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炮灰通房要逆袭 > 170| 4.10

170| 4.10

作者:假面的盛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炮灰通房要逆袭最新章节!

    ==第173章==

    林青婉有些不敢置信。

    当年的小花,她同样记得,一直记忆犹新。因为在她最艰难的时候,是她告诉她人活着才是最重要的,甚至她没有走错那一步,也是那个小花的功劳。

    她确确实实认识一个叫小花的女孩,可那女孩儿除了一双大眼睛外,没有一丝特点,又干又瘦,一个小小的女孩儿,怎么能就成了眼前这个颠倒众生仪态万千的人,还成了贵妃娘娘?

    林青婉这会儿已经完全错乱了。

    过了好半响她才恢复过来,磕磕巴巴道:“那、那你怎么会成为娘娘的?”

    小花笑盈盈的:“你不也成定远侯的妹妹了吗?都是际遇,我真没想到咱们还能再见面。这么多年来,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总会想起你,想你过得好不好。现在见到你好,就放心了……”

    “是啊,际遇这事儿怎么说清呢,真没想到还能与你相见……”

    两人相识一笑,眼里有缅怀有感叹,有许多许多东西。

    是啊,谁能想到当初那辆驶出京城的人牙子车队里,会走出两个命运完全不同的女人呢。

    一个虽是嫁入乡间,但凭着自己的努力,家庭和顺、夫妻恩爱,日子过得十分幸福。另一个从被卖来卖去的一个小丫头片子,竟成了藩王的宠妾,直至皇帝的宠妃,也许日后还有更大的造化也说不定。

    所以说,人际遇这事儿真的说不清……

    “你好吗?”林青婉不由自主问了一句,而后失笑道:“娘娘自然是好的,瞧我问的这傻话。”

    小花点点头,很认真的答道:“我很好。”

    她知道林青婉懂她的意思。

    林青婉果然懂了,笑了笑,道:“我也很好。”

    ……

    两人聊了许久许久,直至外面天色不早了,林青婉才出声告辞,小花告诉她让她有空便进宫来,她会吩咐下面人的。

    林青婉很爽快的应下,并说家里在京郊盖了庄子,以后便留在京城了,日后定来多多叨扰娘娘。

    林青婉走后,小花坐那里发呆了良久,偶尔想到什么还会会心一笑。

    殿外传来依依叽叽喳喳的说话声。

    最近依依不去和哥哥一起上课了,但是又太过无聊,便改成去接哥哥下课。每日到了快申时的时候,她就带着宫人太监领着小白浩浩荡荡去接崇文殿接晫儿,然后两人一起回晨曦宫。

    小花见了儿子几次说不让妹妹去接,但每日依依去接他回来时,都能看出晫儿也是挺高兴的。

    其实小花知道,依依哪是去接哥哥下课啊,明明是没人陪着玩,小花又拘着她不准到处乱跑,才会去接晫儿顺便放放风的。

    将两个孩子迎了进来。给晫儿换了衣裳,又命宫人拿水拿帕子给他擦洗,换了舒适的衣裳,然后拿了糕点让晫儿和依依一块吃。

    让太师教了一段时间的功课,可以明显看出晫儿要成熟多了,也只有在娘亲和弟弟妹妹面前才会露出些许童稚。

    这边正热闹着,景帝也回来了,小花又转身去忙男人。

    忙罢,两人过来和孩子坐在一块儿。

    景帝问了问晫儿的功课,晫儿很认真的一一回答。

    问罢了儿子,景帝转身面向小花。

    “定远侯妹妹走了?”

    小花点点头,“听青婉说,他们家要在京城这边安家,我与她说了让她有空便来宫里坐坐。”

    景帝点点头,没有说话。

    ***

    转眼到了七月,二皇子骆瑜满周岁。

    二皇子满周岁自是要大办的,众王公大臣与外命妇均入宫朝贺。

    骆瑜的待遇比太子哥哥好多了,当年晫儿满月未办,周岁也未办。这事让景帝介怀已久,现在轮到二皇子自是要场场大办的。

    骆瑜在昭阳殿当着父皇与众王公大臣面抓了周,这小子是个没耐心的,还没折腾会儿就烦了,随便抓了一把小剑,就啊啊叫娘。

    于是二皇子骆瑜便由福大总管亲自抱着,转到在承安殿的小花手里了。

    承安殿里站了许多命妇,有些个性格热情的早就凑到小花身边小声的说着话。如今这元贵妃如日中天,又占着独宠,多的人是愿意奉承,所以一旁站了不少人。

    小花有点无奈,还得强撑着笑脸与人寒暄。看到远处人群里站了一个妇人冲她打趣的笑,她不着痕迹的嗔她一眼。

    围着的命妇们见福总管抱着二皇子走了过来,纷纷让开。

    瑜儿见到娘眼睛就亮了,伸着小手嘴里含含糊糊叫着‘娘’。

    “二皇子真是聪明可爱啊……”

    “是呢,当年咱家那个臭小子,快一岁半才会叫人……”

    小花站了起来,接过瑜儿。

    福顺躬身行礼,“娘娘,二皇子吵着要您呢,陛下让老奴抱过来。”

    “有劳福总管了。”

    福顺走后,小花身边又围满了人。个个堆着笑,赞着二皇子,说出来的话花样不带重复的。

    瑜儿是个脾气不好的,被这么多人围着早就烦了,嘴里啊啊叫着‘走、走’。

    小花心中暗喜,不好意思对四周人笑了一下,“真是不好意思,二皇子性子急,呆一个地方久了会哭,本宫就不陪各位了,大家尽情享用筵宴。”

    一阵‘恭送贵妃娘娘’中,小花出了承安殿,一同悄悄离开的还有殿中一个不起眼的人。

    一前一后回到晨曦宫,小花领着林青婉进了殿内。

    “人太多了,真是不太喜欢,咱们家瑜儿也不喜欢,便领你回宫清净清净。”

    林青婉柔笑着道:“也是,这种场合我也是不太习惯的。一大群坐在一起,比衣裳比首饰比谁的夫君官位大比谁的规矩好,着实无趣。”

    “看来你前些日子饱受折磨啊。”小花开着玩笑。

    “那倒也不至于,一开始的新奇劲儿过了,就觉得甚是无趣了。更何况现在我现在月份大了,也不大爱出去走动。”林青婉摸了摸自己浑圆的肚子,说道。

    小花看了看她的肚子,说:“我总觉得你这是双胎,当年我有晫儿依依的时候,肚子没几个月就也像你这样大得厉害。”

    林青婉一愣。

    小花以为她是担心双胎不好生,遂安抚道:“不要担心,我身边有个精通此道的嬷嬷,我让她去你府上为你侍产。”

    “那就谢谢娘娘了。”

    正说着,晫儿依依带着两个小娃儿走了进来。

    两个都是男娃,一个壮得像只小牛崽子似的,一个却是细条身材,看起来颇为斯文。

    对的,就是斯文,一个才五岁多的小孩子居然有一种叫做斯文的气质。而那个像小牛崽子似的男娃,明明个头比那个瘦小点的高壮,实质上却是弟弟。

    这是林青婉的两个儿子,五岁多的那个是老大,叫杨诺,小名诺诺。小的那个比晫儿依依小月份,叫杨恒,小名哼哼。

    这是他们第二次进宫了,第一次是林青婉在小花再三邀请下带来的,谁知与晫儿和依依玩的很好,这次二皇子周岁小花下帖时便专门提醒到时定要把两个孩子带来。

    “哼哼弟弟,为什么你这么高呢?为什么诺诺哥比你大,却比你矮呢?”依依小嘴儿不停的说着,这个问题她已经惊叹无数次了。

    哼哼傻乎乎的,自是说不清楚为什么,只说本来就是如此。

    而诺诺懂,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有一种恼羞成怒的感觉。比弟弟矮弟弟瘦,可一直是小诺诺心中的疼啊,那个依依大公主却不停的往他伤疤上捅刀子。

    杨诺虽是早熟,可毕竟是个五岁多的小娃儿,还做不到面容不行于色,面色有点忿忿。

    他身旁的晫儿替妹妹解释道:“依依有点笨,你不要把她的傻话听进去。”

    “太子殿下,杨诺自是不会与大公主生气的。”诺诺学着书生样,拱手做了个揖。

    眼尖的依依自是看到了,凑过来问:“诺诺哥,你干嘛学老头子们拱手啊。”

    依依见过的老头子也就教晫儿那几个太师太傅,在她的脑海里只有老头子们才会如此,这诺诺哥这么小点做这个,着实看起来怪异的很呐。

    小花笑着把她拉了过来,点了点她的额头:“你个小好奇的,见了什么都好奇,你诺诺哥这是有礼数,哪像你简直就是个疯丫头。”

    依依嘟着小嘴,抓着娘的袖子不依她。小花给晫儿递了个眼色,晫儿就懂事的拉着妹妹去一旁玩耍。

    “这么小的娃娃本就天性烂漫,又正是对什么都好奇的时候,咱家哼哼也是这样的。”林青婉笑着说道:“倒是太子殿下小小年纪,就如此老成,实属难得。”

    “行了,咱俩就不要互相吹捧了,你家诺诺也不是如此嘛。”

    “我家这个是个小书呆子。”

    小花笑着看了大儿子一眼,“我家这个差不多也快了,不过男子天生承担就比女子多,这个也是没办法子的。”

    两个女人在这边聊着,那边几个孩子坐在一起玩。

    说是玩,也是依依和哼哼一起玩,而晫儿和诺诺凑在一起说着什么。明明四个年级差不多,两个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另外两个则是一副完全的童稚。

    “没想到这四个玩的如此好,不过也是,宫里的小孩子少,晫儿和依依都是没什么玩伴的。”小花感叹的说了一句,面向林青婉,“要不,我给殿下说说让诺诺和哼哼给晫儿当伴读?”

    林青婉一愣,有点犹豫,“这可以吗?”这可不是普通的伴读,太子伴读可与旁的不一样。以后若是太子登基,那可就是最原始的太子班底了,日后前程绝对少不了。

    “自是可以的,刚好凑在一起多个玩伴也是好的。”

    正说着,哼哼拉着依依跑出去了,后面跟了一大群宫人太监在其后。

    “你看几个孩子玩多开心。”

    林青婉莞尔一笑,“那民妇可就谢谢娘娘的恩典了!”

    小花啐了一口,“你还跟我说这个,这可不是你的个性。”

    林青婉爽朗一笑,“该讲的规矩还是要讲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