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炮灰通房要逆袭 > 40| 4.10

40| 4.10

作者:假面的盛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炮灰通房要逆袭最新章节!

    ===第43章===

    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小花醒来的时候,春草坐在旁边守着。

    “小花姐姐你醒了。”

    小花感觉口干舌燥,“现在什么时辰了?”声音嘶哑的厉害。

    春草去倒了杯水递给她,“巳时了,没事你别担心,福公公派人来传话了,小花姐姐你今日不用当差,明日再去。”

    听到此话,小花松了一口气,又瘫回了床上。

    想到福公公的‘体贴’,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春草看小花的表情不太好,笑着道:“小花姐姐你先别睡,我去小厨房把午膳拿回来,吃过了再睡罢。”

    过了一会儿,春草端着午膳回来了。

    午膳很丰富,有三份菜,还有一份汤。看着那个熟悉的黑色小砂罐,小花猜想肯定是贺嬷嬷给她准备的。

    小花下了床来,在屋里的小圆桌前坐下。

    春草一边把午膳端了出来,一边说道:“贺嬷嬷人真好,她说就我们两个人,连着咱们俩的午膳一起给了,这罐子汤是贺嬷嬷给你炖的,交代你一定要喝完。”

    小花勉强的笑了一下,拿着碗筷默默的吃着饭。

    春草边吃饭边道:“小花姐姐,别不开心。春草虽然小,但也知道不少,这要是出了璟泰殿可是别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你好好侍候殿下,殿下以后会给你一个名分的。”

    原来春草以为小花不开心是因为景王没给名分,小花没有开口解释说,其实给了只是她没要。西三院是只能景王的妻妾才能住的,既然景王说在那里给她安排个住处,就是动了给她名分的念头。

    小花的思想春草不明白,春草的想法小花倒是门清。

    在这偌大的府里,能从一个小宫人混到殿下的侍妾算是飞上枝头了。可小花却是对上辈子那种在后院和人不停斗的生活厌烦了,惧怕了,也心生抗拒。

    其实又什么不开心的呢?日子不还是要照样过!

    至少、至少有了这一层以后自己小心谨慎些,日子应该不会难过。就算不能放出府,这么大的府里估计也不会差她的吃喝。

    这样一想,小花心里舒服多了。

    人嘛,本来就是要善于自我安慰。哪有一层不变永远顺畅的生活,当你拒绝不了命运对你苛责的时候,你也只能坦然面对,然后面对的同时尽量让自己快乐一些……

    不知怎么,小花脑海里突然响起那个叫青婉的姑娘曾经对她说过的一段话。

    其实这些道理她都懂,她一直以来也是这么告诉自己的,只是终究还是钻了牛角尖……

    想开了以后,小花大口的吃着饭。

    米饭很香,菜很好吃,贺嬷嬷蹲的汤也很好喝。

    不挨饿不挨打,衣食无忧,也没啥闹心事,还能有什么不开心的呢。至少殿下也默许了她呆在璟泰殿里,这算是给她的一点庇护吧?

    这样想想,心里更加舒服了。

    吃罢饭,春草收了碗盘,小花要帮忙她没让,而是让她歇着。

    小花身上确实还酸痛,尤其是那处,也就没有逞强,回到床上继续躺着。

    过了一会春草回来,拿了一瓶药给小花。

    “这是福公公给的,说是殿下赏的,给你擦伤处用。”

    估计是想到小花伤到哪儿了,春草的小脸儿红彤彤的。

    小花脸也红的厉害,下午趁着春草出去后,小心翼翼的给身上擦了些,凉滋滋的,似乎很好使,她又小心的沾了一些擦了下、身,果然擦了以后,没有那么炙疼感了。

    擦好药,小花盖好被子准备好好睡觉,

    她决定要把自己精神养好,明日以最好的精神面貌去当差,就当、就当那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

    ******

    福顺缩着脖子,冥思苦想半天都不懂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按理说殿下应该有个动静才对,可是啥话都没说,仿佛昨天什么都没发生。要不是上午殿下给了一瓶药膏子让他给小花送去,他还真以为昨天啥事没有。

    这么想想又不对,今天小安子那个蠢货可是一大早就把昨天听的动静说了,说殿下不止一次,后来在澡池子里又弄了。

    这个好消息对福顺来说,真可谓是天降甘露啊。当然不是降在他身上,而是打了个比方。殿下对那事冷淡的态度,他可是很清楚的,能弄到后半夜可算是难得的大展雄风了。看的出来那个小花挺招殿下喜欢,可是为啥殿下还是一脸没事人的样子呢?

    如果景王知道这福顺此刻想法的话,肯定要喷他一脸老血。

    孤王的人伦大事管你个死太监什么事,不但派人听墙角,还问详细,有你这么当太监的吗?

    可惜景王不知道,福顺又想不通,只能一遍一遍缩着脖子瞄那书案后一脸淡漠的男人。

    景王不懂声色的睨了福顺一眼,也不说话。

    他知道福顺这老东西在想什么,估计在想他为什么没有安置那个小宫人。

    他景王骆璟可不是那么没担当的人,只是那个小花居然说不去后面还要继续当个小宫人,他能有什么话说。反正随她,她愿意当个小宫人就当吧,想要个名分他也不介意给她个。

    毕竟,昨晚他还是挺满意的……

    这样想着,又想起那触感,景王的眸子深了些许。

    两个装逼犯就这么一个坐着一个站着杵在那,殿中是一贯的安静无声。

    ……

    晚上景王用晚膳的时候,福顺找了个空子跑去找了齐姑姑,把这事和她说了。

    齐姑姑听完后,笑着说他,“你还真是个喜欢操闲心啊,我们这些当奴婢的想那么多干什么,殿下不就是那种闷不吭的性子嘛。”

    福顺表情怪异,冲齐姑姑又是嗔怪又是苦恼的说道:“咱家这不是在想这其中的缘由嘛。”

    “说你尽操闲心你还不听,你不觉得这样挺好的?咱们殿下本来就是个寡淡性子,真给了名分把人塞进东西三院去,先不说王妃那边是个什么反应,你觉得殿下有那个功夫有那个心转到后面去?人放在身边有什么不好的,刚好就便儿。”看来这齐姑姑也是旁观者清。

    这个‘就便儿’让福顺嘿嘿猥琐的笑起来,觉得齐姑姑说的非常有道理。

    “就便好,就便好。”他站起身,往门外走去,“咱家还忙着呢,走啦。”

    齐姑姑只是笑笑,也没说话。

    ******

    小花又开始继续当差了。

    本来心中还有些忐忑的,可见福顺和景王都一副没事儿人的样子,她渐渐就放下心认真当差。

    璟泰殿上下的规矩都很好,也没让她听到什么流言蜚语,大家对她还像以往那般,小花便掩耳盗铃的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

    只是看着景王一贯淡漠不言不语的样子,不知道怎么了心里总是有点塞塞的。

    这人还就真当做什么没有发生过,不过想着他的身份,也就明白了一些。

    是啊,以景王殿下的身份,幸个身边的宫人又不是什么稀奇事,别人用的着慎重其事嘛。

    这样也好,就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说不定等她到了年纪,府里的人就会把她放出去了。

    又过了两日,景王外出巡视封地,小花便彻底闲暇了下来。

    小花攒了几两银子,以前闲来无事总会拿出来看看,憧憬一下以后出府后的生活。这次的事发生以后,她心乱了,也没再拿出来看。

    最近几日,她又恢复以往的习惯,没事就翻出来细细的数了又数。

    春草见小花在那里数银子,数着数着就发起呆。

    “小花姐姐你是不是想买些什么啊?”春草以为小花想买什么东西了,又说道:“咱们府里虽然有规矩下人不允许随便进出,但是买东西却是极为方便的,有专门负责这个的,直接把银钱给了告诉他们你要买什么东西就可以了,就是时间长点,因为都是要凑够数才一次出去帮忙采买的。”

    小花回过神来,笑道:“我没有什么想买的,府里什么都给发,哪里还用的着自己买什么。”

    “我看你总是数银子,还以为你想买什么东西呢。”春草解释道。

    小花脸色有些囧囧的,“没、没啊,我只是在想拿月钱拿到岁数可以放出去,能攒下多少。我外面也没个什么亲人,到时候指着攒下的银子,也不会生计没了着落。”

    春草默然了。

    春草也是外面没亲人的孤儿,早早就被卖到景王府。

    因为不会巴结大宫人,分的差事都是那种极差的。这次能够调到璟泰殿里来,她知道也是托了小花的福,而且这里的生活也很好,也没人欺负她啥的,过得是她从有记忆以来最好的日子。

    景王府里的规矩是宫人到了二十五才可以放出去,可女子到了二十五就过了适合婚配的年纪。到时候嫁不嫁的出去不好说,外面没有亲人的更是凄惨。

    只是当奴婢的能提出什么异议呢,尤其像她们这种是人牙子卖进来的。虽说年代久点,但是不用自赎,到时候府里还能帮忙安排除籍落户,这对任何一个当奴婢的来说,都是天大的喜事。

    世事两难全,能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这府里的每个身世畸零的宫人想到自己的以后,都会茫然,春草也是。只是她还得十几年才能放出去,就没有想过那么远。

    而小花最近的处境,她也是看在了眼里。用了清白身子侍候了殿下,殿下一点表示都没有,也没有再招她侍候。

    在春草的理解就是,小花姐姐还没得宠就失宠了,清白身子也白瞎了,也没能飞上枝头,还是个小宫人。

    可是她们做奴婢的能说什么,只是春草心里难免觉得同情不已。

    此时见到小花在打算以后的生活,更是觉得心酸。

    “小花姐姐,你受委屈了。”说着,春草的眼圈就红了。

    小花有点愣愣的,转念就想到春草为什么会这样表现。心中有点感动,又有点好笑,“傻丫头,说什么委屈啊,咱们当人奴婢的不就是这样的嘛,能活着,不挨饿不挨打,日子过得顺畅就好了。”

    小花半垂下头,用手指蹭了蹭手里的银子。

    “可是,可是你以后还怎么嫁人啊?”

    提到这个,小花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她只能笑着说:“你又傻了吧,到了二十五,哪能好嫁人,左不过就是个难,也没什么的。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就是想好好当差,攒下一笔银子,以后出府了生计有个着落。”

    春草想想也觉得是,遂强笑着打岔道:“我以往总是拿一个花两个,以后我也要向小花姐姐学习,多攒些银子起来。以后出府了,也不至于饿死街头。”

    小花也是知道春草身世的,知道她在外面也没有亲人。想着这个小丫头不错,便把自己出府后的打算细细和春草说了,例如买个小院子,扮成寡妇做个小生意啥的,亦或是买几亩地佃出去收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