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炮灰通房要逆袭 > 32| 4.10

32| 4.10

作者:假面的盛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炮灰通房要逆袭最新章节!

    景王是一个很有时间概念的人,如果公务不忙的话,他通常会在酉时左右回璟泰殿。

    果不其然,小花站了没半个时辰,景王就带着福顺回来了。

    回来第一件事是先换衣裳,换了以后会浄面洗手。当然这一切是不用小花和秀云服侍的,都是由惯用的几个小太监服侍。

    浄面洗手后,景王会坐上一会儿,时间不定,接下来就会传膳用膳了。其间小花和秀云也就是服侍上茶和侍膳,其他也就是当当柱子了。

    来到璟泰殿这些日子,小花差不多也算是能看出些东西了,景王根本不待见她们,可福公公却是对她们关注异常。小花甚至觉得她们之所以能进来,也是福公公安排的。可是一个当奴才的为什么会这么和主子顶着干,景王为什么又会默认,小花每每都想不透。

    不过她也清楚自己的脑袋向来就不怎么灵光,也就不去想这些事了。只能归咎于一样,那就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景王用完膳后,会净手漱口,然后就会去书房里看会书。

    一般这个时候就不会需要她们了,因为此时天色已黑,小花两人就可以下值了。往常看差不多到时候,福公公就会摆手让她们下去,今日也不知道怎么了,居然一直没吭气。

    景王去书房的时候,小花两人就被遗忘了,走也不是站也不是,还是站这里安全一些,小花便继续站着。秀云见小花没动,便也没动。

    殿中安静的厉害,过了一会儿,福顺走出来叫小花沏茶送进去。

    小花沏了茶端进书房,放在书案上正准备退开的,突然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肩。”

    一时之间,小花也不知道这话跟谁说的。

    她偷瞄了景王一眼,景王今日穿了一身玄色常服,如玉般的侧脸在烛光下更是添了一抹晶莹的光泽,上挑的丹凤眼,浓密的睫毛在眼下形成了淡淡的阴影,鬓若刀裁,鼻如斧刻,眉如墨画斜飞入鬓。

    景王是个很俊美的人,小花一直都知道,在景王身边侍候了这么久她也知道他寡言到极致的秉性,她从来不认为景王会与她说话,又见他毫无波澜的侧脸,甚至连多余的眼神都没给自己一个,所以她以为自己刚才听到那声音是幻听。

    正如是想着,见旁边福公公在与她做手势,她惊疑的望了他一眼,福公公的脸色很怪异,但小花还是看懂了他的意思。

    原来刚才那并不是幻听?!

    小花半垂下头,没敢耽误走至景王身后,双手相交摩擦数十下直至发热,然后放至其肩上。

    第二次给景王按摩,小花发现景王比四少爷难按多了。肩膀本来骨头就多,景王的肌肉也非常结实,小花本来只想下五分力,慢慢感觉不够,又加至八分、十分。

    上次因为心里紧张,再加上不敢说话,小花一直没开口。这次仍然没人阻止,小花已经按了快半个时辰了。自己手累不说,心里也有些忧虑。

    犹豫了又犹豫,她才小声说道:“殿下,同一处不能按太久了,会伤着筋骨的。”

    说完这句话后,她的心跳的厉害,这是她第一次和一向淡漠威严的景王说话。不知道殿下会不会觉得她是不想给他按了还是其他,也不知道会不会责罚她。

    其实话说出口,小花就后悔了。暗自腹诽:叫你充什么能,主子没开口你就继续按着呗,话多,平时也没见你话多!

    可总归小花人老实,一直谨记着那本书里的注意事项,就是一处不能按久了,因为其中含着推拿正骨的手法,过量会伤了筋骨。

    因为没人回答,她也不敢停。书房里安静的吓人,景王动也没动,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她的话了。

    手下的肩膀突然抽离,小花以为景王发怒,扑通一下跪了下来。

    以往从来没近身服侍过,小花只觉得景王为人寡淡少言,挨近了才感觉到景王甚有威压,尤其是有肢体接触了,更是让她精神紧绷心中一直忐忑。

    小花半垂着头,双手紧捏,等待即将来临的狂风暴雨,她甚至想景王会开口‘让她出去’。

    她在脑海里幻想了一下,其实那样也挺不错的,也就是换个差事嘛,自己也不会身处是非窝多那么事情。只要不打她板子不撵她出去,她觉得什么都可以接受……

    谁知道等来的却是,景王去了书房窗边软榻那处,俯卧下来,说了两个字:“继续。”

    福顺笑得老眼都眯了起来,推推小花,让她赶紧去。

    景王的姿势很令人容易臆想不已,也是此时小花才真心觉得景王身材很不错。

    修、长的肢体,不会让人觉得壮硕也不会觉得瘦弱,而是刚刚好。宽宽的肩膀,结实的背部,弧度慢慢往下是徒然收紧腰肢,然后是挺翘的臀。

    景王今日穿了一件平日在殿中穿的轻便衣裳,紫色的薄绸衫,布料很贴身,又是这样一个姿势,可以很明显的看到他腰臀之间的那个让人惊心动魄的弧度……

    小花突然有种眼红心跳的感觉,只是她目前也没功夫发呆,只能红着脸走过去半弯下腰开始给景王按摩。

    敏感的地方她也不敢碰触,按压集中在背上前半部分。

    也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么了,小花可以明显感觉到自己紧张的呼吸声。

    她心里怕近处的景王听了去,偷偷的抬眼瞄了一下,见景王狭长的眼已经闭上,她才稍微放下了一些心。

    手下的肌理非常有触感,即使隔着一层衣裳小花都能明显感觉到,微弹的皮肤下结实的肌肉。

    小花两辈子加起来就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两个男人,一个是四少爷,一个是景王。

    还记得上辈子的时候,四少爷也经常会这样让她帮忙松乏,也是在榻上,不过她坐在榻上按的,一来方便,二来她也不会因为姿势不便太累。按了两次性质就变了,四少爷为人风流,花样也多,就让她骑在他身上按。

    那时候的她,心思本来就不单纯,巴不得如此,每每按着按着就撩拨起来,四少爷受不住就会把她掀下去,压上来……

    恍过神来,小花觉得自己脸都快爆炸了。

    她怎么那么无耻,居然会想到那样的事上面。她有一种想捂着脸哭的羞耻感,手下却不敢停。

    其间的折磨,别提多窘迫了。

    福顺在一旁看得笑眯了老眼,就说姜还是老的辣嘛,三个臭皮匠赛过一个诸葛亮。这不,殿下离京以后从不让宫人贴身侍候,只用小太监,现在不也好了。看来咱们殿下也是男人啊,是男人就喜欢这套!

    他瞅着那个此时面色绯红更显娇艳的小宫人,心里别提多满意了,恨不得变出把胡子满意的撸两下。

    福顺觉得自己的眼光真好,挑人也会挑。

    瞧这丫头那面色绯红的小摸样,连他一个无根之人都觉得心痒痒了。可惜殿下人俯卧看不到,如果能的话,福顺此时恨不得把景王翻过来,让他瞅两眼。说不定瞅两眼,他家殿下就会凡心大动。

    福顺面色如常的站在那里,看似很正经,实际上满脑子污秽。

    他瞅着瞅着,就觉得这小丫头还是有些短板,摸样倒是不错,脸蛋也精致,就是感觉好似没长开似的,尤其是那胸,小的像两个荷包蛋。

    福顺还是知道男人都爱大、奶、子的女人的,虽然他是个无根之人,但是架不住他打听啊。他特意佯装无意问过景王府里几个护卫武将,问他们男人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那几个武夫以为他动了凡心,无不开始表情猥琐的给他形容起来。

    说奶、子大的女人男人才喜欢,最好屁股翘的,腰细的。期间还形容的各种风骚,那男人之间的污言秽语,福顺都不好意思想了,但是对男人‘喜欢什么样女人’他还是取到经了。

    那边景王舒服的眯着眼,仍不改淡漠的脸色,小花脸红脖子粗的手下动作着。这边,福顺心思杂七杂八,甚至想要不要找那个贺婆子好好补补,最好补得胸大屁股大,这样殿下才喜欢。

    心里想了,就下定决心这事要紧着办。什么都可以耽误,不能耽误殿下的人伦大事。

    不知道,景王和小花知道这个死太监面色平静下是如此肮脏的心思,会不会喷他一脸老血。

    又按了半个多时辰,就在小花觉得自己胳膊累得要断的时候,景王突然出声了。

    “停罢。”

    小花立马住了手,直起身到一旁站着。

    景王坐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肩膀,觉得浑身轻松多了。瞄了立在一旁那个小宫人一眼,便站起身出了书房。

    福顺满脸都是笑,“嗯,小丫头,手艺不错,你可以下值了。”说完人便紧随其后走了。

    小花喟叹了一口气,活动了两下肩臂,揉着酸痛的大臂出了书房。出来见秀云还在外面殿中站着,她顿了顿,开口说道:“福公公说可以下值了。”然后也没等秀云,便自顾出了殿。

    秀云眼神直直的望着小花远去的身影,半响都没动。直到小夏子走过来问她怎么不下值,她才慌忙的福了福身走出殿外。

    第二日,福顺没耽误就去找贺嬷嬷了。

    这贺嬷嬷也算是老伙计之一,以往就在还是五皇子宫里服侍着,出京也跟了来。后来见她年纪大了,为人又忠心,就放在璟泰宫里负责景王的膳食。这老婆子不但做的一手好膳食,其中药膳一项更是不错的,要不然福顺也不会想着来找她。

    福顺这人平时正经的很,其实认识多年的几个老伙计都知道他私底下是个老不正经的。所以贺嬷嬷听他把心里的那点小心思说了,也没说其他,只是笑眯了眼。

    又听说是要补小花那丫头,思及那个给她感觉不错的小丫头,贺嬷嬷也是觉得她身形有些单薄了,便答应下来给她好好补补。

    暗里的这些小花是不知道的,她只知道突然福公公就给她开小灶了。

    璟泰宫里的宫人平日里用膳都是从典膳所那里出来的,这小厨房平日里也就供应那么仅有几个人的膳食。主要是景王,当然还搭着个福顺,至于其他别人有没有在那里用膳,小花就不知道了。

    这突然的差距让同屋的喜儿巧莲等人更是妒忌不已,又因忌讳小花得了福公公的眼,这几人也不再敢明里讥讽小花了。只有巧莲仍然管不住那张嘴会说上几句,当然平日里回来休息宫人房里的气氛也更加差了。

    小花越发懒得回去,因着现在在小厨房吃饭,她和里面的贺嬷嬷也慢慢熟悉了起来,不用当差的时候,她就呆在小厨房里,直到晚上要睡觉的时候才会回去。

    贺嬷嬷药膳做的很厉害,平日里小花也没觉得自己吃的饭哪里不对,就是比以往丰盛许多。不过贺嬷嬷也对她说了,在小厨房吃饭,伙食肯定比大锅饭要好上不少,小花也就没有想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