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炮灰通房要逆袭 > 102| 4.10

102| 4.10

作者:假面的盛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炮灰通房要逆袭最新章节!

    ==第104章==

    转眼间,又是新年的到来。

    景王还是如同往年那样,二十九款待了治下官员,除夕这日在后院。

    按照惯例景王除夕这日年夜宴应该是陪着‘全家’一起用的。可惜景王妃被禁足,其他三个也没动静,便作罢了。

    当然这是小花眼里所看到的,她快接近这日的时候就一直绷紧着神经,倒不是说其他,而是景王妃见到看到她这副样子,会不会想把她给生吞活剥了,估计到时候又会生很多事端。

    对于她有身孕的事,小花也与丁香商议过要不要把消息藏起来。丁香却是笑着道说让她安心养胎,这事齐姑姑和福总管已经安排好了。

    既然福顺和齐姑姑都插手管了,小花便没有再说什么,反正她只要不出门便好。这种想法与景王那边不谋而合,所以倒没生出什么岔子。

    外面白雪皑皑,西院里头灯火通明。

    正房花厅这处,正中的位置摆了一张八仙桌,上面摆了满满一桌的膳食。在坐的也就是景王和小花,福顺丁香小夏子等人在一旁服侍。

    两人用膳简单,用了一些,便撤桌了。

    之后两人去了东次间那里,身边只留了一个服侍着,其他人则都去了后罩房。后罩房那边今日也摆了两桌年夜饭呢,这是小花思及去年主动提出来的。总不能一年到头,连个年夜饭也不给下面人吃吧。

    而今年福顺几人吃年夜饭的地方也挪了,换到正房旁福顺常驻的那间耳房里。

    安顺今日也回来了,在坐的几人都喜气洋洋。

    “福哥哥这下总算心满意足了!”安顺本就是爽快性子,又常年在外头跑,说话自是随意极了。

    福顺满脸都是笑,看似与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在座的都能看明白他笑容里的真心。

    几人闲闲的说了几句,安顺问道:“那边还禁着?”边说边努努嘴,是个人都知道他在说谁。

    福顺笑了笑,“殿下最近忙着呢,当主子的都没提,我们这些当奴才的自是不会多嘴。”

    安顺了然的呵呵笑了几声。

    福顺又说道:“更何况这边最近几日心里惦着呢,她大着肚子,又揣了两个,天天被折腾得不轻,我吃饱了撑的去给她找不痛快。”

    这话一出,在场的几个都笑了,笑得颇有意味。

    福顺有点恼羞成怒,“我是冲肚子里小主子去的,我可不是冲她。”

    安顺了然的拍拍他肩膀,“哎呀,福哥哥你不用解释,我们都懂的。”

    东次间

    小花半靠在炕上,身后垫了两个抱枕,身上还搭了一床薄褥子。

    六个月的肚子已经很大了,像一个面盆似的扣在她肚子上。这个时候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唯一稍微舒适点的自是就是半仰卧了。

    平日里暖炕上最舒适的位置也早已让给了她,景王则是坐在一旁。

    “吃的太少。”景王还惦着刚才用膳她就吃了几口的事情。

    小花抓过他的手,笑着解释:“我不饿,而且贺嬷嬷说一顿不能吃太多了,要少吃多餐。”

    “这么复杂?”不是吃得越好,孕妇的身子越好吗?

    小花点点头,“双胎不注意些,孩子养的太大,到时候不好生。”

    景王拧紧眉头,决定明日问问福顺。

    “你困,就歇了吧。”景王见小花坐下没一会儿就开始打哈欠。

    “不呢,除夕不是要守夜嘛,总是要过了子时才睡的。”

    其实并没有如此讲究,去年除夕那日也没见谁守夜,不过小花觉得这阵子见景王的次数比较少才如此说,总是想和他多呆会儿,说说话什么的。

    说是这么说,没一会儿小花就睡着了。

    灯光下的小花脸上仿佛蒙了一层金纱,巴掌大的小脸儿比以往圆润了一些,可整个人还是显得那么纤细,这种纤细是与她高挺的肚子相比,总是让人担心她承受不了这种重负。

    景王默默的看着,伸手摸了摸她的发,又触了触她的脸,最后手落在了肚子上面,心中充满了无限温情。

    他最近很累,不光是身体上的,心理上的疲累更甚。以往不愿的,漠视的,懒得理会的,不愿去做的,现在却不得不开始改变了态度。也许在外人眼里他还是那个他,只有他自己才能明白他费了多大的心力做了多大的改变。

    可是这种疲累在见到她以后,又会奇异般的消失。景王还暂时不明白那是什么,但他并不排斥这种感觉。

    又等了半响,他才抱起熟睡的她走进卧房。

    ***

    第二日当小花睡到自然醒的时候,发现景王还在。

    “殿下?”

    她有些惊讶,这些日子他很少会在她醒来的时候还在。

    她每日差不多要睡到辰时才会醒,而他,据丁香说每日都起的很早,有时候寅时就离开了。

    景王醒的很早,却是躺着没有起来,而是默默享受这难得的悠闲时刻。

    “今日初一,没有公务。”

    其实并不是没有公务,他的事情很多,但大过年的,总不能他不休,便手下的都不休。忙了一年到头,总得有那么几日用来休息。

    “真的?”

    看得出来她很高兴,他又道:“这几日都不用。”

    仿佛一下子就春暖花开了,小花脸上的笑容灿烂极了,所有的开心全部后化为了一句,“真好。”

    两人起身,景王下了床之后,才发现她还没坐起来。

    这种情况他以前从来没见过,总是她还在睡他就离开了,却没想到现在她行动如此艰难。

    景王过去将她抱了起来,放在床沿边,小花红着脸,“肚子大了,活动也不方便。”

    景王摸了摸她的鬓发,扬声叫人。

    两人洗漱更衣,早膳已经在东次间的桌上摆了。

    用了膳后,小花坐了一刻钟,便由丁香在一旁陪着开始在屋里散步。景王本是要去书房的,见此也没有去。

    小花在屋里走动的时候,是不能用人扶的,得自己走,丁香只能在一旁亦步亦趋跟着。脚步很沉重,一步步的。刚开始还不觉得,毕竟时间短,等过了一刻钟小花的脸就开始红了起来,脚步也有些蹒跚来,似乎总感觉着拖不动脚似的。

    即是如此,她也没有停下,还在走着,而丁香则是不断的看着一旁高几上的沙漏。

    景王知道她怀着身孕很辛苦,从她平日里坐姿睡姿就看得出来,却没想到是这样的。

    “歇会儿。”他道。

    小花扭过脸冲他笑笑,“时间还没到呢。”

    景王的眉不由自主拧了起来。

    又走了一会儿,小花已经开始微喘起来,景王本以为是要停下了,却听到旁边那宫人嘴里叨叨着鼓励,“夫人再坚持一会儿,还有半盏茶的时间。”

    小花本就身形纤细,挺着大肚子,看她走动的时候总让人有一种怕她往前跌倒的感觉。景王在一旁看得一直有些心惊肉跳,此时再也忍不住,二话不说走过去把她抱过来在一旁椅子上放下。

    “怎么回事?!”

    第一次从景王嘴里听到这样严厉的口气。

    丁香脸唰的一下白了,扑通一声跪下,“殿下,夫人这是在锻炼体力,每日都是如此的。”

    景王的脸色有点吓人,春草在一旁抖着嗓子解释,“贺嬷嬷说这样有助于日后生产……”

    话还没说完,就听景王道:“去请贺嬷嬷。”

    一旁的丁兰和小夏子等人见到这幅情形,个个都吓得直缩脖子,春草赶忙去请贺嬷嬷。小花此时都有些懵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贺嬷嬷很快便来了,见景王的脸色不好,她心里也有点怵得慌。

    “见过殿下。”

    “这是怎么回事。”

    来的路上春草已经三言两语把当时的情形说了,贺嬷嬷心里也大概有个底,她理理思路便道:“殿下,这是奴婢想出的法子,夫人年纪小,又是双胎,多走动走动有利于日后生产。”

    “包括每顿就吃那么点?”

    景王还记着昨日的事呢,他以往不是没和小花儿一起用过膳的,知道她的食量,却没想到现如今明明是个双身子,昨晚却吃那么少。

    “是。”贺嬷嬷又补充道:“虽是每餐吃的少,但吃的顿数多,营养也够。胎儿太大的话,日后生产的时候难。”

    听了这么几句,景王就抓住重点了,他愣了一瞬,才和缓面色,挥手让人下去。

    “殿下,我真的没事。贺嬷嬷给掐的时间很好,刚好可以锻炼我的体力,又不会让累着。”

    景王瞅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只是摸了摸她的发。

    下午小花午睡的时候,景王在西间那边书房把福顺、贺嬷嬷并胡良医招了来。

    “把具体情况说说。”

    上午景王什么也没说便让她退下了,贺嬷嬷就估摸着殿下估计还会找她,果不其然这下午就来了。

    福顺其实是来听情况的,就是贺嬷嬷和胡良医把两人都知晓的说了一遍,至于徐妈妈那里,她还不够格面见景王。

    综合出来的结果就是,花夫人现在身体状况很好,这种继续保持下去生产的时候应该不会困难。

    但景王也听出了那个‘应该’,也就是说生产的时候会有危险。

    景王从来不了解这些,对于妇人生产这事就停留在上辈子萧氏几次生产的时候叫得撕心裂肺上。当时是怎么一个心理状态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萧氏似乎叫的很惨,想着小花儿也会那样,他心中一颤。

    花了一个多时辰才把这些相关事情了解完,坐在书案后的景王面色如常,但放在膝上的手却是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