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炮灰通房要逆袭 > 68| 4.10

68| 4.10

作者:假面的盛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炮灰通房要逆袭最新章节!

    ==第72章==

    “花妹妹,你可是咱们几个中颇得殿下眼的,这样的你都能受?”

    这日请安,又被晾了大半日,几人出了门后,玉娇阴阳怪气的在一旁说道。

    小花没有出声,让丁兰侍候着穿上了斗篷。

    玉娇说完这话,也觉得有点无趣了。

    景王的性子大家都清楚。甚少来后院不说,更是从来不与后院的妻妾交流。在景王不管不问漠视的情况下,景王妃作为正妃就是后院最大了,给些脸色或者拿捏下面的几个小姬妾可不是理所应当。

    大家都明白这个道理,小花也明白,这也是为什么她明知道收□□竹的就是景王妃这边的人,却没想着要捅破,更何况景王也有些日子没来她这里了。

    “玉夫人如果不愿来请安的话,可以自己去找殿下说,说不准殿下就准了,反正婢妾自认没有这个脸面。”

    丢下话,小花就走了,留下被哽得很难受的玉娇。

    乔侧妃呵呵笑了一下,人也施施然走了。

    小花回到西院,换了衣裳在暖炕上坐下。

    春竹的事情,景王妃的诡异,无不让小花神经紧绷的厉害,却又一时头疼不知道该如何解决。

    心里压迫得厉害,仿佛有一块石头压在心口上,让她一人独处的时候甚至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春梅过来报外面有个洒扫处的小宫人要见夫人,说是以往认识花夫人,有事情禀报。

    “春草,你去看看是谁?”

    过了一会儿,春草回来说来人是巧莲。

    巧莲?巧莲回洒扫处了?

    小花想了想,便让春草把人带进来了。

    巧莲的样子和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因为冬日里洒扫处活计并不轻松,横生了几分憔悴与狼狈。可既是如此,她的态度仍然那么不逊其中还夹杂着一股很浓烈的妒忌之意。

    尤其进了屋里,见到坐在上首处的虽半颦着眉但难掩娇艳的小花,更是让她眼中的妒忌几欲喷涌而出。

    “见到夫人还不行礼。”丁兰在一旁说道。

    巧莲愣了一下,满脸不甘的行了一个礼。

    看到这样的巧莲,小花有点想笑,感觉这人怎么从始至终都没变过,难道她不知道她这个样子很容易惹祸并且容易得罪人吗?

    “什么事儿,说吧。”小花淡淡的开口。

    巧莲被小花的态度气得一噎,想发脾气也是知道眼前这个人是自己得罪不起的。眼睛一瞪,索性也不墨迹,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荷包扔在了一旁的花几上。

    “别人让我来害你,趁当差时候埋在这院子的土里。我想着是不是见我性格不好想来利用我,总不能让别人当傻子耍,找你就是来说这。”

    看到那个荷包,丁香一愣,过去看了,转回小花耳边低语了几句。话一说完,便用帕子包了那荷包,拿出去处理了。

    小花面色先是一凝,又转为平静。

    过了好半响,才复杂的看着巧莲说道:“你的脾气还是没变。”腔调中隐隐带着些叹息与回忆的味道。

    巧莲又被一噎,脸一偏,没有说话。

    看到巧莲这样,小花心里很不是滋味。对这个人一直以来的感觉就是讨厌,可没想到这次她居然会做出这么出乎她意料的事。

    “你不用感谢我,虽然我性子惹人厌,可是我从来都是明着来。你有大福气,我嫉妒的眼睛都红了,所以不用表现出这幅样子来。”

    这话反而让小花复杂的心绪淡了那么一些,她笑着开口:“我知道你一直都嫉妒我,要不然当初也不会剪了我的衣裳。”

    还没等巧莲开口反驳,她又继续说道:“就是有点蠢,至少比秀云来说是蠢到了家。”

    巧莲先是一滞,又被‘秀云’两个字一惊,她扯了扯嘴角,想嗤一下不成功又转为极为狼狈的一哼。她想说小花干嘛要用秀云来刺激她,当初看着秀云被杖毙的可不是喜儿一个人。也想说难不成就是你聪明……

    无数的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她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她了。无知过,嚣张过,害怕过,胆寒过,然后终于成长,可惜还是没长好……

    遂,满脸丧气说道:“我性格就是这样了,反正就是惹人嫌。”

    “你能懂自己惹人嫌,也是一种进步啊。”

    “你——”巧莲眼睛先是一瞪,又一脸不耐的说道:“你不吭声的时候气人,吭声的时候还气人。闲话不说了,我还要回去,别问我是谁给的这个荷包,那人我也不认识。”顿了顿又说道:“左不过是看你不顺眼的,想来害你。”

    话说完,又是一脸嫉妒的瞄着小花,“你这人太招人恨了,明明就是一个最低等的小宫人,一下子飞上枝头。”

    “你这人会不会说话啊?”春草在一旁看不下去了,开口斥道。

    小花抬手止住春草接下来的话,她露出一抹让人品不出意味的笑容,喃喃道:“是啊,我太遭人妒恨了。”

    “你还是早点生个孩子出来吧,殿下还没有子嗣,有个孩子就稳当了。”巧莲神色复杂的说道。

    “你还懂这个?”

    “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我以前服侍过的那户人家的情况可比这里复杂多了。”

    “所以人太笨,混不下去了被卖了。”这是小花的猜测,从以往得知的一些枝叶中猜测出来的。

    巧莲又被气得一滞,丧气说道:“我觉得我自己惹人厌,你这人还讨厌。”

    小花叹了一口气,回归正题。

    “听说你现在在洒扫处当差,稍后我会叫人帮你换一个差事的,只是你也知道我现在的情况,能不能行还不好说。”

    巧莲没有说话,转身就走。再不走,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妒忌冲破头,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后悔没听那人的来害她。

    行至门口,她背着身突然说了一句,“我觉得洒扫处还是挺好的,至少没那么多事儿,我这种性格不能去太好的地方。”

    “你懂这些也不算太晚。巧莲——”

    巧莲步伐一停。

    “这事儿我会尽量不牵扯到你,如果有人问你埋了没有,你就说埋了罢。”

    “我知道,还用你说。”巧莲说话的方式永远是这么令人起不了好干,但她做出来的事儿却是从来出乎人的意料。

    巧莲走后,小花坐在那里发了很久的呆。

    丁香回来后,脸色非常难看。

    这接连着发现两个荷包装了同样的东西,真不知是该感叹花夫人的运气好,还是该感叹花夫人太过倒霉。

    这一出接一出,实在让小花一时之间有些应接不暇。这种害人的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超出她上辈子接触的环境太多。

    找出了一个,又出来一个,也不知道会不会有第三个第四个……突然竟生出了一股很疲累的感觉,还有一种让她几欲疯狂的烦躁……

    “夫人,这事该怎么办?”

    “让我好好想一想。”

    说完这话,小花便一个人去了内室,也没让人进来服侍。

    小花中午连膳都没用,丁香犹豫了又犹豫也没有进去叫她。

    直到又过了半个多时辰,丁香实在不放心才进了内间,看到坐在卧房窗下暖炕上的小花。

    “夫人。”

    小花应了一声。

    过了良久,才说道:“丁香你说我要不要赌一把呢?”

    丁香低声道:“奴婢不懂这个。”

    小花笑了笑,不是不懂,是也拿不准吧。

    这话她没有说出口,而是又道:“你觉得殿下对我来说,算是宠爱吗?”

    这个腔丁香更不敢接,连花夫人自己都摸不准的事情,她一个奴婢就算再聪明能有多了解。也许是有一点的吧,但能不能让性子那么怪的景王为了夫人与王妃作难,谁也说不准。

    “在她们眼里,殿下对我算是有些另眼相看,可是为什么我心里非常没有底呢?”

    内间里面安静的厉害,丁香一直低着头,什么也没有说。

    小花突然轻笑了两声,“想过过清闲的日子真的好难啊,都被逼到无路可退了呢。”顿了顿,她又说道:“我记得你说过内务是齐姑姑在管的吧,你拿着那两样东西去报给齐姑姑。”

    “是。”

    既然无路可退,那就不退了。

    ******

    丁香的动作很迅速,放在匣子里的两个荷包很快的就递到了齐姑姑面前。

    齐姑姑看着匣子里的东西,脸色一下子就阴了。

    丁香早就猜到这不是什么好物,但看的齐姑姑脸色后才知道有多么的‘不好’。

    “姑姑,这到底是什么?”

    齐姑姑看了丁香一眼,沉声说道:“这是一种阴私药,并不常见,埋在土里会挥发出一种药性,损伤女子身体。有孕者流产,没孕的接触时间长了也会不孕,很是阴损。”

    还有一句齐姑姑没说,那就是这种药也就是宫里头有。当然外面可能也会有,但极其少,而且即使有也与宫里头有关系。

    所以不用查,齐姑姑就知道谁的嫌疑最大了。

    看来她很急啊!

    某人的急切让齐姑姑突然多了一点无法言喻的爽快感,这种情绪很隐晦,丁香自是看不出来。

    “等会儿我会派人先去西院帮忙排查一番,免得还有漏下的。至于花夫人那里,也需要看诊,免得不小心着了其他什么道。这些我都会安排的,殿下那边也会报上去,你先回去吧。”

    丁香福了福身,便离开了。

    齐姑姑的动作很迅速,丁香回来没多久,西院就来了一队中年宫人,个个冷颜肃穆,说是来西院帮忙排查。

    丁香回来后便把齐姑姑的话转达给了小花,小花心有余悸,不免对这种阴私认识更深了一层。见有人帮忙排查,更是乐意之至。

    小花去了正厅坐下,那几个宫人被丁香丁兰两人分别陪着去了东厢各处,不一会便把整个屋子检查好了,甚至连后罩房、库房、两处耳房与院子那里都没放过,说是掘地三尺也不为过。

    结果很令人松了一口气,没有其他什么腌臜物。

    而春竹,也被带走问话去了。小花猜测巧莲也会被带去问话,不过巧莲是主动交上来,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儿,至于春竹就不好说了。

    她现在自身都难保,自是不会还想着春竹。想着丁香说那荷包里的东西的效用,小花就是一身冷汗。

    幸好被春草抓了个现行,如果真被春竹埋了进去,她每日又喜欢在廊下透气儿,日积月累之下可不是死得难看。

    于是,仅剩的那些恻隐之心也没了。

    这边,丁香刚带着人把东厢各处整理好,那边胡良医上门了。

    “胡良医,又麻烦你了。”小花说道。

    “不麻烦,这是分内之事。”

    胡良医脸上看不出什么,也不知内里详情齐姑姑是否有和他说。丁香在小花手腕上放了一张锦帕,他走上前去伸手把脉。

    手刚一触上,还不到几息时间,只见胡良医手上一抖,面露惊色。

    丁香心顿时一沉,连小花都从胡良医神色中看出了端倪。

    “胡良医,我们夫人到底怎么样?”

    小花眼睛直直的看着胡良医,心砰砰直跳,太阳穴也炸得生疼。

    不会有事的,应该不会有事的,春竹刚准备埋下去就被发现了,巧莲直接交上来的,可是小花心中却有一种不良的预感。

    “这——”

    胡良医此时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以往他从来面不露形色,这从宫里离开久了居然会犯这样的错误。

    此时再隐瞒,就有些欲盖弥彰了,而且这事儿怎么瞒得住,更何况齐姑姑让他来诊脉本就是怕花夫人遭了什么暗手。

    他犹豫了半响,才缓缓出口:“观夫人脉象,似乎接触了麝香等寒凉之物,恐怕、恐怕……”

    丁香大惊失色,“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夫人的贴身用物膳食全部是奴婢亲手把关,而且刚才屋里全部排查过,并没有什么腌臜物。”

    小花感觉当场一懵,头仿佛被棍棒大力打击一般嗡嗡作响。

    仿佛上辈子的场景再度重演,上辈子她是因为身体不适才找了大夫看诊,因着那段时间与乔氏斗得厉害,她连府中的大夫都没敢请,而是私下请了外面的大夫进来。

    先是被人告知了她只是小小的伤风,见那大夫脸色有异,再三逼问之下才知道自己早年因服用了寒凉之物已经丧失了生育的能力。

    一时之间,两辈子似乎奇异的重叠,小花精神恍惚,面色惨白。

    为什么两辈子她都逃不出这个怪圈?躲着藏着低调着,还是技不如人棋差一招!

    她该怎么办怎么办?

    “夫人夫人……”

    小花感觉自己被丁香摇晃着,却怎么也缓不过来神儿。

    “夫人别慌,胡良医说还有的治,没事没事的……”

    小花使劲的摇了一下头,眼神才缓缓看清眼前状况。

    只见胡良医眉头紧皱,但面色并不沉凝,又听他说:“……夫人先请不要太过着急,老夫观脉象接触的日子并不久,小心调养个一年半载的,并不会影响以后的身孕问题。”

    小花的心砰的一下落地,她深吸一口气,竭力稳住混乱的心神,露出一个似哭又似笑的笑容。

    “真的有治?”

    所以,还没有绝望是吗?

    “夫人,请相信老夫的医术。”

    “需要多久方能治好?”

    “这个——”胡良医沉吟半刻,“这个还是要看夫人的身体情况,一年半载都有可能。”

    小花深吸了一口气,又问道:“那胡良医看的出是什么东西造成的吗?”

    “夫人可有熏香的习惯?”

    丁香听到这话,立马让丁兰去取了房里惯常点香的熏炉来,包括点的香片也拿了过来。

    胡良医拿过来看了看,用手捏了一撮香灰上来闻了闻,又打开装香片的盒子看了看。

    良久,摇了摇头,意指这熏香并没有异常。

    丁香也知道不会有什么异常,那几个宫人她清楚是查这些阴私的老手,如果熏香里有问题,早就查出来了。

    “胡良医的意思是夫人接触的麝香等寒凉物应该是从熏香里来的?”丁香问道。

    “观脉象,应是如此,并且是一点点累加出来的,不过时日并不久,所以也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利用熏香,本就是见效缓慢,但也幸亏如此。”

    丁香的脸色有些难看,望向小花。

    小花知道丁香和她想到一处了,她揉了揉眉头,心里乱得厉害。

    丁香把胡良医送了出去,人又去找齐姑姑了。

    屋里安静的吓人,丁兰和春草噤声站在一旁小心翼翼的看着小花沉凝的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