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最强狂兵 > 第486章 第一次交锋

第486章 第一次交锋

作者:就为活着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最强狂兵最新章节!

    郎晓峰宴请王正义,可是有目的的。此时自认为已经了解了王正义,边直入正题:“今天视察情况怎么样?还顺利吗?”

    “别提了......”王猛把视察凌志第一监狱的情况一说。

    “小左?怎么回事?政法部门对司法系统有监督的权利,这可是你的失职!”郎晓峰故作生气地看着左勇。

    左勇立即摆出一副苦涩的表情,说道:“郎书记,其实这都是上任监狱长搞出来的事情,是他留下的烂摊子。后来,汪宇上任后,为了增添监狱设施设备,也就保留了现状,才没有对监狱的格局进行改造。说白了,他是想多赚点钱,改造第一监狱的陈旧的设施设备,他也是出于好意,是为了整个监狱系统建设,只是,他的这个好意是建立在违规违纪上面的。至于死人的事,咱们都调查过好几次了,都清楚死者家属无理取闹的原因就是想多要的补偿。”

    “明天我去陈家村看看,是非曲直,我会看得很清楚。”王猛有些不高兴地说道,似乎对左勇替汪宇说话,很不满。

    “正义同志说的对,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嘛!但是无论汪宇同志是出于什么目的,他这么做就是违规违纪,这是绝对不允许的。他也太不像话了,为了监狱建设就把监狱搞得跟宾馆似的?这事儿听正义同志的,该怎么处理就这么处理!”郎晓峰严肃地说道。他知道王猛为何抓住第一监狱的事情不放,显示是为了第一把火,是为了政绩。

    新官上任为何非得烧三把火?一是为了震慑,二是为了标新立异。三是做出个样子给别人看看。但归根结底,终极目的是为了获取政绩。

    而且,新官上任,当地干部对这个新官不熟悉,所以不敢轻举妄动,这也正是新官放火的大好时机。要是等都混熟了,了解了,那时候你想烧火,人家也准备好了灭火器材。

    所以新官上任只能烧三把火,之后,就尘归尘土归土,一切归于平静。

    没有哪个新官会把三把火一直烧下去。如实如此,一把终身不灭的大火就够了,哪里还用得着三把火?

    此时,左勇知道郎晓峰是什么意思,很配合地应道:“是!我会全力配合王厅长做好工作,服从王厅长指挥!”

    “嗯!王猛啊?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情?”郎晓峰点点头,看向王猛,问道。

    “汪宇应该撤职查办!这样的思想不坚定,没有原则的干部,坚决不能用,必须赶出干部队伍。否则,一颗老鼠屎会坏了一锅汤!要是死人事件真的属实,就把他送上法庭,接受正义的审判。我倒要看看,他怎么这么大的胆子,是谁在给他撑腰?“王猛一身正气地说道。

    啪!

    王猛突然一拍桌子,把郎晓峰和左勇吓了一跳。

    王猛霸气地说道:”如果能拉一个大官下马,我就是大功一件。俺姑和俺姑父说了,省部级以下干部,随便我怎么弄!”

    王猛霸气中充满了希冀和垂涎欲滴,那神情简直是对这大功政绩已经手拿把掐了。

    郎晓峰脸蛋子一颤,下意识摸摸脑瓜顶,似乎想按住要飘起的乌纱帽。

    左勇脸也白了,看着王猛没说话,心里说,他嘛的,有个有实力的老子就是好啊!

    “正义同志?你可是人如其名,正义凛然啊。在你面前,我感到十分惭愧!说实话,汪宇同志曾经在我手下当过差。要说谁在给他撑腰,估计可能就是我了。“郎晓峰说道。

    “啊?他是你的老部下?”王猛显然被震到了,一脸的诧异之色。

    ”老部下是真的,不过,我可没给他撑腰。他的所作所为,我之前可是一点都不知道。他这明显是在扯虎皮做大旗,狐假虎威。原本,他跟着我时,我觉得此人听话,还有些工作能力,以为还不错,所以就一直留在了身边。现在看来,我错了,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人也是都会变的。他居然背着我做了这么多违法乱纪的事情!“郎晓峰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王猛蹙着眉头没说话,似乎没想到汪宇会和郎晓峰扯上关系。

    ”正义同志,不要给我面子,不要考虑我的名誉,该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这样的人必须严肃处理。正好也藉此震慑一下曾经跟着我工作过的某些干部,不要以为曾经为我工作过,就可以狐假虎威扯虎皮做大旗,就可以打着我的旗号违法乱纪。这绝对不允许!这样的干部必须严惩!”郎晓峰义正言辞道。

    “你不怕坏了你的名声?”王猛忽然问道。

    “我的老部下多了,难免有些人会走弯路。正义同志,我说过了,无论他是谁,只要是犯法违规,都不要给我面子。我的名誉受点损失没什么,我们是党培养出来干部,一切为了国家为了人民,只要我们行得正走得端,问心无愧,几颗老鼠屎,能坏了我的名声?你要是能铲除这些害群之马,我还要感谢你!”郎晓峰认真地说道,大义凛然,刚正不阿。

    “郎书记?你让我很感动,油然而生的尊敬和佩服!我知道你刚正不阿,嫉恶如仇。可是,我也是体制内的人,拿下谁都无所谓,可还是要注意影响的。毕竟,他是你的老部下,知道的人,知道是他汪宇的过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呢?这件事情,我再考虑考虑。”王猛此时忽然又替郎晓峰着想了。

    王猛的表现,连郎晓峰都有些懵了,自己的面子这么大吗?他和王正义的关系这么铁吗?

    转念一想,郎晓峰就明白了,自己可是答应过帮助王正义捞政绩的,这小子说得冠冕堂皇,其实就是为了他的政绩,他这是不想得罪自己、失去一个能为他捞政绩的人物而已。

    “正义同志,你不这么说,我还真没想过这些问题。是啊!你说的不错,我们问心无愧,可是人言可畏啊!这确实会对我造成一些影响。我倒是不怕影响,但我此时的地位是代表着白水峰省的政法形象,咱们自己被抹黑倒没什么,但绝不能给政法系统抹黑。可是,汪宇这样的干部不处理,别说老百姓不答应,就是在我这里就通不了关!”郎晓峰蹙眉说道,似乎左右为难。

    “我看不如这样,如果死人案件属于意外事故,那就给第一监狱一次机会,限期整改。如果汪宇同志知错不改,限期内依旧不整改,那就降了他的职或者予以撤职,这样既剔除了老鼠屎,也避免了大影响。还能彰显出郎书记刚正不阿大义灭亲的态度。同样也能震慑一批像汪宇这样曾经跟郎书记工作过的狐假虎威的干部。”左勇见缝插针地说道。他知道有些话郎晓峰不能说,只能他说,如果说错了,或是王猛不同意,郎晓峰会骂他一顿,把事情遮掩过去。

    左勇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王正义,继续说道:“如果死人案件确实和汪宇有关系,那就无论如何也要拿下他,还要把他绳之以法。即使有影响也要拿下!对于这样的问题干部,我们绝不能姑息。我们的干部队伍里也绝不允许这样的问题严重的干部存在。政法队伍必须保持清澈,否则,何谈执法公正?”

    “哈哈哈!好!左勇同志的这个处理方式非常不错。一举多得。郎书记,您说呢?”此时,王猛似乎抓到了两全其美的要点,使劲点点头,却又大有深意地看了郎晓峰一眼。

    郎晓峰老奸巨猾,也会察言观色,见王正义大有深意的眼神,心里暗骂这小子是个大滑头。郎晓峰知道,这货是想试探自己的真实想法,说白了就是想让自己欠他这货一个大人情。这个人情要想还清,只能是帮助这货捞政绩。

    “哈哈哈,汪宇是我的老部下,我按规定应该回避。你们研究,我不参与!”郎晓峰突然哈哈大笑,不上当!

    王猛暗骂郎晓峰还真是个老狐狸。

    “那就明天去了陈家村之后再说。解决完这件事,我还要视察其他地方呢!我这第一把火必须烧得旺旺的。人家小梅子都干的热火朝天,我这里啥动静没有哪行?老爷子还不得骂我无能啊?“王猛看了郎晓峰一眼,大有深意地说道。

    郎晓峰闻言,脸色就是一变,暗骂,草!这小子这是他嘛的在点我啊?我要是不欠他这个大人情,他就继续找茬。再廉洁的官也不敢保证自己的手下都没问题。这小子这是在逼着老子非得欠下他这个大人情的节奏啊?姥姥的,这货居然逼着老子表态!

    ”哈哈哈,好!正义同志放心,我会命令整个公检法系统,全力支持正义同志工作的!呵呵!今天咱就喝酒,不谈公事了。来!干!”郎晓峰突然转移话题。他不想说太多了,回头,他让王宇试探试探王正义的廉洁底线,再做决断也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