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炮灰通房要逆袭 > 第18章

第18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炮灰通房要逆袭最新章节!

    见青婉打消了逃跑的主意,小花心里有些茫然,她也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是错。

    也许逃跑真的好?

    她不知道,她的内心告诉她不想作死,就安稳的呆着吧。

    青婉似乎心里已经拿定了主意,安稳的呆了下来,也不再想逃跑。该吃吃,该喝喝,该憋屈继续憋屈着,似乎经过这些日子在人牙子手里讨生活的经验,她也开始知道让自己怎样可以开始舒服些。

    只是毕竟生活环境太过低劣,为了让在行车过程中省事,牙婆供应的吃食很少。每人一天只有一个饼,水的话只有两口,也就让人混个饿不死也渴不死的状态。

    车里的人渐渐都瘦了下来,尤其是小花自己,本来就是个瘦身板,如今竟有些瘦骨嶙峋的感觉。可是她的身体越瘦弱,眼睛就越明亮。

    林青婉看着眼前这个瘦得皮包骨头的小女孩,竟有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车厢里的气味很难闻,混杂着汗味骚味组成了一种奇怪的味道。

    林青婉和小花窝在车厢最里角的位置,两人都闭目养神保存体力,有时候一天都不会说上一句话,大部分只是眼神的交流。不是她们不想说,而是越到后面嘴巴越干,供应的水太少,每个人嘴都干起了壳,一动就会裂开。

    于子曼窝在车厢一角看着眼前这荒诞的一切,每每不能平静。

    她居然穿越了,穿越到了这样一个地方,更让人尴尬的是,她穿越的身体是个世家小姐,却因为嫡妹的愤恨把她送给人牙子卖出了京。当她醒来的时候,就是在这辆从京城通往北方牙婆的车队里,满车都是面目呆滞的奴隶。

    她一个二十一世纪新时代的女性,居然沦落到这种地方。

    经历了各种各样的挣扎,于子曼,现在应该叫林青婉,决定放弃自己的逃跑计划。那个小花说的没错,这样一个封建社会的世道,一个孤身弱质女流逃出去能往哪儿去。最后的结果不外乎流落街头,或者被人贩子拐了卖到青楼去。

    家那里也是不能回了。

    不得不说嫡妹的手段真的挺毒的,一个世家小姐,哪怕是个庶出的,失踪再回去的下场不外乎名节尽毁,在家中‘抱病身亡’。更不用说嫡母一直看她不顺眼,‘她’在父亲眼里也只是个小透明。如果她真的傻乎乎的千辛万苦回去了,想必嫡母更是乐于见到这种情况。

    只是在这样一个陌生的世界,虽有着原主的记忆,但原主也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仅有的一次出门就是嫡妹骗她出门上香将她打晕扔给了人牙子,她该怎么生存下去?

    ??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牙婆似乎并不准备将她卖到腌臜的地方去,而是卖给人为奴为婢,亦或是像她昏迷中听到的那样,卖给泥腿子当婆娘。

    只是不管怎样,她也只能咬牙坚持着,然后视机而动。只希望上苍可以怜悯她,不要将她逼入绝境来个鱼死网破。

    肚子饿得连叫都不叫了,只剩下胃里火烧火燎的刺痛。旁边伸过来一双小手,偷偷的往她手心里塞了一块东西。

    林青婉转头看向小花,小花冲她眨了眨眼。她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把那一小角硬面饼塞进嘴里,慢慢咀嚼。嘴巴刚一动,嘴唇上就蹦出血来。她无视这些,浑把鲜血当佐料合着饼子咽了下去。

    她还是不如这个坚韧的小女孩,每次吃食给的那么少,一般正常人拿到以后都会狼吞虎咽吃了去。唯独小花,从来不,像一只小仓鼠一样总会攒一点起来,然后等到饿得受不了的时候,才会拿出来安抚安抚胃。

    林青婉吃完饼,用手指捏捏小花的手,无声的道谢,并下定决心以后要和小花学。

    在极端饥饿的情况下,确实要少吃多餐,这样一来胃才不会受伤。只是她还是不习惯这种情况,竟然没想到这儿来。

    钱牙婆的车队也不是每天晚上能有机会打尖的,很多时候也会有露宿野外的经历。

    每当这个时候,所有装着人的马车都会围成一圈,然后派人严密看守,甚至还有打手轮番守夜。

    本以为这个夜晚与平时一样都会安静的度过,没想到半夜居然有人逃跑了。而小花她们被叫醒,围观那逃跑之人受什么样的惩罚。

    逃跑的是车队前方一辆车里的一个姑娘,那辆车据说装的都是钱牙婆手中的‘好苗子’,平时都被钱牙婆好好的养着,也不会受什么磋磨,指望到时候能卖到青楼卖个好价钱。

    没想到钱牙婆会如此狠心,处理‘好苗子’也能下这样的狠手,示众打了十鞭子不说,还发话一人逃跑全车连坐,三日不给吃食。

    这是典型的杀鸡儆猴啊,并在‘群众’中给自己安插了无数眼线。

    一个车厢十多人,人人心思各异,就算想逃跑也得瞒过你身边的人再说,毕竟没人想被连坐落个几天没吃没喝,那可是会要人命的,一时之间所有人都默然了,有的是吓得直哭,有的例如林青婉这样放下逃跑的念头却仍然有些不甘愿的,则是放下了心底最后那点不甘愿,而小花则是定定的看着,人牙子打奴隶从来不是什么稀奇事。见多了,也就没甚同情心,因为自顾不暇。

    车队又行走了十来天,终于在云州的首府阳城停下。

    小花她们被带到一个大院子,关在一间屋子里,里面还是一溜大通铺,不过捆在大家手腕上已久的绳子终于可以解下来了。

    小花猜测这里应该就是钱牙婆这次的目的地。

    果不其然,从第二日开始,这个房间里的人就开始被领了出去。有的没回来,有的则是又回到屋里。

    事关自己,有人寻问了被带出去又回来的姑娘,然后大家才知道原来没有回来的那些人都是被挑走了。

    **

    牙侩这种行当在大熙朝是分很多种的,房屋土地买卖物货交易等等,在其中起中介作用的中人都属于牙侩。钱牙婆算是牙侩行业最顶尖的牙侩了,当然,她干的活计是牙侩行当中最不体面的一种,就是俗称的人牙子。

    人牙子,也就是进行人口贩卖的牙侩。

    可是不管体面与否,至少钱牙婆做的生意很大,在京中富贵人家也甚是有几分体面。她不光负责往富贵人家输送下人奴隶,还负责帮一些富贵人家处理一些不听使唤的下人及阴私。其间来往多年,双方彼此都有默契,也因此在同等条件下,很多富贵人家都喜欢找钱牙婆买人。做生不如做熟嘛,人的通性。

    钱牙婆生意做大后,就不仅限在京中了,因为帮着处理一些卖得越远越好的人,免不了就要出京。钱牙婆人很是精明,做到从不走空,时至今日已经发展出一连串下线的人牙子,大家在一起互通有无。

    例如云州这里的牙侩会把手里一些好苗子交给钱牙婆带到京中卖个好价钱,同理钱牙婆也会把自己手里的一些好苗子交给这些人。富贵人家出来的丫鬟,在云州这种偏远地带,也算的是极其好的下人苗子了。

    当然钱牙婆的忌讳和她打交道的都懂,那就是她说这些人适合到哪里去,就只能到哪里去。做牙侩只图钱财,可没人想去得罪替钱牙婆办事的贵人。既然钱牙婆说了这话,就代表贵人有贵人的禁忌是如此交代的。

    也因此和钱牙婆合作多次的牙侩们心里很清楚,哪怕见到再好的‘苗子’,如果被打了下人标签,那就只能卖给人当奴婢。

    小花她们呆的这个大院子,其实就是一个中转站。钱牙婆把人带到这里,然后周边一些和她打过交道的牙侩就会自主上门挑选货色。

    做人牙子的手里会分很多类人,例如男性苦力,这些就是可以随便卖的苦力;例如富户人家要的小丫鬟,这些只要是年纪够的小丫头都可以进行买卖,不需要进行任何培训;再例如一些官宦人家需要的丫鬟了,这个档次就需要高一些,最基本的礼仪要懂,弄个生手过去负责买人的管事还要操心回去训练。

    大家都想图省事,另外一些大户人家也是讲究体面的,就算是身边的丫鬟也要长的不差。这样一来能出富贵人家出来长的不差规矩又好的丫头就极其抢手了,到手不用费功夫,直接就可以让人挑。

    小花作为一个从京中大户人家出来的丫鬟,也被带出去挑了很多次。也不知道是不是嫌弃她此时瘦骨嶙峋的样子,人又糊得脏兮兮,挑了几次都没有被挑走。

    期间青婉也被钱牙婆带走了,再也没回来。

    不过小花并不担心,因为青婉曾和她漏过口风,说自己很可能就被卖给泥腿子当婆娘了。至于为什么会是这么奇怪的安排,青婉没说,小花也没有问,她想这中间肯定有不少猫腻吧。

    这间房里的人越来越少,大部分都被挑走了,只剩下寥寥的一部分人,都是那种不怎么出挑的。

    终于有一天,钱牙婆把她们聚在了一起交给一个人牙子,小花她们被赶上了马车,被带到其他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