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炮灰通房要逆袭 > 103| 4.10

103| 4.10

作者:假面的盛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炮灰通房要逆袭最新章节!

    ==第106章==

    鹰嘴山位于景州的西部地带,密林丛生,荒无人烟。

    在大山的最深处,驻扎着一只罕为人见的队伍。

    没有旗帜没有标识,乍一看去像是一群在山中聚居的山民,可再一看就会发现其中的异常。景王是有私兵的,有些私兵可以放在明面上看,例如王府仪卫队,还有些私兵则是不适合放在明面,例如这里,像这样的地方景州还有好几处。

    “林指挥使,又抓了两个。”

    下面人报来,林青亭的脸却是黑了又黑。

    最近这些日子,他所管辖的这处私兵营地已经发生过好几起这样的事件了。焦头烂额是必须的,到后来却是变成了哭笑不得。

    整个事情诡异无比,被抓探子手段奇差,几乎是刚靠近山外围便被抓住了。这也就算了,也可能是一时失误。可接下来就有些诡异了,被抓之人极其怕死,还未进行严刑拷打,自己就招出了指使者。

    林青亭手下也有不少此类的探子,都是经过各种精心训练的,先不说隐藏行踪变装能力极好,就算是被人抓住也是当场就自尽了,绝对到不了被人抓起来还提去问话的地步。

    可要说不是探子又有些奇怪,不是探子你闲的无事来这种荒山野岭处干甚。

    并且招出的主使者确有此人,也确实此人有这种行为的动机。可那种人物会派出这样的手段拙劣的探子,是任谁都不相信的,难不成是没训练好就派了出来?

    任谁都会觉得这是无稽之谈罢!

    这只是第一次,紧接着来了第二次第三次,都是相同,这件事就更诡异了。

    果不其然,林青亭吩咐下去问话没多久,下面人又报了上来。

    仅看来人脸色就知道答案。

    “回指挥使,那两人已招认,说是、说是云州那边过来的。”

    林青亭脸色沉了下来,沉吟片刻,招来副官让给王府那边报过去。

    ***

    同样的事情还在其他处发生,让景王一系从上至下都颇为头疼。

    要说有敌意吧,又不像。说是故意针对吧,哪处会派这样的探子出来丢丑,关键把所有处的情形联合起来看,就会给人一种感觉好像这云王实在逗他们玩似的。

    可这种事是能拿来玩的吗?

    这种私密处举凡曝光出来,那就是一个死,蓄养私兵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尤其是藩王蓄养私兵,就算诛不了九族,也落不了什么好下场。

    虽然探子什么也没探到,但别人能那么准的摸过去又在周围乱晃悠,就足以让景王一系坐立难安了。

    景州向来是一个不引人瞩目的地方,包括景王这个藩王也是。一直以来他们的优势就是藏在暗处,如今被人挖出来了,就像是见不得光的老鼠被暴露在烈日炎炎之下,让人心生恐慌。

    “这云王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是不是此处有病?”黄覃手指了指脑袋的位置,在屋中继续踱步着。

    同为当今圣上的皇子,云王会有如此动作也可以理解,关键是不能理解他为什么就针对了与他同样‘声名狼藉’的景王。

    云王是当今圣上第四子,现年二十有六。如果说景王是受早年哑疾所困,那么云王就是属于那种‘天资愚钝’型的。笨也就算了,还生了个肥胖体态,更是落了一个‘痴肥、如猪’的名头。

    如此也罢,在其成年之后,娶王妃秦氏,又多了怕媳妇的坏名声,每每让四皇子妃打得抱头鼠窜,让人口耳相传,丢了不少皇家颜面。

    儿媳妇是熙帝挑的,他当初只考虑四皇子从小胆小懦弱,为人畏畏缩缩,想找个撑得起来的儿媳妇,却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发展成这样。换了四皇子妃只会是自打嘴巴,本就对老四厌恶的很,其成年之后便也被远远扔了出来。至此以后,云王就像景王那样也彻底成了个爹不疼的角色。

    每个人都有保护色,景王的保护色是后天形成的,也许一开始确实无法说话,也许是潜意识觉得自己能说话会丧命。总而言之,景王上辈子一直不能说话,还是重活过来才开口能言。

    景王一直把这件事当成一种是上苍给予的赏赐,怜悯于他两辈子口不能言。

    而云王,在景王的印象里里,上辈子的云王不是如此的,虽是痴肥如猪的名头还在其头上,但却没有怕妇人的坏名声,而是相反的风流至极。

    上辈子云王府姬妾的数量,可是众皇子之首,哪怕是性好渔色的齐王都不如他。

    重活回来,有些东西没变,有些东西却是变了,例如云王。

    与黄覃完全相反,该着急的景王却是处之泰然。坐在一旁,面色无波,手里端着一盏茶。

    “他那边的探子,暂时还未探出什么,他这么做应该有目的。”

    什么目的?

    黄覃抚着胡子深思,似乎唯一的目的就是告诉这边‘我盯上你了’,然后后面是云王那张大胖脸。

    因着云王的诡异行径,黄覃的思维也诡异了起来。虽觉得自己想法诡异,但他想了又想还是觉得这种可能最大。

    景王听完黄覃的猜测,沉吟道:“如若真是如此,应该很快便有动静。”

    动静果然很快便来了。

    云王那边派了一个一如既往形迹可疑,但隐藏行踪手法极为拙劣的人来送信说,要与景王见面。

    手下抓到这样一个送信人,给云王身上再次渲染了些让人哭笑不得的气质。景王脸色诡异,应许下来。

    黄覃极力阻止,觉得有可能是个陷阱。

    景王却道,怎么都得见见。

    确实是这么个道理,像他这样,就算探不到什么,也会让人厌烦,而且总要搞清楚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这边给了信,那边很快就回信过来。

    地点暂定,但事情已经定了下来,就看见面的地点怎么安排了。

    藩王无诏不得离开封地,一个在云州一个在景州,那么该安排一个什么样的地方见面呢?!

    所以还得继续商议。

    ***

    最近这些日子,月份越来越大的小花有些折腾人了。

    倒不是她故意的,而是有身子的妇人都是如此。睡觉睡不安稳,夜里频频起夜。小花为了不搅了景王的睡眠,已经尽量歇息之前少喝水了,可怀孕的妇人哪里是能忍的,最后只能无奈破功。

    又基于小花现在晚上睡觉并不踏实,怎么睡都难受,却又翻个身都困难。身边躺了个每日都很繁忙只有晚上回来才能歇息会儿的人,弄了没几次,小花就开始心生忐忑,建议景王另屋而憩。

    景王却是拒绝了。

    他的拒绝与常人不同,也不说话也不同意也不拒绝。小花本以为就这么定了,却发现第二日夜里他还是照旧的在。

    明明很想睡,却碍于身体原因不得不醒来,不得不起身。

    小花一动,景王便出声了。

    “渴了?想起?”

    这样机警的景王是有次夜里发现小花儿醒了,却一直没动弹,睁眼看她表情怪异,才知道她是怕吵醒他强忍着没起来如厕。

    自那以后,景王睡觉就警醒了,几乎是小花一动,他就醒了。

    “嗯。”

    景王睡在外侧,撩了帐子叫人,然后转身扶起她,将她抱到床沿。值夜的丁兰和春草走进来,给小花套了鞋,扶着她去浄房。

    小花方便后,净了手,又稍微喝了些水。肚子里有些饥肠辘辘的,却不能吃东西。

    随着她的月份越来越大,贺嬷嬷和徐妈妈控制她饮食也控制得厉害,而她又饿的很快,明明吃的顿数不少,却总感觉自己一天到晚都处在饥饿当中。

    喝了几口白水,小花又回到床处。

    景王还在床沿坐着,见半阖目斜靠着枕头的他,看到她走来一下子睁开的眼,小花有些鼻酸。

    “殿下,都是我不好。”

    景王没理会她,默默看了她一眼,便把她抱在床里侧躺好,又在她头下垫了一只软枕。

    “殿下,你白日里没空休息,晚上还这样,怎么能行……其实丁香几个可以很好的照顾我的。”

    老生常谈的话,景王仍是没有出声,给她换了一个侧卧的姿势,然后自身后环着她。

    这种姿势是月份大的妇人躺着最舒服的姿势,也不知道景王从何处得知,让小花每每愕然又鼻酸。

    “快睡。”

    “嗯。”

    答应是这么答应了,小花却是没有睡意。身后的那人离得很近,似乎能听到他的心跳声。

    怦怦怦……

    却很安心。

    明明千般情绪万般心语,却大脑完全空白,无法言语。可那种弥漫在心间的感动,却是怎么也抹不去了。

    又过了一会儿,她才沉沉睡去。

    第二日,景王罕见的没有离开,而是陪着小花一起用了早膳。

    膳罢,景王才道:“孤王要巡视封地。”

    小花一愣,问道:“要多久?”

    “十来日。”景王选了个多数说。

    他与云王几番协商,最后定在景州临云州边境的一个小镇会面。

    协商的过程无比复杂,至少在景王来看是如此,却又感觉像是在闹着玩。但最后却出奇顺利,云王表现的非常有诚意,选在了景州这边。

    “那殿下什么时候走呢?”

    “今日。”

    “这么赶,那我让丁香帮着收拾衣裳用物。”

    “你不管,有人安排。”

    “可……”

    “夫人,老奴会安排好的。”福顺在一旁说道。

    “好吧。”

    “你好好的。”

    小花抓住景王拂过她鬓角的手,点点头。

    ***

    云州

    云王府

    “殿下,您这么玩真的好吗?”李威在一旁说道。

    云王笑了笑,堆满肥肉的脸上小眼睛更是小得几乎看不见,“你不觉得这样很有趣?”

    有趣吗?李威满是冷汗。

    这事儿一直是他经手办的,可吩咐下来的却是云王殿下这位主子。有哪个跟自己兄弟玩,会一再派探子去人不可言说的地方一再露脸的,派过去的人还一再被教导要表现的笨拙一些,最好一眼过去就露了行迹,反正就是不是让你去探消息的,而是让你被抓的。

    对此,李威为手下那些倒霉催的流了无数次冷汗。云王见着反而笑他,说瞎操心放心没事的。

    这也就不提了,明明想跟那边搭上,人家那边也递信答应见面,他却玩得更开心了起来。不直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