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神霄煞仙 > 第1615章 圣阳宫,除名!

第1615章 圣阳宫,除名!

作者:半块铜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神霄煞仙最新章节!

    残风凛冽的圣阳山脚、无底的深渊边界,处处透着一份让人异想不到的诡异气息。

    多达二十余万的圣阳宫神修们无不双目圆睁、流露着震惊之色。

    一天一夜,血屠太乙城百万神修,近达八十余名尊境高手,这是传说吗?还是他们在夸大其辞、自吹自擂。如果不是,他们是如何能从太乙城的重重围困中杀出一条血路到达裂南山的。

    但如果是的话……

    圣阳宫的弟子简直不敢再想了,如果是真的,那么裂南山的实力岂非比圣阳宫还要强大?

    圣阳宫有轩烨,裂南山有陆尘,轩烨、陆尘一战,人皇轩烨败北。

    圣阳宫有雷圣,裂南山有了尘,且为丹皇,神界继太乙真君之下第一人,雷圣、了尘一战,未分胜负。

    圣阳宫有二十万群修、百名尊境,同样的,裂南山已有……可是现在,圣阳宫的百名尊境加上所属神城太乙城一百余万神修尽数被屠,只剩三十余尊境以及二十万神修苟延残喘,他们会是裂南山的对手吗?

    答案很简单,不!

    绝对不是。

    琴洞子站在雷圣身边,隐藏在袖子里的双手都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就在刚刚骆兴延道出太乙城已毁的时候,他很不相信的用传音玉简联系了一番派去太乙城的圣宫尊境高手,恐怖的是,竟然无一人回信。

    这说明,骆兴延说的话是真的,太乙城已经变成了一座空城……神界八城建立之初,便为护佑神界根基,从未有过被人屠戮过,哪怕是被人侵占也没有。胆大的裂南山竟然敢将一城尽屠,他们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触怒上天啊?

    琴洞子的脸冷的跟一块万年玄冰似的,嗖嗖的冒着凉气。那些圣阳宫的弟子们更是像被一盆凉水浇到了脑袋上,刚刚还如烈焰焚天的战意,硬是被骆兴延的一句话吓的缩减了一大截。

    雷圣见圣阳宫的弟子不在浮燥,而是开始变得胆怯,心知不能再让骆兴延和庄文元说下去了,当即挥手宣诸法令道:“那又如何,我圣阳神宫乃神界之首,上古门族,岂会怕尔等乌合之众,众弟子听我法令,将裂南山一众修匪,尽诛于此,不得有误。”

    众弟子听完精神又是一振,心说是啊,我们是谁?圣阳宫,上古门族,就算是上古神魔大战都没有陨落。小小的裂南山只是一个下界飞升者和神界散兵游勇七拼八凑的交易坊市,能厉害到哪去?何必怕他们呢?

    众弟子越想越是振奋,之前的惧意居然被雷圣的一句鼓舞全然打消了,随着雷圣一声令下,这些圣阳宫的自视甚高之辈咆哮着杀向了裂南山的妄虚大阵中。

    他们也不想象,敢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带着十万神修一路从神界腹地杀过来、并屠了太乙城的裂南山人等,岂会像他们想象的那般不堪。

    大战一再卷起,黄林的精神头儿又变得十足起来了,他挥舞着手中的令旗咧嘴狂笑,面对那人山人海的修士们扑杀上来,眸子里尽是兴奋的神彩。这一战,可是让他这个仙界的阵法大家过足了瘾,就像第二春似的,阵道大家黄林黄老令旗狂舞,口中断喝道:“小子没见识,裂南山只不过是一个交易坊市,我们的真正山门,叫神霄城。神霄法令,妄虚慑敌,给我杀……”

    “杀!”

    随着黄林一声令下,离凡妄虚大阵九法光柱漫天狂闪,冷啸的寒风宛若将天地卷入大阵当中,飞扬的尘埃、迷雾顷刻间蔓延到了数百里外。

    两股带着狂烟与霞雾的神修大军最终宛若两个巨大争鸣的惊天海啸,狠狠的冲撞在了一起。

    “轰!”

    圣阳宫最前面的一批神修,足足有三千人之多,他们呐喊连连、杀气逼人的冲了过去。不想在接近离丹妄虚大阵的时候,大阵忽然打开了一个足够近万人涌入的缺口。

    不等圣阳宫弟子们大喜过望时,冲天的血雾在那九法光柱的阵形中宛若一朵骇世的血莲般惊人的炸响。

    血雾向天空卷去,借阵内寒风吹袭半晌方散,天圣神阵再现其貌时,阵中还哪有人影。俨然让八大天圣都为之色变的是,那三千人的队伍,几乎就在这段电光火石的瞬间,变成了满地的血河、皑皑的尸骨堆,竟无一人活下来。

    这一幕看的圣阳宫弟子三魂不见了七魄,直感觉身上根根汗毛都倒竖了起来,人人像个落汤鸡似的汗如雨下,还哪有半点刚刚飞扬跋扈的精神头。

    大半的弟子都停下了脚步,浑身颤抖的打量着那恐怖的屠神之阵,他们刹那间不想再冲上前去,奈何后面的同门们并没有看清前方发生了什么。一场宛若潮流的推进,圣阳宫后方的弟子们几乎用自己的身子把前面的同门全都挤的冲出了数千米。

    而就在这时,目光如炬的黄林令旗再挥,一声:“妄虚,展……”

    随后,九法光柱妄虚之阵中门大开,仿佛一门洪堤之闸门面对圣阳宫弟子打开了一条通往无边炼狱的死亡通道。

    近达二十余万圣阳宫神修们一时间全都挤了进去。从天上看来,妄虚大阵围笼的阵形好比一个巨大的水囊被水流填满。直到除雷圣之外所有修士进入了大阵当中之后,那大开中门又似巨兽之口迅速咬合了起来。

    “嗡”……天地间一声惊人的嗡鸣响彻之后,方圆数十里地再无人形,只有一个奇大的、接天通地的九法光柱八荒大阵虎踞龙盘的定格在了天地之间。

    惊人的喊杀声随着合拢的大阵重新排好阵形后旋即响起,惨绝人寰的叫声就这样不绝于耳的响了起来。

    大阵的边缘,左卿菡四女飞奔到了尘的身边,将镜老接下来,随后方子欣颇为担忧的问道:“师祖,夫君呢?”

    了尘抬了抬头,叹道:“事情有变,轩烨虽败,却被神秘高手救走,他追了上去,还没有回来。”

    “什么?”四女同时倒抽了一口凉气,宁秋练动容道:“师祖,夫君会不会有危险。”看她的样子,似乎只要了尘说出“会”这个字,她会马上抽出法宝冲天九重天外。

    了尘看了四女一眼,不想他们徒劳的着急,正色道:“相信他,这小子的命硬的很,没人能伤的了他。”了尘说着,珠玑剑在手紧握着打消了左卿菡和慕容雨熙将要发问的念头,说道:“圣阳宫还有一个天圣,老夫去收拾了他,不管轩烨能否活着,此战过后,圣阳宫必在神界除名。”

    了尘说完,将巫婆婆虚弱的神源交给了左卿菡,随手掏出一枚宝丹服了下去。然后提剑远遁,化成一道流光直奔雷圣而去。

    左卿菡拿着巫婆婆的神源一时间目瞪口呆,即使在来之前知道巫婆婆的肉身已毁心中有数,现在亲眼看到关心自己的婆婆形神枯槁,还是忍不住泪如雨下了起来。

    不过她并没有哭的天地动容,片刻之后珍而重之的将神源收好,把镜老交给了方子欣后,将悲愤化为杀气,舞动魔锁冲进了人群。

    八大天圣同样看的惊心触目,说实在的,有那么一瞬间他们都想过杀入大阵抓住裂南山的主事之人威胁索要诸幽桥来着。不过回头一想,众圣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先不说陆尘的修为有多强大,如果冒着风险对裂南山这些小辈们出手,一定会遭来陆尘这样一个堪比人皇的大敌。

    再者说,姑且陆尘暂时不能回来,可是让他们不顾身份的落井下石,这种事他们还是不屑去做的。

    众圣对望一眼,再度的陷入了抢夺罗喉弓和计都箭的苦战。

    圣阳、裂南山一战惊动了神界腹地以及边外周境,这场大战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不死不休的结束,即使陆尘、轩烨不在,到最后也只有一门可存尔。

    这一战打的惊天动地、尸骨如山、血似凶河、残虐似海,足足三天三夜,这场大战才告一段落。

    三曰后的清晨,啸声恸天的圣阳山脚下,血骨遍及四野,旭曰缓缓亮起的天光在天边照射一轮巨大的残云血晕,浓浓的血腥气味宛若取替了沁人心脾的天地元气,苦苦的回荡在辽阔的圣阳山脚。

    这一战,圣阳宫近达二十万从弟子九成九战死在自己的山门领地,太虚七洞子仅存的三位也放尸在圣阳山脚下,曾经辉煌上古、纵横神界的圣阳宫从此在神界除名。

    最后了尘在离凡妄虚阵的帮助之下,以珠玑神剑诛斩圣阳神宫人皇之下唯一天圣雷圣于深渊之底。自此,圣阳神宫除那名神界传闻已久、不可一世的人皇轩烨之外,无一活口走出圣阳山。

    圣阳宫,在短短四曰之天,于神界中成为永生的历史。

    凄风冷曰、山尸河血,辽阔的边外周境上,到处充斥着血一样狰狞残虐的味道,八大天圣同样站到精疲力竭,最终鹏圣、落羽守护罗喉成功,而计都箭也同样的在落羽杀掉了阴王之后,落入她的手中。

    就在所有人都精疲力竭的时候,一道天光,终于从遥遥九天之外暴矢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