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你是我的念念不忘 > 第786章 表面平静

第786章 表面平静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你是我的念念不忘最新章节!

    江亦琛在走之前还帮她将客厅巨大电视打开了,说在家没事可以看电影,最后还帮她选了一部喜剧电影,让她放松心情来着。

    中途顾念看到一半的时候不小心退了出去,她去翻历史记录的时候看到了自己以前看过的电影,其中有一部电影《无问》播放记录是三遍,算是看过电影之中次数最多的了,顾念上网搜了下,看了眼是六年前的电影了,看简介是一部悲剧。

    一部时代的悲剧值得她看这么多次吗?

    还是说这部电影对她来说有着什么样的特殊含义呢?

    她于是又将这部电影重新看了一遍。

    时代总有时代的命运,每个人都会被命运裹挟着前进,无法挣脱也无法束缚,电影最后是开放性的结局,也许两人终会见面,也许各自天涯。

    影片并非绝对的上乘之作,对于那个特殊的时代的剖析也很少,这是她现在的观影感受,因此她也不懂这部影片对于她的意义何在。

    影片120分钟,她甚至于快进了一段,看完的时候,江亦琛也回来了。

    她退了出去,听到开门进来的男人说:“帮我泡杯蛋白粉,我先去洗澡。”

    蛋白粉就在餐桌上,顾念起身取了杯子替他泡好蛋白粉然后坐在椅子上等他下楼。

    十五分钟之后,江亦琛穿着短袖短裤下楼,顾念将蛋白粉递给他说:“用温水泡的,这东西好喝吗?”

    江亦琛笑着递到她唇边:“你尝尝看!”

    顾念喝了一口眉头瞬间皱了起来,但是还是将口中的东西咽了下去,然后皱着眉吐槽:“不好喝。”

    江亦琛轻笑,捏着她瘦弱的胳膊笑道:“你也要多锻炼,太瘦了些。有没有感兴趣的运动。”他想了想又说:“这边环境还是太封闭了些。”他想搬到西山会所去。

    顾念想了想摇头:“暂时没有想到。”

    江亦琛沉默了会说:“电影看完了吗?”

    “看了一半。”

    “不好看?”

    “也不是啦,中途换了部片子。”顾念拖着腮看他:“可惜是一部悲剧。”

    “嗯?”江亦琛放下杯子问:“哪一部?”

    “《无问》,你看过吗?”

    “看过,我们第一次一起看的电影。”

    顾念:“……”

    是这样吗?

    所以这部电影这么具有纪念意义才值得她看很多遍,是吗?

    一时之间,突如其来的巨大的情绪将她包裹了起来,心上开始渗出一滴一滴苦涩的液体,很酸像是要腐蚀整个心灵,以至于她痛得一下子低下了脸去,几乎无法呼吸。

    江亦琛急忙起身,走到她身边,扶住她的肩膀:“怎么了?”

    顾念摇头:“没事。”

    她在这个房间里面几乎找不到关于他生活的轨迹,衣帽间里面有他的衣服但都是挂了标签没有拆的,也是很少,应该是之前留下未曾带走的,浴室里面的洗漱用品是单人份,玄关处的鞋柜也没有他的鞋子,那满衣柜的黑白灰的衣服,书房里满墙的专业书,都昭示着她曾经孤僻冷淡的性格。

    所以——

    她问江亦琛:“我们以前关系真的好吗?”

    她痛得咬紧了牙齿,用手扶着桌角,来抵抗那莫名其妙而来的冲击,她现在脑海里面一片混沌。

    江亦琛被她这个问题问到了,这么些年以来,他最不擅长的就是感情领域的问题,他不会撒谎不会欺骗甚至也不会甜言蜜语,太多感情总是藏在心里,面对如此疑问他如实道:“分开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在你出事前的一段时间我们是准备结婚的,订婚戒指已经在制作了,很快会到你手上。”他握着她的手说:“你别害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许是他说的话给了她信心,又或者是忘记曾经的她别无选择只能相信。

    夜里他们还是睡了一张床,江亦琛问她想学网球还是游泳。

    顾念想了想说游泳吧!

    “下周我带你去学游泳,我亲自教你。”

    “你有空吗?”顾念问道:“不会耽误工作什么的吗?”

    “无妨。”

    “你是富二代吗?”顾念表示惊讶:“是不是不用工作都有钱的啊,快告诉我,你是不是隐瞒你的身份了。”

    江亦琛被她逗笑了,调侃:“我要是富二代,还能高中没毕业就辍学?”

    也是啊!

    “明天陈秘书会带你去挑选礼服,这周末的有场宴会。”

    还有这事,她差点给忘记了。

    “好!”顾念沉默了会说:“可以买衣服吗?”

    “嗯,你想要什么跟陈秘书说一声就好。”

    “家里衣服颜色太单调了。”

    那都是她以前喜欢的,江亦琛也没说什么,靠过来拇指划过她的脸颊说:“那就打扮的五颜六色些,怎么开心怎么来。只要你喜欢你可以把商场买空。”

    “这也太夸张啦。”顾念被他这豪气的话语给震惊到了:“这得花多少钱啊,根本不需要的,啊对了,总是花你的钱不太好意思,我以前有存款吗?”

    这——

    她工资的钱应该不少,但是江亦琛也不过问她的私人财产,所以并不清楚这些。他对数字很敏感,却也对金钱格外慷慨大方。

    见他不说话,顾念以为自己连存款都没有光白吃白喝了。

    “我明天替你查一下。”他说:“不用和我客气,我的以后都是你的。”

    他随口一句话,顾念脸有点发烫,然后她默默转过身去,不说话了。

    顾念不说话,江亦琛也变沉默,他靠在枕头上,可以看见外面的月光,心中纷乱思绪被他压了下去,一直到后半夜的时候,他听到身边有哭泣声。

    起初只是很小声,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身边的人已经坐了起来,并准备朝外走去,他陡然起身想要拉住她,却被挣脱。

    “顾念!”江亦琛大声叫着她的名字,然后立刻追了出去。

    在楼梯口的时候她抓住她的手腕,紧紧搂着她问:“是不是做噩梦了?”

    这或许就是后遗症。

    一切的波涛汹涌都掩盖在表面的平静之中。

    很快他的手腕传来剧痛,顾念咬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