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炮灰通房要逆袭 > 第12章

第12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炮灰通房要逆袭最新章节!

    一晃到了傍晚,监督着丫鬟们把晚膳摆进去,小花就撤退了。

    今天晚上不归她值夜,剩下的事她就不管了,也管不了。想着碧鸢估计在屋里,她就去小厨房找王婆子说话,磨蹭了很晚才回屋。

    回屋见碧鸢面朝里躺在床上也没说话,小花噤声洗完后也爬上了床。

    翌日早上起来,碧鸢奇怪的仍然没有动静,小花也不想和她同处免得生事,便去上值了。她准备这几日就当白天值,晚上值就让给翠兰和柳叶两人,想必她们非常乐意。

    进了书房,看到柳叶正殷勤的给四少爷更衣。两人不时的低笑几声,翠兰脸色也满是娇羞甜蜜。

    这时翠兰从外面走了进来。

    翠兰笑了笑,也没说其他,便和小花一起去端了热水、帕子等准备侍候四少爷洗漱。

    等送走四少爷,柳叶才转身去处理床上的被褥。

    直到这个时候,小花才明白昨日翠兰和柳叶为啥做了那么一出戏。原来两人不光联手了,甚至连后面的细节都计划好了。借着翠兰激怒碧鸢两人对打,翠兰搔了碧鸢的脸让她没脸在四少爷面前出现,刚好给柳叶挪出一个空档。

    小花不得不佩服这两人的心机,转念又想着怪不得上辈子自己死那么惨,原来手段反应头脑都不及她人。

    小花上辈子的时候,只有翠兰也跟着爬了四少爷的床,柳叶则是一直没有动静,后来到了年纪就被配了小厮。小花不得不想,难不成因为没有自己的搀和,所以这辈子角色变换轮翠兰两人出来了?

    小花不得而知,她只知道现在躲得远远的就好。

    四少爷和两个刚收用的丫鬟你侬我侬甚是甜蜜,等碧鸢听到下面小丫头得信报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了。

    碧鸢心里的恼怒与气愤无人能知,她按捺到天黑去找自己娘小花也不知道,只是等她下值回来,见碧鸢没在屋里。

    曲妈妈家在锦阳候府后门处的一个小院子里,一进院子一家四口住倒也宽敞。

    看碧鸢捂脸哭得那么厉害,曲妈妈眉头皱的死紧。心里想说她蠢,可是也不想在女儿伤口上撒盐。

    曲妈妈沉吟半刻,开口说道:“行了,别哭了,你回去呆在屋里不要出门,就说病了,剩下的事娘来办。”

    碧鸢知道自己娘的厉害,擦擦眼泪才又趁黑摸了回去。

    小花见碧鸢回来,也不知道和她说什么,索性装睡,一夜无话。

    ……

    没过两天,关于翠兰和柳叶爬了四少爷的床的事就在院子里流传开了。

    那天碧鸢和翠兰的厮打也没瞒过其他小丫头,尤其碧鸢最近躲在屋里几天都没有出来。

    于是关于翠兰和柳叶先后爬了四少爷的床,并把管事大丫鬟碧鸢气病了的事在锦绣院里迅速流传开来,甚至蔓延至府里……

    锦阳候府正院。

    正在对账的锦阳候夫人田氏听到下面的人回禀,立即扔了手里的账本。

    旁边丫鬟婆子看到夫人发怒,跪了一地。

    田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吐了出来,挥挥手让所有人都下去了,只留下大丫鬟秀娥还有她的奶妈荣妈妈。

    大丫鬟秀娥服侍田氏在芙蓉榻上歪着,然后又拿了一个脚踏把她的脚轻轻放上去。荣妈妈拿了茶水,放在她手边。

    田氏靠了一会儿,抿了两口茶,才把心里的那股气儿顺过来。

    “义儿那孩子实在太让人不省心了……”

    她抚着眉头,满脸愁容。也只有在自己人面前,田氏才会露出一丝软弱来。秀娥走过去,轻轻的给她揉着太阳穴。

    荣妈妈站在一旁,轻声劝道:“夫人你也不要太过生气,四少爷、他还小……”

    田氏苦笑一下,“都快十八了还小?我本以为他就是贪看好颜色,所以对他院子里全是颜色好的小丫鬟我也没说什么了。可现在……”田氏顿了顿,“你看这闹得一出一出的,真是——”

    剩下的话连锦阳候夫人自己都说不下去了。

    放着正房夫人不亲近,也不操心生个嫡子出来,以前还知礼守礼不碰房里丫鬟,现在居然也开始和丫头们厮混了。

    先是乔氏打了她的丫鬟,他去跟乔氏大闹,跟着没几天下面的几个大丫鬟就连着爬床……这、这简直就是荒唐!

    田氏现在也知道前些天的事自己没考虑妥当,她本想着敲打一下乔氏顺便安抚一下曲妈妈,毕竟碧鸢挨打也确实冤枉。谁知道侍候义儿的那两个大丫鬟,那么沉不住气就连着爬了主子床。

    “我知道义儿那孩子心里有气,在和我们闹别扭,故意做给我们看,可是——”

    田氏叹了一口气,再也说不下去。旁边荣妈妈也没敢插嘴,毕竟这是牵扯到府中一些*上。

    过了好半响,田氏才开口:“算了,也不过是两个丫头的事,他既然喜欢就这么着吧。他有喜欢的,能分散分散心思,我这个当娘的心里也能好受一些……”

    下午的斜阳透过窗纱投射进来,可以看到光柱里打转的灰尘。

    荣妈妈心中叹了一口气,仍然什么也没说。可惜四少爷那么好的孩子了……

    正想着,一个小丫头慌慌张张跑进来,荣妈妈刚想喝斥,紧接着就被小丫头的话压了回去。

    “夫人,四少夫人悬梁了——”

    锦阳候夫人手边的茶碗掉落在地上,‘啪’的一声脆响。

    ***

    正房离书房这里不远,那边一开始喊,书房这里的几个丫鬟就知道了,跟着就有小丫头跑过来报信儿。

    听闻四少夫人悬梁,翠兰和柳叶惊恐的对望了一眼,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小花听到这消息也是很是惊讶,毕竟上辈子哪怕再难乔氏都没有寻死过。

    难道,这辈子才开始就受不了了?那以后还有更难的该怎么过?

    正房那里丫鬟婆子们进进出出,呼天喊地的。

    夏桐她们几个二等丫鬟吓得够呛,不停的问翠兰她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按理说是应该过去瞅瞅的,四少爷现在不在,书房这边总是要有人代表少爷过去关心一下。更何况四少夫人是锦绣院的主子,哪怕你心里没把她当主子,发生这么大的事了再不去看看,那可就是不敬了。

    小花跟在翠兰两人身后朝正房走去,心里总有不好的预感。

    可是一时她也想不出来哪里会不好,上辈子也没有发生这件事,只能按着自己砰砰砰的心进了正房。

    正房这里一团糟,乔氏此时已经被取下来放在床上。春桃爬在床边哭得撕心裂肺,陈妈妈站在一旁也哭得一脸是泪满脸悲伤。但是此时乔氏屋里没有人招呼,她只能压着心里的悲伤强撑着指挥下面的小丫头去禀报夫人少爷还有赶紧请个大夫过来。

    翠兰三人站在旁边也帮不上什么忙,小花刚想上去给人搭把手,就被乔氏房里的小丫头怒瞪了一眼,呸的一声给堵回来。

    小花心里微微一冷,这是冲着她们来的啊。

    先不说乔氏在一大群丫鬟婆子眼皮子底下是怎么悬梁的,怎么吊上去被人发现的,光看春桃和陈妈妈一个哭得撕心裂肺仿佛死了全家似的,一个虽然脸上满是眼泪但还知道指挥下面的人去请夫人少爷过来,就知道乔氏肯定没什么大碍。

    这是演戏给人看呢!

    小花心里越想越发寒,仿佛掉入了冰窟窿里。

    春桃在那边哭得抑扬顿挫,“……呜呜呜,我的好小姐啊……你怎么能寻短见了呀,你走了春桃怎么办啊……春桃从小侍候你长大,你走了春桃也不想活了……”

    春桃似乎也被吓狠了,一口一个小姐。只是现在太过混乱,又是这种情况,也没人纠正她应该称呼少夫人。

    “……小姐啊,你真是太傻了啊……你怎么能因为两个丫头爬了床就想不开呢……小丫头算是啥啊……也就是一个奴才秧子,你看不惯提了脚卖了就是……你干嘛想不开啊……”

    来了来了。小花心里疯狂的想着。

    翠兰听到春桃的指桑骂槐还想上去跟她掰扯一番,柳叶拽住了她,示意她看看身后。

    翠兰转头一看,原来锦阳候夫人田氏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门口,身后的丫鬟婆子跟了一大堆,连世子夫人萧氏也来了。

    两个主子走了进来,屋里的丫鬟婆子都跪了下来,只有春桃还在那里忘乎所以的哭着。

    直到陈妈妈去拽她,她才仿佛反应过来,瘫软在地上,一幅伤心欲绝的样子。

    田氏脸色很严肃,先问了问陈妈妈什么情况,听到说乔氏还有气儿,心立马放回原位,挥手示意后面跟进来的大夫赶紧上去医治。

    此时也顾不得什么男女大防了,老大夫先上前翻了翻乔氏的眼皮,又把了把脉,然后让陈妈妈上去掐乔氏的人中。

    随着陈妈妈上前掐人中,乔氏嘤咛了一声醒了过来。看清楚眼前满脸是泪的陈妈妈,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陈妈妈也顾不得旁边有人在了,抱着乔氏也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