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他拧不断一只鸡的脖子

大地之怒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最快更新费伦的刀客最新章节!

    矮人巴德尔露出憨厚的笑容,说道:“尊敬的客人,您得知道一件事,能够长出枝条的植物在大沙海之中是多麽的珍贵。我只是一个酒馆的侍者,只是贫穷而又卑微的巴德尔,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能在镇长的眼皮子底下偷割藤条给你们编织新凳子。”

    威廉皱着眉头问道:“那你有什么办法能让我和家人都有一个安稳的座位吗?”

    巴德尔搓搓手,露出一些羞涩的神情,貌似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们不会想知道,作为矮人中的另类,我巴德尔还会一两手不成熟的小把戏,或许能为你们的座椅修补一下缺陷。不过嘛???”

    雅苏娜颇为不耐的冷哼道:“不过什么?”

    巴德尔比划着自己胡萝卜一样粗的小指头,奸诈的笑道:“不过客人得支付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手续费,嘿嘿嘿。”

    威廉有点好笑的说道:“你可真不像一个矮人!巴德尔侍者,你的同族可不会像你一样贪财。”

    异类矮人巴德尔耸耸肩不置可否,威廉也不为己甚,直接抛出一个银质饰品扔在板条桌子上,一个造型粗糙的银质手镯,来源于某个被威廉杀死的倒霉蛋儿,当然具体是哪一位他也记不太清楚了,毕竟弱鷄很难有资格被强者铭记。

    巴德尔见到手镯的瞬间,眼神顿时一亮,他迫不及待的抓在手里,轻轻的摩挲了几下,然后小心的问道:“先生,我能问一下这个手镯的来历吗?”

    威廉凝眉道:“我认为你应该先干一些你应该干得事情,巴德尔侍者。比如为我们更换一下凳子,然后准备一些吃食。”

    巴德尔有点尴尬的苦笑道:“您说的很对,先生。请稍等片刻——”矮人说着就从自己的胡子上揪下几朵植物饰叶,然后分别小心的丢到残破的凳子上面,随着他低声念诵咒语,一团青绿色的光在矮人的手心处浮现,然后融入那几个残破的凳子之中。

    见证奇迹的时刻!只见那些藤编的凳子就像活过来了一样,开始飞速的生长出长长的触须式藤条,并自动编织成拥有靠背和扶手,且附带树叶花纹装饰的藤椅。独属于某个极端德鲁伊教派的超能/类法术能力【控制再生】,可以对植物或者未曾彻底腐烂的木材使用,激发其超自然特性,获得急速的再生式成长,并控制其成长方向。

    新长出来的椅子确实很不错,颇为符合人体工程学,坐上去非常舒服,不管是菲妮雅还是两个小丫头,都不由自主的消去了先前对矮人的怨念。唯有雅苏娜面带冷笑,威廉也有点叹气,真是走到哪里都有不长眼的家伙找麻烦。

    旁边的酒客威尔低声嘀咕了一句:“诅咒那个坏心肠的矮人,他这是故意给新来的家伙吸引麻烦。”

    果然,当矮人巴德尔准备离开时,那伙披甲执兵的佣兵可能喝多了有点上头,其中一个拽住巴德尔的草裙喝问道:“该死的矮骡子!为什么不给大爷我们也准备一套舒适的椅子?”

    矮人的力气出乎意料的大,巴德尔一把打开佣兵的手臂,举着手中的银手镯不屑的说道:“穷鬼!看看你们可怜的寒酸样子。如果你们也能像新来的客人一样大方的话,别说是椅子,就算是一张床我巴德尔也能给你做出来。还想要椅子,吃屎去吧!可怜虫!”

    说完,矮人便头也不回的去了酒馆后面的厨房。

    就在矮人与佣兵争论的时候,一直看戏的普莫斯忽然对威廉道:“威廉先生,我想我需要离开一会儿去拜访一个朋友,也许还会在那里留宿,如果没有事的话,我会在明天下午前来与你们汇合。”

    威廉面无表情的摆摆手,示意普莫斯快滚蛋。

    当普莫斯近乎逃难一般的跑开后,邻桌的酒客威尔忽然小声的提醒道:“朋友,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像你们刚离开的那位聪明男孩儿一样,带着同伴赶紧往外跑。”

    威廉对别人的善意提醒总是非常有耐心,他笑嘻嘻的对酒客威尔说道:“朋友,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赶紧喝完杯子里的酒,然后找个安全的地方看好戏。”

    威尔有点面色不虞的低声自语道:“我这个喝酒的醉鬼没有醉,偏偏一个没有喝酒的小子却喜欢说醉话。”

    威廉却毫不生气的同样低语道:“我不是在说醉话,而是对自己的家人有信心。”两个人正低声嘀咕,那桌佣兵就开始相互使眼色,然后一个几乎比威廉还要高壮的家伙猛然站起来,摇摇晃晃的朝着威廉一家走过来。

    这是一个面貌令人惊惧的家伙,长着一对外翻的獠牙,面孔上有许多褶皱和伤疤,当然他身上的伤疤更多,有着一身比雄健的公牛还要结实的肌肉,上身缠着斜跨的皮带,皮带在心口处的位置挂着一块护心镜,下身是脏兮兮的皮护腿,被岩石一般壮硕的大腿撑的近乎炸裂。

    酒客威尔头也不抬的低声道:“那是咕骨尔,一个拥有部分兽人血统的野蛮人,黑路上力气最大的家伙,他能空手扭断一头沙驼兽的脊椎骨。”

    威廉露出狰狞的笑脸儿,低声道:“我敢打赌,现在他恐怕连一只鸡的脖子也拧不断了。”说完威廉就站了起来,同样摇晃着肩膀迎向野蛮人。

    野蛮人咕骨尔正摇头晃脑的往这边走,他对于威廉的突然起身有些惊讶,某种独属于野蛮人的直觉让他有点紧张,只不过等他稍微打量了一下威廉的身形之后,却是放心了许多,嗯,不是力量型的选手,或许是个巡林客或者游荡者什么的吧,怼他!

    威廉和野蛮人两者毫不退缩的相对而行,且都把对方视作不见,然后狠狠的相撞在一起,顿时人仰马翻???不!是野蛮人咕骨尔闷哼一声倒飞了出去,至于威廉则若无其事的揩了揩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晃着膀子重回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面。

    野蛮人的同伴们对于野蛮人的失利完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他们不约而同的瞪着眼睛,张大了嘴巴望着威廉,一时想不透那个男孩儿到底用了什么诡计才把咕骨尔撞飞出去的。什么?你说对方的力气比咕骨尔大,这绝对不可能!就算是巨人也不能在力量方面压制野蛮人,他们曾亲眼看见过咕骨尔徒手拧断两个山丘巨人的脖子和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