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穿越英雄联盟世界 > 第474章 搜刮得宝

第474章 搜刮得宝

作者:平凡如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穿越英雄联盟世界最新章节!

    虽然没有见到传说级武器,还有天阶神器,但老家伙还是给我们留了一大笔财富的。

    几个小时的搜刮后,我们将明晃晃,亮晶晶的东西全都放在面前。有了这些宝贝,装修得本就极度奢华的卧室更被渲染的金光熠熠。

    烈阳族的宝贝大多与光和火有关。但最拿得出手的是这把战士武器——阿塔玛之戟,虽然没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前就知道游戏里的这个装备被删除了。但这绝壁是一件好武器。

    那长戟曾通体暗红色,长戟顶部有三只火红利刃,一只如枪尖,两侧有斧锋,能刺能砍,握在手中,与火属性雷霆元契合度接近6层。由贪婪之刃,锁子甲合成,上乘熔岩玄铁作为辅助融合剂。

    雷娜扫了一眼便看穿了我手里拿的宝物,“阿塔玛之戟,古老神兵,烈阳界岩神阿塔玛的兵器,传说下品等级,高额暴击,以及基于持有者额外生命值的攻击力加成,不适合你,更不适合锐雯。”

    我略微可惜地点头,我一介刺客,虽然抗揍,但不是血量高,而是双抗性(护甲与魔法抗性)高的那种,何况我不走暴击流,这武器的两种属性对我来说全废。瑞文虽然是战士,但走的是暴力输出流,不是无脑蛮力肉流。

    “妈蛋,费力翻到的装备果然都是别家职业的传说级。”我不舍握了握戟身,还是将它收进了空间武器库,将来如果拍卖不掉就送给盖伦或嘉文,这样贵重的兵器那两个小子可要欠我好大个人情。

    何况我的无名剑从来都是跟着我的实力在攀升等级,在我恢复神级刺客实力时,也能达到传说级武器的强度。不过至今为止我都搞不懂原因。

    按理说武器评级按材料的稀有度,铸造工匠的实力,锻造时的温服,火焰,工艺来区分等级。可我清楚记得在我初为刺客时,他明明就是普通级,与多兰剑无异。也找了无数锻造大师问过,他们都说不上来这武器的材料。

    正如它的名字——无名。

    管他呢?有此一兵,夫复何求?

    奈何传说级就是不一般,刚塞进去凯特琳赠我的空间武器库就报警了。

    “发现传说级别武器,空间信息过大,内存已满!”当啷,锐雯的史诗级别的符文之刃果然被挤出了武器库。传说级就是有传说级的脾气,欺负弱小。

    后科不不鬼孙恨由孤故球孤

    锐雯见我贪财的摸样,忍俊不禁,浅笑了一声。“没事,符文之刃以前也是刀不离身的,要是不你拿着,我还不放心呢。”锐雯捡起被挤出武器库的符文之刃。有些抗议的符文之刃是有灵性的断刀,还为自己鸣不平。锐雯放在柔软大腿上好生安抚才平静下来。

    锐雯也是识货的人,选了件史诗级的防御魔具——天顶之铠,与雷娜的天顶之刃同出烈阳峰顶,由神奇的上等熔岩玄铁所铸,也恰好与锐雯的符文巨刃是一种材料,能抵挡战神或神级刺客的倾力一击。

    只有雷娜只挑了几本金光四溢的天书。虽然我与锐雯看不懂,雷娜却如获至宝。“我说这‘光之化身’怎么只有前卷,原来后卷在这。”

    这一天在我们的参观或者说是“洗劫”中度过,雷娜一直在研究“大黄书”,就像野蜜蜂见了别家蜂巢的蜂蜜一样,自己的肚子能装多少就吃多少。

    而我和锐雯就把王城逛了一遍,锐雯几次都忍不住要出手收拾欺压良善的大王子的狗腿子们。为了不涉及到夺嫡,我们蒙着面做了不少见义勇为的事。

    不可一世的大王子听说后十分恼怒,但派来跟踪我们发现我们就是雷娜的那伙人后,就不敢多bb了。祭祀具有督政权,大王子不过是恃宠而骄,但没想到最神秘,最高贵的萨图祭祀好像看不惯他的胡作非为。

    孙地不地方孙学由冷结克月

    索性他也明白,萨图的两个随从带着面具教训他的狗腿子,也就是表明她虽然看不惯自己,却也不想撕破脸,所以大王子聪明地选择收敛。

    孙地不地方孙学由冷结克月  我与锐雯又去拜访了一趟库恩王子,毕竟相识。回来后已经很晚,也就洗洗睡了。

    我与锐雯又去拜访了一趟库恩王子,毕竟相识。回来后已经很晚,也就洗洗睡了。

    第二天,我与锐雯将叫不醒的雷娜硬拉了起来,要去议政,就是中国古代的上朝。作为四大祭司之首的雷娜与她的两个小弟,我和锐雯显然有点姗姗来迟。

    一屋子的议员已经分席而坐,大致分成两个派系。以大王子为首库里克为首的居多,在左侧整整坐了四五排,以二王子库恩为首的列于右侧,议员也有两三排的样子,娇滴滴的小公主也坐在他库恩哥哥身边。

    中间的席位人数最少,只有一个高贵美丽的妇人,一个小孩,还有两个仆人。妇人雍容华贵,褐红色宽大礼服,繁复头饰,眼神清明,鹅黄色的眼眸里那股哀伤气质让她如病西施一般,呈现出与凡人截然不同的气质。

    “黎阳姑姑!”走进的雷娜认出了女人,竟是她烈阳族的女神,掌管熔火之心的祭祀。

    “你认识?那完了完了!”

    “别担心,她也是烈阳族失踪了一百多年的女神,我看过她的画像与资料,她失踪一百多年我才出生。”

    “一百多岁的人你叫她姑姑?”

    雷娜撇了我一眼,“有问题吗?”

    后地远仇方孙学接孤冷主孤

    后地远仇方孙学接孤冷主孤  中间的席位人数最少,只有一个高贵美丽的妇人,一个小孩,还有两个仆人。妇人雍容华贵,褐红色宽大礼服,繁复头饰,眼神清明,鹅黄色的眼眸里那股哀伤气质让她如病西施一般,呈现出与凡人截然不同的气质。

    而女子身边坐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身着如库恩,库里克一般纹路的服饰。看来他就是三王子——莫索。

    我们不涉夺嫡之争,所以既没有坐在二王子的席位,又没坐在大王子身后,而是坐在雷娜她姑姑身后。可人家看都没看我们一眼,如少女一般光滑的手只是轻轻扶着三王子的肩膀。

    仿佛这偌大的宫殿,她所在意的只有这一人而已。

    今日的议题也困扰了议会多日,也就是在王国的最边缘,无尽的沙石平原中,出现了一个恶魔,一个天使。那只恶魔与天使日也斗,夜也斗,那叫一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严重影响周边秩序不说,架势也极大,每一次攻击都地动山摇的,这引起了周边乃至全国人民的恐慌。

    国王派兵去过,结果派去警告的士兵被人家挥一挥手便卷出了几千米,吓得连滚带爬地跑回来报告情况。再后来,天使与恶魔也既没有要罢手的意思,也没有要威胁到王国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