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炮灰通房要逆袭 > 56| 4.10

56| 4.10

作者:假面的盛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炮灰通房要逆袭最新章节!

    ==第60章==

    景王很早就醒了,按着他一贯早起的习惯此时应该是寅时到卯时之间。

    他有晨练一个时辰武艺的习惯,上辈子不通武艺,这辈子来到景州以后他就找了个武艺师傅每日教他习武。

    到如今,高手算不上,自保有余。

    按着他如今的身份地位,他其实可以不用如此辛苦的。可是景王是个心思简单的人,甚至有些执拗,他觉得自己上辈子有很多不足,他就想一一补齐。哪怕他如今早已过了习武的最佳年纪,他也仍然想练,就当是强身健体吧。

    景王做事从来一丝不苟,虽然他并不爱说话,但是他办事的态度给人的感觉一直就是如此。只是因为他的身份他的怪癖,造成了很多人对他的琢磨不透。像晨练的习惯就是如此,他从来不会早也不会晚,总是在那个时间段准时去往演武场。

    此时他应该是要起身了,他也听到了外面福顺轻微的脚步声,可是他现在却不想起来。

    感触到身旁的温香软玉,他脑海里突然闪过前朝一个大诗人做的诗中一句话。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他不是君王,却莫名有了这么的感触。

    借着微暗的光,他看了看身边的人睡颜。

    他有些想不起这个小宫人到底是什么时候就这么让他习惯了,感觉就像莫名其妙身边就多了这么一个人。一起先并不注意,只是因为福顺的推波助澜,只是因为她按摩的手艺不错,可是慢慢慢慢却发现她越来越招眼了。

    他不爱女色,却屡屡在她身上破功,他认真思索一下,似乎是从她给他松乏开始的,就这样松乏松乏然后就破了一个口。

    如今他也没觉得自己有多么爱女色,冲动是每一个成年男子都会有的冲动,他觉得自己定是素久了才会如此。

    而之所以会来西院,而不是他处,他想只是因为习惯了吧?毕竟她的服侍,她的表现,还是挺合他心意的,至少不像其他人那么让他烦。

    景王刚动了一下,身旁的人就无意识的蜷在他怀里蹭了蹭。

    看着怀里小小的人儿,他感觉这样的场景与氛围真是考验一个人的克制力啊。

    可是他是骆璟,他的自制力一向很好,所以他只是顿了顿,不再耽误便起了身,只是把人慢慢放开动作中有他没有发觉出来的小心翼翼。

    他想,他定是因为昨晚把她累狠了,才不想吵醒她的。

    对,就是这样。

    景王的脑海里又想起,昨晚儿她眼角挂着泪珠,似泣非泣求着他的样子……

    外面的福顺感觉到里面的动静,人便轻巧的步了进来。

    “殿下,不再睡一会儿了?”

    景王感觉自己似乎在福顺这老东西的声音中听到了可惜的意味,他瞅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只是站了起来。

    福顺干笑了一下,咕叽道:“这下雪天的,又是大过年……”

    声音很小,就算听到了,景王也当做自己没有听到。

    安成带着另外两名小太监鱼贯的进了来,给景王更衣,动作很轻巧,似乎感觉到床帐子里没有动静,他们便不由自主的也噤了声。

    丁香见殿下没叫醒夫人,也就识趣的没有出声,在一旁给两个小太监打下手侍候景王的梳洗。

    一番梳洗罢,景王便带着人走了,什么话也没有留下。

    小花是被丁香叫醒的。

    景王妃那边的请安时间是辰时末刻,一般是紧早不紧晚,所以丁香辰时就把小花叫醒了。

    小花打了个哈欠,看着丁香的脸,脑袋里突然想起昨晚她迷迷糊糊被丁香扶走去收拾清洗的情况,一下子就觉得自己应该羞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丁香的表情很正常,所以这种羞意没有持续多长时间,毕竟这样的情况上辈子也不是没有过。

    “什么时辰了?”

    “快辰时了,去长春院那里请安的时间快到了。”

    丁香以为花夫人会推着不去,毕竟殿下昨晚儿可是在西院歇着的,没想到小花只是哦了一声,便说道:“丁香,给我倒杯白水来,温的。”

    听到这话,丁香就知道花夫人这是要起了,也没有说什么,出去端了水过来。

    喝了水,小花便在丁香和丁兰的服侍中穿衣洗漱了。

    因着马上就要去长春院那边请安,小花也就没有穿在屋里的轻便衣裳,而是直接把去外头的厚衣裳穿好。

    早膳早就掐着点提回来摆好了,吃了早膳,小花便全副武装的出门去了长春院。

    到长春院的时候,今日小花并没有来晚,她前面到,后面乔侧妃和玉容玉娇两位夫人也到了。

    乔侧妃是个非常娇媚的女子,身段婀娜动人,一颦一笑皆是风情。

    昨日没功夫观察,今日因着小花比大家都来的早些。景王妃还没出来,长春院服侍的宫人便把她安排在正厅里坐着了,此时见乔侧妃从门外走进,小花凭生了一种好个尤物的感觉。

    看看别人,想想自己,小花觉得与乔侧妃比,自己还是一根小嫩芽啊。

    玉娇和玉容两人在乔侧妃后面进来的,玉娇昨日小花细看了下,是个娇俏可人的女子,玉容就有些普通了,长得也就算是清秀,因着总是和玉娇形影不离,总是感觉不到她的存在。

    几人各自见了礼,便都坐下了。景王妃一直没有出来,倒是长春院服侍的宫人很是妥帖,给每人都上了茶水点心。

    小花也有,不是茶,而是一碗杏仁奶。

    看到那碗冒着热气并散发着浓郁香味儿的杏仁奶,小花摸了摸手指,仿若没看到。

    小花以往没请过安,也不知道景王妃是不是就是昨日才早了那么一些,不过看乔侧妃和玉容玉娇三人不以为然的样子,她也就半垂着眼帘,静静的坐在那里。

    她小心的观察了一下,玉娇玉容乔侧妃三人都喝了茶,因为茶盏上有盖倒看不清到底喝没喝进去。

    这期间有宫人来给玉娇玉容两人续了茶,给乔侧妃续茶的时候,乔侧妃只是眉眼挑了一下,状似不在意的说,“凉了,去换一盏过来。”

    那小宫人端着乔侧妃的茶盏便下去了。

    小花这边的一个小宫人问道,“花夫人,这杏仁奶是否不和您的胃口?王妃说您不爱茶,昨儿专门交代了今日给您准备的这个。”

    小花只是笑了笑,一脸歉意的道:“闻着味儿很香,可惜我昨晚儿吃积了食,今儿一早早膳都没用,也没有什么胃口。”

    小宫人脸上的笑容很热情,“那奴婢再帮你换一盏热的过来。”

    杏仁奶又换了新的过来,可是景王妃仍然没有出来。

    玉娇似乎有点不耐烦了,招呼一个在一旁服侍的小宫人问道,“王妃还没起吗?”

    那小宫人一脸茫然说道:“奴婢只是一个外间侍候的。”

    又过了好一会儿,李嬷嬷走了出来。

    “各位主子,真是抱歉,王妃今早起来有些不舒服,便不见大家了,让奴婢来告诉各位可以回去了。”

    玉娇早就不耐烦了,不是玉容一直拉着她,早就嚷嚷了出来。听了李嬷嬷的话,立马站了起来,就往门外走去。

    小花与李嬷嬷并不熟悉,又是刚到后院的,也不知道说什么,倒是乔侧妃说了两句关心宽慰的话,虽然她的脸上一点都没有关心的神色,但是别人至少把意思表达了出来。

    一行人到了门外廊下,让各自的贴身宫人服侍穿上了斗篷。

    玉娇小声埋怨道:“总是喜欢这样,不舒服不会早点说,把人耗在这里,冷死了。”

    玉娇说的倒也是实话,本来景州的天气就寒冷,景王妃这正厅里却并没有感觉有烧地龙的迹象。按丁香说法,整个后院里也就只有殿下和王妃的院子里有地龙。炭盆也就只放了两个,堂堂的长春院景王妃的屋子,还没有她们这些姬妾夫人房里暖和。

    小花倒没觉得有什么,以前是当奴婢的,哪儿有这么娇惯,可是玉娇却是有些受不了了。又听玉娇口中的‘总是’,小花心想,难不成景王妃总喜欢晾人?

    不过小花现在也没空思考这个,昨日用了不爱茶的借口,今日换了杏仁奶她说积食没胃口,明日呢?

    想到这里,小花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还有昨儿景王在她院子里歇下,她本以为今日这里应该有些动静的,却是什么也没发生,这不禁让小花心里松了一口气,又有点心生遗憾,心思复杂的很。

    长春院

    “昨日说不喝茶,今日说积食,难不成她发觉出来了?”

    景王妃眉头皱的死紧,也没看出来哪儿不舒服的样子,估计李嬷嬷刚才只是托词。

    李嬷嬷在一旁回道:“我瞧了下那花夫人,脸色有些苍白,精神也不是很好的样子,似乎不像是说谎。”

    景王妃懊恼的扯了一下帕子。

    “王妃也不要着急,日子还常呢,她每日都需来长春院里请安,不怕她不中招。”

    荣喜院

    蝶儿成日里在乔侧妃身边服侍,又是数得上的心腹,自是眼里有数的。

    乔侧妃刚一在炕上坐下,她就低声说道:“侧妃娘娘,你说那花夫人是不是发现王妃那边的幺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