妻会脑袋进水弄个表妹小妾给自己添堵的。

    乔氏也知道自家这行为有些荒诞,但老爷好面子,不好意思去当外甥皇子说这个,那就只能她这个妇道人家去说。李家人也是知道齐氏嘴笨的,便派了何姨娘陪同一起。

    景王妃坐在那里,脸僵硬得都快笑不出来了。

    先不说景王昨日的表现,这舅夫人也太不识眼色了吧。

    齐氏还在那里抽抽搭搭的哭,“王妃,妾身也知道这样的要求实在有点荒诞,可我那不成器的闺女,她就犟在了这处。昨日您给安排了,妾身本是准备想和殿下提提的,她死活都不愿……还是咱们家这位姨娘看出来了端倪,才知晓她居然有了这样的想法……”

    何姨娘坐在一旁也是愁眉苦脸的,拿着帕子抹眼泪。

    “家有不孝女啊,这可让妾身怎么活,无奈只能厚颜来向王妃请罪了……”

    你向我请个什么罪!这是个什么理!?你家女儿还没成殿下妾呢,就说得好像得罪了我什么,怎么?就这么有自信你闺女铁定能进景王府?景王妃腹诽着,觉得好笑至极。

    “舅夫人,你先别哭了,这事儿……唉,不怕你笑,我还真做不了这个主。”景王妃面上做出一副非常为难的样子。

    齐氏动作僵住了,直愣愣的看看景王妃,又看看一旁的何姨娘。

    何姨娘连着瞪了她几眼,她都反应不过来,何姨娘只能自己开口了,“王妃娘娘,您是景王府的主母,殿下的正妻,这事儿您怎么可能做不了主呢?”

    景王妃皱起眉,心里有些不待见与这个身份低下的姨娘说话,她应付舅夫人,是因为关系在这里,你个当妾的插什么嘴?!

    毕竟是舅老爷家的人,景王妃只能僵笑一下,“这位姨娘,你实在太抬举本王妃了,说句不怕见笑的话,我虽是殿下的正妃,却是做不了殿下的主。这个主倒是有个人可以做——”

    “谁?”齐氏反射性问道。

    景王妃叹了口气,“算了,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都是自家人,舅老爷一家也不是旁人。说起来我这个当王妃的也苦,自从咱们府里多了个花夫人,这两年殿下已经很久不去别处了。”

    齐氏和何姨娘完全被景王妃的话说呆了,这怎么又多了个什么花夫人出来?

    “不怕你们见笑的话,本王妃说的话都没那个花夫人管用,殿下日日歇在西院,连自己的璟泰殿都不回了。其实,我也是挺喜欢妙怜表妹的,多个姐妹日后也好亲近,可关键实在是无法……”

    说着说着,景王妃也满脸凄苦地掉起泪珠,“所以说这件事,不是要看我同不同意,而是殿下同意与否,那个花夫人同意与否。这是我与舅夫人亲近,我就说句亲近话,那花夫人肯定不会愿意妙怜进门的。您想想啊,她让殿下宠着,多个人不是分了份宠嘛,更何况妙怜又是殿下的亲表妹。”

    本是来让人看着情面,让景王妃成人之美的,没想到这边倒是没什么意见,却冒了个什么花夫人出来。

    出了长春院,齐氏还是满脸惊疑,“她说的那话,不会是哄咱们的吧?”

    何姨娘皱着眉头,“看着不像,咱们也来过不少次,你什么时候见着殿下在长春院出现了?”

    更何况她也是个妾出身,深知那得宠的妾有多么的能影响枕边人,景王妃这话应该是不假。

    齐氏病急乱投医,问身旁陪着的宫人,“你知道府里有个花夫人吗?”

    那宫人面容普通,二十好几,低眉垂眼道:“自是知道的。”

    “那真如王妃所说的那样?”

    “这个——”那宫人面色苍白起来,“奴婢不敢妄言主子们的事儿。”

    “现在我是你主子,咱家外甥可是把你拨来侍候我的!”

    宫人面上唯唯诺诺,半垂的眼却含着一抹不易察觉的讥讽,“舅、舅夫人,花夫人是咱们王府里一等一得宠的人儿,人人都知道她是让殿下捧在心尖尖上的。”

    齐氏哼了一声,“早说不就完了,非得让人追着问。”又扭头对何姨娘说,“看来这事儿不好办了,光听说就觉得那人不简单。”

    何姨娘也是愁眉莫展,“还是先回去告诉老爷吧。”

    ***

    听了小夏子禀报后,小花便有一种微妙的心情,以至于景王来了,她诡异的瞅了他好几眼。

    景王有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从来不注重形象的他借着去浄房的空档,还去照了下镜子。

    娘仨个坐在炕上玩,现在依依非常乐衷于一个游戏,那就是拿着玩具丢来丢去,最好的是有个人陪她对丢。

    平常这个玩伴是晫儿,两个小奶娃对坐着,你扔我丢,我丢回来你接,玩得不亦乐乎。可惜晫儿是个静性子,玩一会儿就懒得玩了,然后就会造成依依嘴里叽里咕噜的说他,他也懒得理她。

    见哥哥不理自己了,聪明的依依就会去找旁人陪她玩,她会用那种可怜巴巴眼神瞅你,把你瞅心软了扔下手里所有的事,来陪她玩这个非常幼稚的游戏。

    有时候会是奶娘,有时候是丁香几个,还有福顺,他是最乐于陪依依玩这个的,现在则是轮到了小花。

    依依见那个最喜欢陪她玩儿的老公公不在了,面前就只有娘,便哇啦哇啦说了几声。小花当然明白女儿想干什么,放下手里账本子,去炕上盘膝在女儿对面坐着。

    一个小彩球,被你扔过来我扔过去,依依准头不行,老是扔飞了,小花只能满炕的捡球然后扔回去。

    看着乐得能看见牙根儿的女儿,小花叹道,这娃儿真幸福啊。从小娇养着,干什么都有人陪,要什么都有人给,日后定会顺顺当当一辈子。怎么她这个当娘的就没有这种运气,好不容易日子顺遂了点,又出了这么个幺蛾子,还被人诬陷抹黑。

    小花这么想时,刚好景王从浄房出来,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她笑得甚甜道:“殿下,女儿找你玩球球呢。”

    依依虽是听不懂娘说什么,但能听懂依依、女儿、殿下,扭头一看,看到爹爹了。她顿时哇哇大叫着,手里小球一扬一扬,似乎在和景王说爹爹快来玩儿。

    景王顿时眼神一软,走了过去,坐在炕沿上,一本正经和女儿玩抛抛。

    景王只是看过,还从来没有亲自上场试过,刚开始还有些手脚不熟练。不是扔高了,就是扔远了,依依毕竟还小,眼神儿也不活泛,看不到球了,一愣一愣的,也不哭,就是扭头找。还是小花看不过眼了,把球找到给她递过去。

    一看到球球,依依就笑了,嘴里‘啊哦’了一声,朝景王扔去。景王勾了下唇角,这次掌握了诀窍,轻轻的扔了回来。晫儿躺在依依斜后方,看了一会儿,似乎也心动,自己歪歪扭扭的坐起来。先只是看着,等一次球扔到他的手边时,才突然捡起朝景王扔了过去。扔完以后,还冲景王露出一个羞涩的笑。

    晫儿没依依活泼,很少会做出这种可爱的样子,让一旁看得小花稀罕死了,扑过去抱着儿子亲了两口,把晫儿亲得小脸儿直皱。

    这下晫儿也参与了进去,景王也故意把小彩球往儿子那边扔,扔两下,依依就冲他哇啦哇啦几句,然后他就会暂时不往那处扔了。

    玩了一刻钟,依依似乎累了,把球扔出去后,就两只小手对着小花一伸。

    “噢,咱们依依不玩儿了?娘摸摸看,哎呀,都出汗了。”

    依依似乎以为‘出汗’是什么好东西,又是露了个无齿之笑。

    用了温帕子给儿子女儿擦了擦汗,小花才让丁香端了两碗菜糊糊过来。她与景王一人抱一个喂着,比起小花,景王的动作要笨拙多了。修长的大掌拈着特制的专门喂两个孩子吃东西的小玉勺,颇增了几分好笑。

    但却态度认真,也没有漏出来,或者弄得女儿身上到处都是。

    两个小家伙吃饱后,又些许喝了一些温水,才又在炕上的一床小被子上躺下,一人还枕了一只小枕头。枕头是贺嬷嬷亲手做的,用灯芯草填充,很小一只。小花在他们身上搭了一床薄褥子,两个很快便睡着了。

    室内安静下来,景王又想到刚才小花儿诡异的眼神,遂轻声问道:“你刚才为何用那种眼神看我?”

    小花眨眨眼,一脸无辜,“哪有?”

    景王眼睛微眯瞄她一眼,小花佯装给孩子扯被子,回身之际又笑了下。本来是件非常添堵的事儿,却让小花越想越逗乐。

    听那小夏子的描述,就能听出那舅老爷家的几个女眷有多么极品,不知在长春院那边吃了瘪,是不是又会找到殿下身上。到时候殿下会是个什么反应呢?

    小花一点都不担心会找到西院来,既然景王说了不想让外人知道两个孩子的存在,这西院的大门自是没那么容易进。

    正杂七杂八的想着,突然被人从后头搂了腰。

    小花转过身,正好与景王鼻尖对着鼻尖。

    两人眼睛对着眼睛,彼此的呼吸交缠,小花眼睛半垂,可以看到景王泼墨般的眼角、挺直的鼻梁与那薄薄的、淡粉色的唇,不由的呼吸一窒。

    那唇很快的贴近过来,唇齿交缠了一番,薄唇抵着她哑声问道:“快说。”

    哎呀,这人会使美男计了!可小花又怎么可能会是轻易动摇的人。她轻笑一声,舌尖舔了舔他的唇角,咬了那唇瓣一口,又衔住,细细密密的啮咬着。而后游移到下巴处,啃了啃,又移上喉结。粉舌轻挑又轻吸,头顶上的呼吸很快便混乱了。

    人被拉了上来,粉舌还未收回去便被人含住了,差点把小花的魂儿给吸掉,厮磨了一会儿,景王捞着她就往内室走去。

    炕上的两个小奶娃儿睡得很是香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