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炮灰通房要逆袭 > 第8章

第8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炮灰通房要逆袭最新章节!

    四少爷傍晚回来就听说碧鸢被打的事了,起因居然是因为他赏给碧鸢的一碗汤。

    乔氏肯定不可能对碧鸢说,是因为你们跟我男人大白日里在屋里头厮混,我才拿你杀鸡儆猴的,只能找由头说碧鸢欺下瞒上偷喝了四少夫人‘亲手’炖给四少爷补身子的汤。

    当然这个借口也就只能蒙蒙不知情的人,那碗补汤可都是前几日的事了,锦绣院上上下下谁不知道碧鸢被打的原因。

    碧鸢眼睛哭得通红,见四少爷回来了更是哭得凄惨委屈,仿佛死了娘似的。

    旁边几个丫头七嘴八舌把起因过程结果对四少爷说了一通,仿佛自己就是事情的主角。期间还添油加醋的些,把乔氏形容的很恶形恶状。

    也不怪她们如此殷勤,兔死狐悲,如果四少爷放任四少夫人如此猖狂,以后她们在这院子里的日子就没法过了。

    碧鸢低着头抹眼泪,心里很是满意。有人帮她说了,也不用她在四少爷耳边添油加醋的告状。

    小花远远的站在一旁,看着被一群丫头围住的四少爷脸上青红交加。

    事情发展方向跟她上辈子差不多,只是主角不是她,换成了碧鸢。

    “少爷,你可要给碧鸢姐姐做主呀,就算是少夫人,也不能这样平白无故作践人。”翠兰在旁边娇声说道。

    “就是就是少爷,少夫人也不能因为一碗补汤,就不明不白的把人给打了呀。更何况——”柳叶顿了顿,才支支吾吾把后面话说出来,“更何况这汤还是少爷您赏给碧鸢姐姐的,这打了碧鸢姐姐,不就是在打少爷您的脸嘛……”

    柳叶后面的话没说完,但是引得人无限遐想。这柳叶也不是个善茬,挑拨起来也没见比谁差。

    而乔氏这招杀鸡儆猴确实是昏招,并且选错了对象,如果选个小丫鬟或者没有什么背景的,大家见势心中虽然忌惮但也不会反应太大。错就错在她太心急,拿碧鸢作筏子,碧鸢可是锦绣院的管事大丫鬟,下人中最顶头的都被打了,其他人肯定兔死狐悲同仇敌忾,更何况碧鸢还是四少爷身边的人。

    俗话说,打了狗来了主人,就是如此咯。

    果然,四少爷听到这话后,脸色立马就黑了。

    二话没说,抬脚就去了正房。似乎一扯到乔氏,四少爷的君子风度就全部抛之脑后,足以见得他心中有多么不待见这个正妻。

    四少爷进正房的时候,乔氏正在用晚膳。

    四少爷向来俊逸温和的脸罕见的满是怒意,进来二话没说就把乔氏面前的晚膳掀在了地上,还顺便踹了旁边正准备给她行福礼的春桃一个窝心脚。

    屋里噼里啪啦响成一片,乔氏也被掀下来的膳食弄污了衣裳。

    见四少爷如此大怒,她还有点莫名其妙,但是转眼想到他居然这么对她,立马就红了眼。

    春桃被踹倒在地上爬不起来,陈妈妈此时也没功夫去管春桃了,赶紧把乔氏拉到一旁给她擦身上的污渍。其实陈妈妈是看四少爷如此大动干戈,怕他对乔氏动起手,才借着给乔氏擦衣服的空档把她拉远些。

    四少爷踹了丫鬟掀了桌,此时也没有刚才那么恼怒了,沉着脸站在那里看陈妈妈忙里忙外的给乔氏擦衣服。

    乔氏这会儿才反应过来,立马尖叫起来。

    “你什么意思你?平时不到我这里来,一来就是又打丫头又掀桌的!”

    如果乔氏了解四少爷的话,此时她不应该冲他尖叫质问,而是应该上去服软先认个错。等把四少爷安抚下来,他就会意识到自己暴怒了,会自我检讨不当行为。就算表面上看不出来什么,至少会对乔氏心生一点愧疚。乔氏再诉些委屈,说不定夫妻两人的关系就会缓和些。

    总体来说,四少爷还算是个不错的人,他从来不会打骂女人,因为这种行为让他认为不是大男子所为。而他之所以会如此暴怒,一来是因为心里最近一直不妥帖,二来也是觉得乔氏没给他脸,当然也有些怜香惜玉在里面,毕竟碧鸢从小侍候他,感情自是不一般。

    可惜乔氏并不了解四少爷,甚至还冲他尖叫质问。

    四少爷心中怒火本就还没有消下来,乔氏这一歇斯底里,不但让他觉得耳朵被刺得生疼,还看到乔氏那不雅狼狈的样子——

    圆盆上的脸上是一双小眼睛,此时那眼睛瞪得老大似乎要掉出来似的,脖子一鼓一鼓的,让他想起了蟾蜍。

    四少爷立马厌恶的把脸偏了开去。

    心里又开始埋怨家里为什么要给他娶这样一个妻室进门,蠢肥如猪不说,还尖酸刻薄。

    其实人家乔氏哪有四少爷想的那么不堪,乔氏只是身材有些圆,绝对达不到如猪的地步,然后就是脖子短粗显得有些壮实。只是四少爷从小喜欢美好事物,院子里的丫鬟们个个都是好颜色,看习惯了漂亮的,猛一下看乔氏才会觉得特别不堪入目。

    乔氏见四少爷不光不理会她,还一幅厌恶的样子,更加让她觉得脑袋里的那根弦彻底崩断了。

    “阮思义,你到底什么意思?!你成日里嫌弃我不远亲近我也就算了,今天一来就是掀桌子打丫鬟的……”乔氏边哭着边尖叫道,抓过陈妈妈手里的帕子就往四少爷身上扔。

    她一见到他眼中的厌恶,就想起新婚之夜那天晚上,掀了盖头,她心中期待含羞带怯,却迎上的是他错愕却又难掩厌恶的眼神。

    四少爷见乔氏这泼妇行为,顿时火就上来,也不管和妇人争吵有失颜面什么的,张口就指责道:“你送我的补汤,我嫌油腻不想喝就转手赏了碧鸢,就为了一碗汤,你找人赏碧鸢耳光,你觉得你这种泼妇的行为还有没有一点当少夫人的体面?”

    “体面?”乔氏嗤笑一下,愤恨的抹了两把眼泪,“你什么时候给我留过体面?新婚之夜你就跟我闹,闹得满府皆知。你嫌我颜色不好,当初干啥娶我过门。现在更是为了一个小丫头就跑来打我的脸。一个丫头而已,别说我只赏了她耳光,我让人把她拖出去打死都没人敢说一声。”

    四少爷站在那里,清俊的脸气得通红。

    乔氏的话并没有说错,能进锦阳候府里当差的下人,都是签了死契的。主子把不听话的下人拖出去打死的比比皆是,也没见有官府的人过来过问一下。

    人命不值钱,尤其是卖身的奴婢们。

    四少爷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他一向怜香惜玉,从来不会打骂身边的丫鬟。对于那种动不动就打丫鬟板子的更是深恶痛觉,常常会说这是辣手摧花之举。可是他又不能说乔氏此举做得不对,毕竟他一向都是非常讲道理的人,也不会黑的非要说成白。

    他此时也意识到自己不雅的行为,他怎么会蠢得来和一个长相丑陋的妇人争吵。

    “我不管你身边的丫鬟你是怎么对待,但是我身边的丫鬟你不准动。”四少爷说着,还不屑的看了乔氏一眼,“真是泼妇!”

    说完,他就甩袖走出大门。

    乔氏安静了好半响,才凄然的大笑出声。

    陈妈妈见她状态不对,上前安抚她。乔氏挣开了陈妈妈的手,捞起屋里的摆设就往地上砸。

    噼里啪啦一片响声,就如同她破碎的心。

    哪个少女不爱美少年,乔氏也一样。可是这个世界上最惨的事,莫过于你爱慕着他,他却嫌恶你丑!

    ……

    正房那边闹得太厉害,连书房这边都听得见动静。

    过了一会儿,只见四少爷黑着脸走进来。

    回来后,话也不说,就坐着那里不动。跟着正房那边传来噼里啪啦砸东西的声音,四少爷的脸更黑了。

    晚膳已经传上来,几个丫鬟动作轻巧的摆在桌上,碧鸢更是也顾不得伤心了,赶忙站起来要服侍四少爷用膳。

    四少爷让她下去休息,碧鸢不干,说再怎么天大的事都没有服侍少爷重要。

    四少爷顿时感动非常,看碧鸢的眼神柔得仿佛可以滴水,气也不生了,在几个丫鬟的服侍下开始开始用膳。

    能在主子身边当大丫鬟的都有一手,至少小花看到在碧鸢、翠兰柳叶三个人的插话逗乐中,四少爷的脸色渐渐好了起来。

    用完膳后,四少爷去习字看书,几个大丫鬟又围了上去,又是磨墨又是在旁边擎灯的。

    小花轻吐了一口气,慢慢退了出去。

    门外是夜凉如水月色迷离,身后是灯火辉煌莺声燕语。小花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正房,那里一片漆黑。

    即使上辈子她是被乔氏一手促成杖毙的,甚至她有些怀疑上辈子对她下绝孕药的也是乔氏。但是对于乔氏这个人,小花却是恨不起来的。

    乔氏也是个非常可怜的女人,自身长得不好不是她的错,她错就错在为什么要嫁给爱美色并且风流成性的四少爷。

    上一辈子,乔氏哪怕是身为正室夫人,也从来没过过几天舒心日子。总是有人在她头上跳,先是碧鸢再是她,后面还有很多很多四少爷其他别的女人……而身为正室的她背后没人撑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夫君和身边莺莺燕燕秀恩爱,而自己独守空房几年连个孩子都生不出来……

    生不了孩子,连公婆都不待见她了。最后她不得不从一个娇娇女慢慢变得心机深沉,逐渐狠辣起来。

    可是上辈子到了最后,小花临死之前,她也没见到乔氏生出一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