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 > 第55章 求婚

第55章 求婚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最新章节!

    第55章 求婚

    明希没想到印少臣居然这么大胆,这里可是校长室!

    在这种地方就没有安全感,明希一瞬间就炸毛了。

    她下意识地想要推开印少臣,却被他误认为她要反悔,虽然有点不舍得还是松开了她,委屈巴巴地看着她。

    “你、你疯啦,在校长室!”明希说话都不利索了,抬头四处看了看。

    “没有监控。”印少臣猜到了她的心思,提醒道。

    明希这才松了一口气,再次看向印少臣就看到了他委屈的样子,不由得被逗笑了。

    这张脸适合盛气凌人,不适合委屈,就跟被主人骂了的阿拉斯加似的,还是那种被骂还不知道为什么的表情。

    “在这里不行,我们走。”明希去拉印少臣的手。

    印少臣有点无奈,却还是跟着她离开了校长室。

    出了办公室的门明希就松开了印少臣的手,印少臣看着空空的手掌心还有点怅然若失。

    现在真的是越来越贪心了,这样都觉得不够。

    看着走在他前面的女孩背影,明明就在他的眼前,却总也触及不到似的。

    “手痛不痛?”印少臣走在她身边问。

    “确实有点……”明希抬起自己的手来给印少臣看自己红彤彤的手掌,“打人如果没有技巧,真的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唉,看你打人我都心疼。”印少臣真觉得自己没救了,这种无脑护真是有点病态级别的了。

    “冲着我来的,没办法。下午还要跟她一个考场,她就坐在我身后,我就感觉她随时都可能暗算我,真要再耍什么花招,我恐怕就招架不住了。”

    心累。

    真的心累。

    穿书不易,好想自闭。

    “有没有可能你正在考试,突然自己走出了考场,之后你不就考不了了?那样分数岂不是会差很多?”印少臣想到了明月当时的样子,真的像中邪了一样。

    “她想用什么方法,必须有身体接触才可以。我就怕她剑走偏锋,万一突然考着试我突然开始脱衣服呢?”

    “操……”印少臣立即不高兴了,“下午我跟你过去看着。”

    “这恐怕行不通……”

    “她不想让你考试,我就让她也考不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下午不会让你看到她的。”印少臣决定自己出手了。

    明希犹豫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我去跟何然问问能不能偷偷换个座位,卷子都写着自己名字,坐在哪里无所谓,坐在后面总比背对着有安全感。”

    印少臣看着明希半晌,最后也没执着。

    他现在听明希的,明希不让他做他就不做了,免得做了明希不喜欢的事情。

    明希虽然说努力做坏蛋,但还是不能真的坏起来。

    坏起来了吧,又怕她进入了迷失的状态。

    印少臣很着急。

    下午考试,明希去跟何然商量换座的事情。

    何然撇了撇嘴,回答:“行啊,你唱首歌给我听吧。”

    明希忍不住诧异,这个人什么毛病?

    “你想听什么?”明希问他。

    “啊……”何然开始思考。

    印少臣在这个时候走进教室,到了何然的桌子边就开始收拾何然的东西。

    何然白了印少臣一眼:“我等着明希给我唱歌呢。”

    “你要不要顺便等着我揍你一顿?”印少臣问何然。

    “你们就这么求人的?”何然问。

    “明希,给他唱一首《凉凉》。”

    “行,换座。”何然主动站起身来到了第一排。

    明希终于觉得好多了,能坐在在唐梓岐身后也不至于那么不安了。

    “我留在这里陪你,我申请完了。”印少臣突然说道。

    “啊?这都能申请?这里就五十个桌子你坐在哪里啊?”

    印少臣指了指讲台:“我坐在讲台。”

    明希目瞪口呆:“那里都可以?”

    “有什么不可以的?我来感受一下第一考场的气氛不行吗?”

    明希将自己的电热垫等东西都挪了过来,扭头问印少臣:“我要不要分给你一点东西,你好像比我还怕冷呢。”

    “给我几个暖宝宝就行。”

    “电热垫也给你吧,这个暖手。”

    “不用,我也不写什么,交白卷只需要坐在教室里摆造型就行,手可以插进羽绒服口袋里。”

    “你说得好像很有道理啊……”说完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火箭班的同学真的是心情复杂。

    他们不但要看着明希这个“外来侵入者”,这个侵入者居然还带着家属杀进第一考场来了。

    现在好了,不但要看学神在他们的面前大展神威,还要看着学神跟她的校霸兼校草的“男朋友”秀恩爱。

    传说中打架从来不会手下留情,不苟言笑,周身都散发着一股萧杀之气的印少臣,此时一脸幸福地扯起衣角,让明希给他贴暖宝宝。

    明希的嘴里还在念叨要给印少臣买条秋裤,说印少臣这样老了不行,得养生。

    印少臣也没拒绝:“你买我就穿。”

    真真闪瞎众人的狗眼。

    唐梓岐姗姗来迟,看到印少臣跟明希在她后排的位置脚步一顿,眼中闪过一丝复杂。

    她的脸颊还是有些肿,不过已经看不出太大的痕迹了,看起来就是突然发胖脸浮肿了,外加天冷脸颊微红。

    她似乎也没跟任何人说起过这件事,也没人去关心她,只是闷头回了自己的座位坐下。

    说的话和谁说呢?

    从上次举报的事情发生后,她就渐渐形单影只了。

    理解可以理解,但是都不喜欢跟“小报告”做朋友。

    如果再去报告一次明希打她,估计还会再引起一次非议,明希得不到好处,她也得不到。

    她刚来,印少臣就嫌弃得侧移了一步。

    唐梓岐注意到了,却什么也没说。

    印少臣没多留,扭头去了讲台的位置,先是从口袋里取出湿巾来擦了擦椅子。

    之后又换了一张湿巾擦桌面,看到脏兮兮的湿巾他忍不住“啧”了一声。

    校霸刚发出不悦的声音,火箭班的学生瞬间安静了下来。

    然后就看到校霸开始了疯狂地……打扫卫生。

    印少臣突然来这个教室里考试,对这个教室来说都是一场浩劫,真的是恨不得把讲桌搬起来扫扫下面。

    等监考老师来了看到印少臣坐在讲台的位置,不由得问:“你突然跑这个考场来做什么?”

    显然,他们也收到了通知,并没有赶印少臣走,只是好奇他过来的原因。

    火箭班的学生忍不住腹诽:高调谈恋爱呗,不要个碧莲。

    “我在十二考场太优秀了,那渣渣总想抄我。”印少臣面不改色地回答。

    “上回考了多少分?”老师继续问。

    “高达124分。”印少臣回答。

    “哪科?”

    “总分。”

    老师都不愿意搭理印少臣了,站在他旁边数卷子,确定是51张了才开始发卷子。

    印少臣坐在讲台上拿着笔,写了自己的名字跟学号,接着开始填写选择题。

    写完了之后笔一扔,就开始双手插进羽绒服口袋里,靠着椅子盯着明希。

    明希认认真真地答题,偶尔抬起头来就跟印少臣对视了。

    对视的一瞬间她一怔,紧接着瞬间心里暖融融的。

    原本唐梓岐吓得胆战心惊的,但是一直被印少臣这么盯着她突然有了安全感。

    如果唐梓岐有什么不妥的举动印少臣第一时间就能看到,到时候无论发生什么印少臣都能淡定地处理,也不会觉得惊讶。

    这回就不用担心了……

    不知道为什么,再次低下头答题,碰触到暖暖的桌垫后就忍不住扬起嘴角微笑。

    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子恋爱的酸臭味。

    唐梓岐坐在自己的位置多少有点不自在。

    她能感受到印少臣的目光,然而目光是越过她看向明希的,这让她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荡起了涟漪。

    她拿着笔答题都觉得浑身不舒服。

    她突然开始想是不是该放弃了。

    如果现在放弃系统,保持现在的样子是不是还不算太糟糕?

    上一次犹豫的时候,她放弃恐怕会好一点。

    她只是掉了30点学霸点,样貌还没有发生变化,但是现在……已经用过道具结了仇。

    还来得及吗?

    考完试,明希找黄花要了今天考试科目的空白卷子,拉着印少臣回了教室,把卷子往桌子上一拍:“我要看看你的真实水平。”

    印少臣拿过卷子放在了自己的面前,表情沉重。

    躲得过嘉华,骗得过黄花,但是妥协在明希的威严之下,还是得考。

    今天是月考,考完之后其他学生都休息了。

    火箭班也许还有学生去复习,也算是临阵磨枪了。

    但是国际班就没有这个氛围了,教室里空空荡荡的只有他们两个人在。

    教室里的桌椅还没挪回去,还是单排。

    两个人坐在了靠墙边的位置,这里从走廊里路过不会看到教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不然真的会议论非非。

    他长叹一口气,还是开始答题,这是找一个学神“女朋友”会发生的事情。

    印少臣坐在桌前答题,明希倒着坐椅子,一直盯着印少臣写。

    印少臣写的时候就感觉明希靠得越来越近,不是因为想跟他亲昵,而是在他答题的同时也在读题。

    到了后期,两个人几乎就是头顶着头。

    印少臣刚刚填写完一道选择题,明希贴着钻的指甲就出现在了印少臣的面前:“这个知识点我不是给你讲过了吗,你怎么还能错呢?”

    印少臣被她吓了一跳,无奈地问:“那选C?”

    “为什么要犹豫呢?”明希恨铁不成钢地问。

    “你要看我的真实水平,结果我刚错一道题你就发脾气了?”

    “我没发脾气。”

    “那现在是……”

    “就是有点不高兴。”

    印少臣低下头看卷子,再次答题的时候越发谨慎了,因为他知道他写错了会惹学神不高兴。

    想哄她开心也很简单,多对几道题。

    写了一会题,印少臣需要跟明希顶脑壳把她挤开才能继续写题。

    明希干脆靠着墙壁坐下:“行了行了,我不看了。”

    不然看着印少臣写题她都着急。

    “嗯。”印少臣回应。

    “作文你就不用写了,我按照平均分给你。”

    “嗯。”

    印少臣认认真真地答完了数学的卷子,明希拿着红笔在前排同步判分。

    标准答案在考试结束后就出来了,明希只要看一眼就能估出自己的分数来,所以全部都记了下来。

    她给印少臣判了题,总分150分,印少臣考了118分。

    其实已经算是及格了,但是还是不够看。

    明希判完卷子就忍不住吧唧吧唧嘴。

    在她看来,印少臣有很多知识点根本没有错的理由,都是很简单的。

    她盯着卷子看了半晌,开始在脑子里计划给印少臣量身定制的补习计划。

    到了快关寝室的时间,印少臣免为其难地答了三科的卷子。

    “英语就不考了吧,你英语比我都好呢。”明希拿起最后一科的卷子看了看。

    印少臣搬着椅子到了明希身边坐下,看着她判卷子,旁边居然还写了批注。

    “成绩怎么样?”他问。

    “去普通班三、四班应该是没问题。”明希撇了撇嘴,展现出了来自学神的嫌弃。

    “我觉得很好了。”印少臣已经满意了,他重生之后才开始努力,现在已经能够到这个水平已经非常不错了。

    “你的光环呢!”明希看向他。

    “哈?小天使的光环?”

    “唉……不,你是小恶魔。”明希抬手点了点印少臣的鼻尖,笑得极为灿烂。

    其实之前印少臣答题都故意做错一些,怕明希不给他补习了。

    现在看到印少臣的水平反而让明希松了一口气,没有想象中那么差,却也不至于一飞冲天,立即逆袭打脸。

    心情不错,也愿意跟印少臣闹。

    印少臣突然问她:“这里可以吗?”

    “嗯?”

    “校长室你害怕,这里可以吗?”印少臣问的时候十分认真,眼睛紧盯着明希。

    明希有一瞬间的慌张,想了想后点了点头。

    印少臣怕她害羞,起身关了灯,然后重新坐在她的对面。

    眼睛还不适应黑暗,走廊里也没有开灯,他们只能看到彼此的轮廓而已。

    印少臣抬手扶着她的脸颊,慢慢凑进了吻她。

    从一个浅显的吻,到难舍难分不愿意分开。

    明希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做,试探性地碰了他的舌尖,引得他更兴奋似的。

    她用双手扶着他的肩膀,闭着眼睛任由印少臣吻她。

    有点甜。

    比第一个吻美妙多了,至少没有满嘴的血腥味。

    同样的地点,同样昏暗的环境,两次亲吻却天差地别。

    明希的顺从是让印少臣兴奋的点,感受到明希的配合,让他更不愿意松开她。

    觉得有点受不住了,明希才推开了印少臣大口喘气。

    接吻的时候紧张得不敢呼吸,要憋死了,气都没喘匀。

    耳边传来印少臣的轻笑声,声音很酥,让她身上下意识地起了鸡皮疙瘩。

    用声音就能撩人就是指印少臣这种人吧。

    “我们回寝室吧。”明希小声说,稍微有点不好意思。

    “嗯,这个说法就好像我们回一个地方似的。”

    “等高三毕业我就换一个寝室,才不住一楼了呢!”明希说着转身去收拾桌面上的卷子。

    印少臣又抱住了她,将脸埋在她颈窝里:“还想跟你在一起多待一会。”

    明希无情地拒绝了:“我寝室的窗户都反锁了,我们如果再多留会一起沦落街头。”

    “我们结婚吧。”结婚就能同居了。

    “信不信我打爆你的狗头。”

    “你是不是只对我凶?”

    “是啊,就你最气人。”

    明希整理好东西起身就朝外走,印少臣立即跟了上来,拉住了她的手。

    两个人关了教室的门后,印少臣拉着明希就开始跑:“走走走,算夜跑了。”

    “等等!”明希今天穿的是小皮鞋,跑步不太舒服。

    “赶紧吧,不然就真要去开房了,我带身份证了你带了吗?”

    “没带,带学生证了。”

    “那就跑。”

    两个人拉着手在学校走廊里狂奔。

    到了大厅就有光亮了,他们俩从彩虹的楼梯间跑过去,明希几乎是被印少臣拽着往下跑,刘海都飞了起来。

    从教学楼到宿舍楼也有一段距离,途中还有刚刚在教室里复习完往寝室走的火箭班、高三的学生,他们两个人从这群人身边跑过去特别吸引人目光。

    明希有点跑不动了,印少臣干脆在她身后推着她的后背走:“你当初报1500米的时候怎么想的?”

    “报的时候没想过穿皮鞋跑。”

    “磨脚?”印少臣终于缓慢了速度问她。

    “这倒没有,不过跑久了会累。”明希拿着卷子说道,“我回去会仔细看一看,然后给你弄一个复习计划,春节的时候你在哪里过?”

    “在……”印少臣说到一半就迟疑了,“也许会回印家几天,不过大部分时间还是在家里。”

    “好,到时候我去855给你补课,寒假说什么也要把你的成绩提升上去。”

    “嗯。”

    “不如我们先定一个小小的计划。”

    “先考个七百分?”印少臣的语调都变了。

    明希摇了摇:“第一步,六百分。”

    “我……努努力……”印少臣也不知道行不行。

    他现在的成绩估计是五百多分,努努力冲一下六百分也是有那么点可能性的。

    “你要是能考过我,我就做你女朋友。”明希说完就羞得不行。

    印少臣听完直接停住脚步:“你怎么不干脆拒绝我呢?”

    “你怎么这么没斗志啊?”

    “我……我怎么有斗志?看着遥遥无期的未来垂死挣扎吗?”印少臣都有点崩溃了。

    明希就仿佛一个自身带着外挂的存在。

    别人上课睡觉就真的在认认真真睡觉,明希睡觉不一样,耳朵还听着课呢。

    真要是跟明希一样的学习,一般人三百分都到不了,但是她能考到七百多分。

    “六百分,超过六百分你做我女朋友。”印少臣试图讨价还价。

    明希听完就有点生气,扭头就走了。

    印少臣在她身后追,竟然一时间没追上。

    之前推着她跑都费劲,这回生气了跑得贼快,可以证明明希的潜力真的是不可估量的。

    印少臣看着明希跑进了女生寝室,只能独自往男生寝室走,想了想后他去了何然的寝室敲门。

    打开门就听到了寝室里的摇滚乐。

    何然的寝室专门做过隔音,因为这货太扰民。

    “有事?”何然打开门问,问问题都需要靠喊的。

    “你平时都怎么学习?”

    何然迟疑了一下打开了寝室的门,让印少臣看自己的寝室:“一般一个游戏开自动,一个游戏手打,学校的网速给力就能玩一阵子。角落那个大大的盒子是新买的电脑,我这个人因为队友猪或者网速卡输了,太心烦会砸电脑。”

    “我问学习。”

    “我是认真学习的人?”何然吊儿郎当地靠着门框问印少臣。

    “打扰了。”印少臣主动关上了门。

    结果何然又把门打开了,探头往外看:“你这是准备好好学习追学霸了?”

    印少臣没好气地回答:“你继续砸你的电脑去吧。”

    说完就走了。

    何然笑了半天才把寝室门给关上了,寝室走廊恢复了安静。

    印少臣跟明希都是早上直接去了第一考场,进行第二天的考试。

    两个人在吃早饭的时候,明希提起了明月:“昨天我去明月寝室了,她身体没什么问题,就是有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去仓库睡觉。”

    “嗯,那就好。”

    她又凑到了印少臣身边问:“你没发觉我今天有什么不同吗?”

    这是一道送命题。

    印少臣放下手里的食物盯着明希看了半晌,才试探性地问:“换口红色号了?”

    “对,我今天是黑化妆。”

    “哦……和以前有很大的区别?”

    明希立即凑过去给印少臣看自己的脸:“你没看电视剧吗?女性角色黑化之后都是换一个妆容,我也是啊,我眉毛加了点眉峰,看起来凌厉一点,口红是姨妈红,还有眼影……”

    印少臣听得直迷糊。

    “哦……”他敷衍地回答。

    “以前那种妆叫复古妆,这回这个妆叫黑化妆,有没有觉得我整个人的气场都不一样了?”

    印少臣看着眼睛亮晶晶,一脸期待看着他的明希,真不好意思跟她说,他觉得还怪可爱的。

    “看来你真的有很努力呢。”印少臣只能这么说。

    “对呀!超级努力,每天都要给自己洗脑,我很坏!我坏透了!”

    “嗯,真厉害。”印少臣伸手揉了揉明希的头顶。

    这个时候唐梓岐走进了实验室,明希身体一颤,刚才还威风凛凛的“大坏蛋”,此刻又秒怂了。

    印少臣真是十分无奈了,看来这个大坏蛋还得由他来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