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 > 第72章 疼痛

第72章 疼痛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最新章节!

    第72章 疼痛

    开学后,印少臣拖着行李箱进入学校,就看到学校外墙挂着一个超级大的海报。

    热烈庆祝本校唐梓岐同学,获得《最强高中生》的第一名。

    本校奖励奖学金十万元。

    他看着海报上唐梓岐的模样忍不住微微蹙眉,他怎么不记得这么一号人物了呢?

    为什么这个人前几天还出现在医院里过来看她,还说什么不生气了?

    生他妈的什么气?

    他走进学校,打开行李箱收拾自己寝室的时候,抬头看到桌面上放了一个小兔子的玩偶,他愣了一下,纳闷自己的寝室怎么会有这么没品的东西?

    随手将玩偶丢进了垃圾桶里,接着继续收拾东西。

    他总觉得很奇怪,最近他总是会发现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他会看到自己的身边出现奇怪的东西,比如他家地下停车库里出现了一辆粉色的保时捷跑车,他还找不到钥匙。

    找了自己的账务记录,发现真的是自己买的。

    还有,他刚出院就收到了一辆金子的摩托车,手机里还有确认订购的短消息,这让印少臣觉得哭笑不得。

    他怎么总在买这些神经病一样的东西?

    不过他并没有去问别人,他自我猜测应该是重生后不适应。

    恍惚地过了这段时间,好在现在脑袋清醒多了。

    收拾完东西,印少臣坐在书桌前看书,随便拿起寒假作业准备补一下,惊奇地发现自己居然写了大半了。

    他转着笔读题,打算写之后的部分,到了每个知识点都发现自己居然都会。

    最近他超神了。

    他写了一会作业,门外有人敲门,印少臣打开门就看到邵余、韩末捧着泡面就进来了。

    他坐下之后看着这两个人在自己的寝室里吃泡面,一脸的嫌弃。

    不过这种事情他也快习惯了。

    “看到门口那个海报没?太夸张了吧。”邵余在印少臣的桌面上拿起了一本书盖着泡面,同时跟印少臣聊天。

    “看到了,那个女的是谁啊?”印少臣随口问了一句。

    “不就是高二上学期开学,被老师重金挖过来的学霸嘛,火箭班的。现在又是学年组第一,又是校花,上学期搞得沸沸扬扬,就好像全世界她最闪亮似的,你居然不认识?这回还拿了一个第一回来,火箭班又得嚣张了。”韩末嘟囔了一句。

    “一点印象都没有,就觉得上学期浑浑噩噩的就过去了,甚至都回忆不起来我之前究竟干过什么事情了。”印少臣说着叹了一口气,在班级群里要寒假作业的单子。

    “我也是,起床之后大脑一片空白,我就觉得奇怪了,我居然坚持半年没找女朋友了,跟采采分手这么久了……”邵余突然陷入了冥思,“我不会对采采是真爱吧?”

    “你可拉倒吧,从你嘴里听到真爱这个词,我就觉得恶心。”韩末立即嘲讽道。

    邵余也跟着笑,他自己都觉得挺扯淡的。

    “你手臂怎么样了?我去的时候血淋漓的,怪吓人的。”邵余推了推印少臣。

    印少臣抬起手臂来给邵余看,邵余看得直蹙眉。

    “看着可真吓人,不应该划得这么严重啊,你在我去之前闹自杀呢吧?”

    印少臣的手臂纱布已经撤掉了,但是手臂上的伤疤还在,有几道还极为狰狞。

    印少臣皮肤白皙,是那种鸡蛋清一样的细腻皮肤,现在居然成了这样个样子,还真是怪可惜的。

    “不能医美吗?”韩末问。

    “没必要。”印少臣重新拉下袖子回答。

    “没事,现在身上没点伤疤,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大哥。等你毕业了你就纹一个花臂,找人设计一下,把伤疤掩护起来。”韩末说得大大咧咧的,也是希望印少臣别太在意。

    “还花臂……我身上有一个痦子我都想用搓澡巾搓下去,只能尽可能不看吧,省着我强迫症犯了。”

    韩末探头看了看,笑呵呵地问:“哟,写作业呢啊,太阳打西面出来了。”

    “不写怎么办?你们忘了高一的时候我们不交作业,黄花早自习坐在讲台哭了一早上,我们都集体道歉都没用,跟我闹了一星期的脾气。”印少臣一边说,一边继续补作业。

    “啊……对,黄花是个问题,单子给我看看,我也补一补吧,就看在她长得好看的份上。”

    印少臣拎着包走进教室,看着他的书桌迟疑了一下,接着开始搬动自己的东西。

    这不是他的习惯,旁边的桌子空着居然什么东西都没放过去,自己的桌面却堆了一堆的东西。

    他将放在桌面上的东西挪到了旁边的桌子上,看着邵余孤零零一个人坐在他的前排补作业。

    心里有一瞬间的揪紧,他又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周围都是补作业的同学,倒是没人在意印少臣的怪异,好像……都没觉得有什么怪异的。

    印少臣迟疑了一会也跟着低头补作业。

    午休时间,学生们成群结队地走出了教室。

    刘雪迷茫地看着同学都走了出去,她一个人落单了。

    她左右看了看,下意识地叫了一句:“韩末。”

    “嗯,咋了?”韩末问她。

    她看了看周围,最后摇了摇头:“没事。”

    接着一个人去了食堂。

    女生在学校的时候是群居动物,她们上厕所都要结伴过去,吃饭更是要跟自己关系最好的朋友一起去。

    刘雪开学后就觉得十分不自在,班级里的小群体已经形成了,她成了孤孤单单一个人。

    其他人对她友好,整个国际班的氛围一直十分和谐,但是跟她的关系并不是最好的那种,她开始形单影只了。

    印少臣看着刘雪一个人走出教室,脚步停顿了一瞬间,刚刚走出门口就看到唐梓岐靠着栏杆在看着他。

    他的目光却越过唐梓岐,看向学校楼梯彩虹色的涂刷上面,尤其是那个骚气的小兔子,让他看了半晌。

    “今天要一起去吃饭吗?”唐梓岐主动来问印少臣。

    “我为什么要跟你一起吃饭。”

    “难不成你开始生我的气了?”

    “什么气?”印少臣觉得这个话题莫名其妙,他根本不认识她。

    “哼,自己想去。”

    唐梓岐说完就自己快步走向食堂,同时在脑袋里问系统:他刚才在看他之前涂的墙壁,他不会想起来吧?

    其实现在的世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漏洞。

    就好像《最强高中生》,唐梓岐连夜串改却还是弥补不了,让参赛选手只有69人。

    只能解释为有人有原因退赛了。

    还有,明希他们这些人自己的东西全部都不见了,但是他们赠送出去,已经属于别人的东西依旧存在着。

    这让唐梓岐十分不安。

    系统:其他人的记忆清除了一遍,除非是对被消除的人记忆刻骨铭心,不然是想不起来的。邵余的记忆删除了两遍,印少臣的则整整删除了三遍,如果这还能想起来,你就彻底没有希望了。

    唐梓岐:如果想起来了,是不是就证明他爱得很深?

    系统:何止是深,那简直就是到了病态的程度。不会发生的,他们才认识半年,不可能那么深的。

    唐梓岐暗暗松了一口气。

    周末。

    印少臣到了轰趴馆,进入厨房想给自己做早餐,打开柜子看到里面一个盒子里,满满地放着珍珠奶茶的“珍珠”。

    他拿出来看了一眼,发现已经有过一部分了。

    他对珍珠奶茶不感兴趣,一般喜欢喝咖啡,想要回忆却回忆不起来,最后又放了回去。

    可能是朋友过来的时候准备的吧。

    他在轰趴馆里转了一圈没找到烟灰缸,自己的烟也没了,心里空落落的得不到慰藉,烟瘾又犯了。

    他走出去去了超市,跟收银员要了一盒烟。

    戴眼镜的收银员结账的时候随口问了一句:“这次自己来的啊?”

    他愣了一下,接着问:“我不都自己来吗?”

    收银员也跟着回忆了一下,赶紧改了自己的说话内容:“哦,抱歉,我好像记错了。不过你戒烟了这点我没记错,怎么突然又开始吸烟了?”

    “最近都很烦躁。”他随便回答了一句,拿着烟打算离开,想了想还去买了一个烟灰缸。

    他最近总是莫名的烦躁。

    名叫唐梓岐的女生总是出现在他的面前,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让他觉得很奇怪。

    这货还总是不把话说清楚,他可不是什么好脾气,让他恨不得想骂人。

    还有就是,他看到唐梓岐就会下意识地嫌弃,那种厌恶是发自内心的,看到她就想离她远一点。

    身体里仿佛有一个声音在不停地提醒他:离她远点。

    焦躁的时候,那个声音还在说:抽死她得了。

    他回到轰趴馆躺在床上,抬起自己的手臂看。

    手臂上细小的伤口已经基本愈合了,只有玻璃划伤的伤口还在。

    他掰着自己手臂上的肉,看着那些痕迹觉得有点奇怪,于是拿出手机来对着手臂照了一张相。

    心里为什么这么难过呢……

    他又起身到一边吸了一根烟,走到客厅落地窗前往楼下看,空荡荡的没有其他人,他也不想再让其他人过来了。

    宁愿寂寞,也不想喧闹,他的心里乱糟糟的。

    这种日子过了能有两个多月的时间。

    “火箭班那个唐梓岐是不是想要泡你啊?”邵余看到唐梓岐又出现在后门了。

    “好烦。”印少臣把笔丢到了桌面上,烦躁得不行。

    时间过去这么久,他一点也没觉得唐梓岐有哪里好的,只是觉得烦的不行。

    明明唐梓岐的智商跟长相都回到了巅峰状态,印少臣依旧觉得很讨厌。

    “也是牛逼,看着我们印少这张臭脸,她居然还能坚持这么久,其他的小姑娘早就被吓跑了。”韩末在旁边也跟着说道。

    “都不如关翊涵,用不用我叫关翊涵回来秒杀唐梓岐一下?”邵余回头问。

    “其实关翊涵五官没唐梓岐好看,就是气质出众。”韩末跟着说道。

    “谁也别叫,烦死了。”印少臣烦躁地拒绝。

    邵余见印少臣心烦也不再说这个了,看唐梓岐离开了开始说起了别的话题来:“还记得冯家那个渣男吗?前阵子把新小三领家去了,还把原来的小三跟女儿赶出去了,闹得特别大。”

    韩末:“你还八卦这个?”

    邵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看到之后就觉得挺解气的。”

    “神经病。”印少臣终于笑了起来,取笑邵余。

    邵余也不在意,就是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看他们不顺眼,还跟着瞎搅和了好几次。”

    “你一个渣男,怎么好意思整别的渣男?”韩末在一边问。

    “我就算是渣,恋爱的时候也不会劈腿!如果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坚持,是不会决定结婚的,我跟那种渣男完全不一样。”邵余立即反驳。

    “看不出任何区别来。”韩末摇头。

    邵余:“嘁,等着看吧,我肯定让那个渣男吃瘪。”

    韩末:“你就是为了替天行道整治一个渣男,才又忍了两个月没交新女朋友?”

    “对,没解气前真没有再谈恋爱的想法。”

    印少臣看着邵余兴致勃勃的样子有点无奈,拿出手机来看到屏幕上有一条未读消息。

    他点开,看到是一个名叫海星的人发来的消息。

    看到的时候他觉得一阵奇怪,他什么时候有这个人好友的?他连扫码发广告的人都不理,怎么会加了一个不认识的人。

    海星:明希呢?

    海星:你把朋友圈删了是什么意思?分手了?

    印少臣看到消息的一瞬间就觉得心口一颤,有什么东西就徘徊在脑边,但是他就是想不起来。

    努力去想还会觉得头疼。

    明希。

    这个名字很陌生。

    提起来为什么会心疼?

    海星是第一个想起明希的人。

    他的记忆只被删除了一遍,相比较邵余的两遍,印少臣的三遍要好许多。

    其实想起明希的契机非常奇怪,他开学被一个女生追求,他看着她长得也不错,迷迷糊糊的就有点动摇了。

    然后一次喝醉酒,他仔细思考人生恍惚间觉得,他好像是有喜欢的人的。

    谁来着,怎么想不起来了?

    后来那个女生来问他的意思,他们究竟要不要在一起,一直这么暧昧下去也不是办法。

    他摇了摇头,说:“不行。”

    女生问他理由,他冥思苦想了半天说:“我有其他喜欢的人。”

    女生又问他:“你喜欢的人是谁?”

    海星:“想不起来了,反正有。”

    那小丫头片子脾气还挺爆,直接给了他一巴掌。

    打完之后人家就跑了。

    从那以后海星每天都在想,老子喜欢谁来着?

    谁来着?

    啧,想不起来了,怎么回事?

    就是感觉喜欢过别人。

    有一天他翻自己的微信,看到了一个叫印少臣的人,他下意识地骂了一句:“无耻老贼。”

    骂完就在想,唉?这个人是谁?

    不得不说一个人在下意识的时候,那种身体里自然形成的反应是强大的,他顺着对印少臣的这份厌恶顺便想了起来。

    他也说不清楚是喜欢明希喜欢得太深,还是对印少臣的嫌弃更多,总之,他想起来了。

    哦。

    他喜欢的人叫明希。

    被印少臣这个王八蛋给抢走了。

    就这样又回忆了一个星期,他又拿出手机来翻印少臣的朋友圈,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

    分手了吗?

    他没有明希的微信号了,身边的朋友也不让他再跟明希联系,他也就没跟哈加元他们说,直接去问印少臣了。

    他等了两天也没等到回复。

    他这边暗骂印少臣渣男,那么难追的小姑娘都被他追到手了,他这货居然还分手了?

    不好好珍惜天打雷劈!

    他气得想坐飞机飞东北去揍印少臣一顿,就怕明希又凶他。

    这要是打着架呢,明希突然凶他一句,他“扑通”一声就跪下了算怎么回事?

    在海星写作业的时候,他收到了印少臣的短信:谢谢你,我想起来了,我会把她找回来。

    想起来了是什么意思?

    他也忘记了?

    海星跟哈加元是室友,对哈加元骂骂咧咧地说:“明希看着挺聪明的,怎么就找了一个渣男做男朋友,她男朋友都把她忘了。”

    “明希是谁?”哈加元奇怪地问,手里还拿着一个小梳子梳腿毛,这货腿毛长到不整理会打结。

    海星愣住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哈加元的腿毛,还是因为哈加元也不记得明希了。

    忘了明希……

    他之前忘记了,印少臣似乎也忘记了,其他人也忘记了。

    他立即用手机给印少臣发消息问:怎么回事?

    印少臣:[图片]

    印少臣:我在等她自己说出来。

    海星点开图片,看到画面里的女生简直吓了一跳。

    那还算是个人吗?

    狼狈得像……一具尸体。

    书桌上的小兔子玩偶。

    车库里粉红色的保时捷、莫名其妙的金子摩托车。

    他戒烟的原因。

    轰趴馆里出现了很多他不喜欢的食材。

    他同桌桌面过分空荡。

    这都说明着一件事情,一个人曾经走进了他的生活里,又突然消失了,还留下了这么多的痕迹。

    她曾经出现过,在他的身边,他不排斥甚至是欢迎的,不然也不会出现这么多东西都是他自愿的。

    海星问他是分手了吗?

    他仔细想,想得脑袋都要炸开了,头疼得像里面在进行一场轰炸。

    强制解开封印,尤其是加了三重禁制,这种痛苦苦不堪言。

    印少臣跟邵余说了一句:“我回寝室了,帮我请假。”之后就回了寝室。

    回到寝室后他第一件事就是冲进洗手间吐了个昏天暗地。

    他没想到剧烈的头痛后居然是呕吐。

    觉得舒服一些了,他才在房间里努力回想之前的事情,头疼什么的都不在意,只要能想起来就行。

    明希。

    明希……

    他看着自己手机里的相片,细小的纹路拼凑出来的文字是:你的女朋友是明希。

    他很少哭。

    却一瞬间哭了个撕心裂肺。

    头好疼,心也好疼。

    他蜷缩在床上,任由眼泪一个劲儿地流。

    “明希,我头疼……”

    他想起了明希曾经一脸无奈地喂了他一粒润喉糖,现在他的头好疼啊,这该怎么办?

    第二天,印少臣一个人坐在多媒体楼梯外,手里夹着一根烟,却许久都没有吸一口。

    唐梓岐不知道是怎么找到他的,朝他走过来,看着他迟疑了一瞬间问:“你不回去上课吗?”

    “不想上课。”他随便回答。

    “嗯……”唐梓岐靠着栏杆往下看,随口说道,“偶尔休息一下也挺好的。”

    “要一起逃课吗?”印少臣突然问她。

    “嗯?”唐梓岐一愣,很快就欣喜起来,这是印少臣的态度终于有缓和了吗?

    “好啊。”

    印少臣带着唐梓岐一起逃学,跳墙的时候甚至没有去帮她一把,只是看着她自己努力,接着自己先走出了学校。

    唐梓岐跳下来的时候脚有点崴了,却还是努力淡定地跟在印少臣身后。

    印少臣将她带到了轰趴馆,自己到厨房里煮了一杯奶茶:“给你煮的。”

    “哦,好的。”

    唐梓岐四处看着这里的环境,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印少臣平日里生活的地方。

    印少臣递给她一杯奶茶,她喝了一口夸赞:“好喝。”

    “嗯。”印少臣回应了一声坐在了沙发上,打开投影仪找电影看。

    “你们国际班经常看电影吧?我们在旁边就能听到声音,尤其是动作片的时候,声音更夸张。”唐梓岐跟过来坐在了他身边。

    “对,我们有的课就是专门看电影的。”印少臣回答。

    两个人没有什么话题,唐梓岐看了一会就睡着了。

    印少臣朝她看过去,接着起身在轰趴馆里找到绳子将唐梓岐捆起来,扛到了地下室去。

    关上门后接了一壶凉水泼在了她的脸上。

    唐梓岐睡得迷糊,迷茫地醒过来看向印少臣,注意到他们两个人相处的方式就慌了起来。

    “你……你要做什么?”她惊呼了一声。

    “明希怎么才能回来?”他记得唐梓岐如果要用道具得触碰那个人,所以,把唐梓岐绑起来才算安全一些。

    唐梓岐的表情一瞬间就垮掉了,表情里全是破绽。

    她却还在逞强:“你在说什么?明希是谁?”

    “系统是什么?怎么才能让你的系统废掉?把你的脑袋敲烂吗?”印少臣并不回答,而是继续问,话语森冷。

    似乎真的可以把她的脑袋敲烂一样。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印少臣没有什么耐心,翻了一个白眼,拿起手机发消息,不久后有人推门走进来。

    进来的是一个男人,身材消瘦,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

    他的手里拎着什么,袋子还在动,看到唐梓岐被绑着也不慌张,反而兴奋起来。

    “给她喂下去。”印少臣看着唐梓岐,握紧双拳地命令道。

    男人从袋子里取出了一条蛇来,依旧是活的,掰开她的嘴就要往里喂。

    唐梓岐吓得拼命躲闪,引得那个男人一阵大笑,似乎让他更加兴奋了。

    虐待别人可以激起这个男人最大的快感,让他更加粗暴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