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 > 第68章 过年

第68章 过年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最新章节!

    第68章 过年

    回国后不久就临近过年了。

    初二明希一家就要回江苏,在这之前几天明希几乎就没在家里待着,没事就往855轰趴馆跑。

    每次都是拎着复习材料去的,然后被亲得晕晕乎乎回来的。

    她觉得她最近嘴唇都是肿的。

    除夕这天明希没去855轰趴馆,而是在房间里打开了电脑,用电脑给印少臣发了视频请求。

    印少臣那边很快就接通了,画面里他将手机固定在懒人支架上,看着镜头里问:“你什么时候过去?”

    “我今天不去了,我要对你进行视频教学。”这句话说得特别严肃。

    印少臣一听就乐了,知道她为什么没过来。

    “怎么,都要回江苏了还不跟我多见几次面?”印少臣强忍着笑问她。

    “先不说我每天主动过去给你什么什么吧,你就不能让我歇歇嘴吗?我觉得我最近咬肌都发达了很多。我曾经觉得我这张脸不用打针、动刀,但是我没想到我以后有可能因为接吻太努力,到了需要打瘦脸针的程度。”

    印少臣被逗得大笑起来。

    她发现印少臣确认喜欢她之后,真的要比之前开朗了许多,没了愁眉苦脸的样子。

    “其实我今天也没过去855,我爸今天回来,我还在我房间里,喏,我有认真学习。”印少臣挪动了一下手机,让明希能看到他桌面上的复习资料。

    镜头里也的确是印少臣家里的别墅房间。

    明希初期就喜欢跟印少臣讲条件,比如这个知识点会了让你亲,这份卷子如果能达到130分就让你亲。

    被亲得怀疑人生之后明希才不订这种目标了。

    她去给印少臣复习,印少臣学习了吗?

    学习了。

    还进步非常大。

    但是印少臣在粘人这方面真的没有高冷校霸的样子,她觉得她应该努力维持印少臣的人设,所以距离产生美一阵子。

    “你跟叔叔之间的关系……怎么样了?”明希比较好奇这件事情,听说印少臣在家里等他爸爸还挺惊讶的。

    “你知道那么多事情,知不知道我跟我爸的关系?”

    “知道一点。”

    “其实关系也没缓和,就是他打电话来告诉我,家里有亲戚要过来所以我就留下了。”印少臣叹了一口气,“给他点面子。”

    就算是豪门也躲不过春节的亲戚。

    明希理解地点了点头,问他:“那我们这两天还能见面吗?”

    “必须见面,你不来见我,我就去爬你们家窗户。”

    这让明希特别头疼,叮嘱他:“见面了不许过分!”

    “好好好,今天不亲你。”印少臣妥协了。

    “明天呢?”

    “明天怎么可能不亲?你后天就回江苏了。”

    明希立即趴在桌子上了,不给印少臣看脸。

    印少臣也不肯让步,低头闷头做题。

    两个人沉默了能有十多分钟谁都没理谁。

    过了一会印少臣家里有了动静,印少臣听到有人叫他应了一声,接着起身出了房间。

    明希坐起身来看着视频里面空荡荡的房间忍不住噘嘴,她男朋友的脾气怎么就这么倔呢,就不能让步吗?

    她这边也无聊得厉害,干脆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

    这本书名叫《男人这东西》,作者是渡边淳一,还真挺应景的。

    他看了一会就看到有人推门进了房间,进入印少臣的房间里鬼鬼祟祟地看了看,接着走到了书桌边看桌面上的东西。

    明希立即站起身来让对面看到是空空的房间。

    视频久了手机上的按钮会隐藏,画面里的东西静止不动,还没有声音,不仔细看还当那只是一张图片。

    “你进我的房间做什么?”印少臣的声音从视频里面传出来。

    “进来看看,本来准备了红包想放在你的桌面上。”那个人说着真的拿出了红包来,丢在了印少臣的桌面上,“你这是在努力学习?”

    “高中生的寒假作业。”

    “真不错啊,没想到你还会写作业。”

    那个人的语气让人浑身不舒服,明希听着都觉得难受。

    印少臣走过来拿起手机,看到屏幕上的画面松了一口气,接着对那个人说:“我谈恋爱了,是个好学生,我女朋友让我必须自己写完寒假作业。”

    “我看到了,你朋友圈里的那个?”

    “嗯,你要不要见一见?”

    “也行啊。”他们确实想了解明希家里的家庭背景。

    “正好过年,你也该给弟妹红包对不对?”

    “嗯,小事。”

    “上次我爸给了一张黑卡。”印少臣暗示得非常直白。

    “咳咳……她什么时候过来?”

    “我一会问问她。”

    等那个人走了,印少臣才看了看自己的桌面,接着走过去将门反锁。

    “什么情况啊?”明希重新坐回去问印少臣。

    “他们知道我开始防着齐山了,所以这次过来先是其他人拉着我问东问西,我那个哥哥直接跑到我房间里来了。”印少臣回答完就开始冷笑。

    别的地方可以安排人监视,家里不行。

    印少臣家里原来还有一群佣人,现在只剩下一个老管家,来打扫卫生的佣人也都是规定时间才来一次,印少臣的房间还不许进入。

    他在家里住的时间不多,大多是在855轰趴馆,轰趴馆都被印少臣检查得彻底了。

    这个房间里就跟没住过人似的,只有桌面上摆着印少臣这次复习的资料。

    东西也不多,解释成寒假作业完全没有问题。

    “他们还盯着你啊……”明希有点不理解。

    “我爸离开家后大家都等着看他笑话,结果他的事业做得还不错,混得不比其他几个叔叔差。在我妈妈死后我的爷爷、奶奶就开始劝说我爸回去了,还非常看重我爸的能力,主要是我那几个叔叔整天勾心斗角不干正事,就凸显出我爸来了,最近几年更是总叫到身边去告诉公司的事情。”

    “嗯,这些我知道。”

    他们防着印少臣上进,是因为印爸爸最大的不足就是有一个纨绔儿子,还是没有母亲背景的。

    如果这个上不了台面的儿子也突然变好了,那么印爸爸回印家的可能性很大。

    印家的那几个已经斗了这么多年了,那架势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现在突然又要杀回去两个强力的对手,这群人不在意才怪。

    都是钱惹的祸。

    就跟九龙夺嫡似的。

    “需要我过去吗?”明希问。

    “嗯,你过来吧,大大方方地介绍给他们,不然他们私底下调查再出现其他的问题就不好了。”印少臣这样说道,“而且这次来我会给你打劫一大批红包,这就是我是这一辈里岁数最好的好处。”

    “嗯,好,我化了妆过去,你说我是化什么样的妆好呢?新年妆还是桃花妆?”

    “黑化妆。”

    “哦……”

    明希最后还是去了印少臣的家。

    刚交往就见家长,还见了一群人,重点是她跟印少臣只是高中生,明希已经可以说非常有胆识了。

    明希自己也没想到她谈恋爱的节奏这么快。

    不过印少臣说的对,与其让人调查她,不如主动告诉他们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子,省的惊动了明梵他们。

    到了印少臣家里,就有一群人围观明希了。

    印少臣也懒得介绍,就说了一句:“他们是我亲戚,平时也很少走动,你认识不认识无所谓,我就不一一介绍了。”

    然后就过去了。

    明希笑呵呵跟所有人问好,最后单独对印爸爸说:“叔叔好。”

    对印爸爸必须客气,人家是金主爸爸,给过黑卡的。

    “嗯。”印爸爸随便应了一句,不过她还是看到印爸爸很浅地笑了一下。

    印少臣拉着明希的手让明希在沙发坐下,很快来了一位年长一些的女人,笑呵呵地对明希自我介绍:“你好啊,我是印少臣的三婶。”

    明希笑呵呵地点头:“您好,这件绿色的毛衣特别趁您。”

    印少臣听完就扬起嘴角来,却没笑出声。

    明希的乖巧应对修罗场的套路开始了。

    你问什么,我答什么,我回答得真情实感,就是会在话语里让你不痛快。

    “你家里是做什么的?”三婶真的非常直接,直截了当地问了这个问题。

    “我家里是挖矿的。”明希如实回答。

    旁边有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一屁股坐下,听完就乐了:“家里条件挺艰苦啊,工薪家庭?”

    这个回答的确给人一种明希父母是矿工的感觉。

    “只能算是简单的富裕家庭吧。”明希回答。

    “挖矿还富裕?”男人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

    明希点了点头:“金矿跟钻石矿这些我们家都有,只要是国家许可的,只要的能挖的,我们家都有涉及。后来发现钻石啊、玉啊挖的太多了,干脆就自己开了一家珠宝行,挺想全国连锁的,不过现在主要的经营范围只在江苏那一带,过阵子会来这边开新店。”

    回答完家里一静。

    是挖矿的。

    最主要的是家里有矿,还有大型珠宝行。

    “土豪啊。”男人静了一会才说道。

    明希听出来了,这个男人就是进入印少臣房间的那个,说话阴阳怪气的让人觉得不舒服。

    “其实也是赚得辛苦钱,我的父母也不容易,我们的日子过得也很辛苦。”

    “怎么个辛苦法?”

    “呃……”明希卡壳了,难道说每天都要辛辛苦苦地想怎么花钱?不然家里的钱实在是太多了,“需要两地奔波,而且总有慈善机构给我们家打电话,捐了不知道多少了,他们还在使劲挖我们家的钱。”

    印家哥哥冷笑了一声,没再说什么,一副你个土豪在我们豪门面前炫富,不知好歹的模样。

    明希说得到是真情实感,真是有钱之后催捐的人太多了。

    他们自己不捐,但是他们觉得别人应该捐。

    “嗯,我女朋友很善良,喜欢救济苦难人士,就好像当年三叔从狗窝里把你拎出来一样那么充满了爱心。”印少臣在旁边插了一句。

    “你什么意思啊你?”男人立即怒了。

    “你心里有数。”

    男人气得发抖,却没有发作。

    过了一会家里又来了客人,看到来的人是谁,明希第一时间看向印少臣。

    印少臣跟她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心中了然。

    印少臣故意叫来了何然,这回家里足够热闹了,估计他的三叔会万分煎熬。

    他是故意的!

    何然来了之后看了看在场的人,最后看向了自己的亲爹。

    紧接着就注意到了明希的表情。

    何然很快就想到了,问印少臣:“你告诉她了?”

    “只告诉了很少一部分。”

    “你他妈的真不把自己媳妇当外人了啊?”

    “对啊,我媳妇当然不是外人。”

    何然看着明希,观察她的表情,似乎确定了明希的表情没有作假才罢休。

    等何然进入客厅坐下后,明希下意识松了一口气,仿佛通过了什么考验似的,忍不住问印少臣:“何然是不是学心理学的?”

    “他看的乱七八糟的书也不少,不过没你多。”印少臣回答。

    印少臣看到三叔一家来了,就故意叫来何然给三叔添堵。

    三叔看到何然之后就特别不自在,明明就是自己的儿子,还聪明得不得了,却就是不能相认。

    何然进来也不搭理其他的人,坐在沙发上叫来印少臣陪他玩游戏。

    “带明希一个。”印少臣拿出手机来对何然说。

    “别是猪队友,我生气是会骂人的。”何然对带人这种事情不是太喜欢,还不如他自己打野队呢。

    “你骂她我就骂你。”

    “不要个逼脸,找人带自己女朋友还骂人?”

    何然,一个玩游戏外挂一样的存在。

    印少臣玩游戏不多,倒是也水平足够,至少不是被何然骂猪队友的那种。

    他们两个人带上一个明希,一起进入游戏。

    “哟,水平还可以啊明希同学。”何然继续操作,嘴里却开始夸明希了。

    “我就是那种特别听指挥,会打配合的队友,不过很少MVP。”明希认认真真操作着回答。

    “你这样应该玩奶妈或者大盾。”何然给明希指了一条路。

    “不行的,这种职业稍微有点问题就被骂,跟着打打打还能浑水摸鱼。你别看我水平这样,但是我皮肤超级多,基本上是全的。”

    “能把游戏完成暖暖你也是厉害。”何然说完忍不住笑了一声。

    “你还知道暖暖呢啊?”

    “……”何然不回答了。

    他们三个人来了就在家里的客厅玩游戏了,看上去也不会再理人,印家三叔那边着急离开,不然留在这里怕露馅,拉着三婶走了。

    那个二十多岁的男人也跟着走了。

    这群人临走的时候都给明希留了红包,结束了一局明希立即去拆红包了。

    一共八个红包,每个红包里面一万块钱,其中四个明希的,四个印少臣的。

    “还以为会很多。”明希看完叹气。

    “只是第一次见面而已,结婚的时候会很多。”印少臣放下手机说道。

    “如果你去我家绝对不会这么少,就是我们俩太小了我不能带你回去。”

    “也是他们过来没准备,没想到我竟然把女朋友领回家来了。”

    何然看完也想笑:“本来打算每人给印少臣两万,结果分开了成了两人份。现在谁还带这么多现金,一看就能看出来。”

    明希有点失落:“我就是奔着红包来的。”

    何然都看不下去了:“你能不能别这么现实?”

    “他们那么坏,对我男朋友那么差,当然是能得到点好处就得到一点。”明希回答得理直气壮。

    “你真的是爱钱不做作啊,我非常欣赏你这种态度。”何然并不认真地夸奖。

    “我上楼跟月牙玩了。”明希对游戏的兴趣不大,有大神带飞都不在意了,等那些亲戚走了就开始放肆了。

    “她不是第一次来你家了?”何然问印少臣。

    “不是。”

    “发展得挺快啊,你的女朋友曾经深深地爱过我,你不觉得很膈应吗?”

    “何然,你不用想方设法给我添堵,我不过是知道你一些事情,却并未做过其他对不起你的事情。你跟唐梓岐接触是发现她对我的态度特殊吧?你跟唐梓岐再怎么折腾也没用,我就是跟明希在一起了,并且不会分开。”印少臣放下手机,对何然坦然地说道。

    “哦……”何然翻看自己的属性列表。

    “你真牛逼你去对付那个人去,别看到他之后就躲闪得像个怂包似的。”

    何然冷笑了一声:“你不就是想利用我对付你三叔吗?”

    至今不肯承认那个人是他爸爸。

    “是啊,我就是想要利用你,他没德行,跟他门当户对的老婆一个孩子没生出来,所以只有你一个亲生儿子。跟在他身边的那条狗不就是看中他膝下无子,过来跟在他身边耀武扬威的吗?”

    闯进印少臣房间的男人,不过算是印家的旁支亲戚,见印家三叔膝下无子,过来舔着脚面叫爸爸。

    曾经那么狗的日子不记得,居然还有脸嘲笑明希是土豪。

    “我对你家的事情不感兴趣。”何然耸肩。

    “那你就也别对我的事情感兴趣,尤其是你别盯着明希,如果你做了伤害明希的事情,我会让你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果印少臣想,可以立即告诉他三婶何然的真实身份。

    三婶不是一个善茬,肯定会把事情闹得特别大。到时候何然会被三婶盯上,都不用印少臣亲自动手,何然的生活就会进入到水深火热之中,处境比印少臣还尴尬。

    至少印少臣还是名正言顺的印家孩子。

    何然呢,印家仇家女儿生的孩子,还是三叔的独子。

    “你叫我过来就是为了警告我,保护你女朋友的?”何然终于放下了手机。

    “对,还有,唐梓岐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其实我跟她也不熟,就是觉得她神神叨叨的,而且她防着我,我能知道的就更少了。”何然对唐梓岐也就是觉得有意思,想试试看她的能耐,后来发现唐梓岐真的有点……邪乎。

    不过也就仅限于此了。

    两个人正聊着天,家里别墅大门从外面打开了,印爸爸居然又带亲戚来了。

    其中一个小孩子快速跑了进来,看到印少臣后叫了一声:“叔叔!”

    紧接着就开始满屋子找人:“姨姨呢!”

    显然是听说印少臣女朋友来了,特意过来看看。

    印少臣看到这个孩子就蹙眉,回答道:“她回家了。”

    “在楼上呢。”何然在同时回答。

    印少臣立即瞪了何然一眼,快速起身,却还是见到那个孩子火箭炮一样地冲上了楼去找明希。

    “姨姨!”小男孩上来后看到明希立即叫了一声。

    明希当时正撅着屁股,从床底往外拽月牙,尴尬地应了一声:“你好。”

    “姨姨你好漂亮啊!”小男孩看到明希兴奋地说。

    “谢谢。”明希席地而坐看向他。

    “你这里是真的吗?”小男孩说着就要伸手去碰明希的胸。

    好在印少臣在这个时候进来了,一把拽起了小男孩,接着一个大脚开了出去:“你他妈给我滚犊子!”

    “啊!”小男孩被踹出去后就开始嚎,干打雷不下雨。

    楼下传来一个女人的惊呼声:“啊,我的小宝贝怎么了?!”

    印少臣听到就烦,走出去将小孩拎起来捧到扶手边往楼下看:“嫂子,你要着急找孩子我现在就给你扔到一楼去,你接好了。”

    “别!我现在上去。”女人说完快速上来抱走了小男孩,“你说你这么大人了,怎么还欺负小孩啊?”

    “他小孩,上来就跟我女朋友耍流氓?”

    “他懂什么啊,他才5岁!”

    “他懂的可多了,他自己是怎么被制造出来的他知道的清清楚楚的。”

    他的嫂子抱着大哭的孩子就去找印爸爸了:“您是怎么教育的孩子,怎么这么大了还这么混蛋呢?哪里有点正经人家该有的样子。”

    “少臣还小呢,不太懂事,你别跟孩子计较。”

    “他都有女朋友了还小吗?”

    “你儿子如果想,他也可以有。”

    印家嫂子翻了一个白眼,回头看到明希站着楼梯口继续嘲讽:“你男朋友这样你也跟?以后说不定就是打孩子的男人!”

    “我觉得他发脾气的样子特别帅。”明希语气甜甜地回答。

    “那他哪天打你呢?”

    “他不会打我的,毕竟我不会仗着年纪小耍流氓。”

    印家嫂子看着这几个人,就觉得这几个人特别糟糕,简直就是无可救药。

    她抱着孩子往外走:“我们走,这个地方乌烟瘴气,简直不是人待的地方。”

    结果她的孩子突然挣脱开了她,朝着何然跑了过去:“你在玩游戏吗?给我玩,我比你厉害。”

    何然往外躲了躲:“不给。”

    “我可以教你怎么玩!”小孩子吼道。

    “我可以教你怎么把你爸爸往死里打。”

    印家嫂子抱着孩子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