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我真的不是杠精 > 第69章:不按合同付款的甲方!

第69章:不按合同付款的甲方!

作者:憎恶屠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我真的不是杠精最新章节!

    魏鸣来到了同福客栈,老魏头跟他打包票,这里绝对安全。

    至少同福客栈里面的这些人,他是绝对信得过的。

    但是他们不来害魏鸣,难道别人就不能来了吗?

    刚才没有人找魏鸣的麻烦,是因为他一直和邢捕头在一起,但是现在离开了。

    既然老魏头能顺着窗户爬进来,难道别人不行吗?

    魏鸣躺在床上,一点都不敢放松,他总觉得好像有一股危险在悄悄地接近他。

    于是魏鸣就把他的电子喇叭拿了出来,魏鸣锁定的唯一一个人,也就是牢房里的那个杀手,对应他的指示灯,竟然亮了!

    亮了,就说明可以对他使用技能。

    而可以使用技能,就说明他在自己的一公里之内。

    同福客栈虽然离主街不算远,但是离着县衙肯定是超过一公里了。

    而这个家伙的指示灯竟然亮了,就说明他已经出来了,而且在试图靠近自己!

    即使是不能再充电,魏鸣也只能把这个神器用上了。

    “不要尝试了,你差得太远了。”魏鸣对着电子喇叭说道。

    果然,电子喇叭的功放端并没有发出声音。

    这段声音一定是被传送了出去。

    虽然没有看不到对方的反馈,但是魏鸣相信这种震慑的力度一定是够的。

    在你悄悄接近一个人,图谋不轨的时候,如果明明离着对方还有好大一段距离,但是在你的耳朵里突然清晰地出现了对方的声音,那么如果不是自己失了智,那么就一定是对方拥有着非常强大的内功,能够传音入密。

    得是功力达到了什么境界的人,才能传音入密啊!

    如果那个刺客能够干掉这么一个高手,那他还当什么杀手啊?

    开宗立派不好吗?

    “我这次不杀你,你去帮我给金风庄也传一个消息,”魏鸣说道,“赛貂蝉,野阳坡;我知道,我不说。”

    野阳坡就是魏鸣出车祸的地方。

    那里埋着赛貂蝉,以及不知道多少具尸体。现在看来已经快变成一个乱葬岗了。

    但是魏鸣说得话就很艺术,他也没说赛貂蝉已经死了,就埋在那里。

    如果这件事儿真的不是金风庄的大总管干的,他大概想不明白魏鸣说得是啥意思。

    但如果是他干的,他就一定能听明白,而且会感觉到脊背发凉。

    “好了,就这四句。”魏鸣说道,“如果你再出现的话,想想另一个人的下场。不过到那时,你可就没有解药了。”

    魏鸣其实也不是真的想让他给金风庄传话。

    但是如果不给他找个借口,那怎么解释自己这一次不杀他呢?

    如果总是威胁,然后放过他,这招可就不灵了!

    到时候真让那个人靠近了,看破了自己的真实实力,那么魏鸣可就危险了。

    好在现在的威胁还是管用的。

    魏鸣听到楼下有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由近及远,没过多久就听不见了。

    随后对应着那个人的指示灯也就熄灭了。

    到底还是吓走了呢……

    魏鸣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将门窗关好,在门窗的旁边各倒放了一个空啤酒瓶子。

    然后他用枕头和杂物在自己的床上摆出了一个躺在那里的造型,自己则躲在墙角,盘膝练习《鸡鸣功》。

    夜至三更,魏鸣的《鸡鸣功》又修炼了一个周天,他就听见了“叮铃铃”酒瓶子倒地的声音。

    魏鸣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不要发出任何的声音,然后运起《鹰眼术》,在黑暗中观察周围的环境。

    只见有一个人从窗户翻了进来。

    那人也听见了啤酒瓶子落地的声音,吓得半天都没敢动弹。

    后来听屋里没了动静,这才放下心来。

    只见那个人蹑手蹑脚地绕过了床边,生怕吵醒了“躺”在床上的魏鸣。

    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东西,轻轻地放在了魏鸣的床头。

    然后他转回身来,又想从窗户跳出去。

    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想要攻击床上魏鸣的打算,也没有发现躲在角落里的魏鸣。

    所以魏鸣也没有出手袭击他。

    只是在他爬出了窗户,准备离开的时候,魏鸣抓住了时机,突然咳嗽了一声。

    虽然没用电子喇叭做扩音,但是这一声清脆的咳嗽,一听就知道是有意为之,在做贼心虚的人耳中听来,不亚于空谷惊雷。

    那人正小心翼翼地向往下跳,然后被吓了这么一下,没控制好本事,直接就掉下去了。

    随后外面就传来了“咕咚”一声,然后是一个轻声的“哎哟”。

    魏鸣趴到窗边,向外观瞧,就见一个黑衣人一瘸一拐地向远处逃跑了。

    魏鸣用行动证明了在“魏鸣”的身边,确实隐藏着一个高手,不是什么人都能接近的。

    魏鸣点上了灯,看了看那人留在桌上的东西。

    那是一个信封,上面带着玄霜庄的黑色雪花标记。

    本以为里面能有一封密信,谁知道,魏鸣拆开来一看,里面只有一张一百两的银票,此外别无他物。

    这是什么意思呢?

    魏鸣能够明白,对方既然派人来送信,就表明自己的意思已经传达到了,而且对方有和谈的意向。

    没有额外的信纸,就是没有添加条款,对魏鸣的条件全盘接受,同时也可能是在说明大家都不要泄露消息。

    深更半夜来送信,是想说玄霜庄或者是背后的燕子坞有足够强大的信息网,能够知道魏鸣的具体位置,并且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潜进来。

    如果惹毛了他们,下次可就不止是送信了,一起送来的可能还有一把刀子。

    当然,这件事儿做得不够周密,还是被魏鸣发现了。

    不过魏鸣估计那个黑衣人回去之后,只会说自己把信送到了,而不会说自己屁滚尿流的事情。

    但是这信封里的一百两是什么意思呢?

    我不是跟于志华说了吗?车夫将我的钱,连银子带银票全都抢走了。

    那可是一千两啊!

    不想给就说不想给,给一百两是啥意思嘛!

    还带讨价还价的吗?

    还是说,有人发现我曾带着一个一百两的银子包进城?

    想要提醒我行踪已经暴露了吗?

    还是说,想告诉我不要贪得无厌?

    你们这些不按合同付款的甲方,到底是想干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