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竞月贻香 > 22 群雄汇聚势兴旺

22 群雄汇聚势兴旺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竞月贻香最新章节!

    耳听风长封口中突然蹦出“长生不死”之语,先竞月不禁问道:“什么长生不死?”风长风顿时一愣,心知是自己失言,当即尴笑两声,压低声音问道:“先副指挥使可还记得鄱阳湖的事?”

    先竞月虽未亲身参与去年鄱阳湖的一场干戈,却从谢贻香那里听说了不少,当即不动声色,反问道:“那又怎样?”封长风沉吟半晌,终于长叹一声,低声解释道:“此事说来话长,甚至还有些莫名其妙。早在本朝开创之前,皇帝曾与李九四的军队在鄱阳湖大战一场,幸得当地湖神相助,方才克敌制胜,也便是如今江湖上流传的‘鄱阳湖,老爷庙、混沌兽,阴兵舞’之说。然则这所谓的‘湖神’,其实却是隐居在鄱阳湖底的一个神秘家族,当中还流传着一种长生不死之术。为了获此秘术,皇帝去年还曾派出闻天听和他座下的‘十七君子’前往调查,谁知到头来闻天听竟然命丧其间,座下‘十七君子’更是只剩何海山、孙明勇、穆洵和李亦斓四人生还,回禀皇帝说鄱阳湖底的整个家族已经覆灭,只剩少许余孽逃脱,不知所踪,而所谓的‘长生不死’之术也随之失传。皇帝盛怒之下,若非正好有皇后在旁劝阻,只怕当场便要将那生还四人斩杀泄愤。”

    他这番话却是先竞月所知晓,是以并不接口。眼见对方并无反应,封长风只得干咳两声,又说道:“要说自古帝王坐拥天下,到头来谁又不想‘万岁万岁万万岁’?相比秦皇汉武寻仙之举,当今皇帝虽是心念此事,却要冷静得多了。孰料今年开春之后,皇后的旧疾愈发严重,即便是太医院的尉迟灵枢也无回春之力,皇帝忧虑之间,忽然想起当年太湖‘群鬼夜哭’的神异之事,竟因此突然奇想,说什么世间仙人都是隐身于名山大川之间,有着‘阴兵’之称的鄱阳湖神秘家族既有长生不死之术,那么太湖夜哭的群鬼是否也与鄱阳湖情况相似,也是隐居着一群与世隔绝之人,精通长生不死的法门?所以借着这次武林大会的召开,皇帝不但钦定了太湖西山的飘渺峰,更令卑职于暗中查询太湖群鬼一事,寻访长生不死之术,便是源于此因。”

    先竞月听到这里,才终于弄明白封长风前来此间的前因后果,不禁大生反感。要知道这太湖虽然和鄱阳湖同为中原名湖,却也不能似这般生搬硬套,怀疑此间也藏有一个能够长生不死的“阴间家族”。如此看来,宫中皇后的病情确然已是积重难返,否则以皇帝的心智,只怕还不至做不出这等一厢情愿、异想天开之举。

    那封长风虽然也心知肚明,知道皇帝这一念头有些荒唐,但眼下既已领命前来,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下查究。他随即又向先竞月询问,说道;“据说谢三小姐去年也曾涉足鄱阳湖一事,如今机缘巧合之下,又与此间的太湖群鬼扯上了关系,可见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说不定便是上天安排,要她立下这桩大功。所以还得请先副指挥使多多关照,此间的‘太湖讲武’固然要紧,但皇帝在意‘太湖群鬼’却也不容忽视,说什么也不能让神火教的人抢先一步!”

    对此先竞月自是全无兴趣,倘若那冷统办所传之话非虚,那么师妹如今已被神火教的人从那什么‘太湖群鬼’手中救下,也不知言思道是否会如约将她送来此地,哪还有心思搅和封长风这桩破事?幸好叶定功此时已返回玄武飞花门所在的高台,眼见先竞月到场入座,顿时松下一口大气,笑道:“竞月老弟来得正好,想不到中原武林竟是如此热情,各大帮派眼下已到了个七七八八,只怕再有片刻工夫,待到巳时四刻一至,今日这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太湖讲武’的盛会,便可以正式开始了!”

    那封长风看到叶定功回到高台座位上,这才不再多言。先竞月便将冷统办传话,说神火教稍后便要前来赴会之事低声告知叶定功,叶定功缓缓点头,冷笑道;“我们的人早已将整个西山岛翻了个底朝天,却始终没能寻到神火教的下落,只怕他们至今还未登上西山岛。今日我已将苏州城里的五千禁军尽数调来太湖,合计百余艘船只将这西山岛的所有码头彻底封锁,至于岛上的两千禁军,如今也已驻守于飘渺峰四周,又岂是神火教逆贼说来便能来的?”

    顿了一顿,他又沉声说道:“况且整个中原武林今日齐聚于此,其间高手多如天上繁星,就算那公孙莫鸣的武功再高,若是真敢背负着‘朝廷逆贼’这一身份露面,各帮各派的高手轮番邀战,也能给他活活累死了,甚至还用不着老弟你亲自出手。”

    眼见叶定功已经有了准备,先竞月便不多言。此时伴随着自己的到来,整个玄武飞花门便已悉数到齐,除了前面七张椅子上的叶定功、封长风、礼部官员王大人、苏师傅、顾老拳师、得一子和自己,剩下三十六名弟子包括十名宫中侍卫、刑捕房的陈捕头、西门捕头和徐捕快,全都站立在后方的高台上。

    他再举目望去,只见这飘渺峰峰顶的会场里,眼下已聚集了万余人,全都等候在四周的凉棚中。按照叶定功的分类,东面凉棚“三显”所在的三片区域,依次是佛家的五台山大孚灵鹫寺、九华山化城寺、洛阳白马寺、开封大相国寺、苏州寒山寺、嘉州凌云寺和杭州灵隐寺等门派,道家的武当山真武观、崆峒山问道宫、齐云山全真道、龙虎山正一道、泰山碧霞祠、江西茅山道和天涯海角阁等门派,儒家的则是华山派、白云剑派、南宫世家、峨眉剑派、昆仑派、黄山派、慕容山庄等等,可谓人丁兴盛,声势浩大。

    再看西面凉棚的三片区域,靠近北边高台的“一隐”、也便是儒释道三大显学之外的隐学各派,却要冷清得多。一来隐学门派本就不多,二来其中的天山墨家、神农谷、百草堂和五毒教并未到场,所以只有青城墨家、森罗殿、埋剑阁和天一阁等派。往后“一帮”的声势则是天壤之别,江湖上有名的丐帮、江海帮、盐帮、天行教、弑奸盟、飞龙寨和神风镖局等帮派都已齐聚于此,单以人数而论,甚至能与东面的三大显学一争长短。至于最后一片区域的异域武林,却只来了些西域和漠北的习武之人,此外便是高丽一国来了几个小帮派,总共还不足两百人之数。

    幸好叶定功并未提前给江湖上无门无派的独行高手安排凉棚,便是为了叫他们在今日的会场里见缝插针。负责接待的军士见状,便将这些游侠浪子相继安排在西面隐学各派和异域武林的草棚里,如此一来,整个峰顶周围划分为六片区域的凉棚里,人数才算是勉强接近,凑出了旗鼓相当的场面。

    看清场中局势,先竞月便将目光落到东面儒家凉棚里的峨眉剑派身上。只见以副掌门风若丧为首,包括什么“十大长老”、“六大掌剑”使者,此时都在峨眉剑派的凉棚里歇息,却并没看见掌门人朱若愚的身影,想来是隐身于草棚深处,故作高深之态。想不到历经前日的一番对持,整个峨眉剑派上下竟像是没事的人一样,就这么厚着脸皮参会出席,可见即便没有“赤婴蛊”之毒,这峨眉剑派也是信心十足,深信凭借“定海剑”之力定能夺下此番的武林盟主之位。

    随后没过多久,已到了约定的巳时四刻,北面高台上的叶定功便咳嗽一声,身旁礼部的王大人急忙理了理衣冠、清了清嗓子,从椅子上站起身来,面向到场群雄扬声说道:“吉时已到——”

    谁知他刚一开口,西面凉棚里便有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骂道:“到你爷爷的嘴!”那王大人一时没反应过来,接着说道:“——盛会开始!”那阴阳怪气的声音又紧跟着骂道:“开你奶奶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