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炮灰通房要逆袭 > 39| 4.10

39| 4.10

作者:假面的盛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炮灰通房要逆袭最新章节!

    ===第42章===

    厚重的帘幔把睡榻这里圈成了一个独立的空间,在这种氛围下,小花无端就觉得心里慌的厉害。

    光顾得心惴惴了,手下的动作停了下来。

    一个低沉略带沙哑的声音蓦地响起,“不要停。”

    小花这才知道一直瞌着眼的景王其实没有睡着,她只能手里继续动作着,因为心绪纷乱,她手里就没那么认真了,只在表层滑动推捏着。

    呼吸间全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不是熏香,可是小花就是闻得出一股无法言喻的浓郁的味道。手下是结实的脊背,衣衫很薄,仿佛若有似无。

    嘭嘭嘭嘭嘭……

    这是谁的心跳?是她的?还是景王的?

    此时,大脑竟完全成了浆糊。

    突然一个天翻地覆,等小花恍过神,人已经被压在了下面。

    上空是那双向来狭长淡漠的眼,一个不小心望进去就像似掉进了漩涡里。等小花再次回过神来,有一双手正在解她的衣裳。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即使心底早已明白那福公公的意思,可是来到这里许久,景王一向淡漠不近女色的性子,小花竟早就忘了其中的含义。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却是让她顿时乱了心神。

    推拒,推拒肯定是不敢的,下场她不敢想象……

    她连福顺都怕,更不用说福顺的主子景王殿下了。

    解衣裳的手还是在继续。

    她应该上去抓着他的手,不让他解的。可却是浑身发抖,不敢反抗。

    一瞬间小花想到了很多,她想到了福顺各种举动的含义,想到被杖毙的秀云,想到……

    罢了罢了,本就是个奴婢,逃来逃去都没有逃过这一遭……一个当奴婢的本就没有所谓的清白一说,何苦还在意这身子呢……

    身下猛地一疼,紧接着就是猛力的顶送,让她连气都喘不上来。仿佛被劈裂了般的疼,又怕外面有人听见不敢痛呼,只能咬住唇……

    这一刻,小花甚至想起当初暗忖景王不是个男人一事,无端竟全然觉得好可笑……

    ……

    两个鬼祟的身影,慢慢退至后寝殿门外。

    一个声如蚊吟的声音响起,“师傅,这是成了?”

    福顺心里都差点乐开花了,可是用不知道怎么发泄心中的欣喜,只能使劲儿的搓着手指头,表面还要装作一副高深摸样。

    “臭小子话真多。”这句话刚出口,福顺就嘿嘿压着嗓子笑了起来,配合着外面漆黑的夜色,着实感觉怪异无比。

    “你在这儿守着,师傅我去歇着了,听着里面的动静明日来给报给咱家。”说完,福顺脸上挂着神秘的笑,拍拍安成的肩,人就走了。

    安成苦着脸,缩着脖子立在门外。

    这师傅真不是人,自己跑了,让他站这里听墙角。到时候肯定还要问他一些猥琐事,不过做小的,师傅都发话了,还是老实站着吧。

    安成心里苦苦的想着,可是耳朵还是支棱老高听着里面动静。抱怨归抱怨,师傅交代的话他可没忘。

    ……

    到底折腾了多久,小花已经分不清了。

    她除了疼,就只能感觉到疼,她觉得自己忍耐力已经超强了,最后再也忍不住了只能小声哭着无意识的求那人停下……

    可惜景王醉酒,本就神智不太清明,让这小宫人一松乏,那股顺着尾椎骨往上窜酥麻的感觉让他再也不能像以往那样忍着了,又加上酒精的刺激,更是让他肆意了几分。

    他其实心里清楚自己在干什么,但他不想忍,也没必要忍。

    以往懒得去东三院是他对那份心思很淡,但是真到了不想忍的时候,幸个宫人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尤其这身、下叫小花的小宫人,滋味很好,浑身的嫩皮触手生滑,让他竟有了一种食之入髓的感觉……

    ……

    小花小心翼翼的动了一下,看了看身旁的景王。

    见他已经熟睡,拿着自己的衣裳便小心翼翼的下了榻。可惜腿软无力又浑身酸痛,一下子跌坐在地上的软毯上。

    这一跌让她悲从心生,忍不住抱着衣裳就哭了起来。

    她已经尽量控制的自己的动静了,可是还是轻忽了榻上那个男人的警醒。

    其实景王早在小花下榻的时候就醒了,此时见那小宫人跌坐在地上,脸埋在怀里衣裳上无声的抽泣,可是娇躯却是片缕未着。

    幼细的胳膊和腿儿,脊背的曲线带着一种稚嫩的细美,虽然手里抱着一大团衣裳遮住了上身,但是从缝隙中还是可以看到那小巧……还有上面一朵嫩嫩的花、蕊……

    景王半眯着眼躺在榻上,酒精的作用让他姿态看起来多了几分放肆,他蹭了蹭手指,上面似乎还能感觉到那细滑的触感,忍不住放在鼻尖嗅了嗅,心里莫名的感觉有一种蠢蠢欲动。

    小花心绪纷乱的坐在地上哭了一通,抬起头准备穿上衣裳赶紧离开,谁知道正对上景王漆黑淡漠的眼与一贯平静无波的脸。

    此时她哭得乱七八糟,鼻头眼圈都是红的,眼睛湿漉漉的,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十四还小,还没及笄,身条细细的,青涩中又夹杂着一丝若有似无的娇媚,让人忍不住想再压着身子底下欺负欺负。

    四周安静的厉害,小花也不知道说什么,想起身穿衣服,又意识到自己浑身光、溜、溜的,只能呆呆的抱着衣裳坐在那里,脸红得厉害。

    景王的声音打破了寂静,“哭什么?”

    小花不敢置信的望着那人,景王的脸上还是一贯的平静无波,眼神连点波澜都没有。

    他居然问她哭什么,她莫名其妙没了清白身子,她还不能哭哭啊?

    可是转念一想,主子睡丫头可不是正睡吗,又思及景王的身份,默然了。

    “我、我疼。”她只能这么说。

    眼神瞄到那小宫人胳膊上的青青紫紫,那是他捏的?

    “备水。”

    景王的声音不大,可是很快帘幔外面就响起一个声音。

    “是。”

    小花很怕人进来看到她狼狈的样子,想把衣裳披上又抖抖索索手里衣裳光掉。她这会儿觉得自己好可怜啊,简直没有比自己更悲剧的人了。

    帘幔外面听见有脚步声,过了一会儿一个声音又响起:“殿下,水备好了,需不需要奴才服侍。”

    “下去。”

    听到脚步声远离,小花快速把衣裳套在身上,可惜上身短襦太短盖不了下面,她又想着怎么能不露肉把下面套起来。整个人像个肉球似的蜷在地上,景王看到竟然有一种很荒诞的感觉,他看不明白这个小宫人在干什么。

    景王套上亵裤下了榻,“跟上。”

    小花一脸错愕,这人还是不是人啊,她浑身肉都是疼的,他还想让她服侍他沐浴?

    想是这么想,还是很没出息的站起来,把裙子随便绑在身上,抖着腿跟在后面去了。

    进了浴间,小花才发现这里的布置很是奢华,不像她以前见过的那样里面放有澡桶,而是汉白玉砌的池子,池子大约两丈见方,一角有铜制兽首缓缓吐露出热水来,室内的烟气缭绕。

    见景王进了池子,靠坐在里面,小花手里抱着自己其他衣裳还傻呆呆站在那里。

    景王面无表情的睨她一眼,“净身。”

    小花瞅瞅自己,又瞄瞄自己的衣裙,只能把手里的衣裳放在一旁进了池子,身上还穿着上面的短襦与随便绑在腰上的裙子。

    热水温度刚好,可是小花没敢沉迷享受,慢慢的朝景王那边去了。

    她从来没有服侍过男人沐浴,唯一的经验就是上辈子服侍四少爷,于是她就拼命在大脑回忆,手上慢慢动作着。

    景王大刺刺靠在池里,看着身边忙碌的小宫人。

    她叫什么?小花。

    这还是上次福顺说过的。

    池中的热水把她的脸熏得白皙里透着粉艳,上身的衣裳虽已经被她紧紧绑住了,可是布料入水就透明了起来,若隐若现的更是撩人。

    看着水下那纤细的腰、肢,与若隐若现的景色,景王无端就开始燥热的起来。

    他心里有点小烦躁,觉得自己从来不会这样,他从来不是一个重这个的人。可是一想到刚才这个小宫人在他身、下哭着求样子,他居然又有了反应。

    景王是个简单的人,这会儿虽是清醒了些,但酒精仍然刺激着他的大脑,让他行为颇为放肆,所以他听从心意,大手一抓,就把她抓了过来。任她眼圈红红的求他饶了她,仍是再来了一次。

    事毕,可能是景王舒爽了,所以他难得开了尊口,还说了不少字。

    “孤王让福顺在后面给你安排个院子。”东西三院在璟泰殿的后方,指的也就是那里。

    小花第一次听景王说了这么多话,却说的是这个。

    “不、不用了,”她反射性的摇摇头,小声道:“奴婢在这里当差当的蛮好的。”

    小花对后院这两个字观感极差,一提到那种妻妾很多的地方,她就想到了上辈子。

    景王脸上表情没变,站起了身,走出池子。

    小花以往自己说的话触怒了他,缩着脖子也没敢抬头,心里乱得厉害。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小花姐姐。”

    小花抬起头,见春草站在池旁,她赶忙把脸上的眼泪抹了抹,“春草,你怎么来了?”

    “安公公让我来服侍你沐浴。”说着,春草蹲了下来,替小花缓缓的擦着身子。仿佛没看到小花身上的痕迹,脸上也没露出什么异样来。

    这让小花心里舒服多了,虽然她也知道这是欲盖弥彰。

    一番洗完,春草连小花的衣裳都带了一身来了,小心翼翼帮腿脚俱软的小花穿好,然后搀着她出了璟泰殿。

    回宫人房的路上,小花心里哽的难受,想哭却又忍着。

    回到屋里,躺在床上,此时夜已经很深了。

    吹了灯,屋里一片漆黑。

    小花很想大哭一场,又怕春草听见觉得她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