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炮灰通房要逆袭 > 78| 4.10

78| 4.10

作者:假面的盛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炮灰通房要逆袭最新章节!

    ==第82章==

    良久良久。

    帘幔后的动静才平息下来。

    小花脸埋在软枕里,一点想动弹的力气都没有了。

    景王仰躺着,身心俱欢,心里还有那么一点几不可察的属于男人的自豪。

    平息了好半会儿,他思及那书上说的,侧过身来抚了抚她赤|裸如雪般的脊背,“欢喜吗?”

    小花一时有些接受无能。

    在她记忆中,景王问过她两次欢喜吗,第一次除夕那日,然后就是今天这次了。思及他这次问的‘欢喜吗’其中的意思,小花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才是了。

    可是不回答,她又怕惹恼了这位主儿,好不容易他来了,又似乎努力想让她舒服些。就算小花白目,她也明白景王做这些举动中背后真正的含义。

    想到那些,她心里甜甜的,强忍着羞涩,把自己翻过来,躲进景王的怀里,然后点点头。

    景王心中有点得意,又有点骄傲,反正复杂的很。垂眼看着那小小的人儿伏在自己怀里,将将契合,心中凭升了些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温存。

    把那朵娇羞的小花儿脸抬了起来,见她蝶羽般的眼睫覆着眼,不敢望他,霞飞双颊。

    他心生了一丝欢喜,又吻了上去。

    ……

    外间一直守着的丁香,听到里面的动静,满脸通红却脸含喜悦。

    丁兰坐在她旁边,也是同样的表情。

    黑暗中,两人都没有说话,对望的眼却闪闪发亮

    这几日哄着夫人做针线转移注意力,其实她们心中也忐忑的很,生怕夫人会失了宠。照今日这状况来看,夫人这哪里是失宠啊,明明是她们都想多了。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啊!

    ……

    翌日,景王起身的时候,小花也醒了。

    想服侍他更衣梳洗,却被他说了一句‘你睡’。小花没有听从,仍是披着衣裳起来,服侍他浄面洁牙,更衣束冠。

    景王虽觉得这些事有奴才们做就行了,但也不排斥她这样,见她低垂的小脸,认认真真的为他打理衣冠,心生愉悦。

    “殿下,要不在这里用了早膳再走?”

    小花最后又给景王理了理碧玉腰带,小指头勾着腰带有点舍不得丢开手。

    景王摸了摸她的头发,想着他在这里用早膳的话她肯定还要亲手服侍的,而她昨晚儿也没睡多久,这会儿看起来没甚精神,便拒绝了。

    “孤王去演武场。”

    好吧,小花没再说话。

    景王却是在想,如果她再说一句,他在这里用早膳也是可以的。

    却见她没再说话,只得闷闷的又说了一句,“要迟了。”

    小花点点头,把景王送到门口,突然又想到什么似的,转身快步跑进里屋。

    “夫人,你要找什么,奴婢来就是。”丁香见夫人慌慌忙忙往里头跑,忙说道。

    “没什么,我找到了。”

    小花回身出来,见景王还站在原地,不由的笑了下。走上前,偷偷往他袖子下的手里塞了样东西,神色里满是羞涩。

    “恭送殿下。”见景王站在原地还是不动,手里磨蹭着她塞过去的东西,旁边站了一大群宫人太监的,他似乎没好意思看。“殿下快走吧,要不呆会儿该迟了。”小花俏皮的眨了眨眼。

    景王抬手摸了摸她的发梢,迈腿走了出去。

    小花站在原地愣了好大一会儿,才又回到卧房里继续补眠。

    景王一路朝演武场走去。

    脸上看似没什么表情,眼神也很淡定,但心里一直记挂着手里的东西。本是可以塞进袖带的,他却一直捏在手里走。幸好袖子大,从外面也看不出什么。

    福顺在一旁瞄着景王的脸色,又偷偷看了那只手一眼,怎么也看不出那是什么。

    他心里暗忖,这花夫人太会笼络人了,这么个清心寡欲的主儿,居然也被她笼络成这样。换着以往福顺乐意之至,此时却是心生忧虑,现在这后院几个女人个个怀不了孩子,能笼络也是白搭啊。

    “早膳在演武场用。”

    福顺点点头,叫来身边一个小太监回去传话。

    到了演武场,景王见那严蛮子早早就在那儿等着了。

    第一次看他极为顺眼,景王道:“一起用膳。”

    景王这人有轻微洁癖,不过明面上看不显,但平日里与人一起用膳都是采用分桌制,很少会与人一起在一个桌上吃饭。

    “殿下,属下已经用过了。”平时总是‘我我我’的严蛮子,惊的连我都不说了,像看怪物似的看着景王。

    景王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用早膳的时候,景王才把手里的东西拿出来看。

    是个荷包,如意形状的,石青色的底儿,上面绣着翠绿的竹子,花样很简单,但景王看了却出奇的顺眼。面上还跟泥塑的似的,手指头却不由自主在上面磨蹭了又磨蹭。

    正瞧着,旁边响起一个声音。

    “小夫人送的?”是严蛮子,挤眉弄眼,脸色怪异。

    景王睨了他一眼,没说话。

    严蛮子在旁边椅子上坐下,大手摸着下巴,“嘿嘿,我说的没错吧,怎么样?这女人啊,只要你让她舒服了,那可是恨不得掏心掏肺给你。”

    看到这么猥琐又八卦的严蛮子,景王有些头疼。

    “人家都送你荷包了,你可别忘了回送别人件东西。”严蛮子这是拿他以往哄头牌的招数来教景王。

    景王听了后,没有说话,见严蛮子还在喋喋不休的说,他突然说了一句,“福顺快来了。”

    福顺被景王支走回璟泰殿取东西,就是因为景王见严蛮子一直在旁边走来走去,似乎有话要说。

    严蛮子传授经验与景王是瞒着福顺来的,他可不想被那老太监追着骂,骂也就算了,就怕把他逼急了福顺去找他家母老虎谈谈,那可就不好了。

    听到这话,严蛮子也没疑景王会骗他,嘿嘿笑了两声就溜走了。

    用完膳后,晨练一个时辰,景王在演武场沐浴更了衣,再次穿衣的时候,不动声色的自己就把那只荷包系在了腰带上。

    ******

    景王在前院处理公务的时候,福顺就能松散些。

    他抽了个空,跑到内务处,去找齐姑姑。

    景王府的内务说是福顺与齐姑姑两人管理,实质上大部分事情都压在齐姑姑一个人头上的,每日上午也是她最为忙碌的时刻。

    一大早,内务处就站满了来领事或者来禀事的宫人太监。

    “咱家跟你说个事儿。”

    福顺一走进来,就硬把齐姑姑给拉走了。齐姑姑只好对一旁等着的管事宫人们说,让她们先散了,等会儿再来禀过。

    两人步出了大堂,去了一旁齐姑姑每日用来办事的书房里头。

    “什么事让你这么急急忙忙?”坐下后,齐姑姑皱着眉头说道。

    福顺笑着摸着鼻子,“没啥,就是想跟你商讨个事情。”

    齐姑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叫来一名宫人上了茶。

    “坐下说。”

    福顺坐下,端起茶盏啜了口茶,在心里酝酿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

    “我琢磨了几日,觉得吧,我们还是应该再安排人进府。”

    齐姑姑与福顺太过熟悉,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换别人自是听不懂意思,她则是一过耳就知道福顺什么意思了。

    “你是说,再进批小宫人进府?”

    福顺点点头。

    齐姑姑没有说话,但一脸不赞同的神色。

    “你看这后院一共五个人,王妃就不提了,还有两个算是完全废了,另外两个一时半会也不会好,至少得一年多才能调养好身子。”

    福顺是按照胡良医对乔侧妃说辞来的,他并不知道这只是浮面的,还有治疗还有尽心不尽心一说。

    齐姑姑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福顺继续解释:“这一年多的时间按下先不说,咱们殿下堂堂的一个亲王,后院就这么两个女人,以后如何开枝散叶。”

    “你不觉得你的心操的有点多了吗?”

    其实齐姑姑一直不赞同福顺往景王身边插人的举动,以往是她心里也急,便听之任之。这次出了这个花夫人的事,景王妃被禁足,其他几个都被下了药,她有时候也会想是不是因为他们干涉太多才会造成这样的情况。可又思及玉娇玉容两个早就中了暗算,这种心思也淡了。

    倒不是说她有多么的仁慈,把旁人做的事责任往自己身上揽。她总是觉得,一个做奴婢的还是不要干涉主子太多事儿的好。

    奴才有奴才的本分,适当关心是好,过了就会惹了主子的厌。

    那边福顺还在继续道:“你想啊,现在殿下改了性子,也愿意往后院去了。这说明我们的思路是正确的,只是殿下太孤僻,并不是哪儿就有什么问题了。既是如此,何不乘胜追击,让形势更好些?”

    顿了顿,他又道:“你看花夫人不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吗?只要操作得当,怎么就不能再出现第二个第三个花夫人?!”

    齐姑姑承认福顺说的很有道理,但她总觉得不是那么回事。

    “你就不怕得罪那边?”

    这是必然的,只要福顺再往里面进人,势必得罪那边正当宠的花夫人。旁人看不出来,他们可是知道,那花夫人让殿下改了多大的性儿,侍候了殿下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明显宠着一个人。

    这是不可避免的敌对,就好比当初福顺每次往璟泰殿进人,景王妃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了一样。

    福顺听到这话,脸僵了一下,却置若罔闻。

    “你想,既然殿下喜欢花夫人那样的。我们就有了目标,不用再像以前那么抓瞎了。殿下喜欢松乏,我们就找几个有些个手艺的,殿下喜欢安分的,就找几个老实的。即能小意奉承,又能讨得欢心……”

    齐姑姑满脸无奈,叹气道:“你就犟吧,死脾气几十年都不改一下。我都说了好多次了,主子的事儿少插手,殿下愿不愿意你怎么就不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