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炮灰通房要逆袭 > 46| 4.10

46| 4.10

作者:假面的盛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炮灰通房要逆袭最新章节!

    ===第50章===

    喜儿自那次来找小花,后面又来了两次。

    一次是早上不凑巧,景王在房里,小秦子根本不敢来报就让守门小太监给打发了。第二次是守门小太监去报被小秦子骂了一顿,直接把她轰了走。

    这日喜儿又来了。

    那守门小太监一看到她就直皱眉头,“你怎么又来了?上次给你通报害我被骂,赶紧走别再来了。”

    喜儿脸色一僵,然后堆出满脸的笑。

    “这位哥哥,我真的找小花姑娘有事,你就帮忙通报下好不好?我跟小花姑娘以往的关系很不错的,她要是知道我来找她一定会见我的,麻烦你给我帮帮忙。”

    那小太监满脸的为难,见此,喜儿又说道:“到时候我会跟小花姑娘说说,小花姑娘也会很感谢你的。”

    这小太监是璟泰殿里的人,虽是个守门小太监,但也知道小花姑娘是殿下最近的新宠。虽说暂时没有什么名分,但就这样看以后有个名分也不难,更何况还是被福公公护着的人。要不是因为考虑到这个,他也不会接二连三给喜儿通报。

    每个人都想上进,这个小太监也不例外,所以他听到后面这句话更是犹豫了。

    有点机会就不能放过,喜儿见着这小太监动摇的脸色,又加了把劲儿。她塞了个东西到小太监手里,又说道:“这位哥哥,真是麻烦你了,你放心办了这事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

    那小太监又犹豫了半刻,才说道:“你等着啊,我去问问。”又跟旁边一个小太监说让他看着点。

    过了一会儿,那个小太监走了出来。

    “你等等吧,小花姑娘等会儿就来了。”

    喜儿连着来了几次说要见她,小花也是知道的。前两次当时没报过来,还是事后她才知道的。

    今日她正闲着,谁知道这喜儿又来了。

    难不成真找她有什么事儿?毕竟以往是同屋,虽然中间有些矛盾,可毕竟喜儿什么也没干,连着来了几次,小花便决定见她一见,看看她到底有什么事。

    到了璟泰殿宫门口,远远就见着穿了一身小宫人衣裳的喜儿。

    人似乎比以往瘦了一些,气质似乎也变了,怎么说呢,似乎没有以往那股天真烂漫的劲儿。

    “喜儿你找我有什么事儿?”

    喜儿看着走过来的小花,眼光闪了又闪。

    今日小花穿了一身月白底绣山茶花暗纹的小夹袄,下面是一条柳黄色绣竹青色云纹的缎裙。这次换的冬衣比以往福顺准备的衣裳质地要好很多,光从布料上就看的出来。

    尤其小花最近气色很好,又是刚从殿中出来,璟泰殿里烧有地龙温暖如春,小花白皙的脸上还带着淡淡的润红。皮肤仿佛一掐就能出水儿似的,态度怡然,身条比以往丰腴多了,胸前的鼓鼓囊囊的,完全脱离了以往豆芽菜的状态。

    “我、嗯、我想着很久没见到你了,就过来看看你最近好不好。”

    与之相比,喜儿反倒比以往瘦了。以往的小圆脸瘦了很多,眼睛显得更大了,皮肤白中带点黄气,显得整个人没什么精神。

    好不好?这个问题实在太深奥的。

    小花也没有多想,就用以往那种口气说道:“能有什么好不好的,还是和以前一样。”

    “我看别人都叫你小花姑娘了。”

    小花顿了顿,态度如常说道:“这是大家的看的起我罢,毕竟在殿内侍候殿下,以往就算在其他富户人家当丫头,在主子身边侍候的也会被人高看一眼呢。”

    “我看你变化太大了,福公公是不是让你侍候了殿下?”

    小花抬眼看了喜儿一眼,见她脸色晦暗莫名,眼神直闪,心中无端的生了一股厌烦,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出来见她,合着喜儿就是来打听这个的。

    她笑了笑,眨眨眼睛,“你说什么呢?我一直在殿里侍候殿下啊,差事也是福公公安排的。”

    喜儿还想说什么,被小花打断,“你来找我就是说这个吗?我还以为有什么事呢。”

    小花口气很冷淡,送客意味浓厚,喜儿自是听了出来。

    “没、没什么事,我就是想着咱们以往毕竟同屋,过来瞧瞧你。”

    “哦,那谢谢你的关心。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就进去了,当小宫人的你也知道没什么自由而言的,这外面天又冷,你还是早点回去吧。”

    “好、好的,那我走了。”

    小花转身入了内,喜儿则是很快就离开了。

    走到远处,一个宫人打扮摸样的人在等她。

    那宫人自己一直在远处盯着璟泰殿宫门这处,又问了问之间的对话,便让喜儿赶紧回针线处去了,自己则是也快步离开了。

    长春院。

    春香一直等着人回来,见人回来细细的问过之后,她便去了正房内间里。

    她把下面人汇报的详细和景王妃说了一遍,便静而无声站在一旁。

    事情到了目前,已经算是非常清楚的了,也确实如同她们当时所想那样。

    内里虽然看不透,但至少从旁人的反应与下面人看到的情形,就可以判断出这个叫小花的小宫人确实侍候了景王。

    现在发展成什么,景王妃并不知道,反正璟泰殿那边并没有透露出后院要添人的信息。景王妃估摸了下时间,心里有些烦躁,因为不知道内里到底如何,更是气闷的很。

    茶盏在地上啪得碎了开来,最近这些日子长春院里茶盏碎的频率呈直线上升,已经换了一套又一套了,还是不够景王妃摔的。

    “不行,这事儿得想个法子,得想个法子。”景王妃站了起来,神经质的在屋里转来转去。突然又说了一句,“嬷嬷,一定不能让她先生了孩子,一定不能。”

    “好的好的,嬷嬷想办法,我们这么多人有心算无心,一定能想个好法子出来。”

    ……

    小花本是准备入殿的,想了想,又转回了身。

    在宫门处找到刚才那守门的小太监,“这位公公好。”

    “小花姑娘好。”帮喜儿通报的小太监满脸堆笑,有点受宠若惊。

    难不成小花姑娘是准备提拔他了?

    “我想你帮个忙。”

    “小花姑娘你说,能帮的小的一定在所不辞。”

    “是这样的,以后刚才那个小宫人再来了,你帮我推了她可好?”小花脸色带了些犹豫,欲言又止的样子。

    这小太监脑袋转得也快,很快就反应过来那喜儿和小花姑娘的关系并不怎么融洽。一时之间醍醐灌顶,暗骂自己蠢。

    想都能想到,一个被调了出去,一个被留下侍候着殿下,怎么可能关系会好呢。

    “都怪小的听了她的胡说,她说与您关系好,有事找您,我才帮忙通报的。早知道如此,小的一定不会给她行方便。”

    小花在心里揣测了下喜儿的用意,怎么都想不透。又见眼前小太监满脸紧张的样子,安抚说道:“没关系的,我以往就和她是同屋,下次她再来的话,你帮我推了就是,不用再报进来。”

    “是是是。”

    见小花远去的背影,小太监边抹冷汗,边唾骂那喜儿坑人,下定决心以后她再来非把她撵走还要骂她一顿。

    ******

    福顺这次并没有和景王一块儿出去。

    外面天寒下雪,福顺年纪大了,景王便把他留在了景王府。

    景王出府后,福顺便闲了下来。闲得无聊,他就开始操心不该他操心的事儿。

    “这次数也不少了啊,怎么那丫头还没个动静?”

    这福顺一上午就杵在小厨房里和贺嬷嬷说这个事儿。因为他觉得自己说的是机密,还把厨房里的人都清了个空。

    贺嬷嬷脸色僵了僵,“殿下寡淡你又不是不知道,哪有那么快。”

    “我感觉这不正常,我可是数着了的,这十月里都有七八次了,这十一月里也有一回。”

    贺嬷嬷心里叹了口气,脸色如常说道:“那丫头年纪小,才来小日子没多久,不会那么快的。”

    “有这一说?”

    这话换来被贺嬷嬷翻了一眼,“你懂还是我懂?”

    福顺搔搔下巴,干笑着,“肯定是嬷嬷你懂了。”这老婆子以往可是侍候过宫妃的,对女人的事自是比他清楚。

    “行啦,小花那小丫头小日子有点不顺,我正给她调理着,你也不要着急,要不了多久就会有好消息的,这事急不来的。”

    贺嬷嬷说得很轻描淡写,但她还是透露出些许出来,却并没有和福顺说实话。

    小花何止是小日子不顺,而是非常不顺。贺嬷嬷就算不会医术,光凭她套话套出来小花没来景王府的情况,就知道肯定是小时候遭罪了,才造成现在有些轻微的宫寒。

    对于这个她倒也是有办法调理好的,只是得时间慢慢来。

    福顺的心思她知道,这也是为什么她不跟福顺说实话,而只是模糊了透露了一句。

    和那个丫头相处多了,她对小花也是有几分喜爱的,难免会袒护些许。她着实怕把实情透露出来,福顺厌恶于小花觉得她没了用处又或是等不及了,到时候小花成了弃子,毕竟殿下那边可是一直没有动静看怎么安置那丫头啊。

    弃子,当初在宫里见过太多因为各式各样原因成了弃子的女人,她实在不想见到那丫头也沦落到那一步。

    不过福顺是个人精,贺嬷嬷也是知道的。

    所以她实话不敢全说,但也不敢不透露,只能说的轻描淡写表面态度自然。这样一来,以后就算以后被福顺知道了,也顶多只会以为她一时轻忽了实际情况,毕竟贺嬷嬷也就是个宫人又不是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