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 > 第76章 番外2

第76章 番外2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最新章节!

    第76章 番外2

    明希觉得,她的人生充满了不可思议。

    她用明希的身体回到了5岁的样子,这个时候她还是一个小胖子,在嘉华国际学校读幼儿园到小学的过渡班。

    她在班级里试探了几天后才能够初步确定如今的时间。

    此时是书中的第一世,印少臣没有重生,还是那个纨绔小子,没有经历过反派明希的报复。

    现在明希回到了小时候,不去疯狂报复印少臣的话,她也不确定印少臣能不能重生了。

    在这个年龄段待了几天没回去,明希索性开始观察小时候的印少臣。

    印少臣从小就有一张不苟言笑的脸,总是一副“我不高兴,你别惹我”的架势。

    小小年纪就走路带风。

    这个年纪流行孩子王,就是一群小孩去跟一个小孩玩,那个小孩就像头领一样。

    印少臣就是这样的孩子,在男生里面是头头。

    女孩子的头头是冯曼曼。

    说起来青梅竹马也就是这么回事。

    明希是在过渡一班,跟她同班的只有韩末是她比较熟悉的,另外一个就是何然了。

    韩末小的时候特别黑,长得虎头虎脑的,不得不说韩末真的是长大了才变帅的典范了。

    何然就不一样了,从小就好看得跟洋娃娃似的,还是稍微长一些的头发,经常会被认成是女孩子。

    印少臣、冯曼曼、刘雪、邵余四个人都在过渡二班。

    跟他们同班的还有关翊涵。

    印少臣,标准的从小帅到大,还不是何然的那种精致,实打实的男孩子的帅气。

    就是那张总是愁眉苦脸的脸,真的是……让明希看到就想笑,特别想去捏捏他的脸。

    冯曼曼、刘雪能够看出来以后的模子来,性格也没太大的改变。

    邵余变化挺大的,在这群孩子里是个头最小的一个,个子不高身材很瘦,小萝卜头似的,谁能想到他以后会逆袭呢?

    关翊涵长大后是气质型,小的时候完全看不出来她以后居然能当明星,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女孩样子。

    那么一大群人一个班,她只跟最不靠谱的两个人一个班,明希的心里颇为不是滋味。

    还有就是她的身材问题,回到这个年龄后她试图减肥过,然而一点作用都没有,估计还是得大病一场之后才能瘦下来。

    她有点纠结该如何去认识他们了。

    很快明希就绝望了。

    她选错了节点,第一次跟印少臣有接触就被印少臣讨厌了。

    她在课间操去跳舞的时候一直盯着印少臣看,怎么看怎么可爱。

    一个凶巴巴的男孩子,跟着老师身后甩蹦蹦跳跳的跳幼儿园的舞蹈,明希的母爱都爆发了。

    结果往教室走的时候,印少臣就带着一群小朋友浩浩荡荡地找到了她。

    印少臣凶巴巴地怒视着她:“别盯着我看,不然收拾你。”

    “我以后收敛点。”

    “是都不许看。”

    “哦。”

    警告完,印少臣就带着一众小弟走了。

    明希看着印少臣离开,突然有点笑不出来了。

    她回到教室就开始想,她现在又胖又丑,印少臣是不是不会喜欢她了?

    明希非常不幸,在最不该遇到印少臣的时间遇到了他。

    当明希看到印少臣嘴里含着网球的样子后,她先是想笑,紧接着就纠结了。

    印少臣这个臭脾气,被她看到他这么囧的样子,以后一准对她吹胡子瞪眼睛的,保准没有好脸色。

    不过明希真的不是故意的,她只是报了旁边的社团,打算练拳击。毕竟练拳击以后腰部线条特别好,还能提高自己的格斗能力,以后能保护自己。

    还有就是能跟冯曼曼一个社团,抓紧培养友谊。

    然而,路过小路就看到了印少臣,那样子真的……

    她要不要管?

    纠结的时候就跟印少臣对视了。

    他身边还跟着两个小弟,似乎也在帮忙想要将网球取出来。然而小孩子嘴小,网球还是圆的,进去容易出来难,根本拿不出来。

    想来也是印少臣没办法了,才去找老师帮忙吧,之后就有了关翊涵威胁印少臣多年的把柄相片留下。

    她叹了一口气,还是走了过去:“你先找个地方躲起来,我找东西帮你,我的东西就在体育馆的箱子里。”

    明希说着指了指体育馆。

    印少臣说话不清楚,只能看着她,然后点了点头。

    如果不是走投无路,印少臣一定不会选择相信她的话。

    她去自己的包里取来了卸指甲的工具。

    别看她年纪小,无聊的时候还是喜欢摆弄这些东西,主要是幼儿园的知识都太没意思了。

    她拿来卸指甲时电动磨指甲的工具,拉着印少臣到了角落,让印少臣张嘴,去磨露在外面的一部分。

    一边磨平了之后,明希小心翼翼地擦干净,把网球转一个方向,再去磨对着的一面。

    印少臣觉得自己丢人透了,羞耻感爆棚,一边含着网球一边“啪嗒啪嗒”地掉眼泪。

    那眼泪瓣大得直砸明希的手。

    “好啦好啦,你别哭了,我不会出去乱说的,你的好朋友也不会说出去,现在我们要赶紧拿出来,不然被别人发现了就不好了。”明希开始安慰印少臣。

    印少臣眨了眨眼睛,然而那种羞耻感还是让印少臣的小脸涨得通红。

    明希见印少臣算是冷静下来了,继续磨网球。

    磨的时候会飞起很多碎末,印少臣只能闭着眼睛避开,嘴巴里都不是味了。

    好不容易磨得差不多了,明希转着网球,终于将网球拿了出来。

    网球丢在一边,明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接着对印少臣说:“你别睁眼睛。”

    明希在自己的衣服上擦了擦自己的手,接着帮印少臣小心翼翼地拍掉了脸上的碎末。

    印少臣以为明希已经结束了,睁开眼睛的瞬间正好看到明希对着他的脸吹气,胖嘟嘟的脸鼓起来,撅着小嘴对着他呼出一口气,吹得他睫毛都扬起来了。

    “好了,我去上课了。”明希拿着自己的工具对印少臣说。

    印少臣板着脸,连声谢谢都不说,只是一直“凶神恶煞”地盯着她。

    “我保证我不会说出去。”明希举起自己胖胖的小手发誓。

    印少臣半信半疑。

    “不然我们拉钩。”明希干脆开始哄孩子。

    印少臣没拉钩,似乎也嫌弃这个举动幼稚,只是问她:“你叫什么?”

    “我叫明希,过渡一班的。”

    “我记住你了!”印少臣说得气势汹汹的,似乎觉得这样能吓住明希。

    明希被印少臣的模样逗笑了,笑了半天都停不下来。

    她声音好听,笑的时候却极为奔放,弄得印少臣有恼羞成怒的征兆。

    “好,你一定要记住我。”明希说完捧着自己的东西就跑掉了。

    明希跟前主的差别还挺大的。

    此时的明希伪装成小孩子的话,那都是最优秀的小孩子。

    别小看升小学,在嘉华学校也是要派代表作为新生代表,在所有小学生面前进行演讲。

    明希就被选中成了代表。

    老师特别看重这次的演讲,单独叫明希到训练室里练了好几次。

    这一次作为代表的不仅仅明希一个孩子,还有印少臣,他会表演弹钢琴。

    在印少臣练习钢琴的时候,明希就站在旁边练习演讲,两个人同步进行。

    老师依旧是哄小孩子的语气:“我们明希真的好厉害啊,练习了两次就能脱稿演讲了,吐字再清楚一点,你一个东北孩子怎么有点南方口音?”

    “我努力改一改。”明希点了点头,显得特别乖巧。

    训练室里是彩色的墙壁,也是为了能让幼儿园的小孩子喜欢。

    鲜亮的黄色墙壁还画着大象、小树、蘑菇,明希就站在墙边,穿着一条粉色格子的小裙子,朗声念着新生致辞。

    她的声音依旧奶声奶气的,像一颗糖果,甜得要命。

    印少臣休息的时候扭头看向她,她真的没有再看他,认认真真地继续朗读。

    他没在意,坐在椅子上四处看了看,接着顺着窗户爬了出去,溜出去玩了。

    小学开学,明希上台演讲。

    女孩子个子长得早一些,她本来个子就不矮,所以上台后穿着小学部的校服,就好像一个大孩子一样。

    她朗声说着新生致辞,吐字清晰,一点也不怯场。

    说话的时候该调侃,还是稍微富有一些感情,都做得有模有样的。

    这一次的表现很好,老师说,明希可以第一批入少先队。

    明希只了笑了笑,她可算是熬到小学了啊。

    小学二年级,学校组织爬山。

    明希那个时候特别招老师喜欢,人缘也不错,于是被个别孩子讨厌了。

    那天,有两个讨厌明希的男孩子暗暗计划着。

    他们要让明希落单,然后让她在山里走丢,如果好久都没下山老师要上山来找明希,之后肯定不会再那么喜欢明希了。

    “长得那么胖,还那么丑,哪里好了?”一个男生这样说。

    “就是,我看到她就觉得好恶心。”

    七八岁年纪的熊孩子。

    他们有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是恶,什么是过分,什么是丧尽天良。

    他们觉得自己只是机灵鬼,做的事情是替天行道,真的被训斥了也只是一场小小的恶作剧。你生气了,你玩不起!

    在他们看来,明希第一重罪:长得丑。

    第二重罪:长得那么丑还招老师喜欢。

    于是,他们要代表正义收拾明希一顿。

    男孩子商量完了后,有一个小男孩看着他们两个跑走,然后就去找印少臣了。

    这个小男孩是目击明希帮印少臣取出网球的小弟之一,小男孩把消息告诉了印少臣。

    印少臣不屑地说了一句:“谁要管她?”

    说完在原地坐了一会,冷哼了一声站了起来,朝着男孩说的方向走过去了。

    还是去管了。

    明希到底是成年人,怎么可能被两个小孩子耍了?

    她反过来骗得两个小男生掉进了臭水沟里,生怕两个男孩出来后收拾她,她又有点小得意,快速逃跑的时候脚下一滑,滚下山坡摔了一跤。

    这一回,她真的没比那两个小男生好多少。

    正哭丧着脸爬起来,查看自己伤口的功夫,就看到印少臣黑着一张脸走了过来。

    明希抬头看向他,又快速低下了头。

    从印少臣警告明希后,明希就很少看印少臣了,她倒是挺听话的,这么久了都没多看印少臣。

    印少臣走过来看了看明希,又抬头看向那两个男生,接着对他们俩勾了勾手指。

    两个男生立即到了印少臣的身边。

    印少臣抬起脚就踹了他们两个,两个人都不敢还手。

    “你们脑袋里有屎吗?她做过什么针对你们的事情吗?”印少臣骂了一句。

    两个男生一句都不敢回答,他们跟明希不熟悉,只是看不惯明希而已。

    “再有这种事情我揍死你们。”印少臣又警告了一句。

    两个男生灰溜溜地跑了。

    印少臣看着明希,她卷起了裤腿来,露出了自己的小粗腿,膝盖已经破皮了,还在流血,其他的地方还有摩擦伤。

    他微微蹙眉,突然觉得自己刚刚揍得轻了。

    他走到了明希的身边:“你别用手碰,有细菌的,我们下去擦药消毒。”

    “哦。”明希应了一声打算起身。

    印少臣在这个时候伸出手来,拉着她起身,犹豫了一会在她的身前半蹲下身,对她示意:“你上来,我背你。”

    “我挺重的。”

    “别废话。”

    明希还是上了印少臣的后背,明显感觉到印少臣身体被压得一晃。

    不过印少臣还是逞强地背着明希往山下走。

    “你怎么这么大只?”印少臣忍不住问。

    被问这句话明希居然被逗笑了,她以前也经常被印少臣这么问。

    她就是这么大只啊,有什么办法?

    “就是吸收得好。”明希回答。

    “你自己扶着点腿,血别蹭我身上了。”印少臣依旧有着洁癖的毛病。

    “嗯,好的。”

    到了山下接近人群的地方,印少臣就赶紧放下明希。

    这个时期正是开始有意识避嫌的时候,印少臣不想被别人看到他背明希了。

    不过印少臣临走的时候还是说道:“我许你看我了。”

    “?”明希还没懂,印少臣就走了。

    原本,这该是印少臣跟明希关系好转的转折点。

    但是很快印少臣的性格就更糟糕了。

    因为印少臣的母亲去世了,这是明希回来也无法改变的事情。

    这个时候明希已经跟冯曼曼、刘雪成为了好朋友,三个人虽然不在一个班,还是会经常一起出去玩。

    明希了解她们俩的性格,混熟只需要一阵子而已。

    冯曼曼也跟着唉声叹气的:“印少臣本来性格就不太好,现在整个人都魔怔了,简直可怕。”

    “是啊……”

    刚巧那阵子明希值日生跟何然一起,两个人一起去打扫走廊的时候,明希小声跟何然聊天:“我觉得你哥哥最近好可怜啊。”

    说到底是印少臣曾经的女朋友,明希看到印少臣浑浑噩噩的样子还是有些心疼的。

    但是印少臣好面子,她去了反而会弄巧成拙。

    “我哥哥?”何然蹙眉问。

    “印少臣啊!”

    “他怎么会是我哥哥?”

    明希立即睁大了一双眼睛,惊慌得想要逃跑,她不知道何然不知情。

    结果走了没两步何然就追上了她,一脚踢上教室的门,眼神危险地看着明希:“把话说清楚。”

    何然就是这样,平时笑呵呵的,现在不笑了真的有点吓人。

    明希还是第一次会惧怕一个小孩。

    何然在小孩的时候依旧……非常可怕。

    “就是……”明希犹豫了一下,还是将真相说了。

    反正何然以后都会知道的,知道了之后就开始针对印少臣。

    她想着,她嫁接过来何然的仇恨,也能让印少臣的日子好过一些。

    何然的表情不太好看,听完沉着脸离开了,似乎是出学校了。

    她以为她惹事了。

    结果何然并没有多针对她,时间一晃又过去了。

    明希的心有点累,她到初中了,跟印少臣之间的关系都没有缓和。

    其实她多少有点心里难受,她还以为只要是她,印少臣就会喜欢她呢。

    但是她现在又丑又胖,印少臣都没多看她几眼。

    当然……印少臣也不看别的女生。

    她只能在心里安慰,现在的印少臣还没开窍呢,这才初中,他还小呢。

    而且,印少臣内心难过的那几年,她也没能帮印少臣多少。

    结果刚刚到初中的教室明希就惊呆了。

    她居然跟印少臣同班了。

    嘉华国际学校从初中开始,就强制要求男生跟女生同桌了。

    他们的教室大小是固定的,学生数量却多,导致教室里的座位是靠窗、教室门的是两排课桌,中间则是四个桌子拼在一起。

    明希个子高,被安排在教室后排,并没有男生过来跟明希一桌。

    高大壮,都觉得她的身材挺占地方的,还觉得好学生事多,导致明希成了非常尴尬的存在。

    印少臣进入教室后直截了当地坐在了明希的身边,阔别多年,他们俩再次成了同桌。

    明希还挺感慨的,她回来的时候两个人都到了快寿终正寝的年纪了,真的很久很久没同桌过了。

    如果她跟印少臣从初中就是同桌的话,那么到高中毕业能同桌六年。

    印少臣进来后就没理明希,自顾自地耍酷,一副我是校霸,我天下无敌的模样。

    明希记得,初中正是印少臣崭露头角的时间段。

    数学课下课,印少臣看着练习册发呆,觉得不对劲,一扭头就看到明希憋得脸通红,一脸紧张地看着他。

    他觉得纳闷,奇怪地问她:“怎么了?”

    “互为相反数都选择不出来吗?”

    “……”

    印少臣还没反应过来,明希就开始给他讲题了。

    等他反应过来就有些来不及了,现在处于不尴不尬的阶段,他已经没办法拒绝了,毕竟明希已经讲了一半了。

    明希认认真真地讲了相反数的知识点,在她看来,这是送分题啊!

    印少臣听完一脸嫌弃。

    “听明白了吗?”她认真地问。

    “我踢球去了。”印少臣说完就起身出了教室。

    下午是体育课,老师要考试,女生八百米,男生一千米,考试不及格期末还要补考。

    明希听到之后就觉得眼前一黑。

    她现在这具身体真的非常笨重,她学了这么多年的拳击跟散打,依旧没有什么成就。

    长跑就更别提了,真的不行。

    等明希开跑了之后,班级男生里传来了一阵笑声。

    他们很喜欢嘲笑长得丑的女孩子。

    明明自己不怎么样,却迷之自信,嘲笑的时候特别刻薄。

    明希在跑步没听到,印少臣听到了,立即有点不爽了。

    此时明希跑得非常艰难,肥胖的身体跑起来非常吃力,跑到第二圈的时候有人朝她丢来东西,她下意识地接住了。

    她看到手里的湿手绢,拿起来想要擦汗,还不忘记跟印少臣道谢。

    “不是让你擦汗的,让你叼着。”印少臣凶巴巴地说道。

    “哦。”明希听话地叼在了嘴里。

    有手帕的湿润能让她喉咙舒服一点,这是最简单的缓解方法之一,对于此时的明希比较有效。

    等明希考完后,她看着自己的时间是踩着线及格的,差点喜极而泣。

    明希找到印少臣,拿着手帕问:“我洗干净还给你?”

    “不用了,扔了吧。”印少臣怎么可能还要?他洁癖得要命。

    “那作为交换,我给你讲数学题吧。”

    印少臣想要拒绝,不知道为什么居然犹豫了一下,接着点了点头:“哦,好。”

    明希回到教学楼比较早,蹲在里间里看手机,听到了外面的议论声。

    “听说印少臣是自己申请的转班,故意去的5班。”

    “为什么啊?躲关翊涵?”

    “特别扯,他们说是奔着明希去的,刚才上体育课的时候我从窗户看操场了,看到印少臣给明希东西了。”

    “明希?不可能吧?除了学习好跟身高,还有哪里好?”

    “她能跟冯曼曼关系那么好我都觉得很惊讶了,现在还跟印少臣扯上关系了,太扯了。”

    两个女生议论完就又走了。

    明希坐在里面:“……”

    周末回家,家里开始商量给明希转学去江苏的事情。

    刚巧在这个时间段,明希家里会在江苏开珠宝行,为了展开事业,他们想要带着明希一块过去,也能方便照顾她。

    明希听到后立即拒绝了:“我想留在这边,我可以跟明月一起住。”

    如果没有遇到海星,海星的高中生活估计会特别愉快吧。

    对于明希这个决定,她的父母非常犹豫,不过想到一个孩子估计不习惯换地方,最后还是答应了。

    明希算着时间,现在是初一,初二的时候她就要大病一场变成后来的小美人了。

    这一年里,她跟印少臣的关系会发生变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