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 > 第44章 埋胸

第44章 埋胸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最新章节!

    第44章 埋胸

    印少臣看着手机里的视频,再看着面前脸上带伤的许茶。

    许茶昨天夜里闹了邵余一晚上。

    邵余被许茶弄得寝室都没回,特别无奈地去了嘉华国际学校图书馆的监控室,找到了红外监控视频,将他们要找的片段截取下来。

    邵余困得头昏脑涨的,特别不耐烦地应付。

    邵余看到视频里的确是明希在胖揍许茶,并且下手特别狠,不由得也有点惊讶。

    许茶还复述了明希当时的话。

    印少臣知道,如果是他重生前认识的明希,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并不奇怪。

    那个明希性格十分恶劣,就好像天生就是给别人添堵的,做出来的事情会让周围的人赶紧不舒服。

    就连追他的时候都趾高气昂,好像追他都是恩赐,带着难以言说的优越感。

    被拒绝后更是过分,找到机会就要给他添堵。

    一个会哄骗妹妹去吸毒,诬陷他强奸,谋害他回家族失败,还被家族驱赶的人能是什么好人?

    他看着视频,在看看眼睛里含泪的许茶,有点弄不明白:“你找来这个视频来给我有什么用吗?”

    “告诉你你被她骗了!她根本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么傻白甜,其实就是一个坏到骨子里的人!你打人特别狠,你看我的额头撞的!而且她会说出那么恶毒的话来。”

    “你的手机给我。”印少臣伸出手来。

    许茶将手机给了印少臣,然后看到印少臣删除了视频,接着抬头问邵余:“监控室的视频删了吗?”

    “嗯,删了。”邵余这点还是做得挺干净利落的。

    “许茶,你主动去找茬真的很LOW,弄了那么多法子去吓人最后被人家揍了,在我看来你就是活该,而且还打轻了。”印少臣将手机还给了许茶,同时说了这样一番话。

    许茶觉得难以置信。

    这些傻逼直男总是被绿茶婊骗得团团转。

    “你这种直男真的很容易被这种绿茶骗了。”她狠狠地说道。

    “你怎么好意思说别人是绿茶?”印少臣冷笑着问。

    许茶的话立即就哽住了。

    “这份视频我会留着,这是你恶意戏弄女同学的证据,我拿到你的学校去你分分钟就会被开除。别以为你能回嘉华来,这里不是你的避风港。”印少臣说完,有些厌恶地看了许茶一眼。

    许茶一个劲摇头:“不,你是被骗了。”

    “我有没有被骗我心里清楚,用不着你来提醒我,我只是觉得你的作为真的很恶心。”

    最让人伤心的事情,无非是被自己喜欢多年的人亲口说恶心。

    印少臣还在一心一意地维护明希。

    这让许尘的心一点地碎裂,拼凑不整齐了。

    “印少,我错了好吗?你别生气,我就是想要恶作剧,我……”许茶试图挽回自己的形象。

    “我并不觉得这是什么恶作剧,这是一种很让人厌恶的道德败坏的行为,只是碍于你是女生,我没办法收拾你。”

    邵余看了一会清咳了一声,接着说道:“我昨天也跟你说了,你以后就别来找印少了,他不喜欢你,你这么戏弄他喜欢的人也确实过分。咱们也认识这么多年了,你戏弄了人之后也被揍得差点破相,这件事情就扯平了吧。”

    许茶开始掉眼泪,她胡乱地擦了一把就往学校外跑。

    “没想到明希打架还挺厉害的,看来兔子急了也咬人,你平时对明希也客气点吧,她不是没办法,只是不跟你计较而已。”邵余对印少臣提醒。

    看完他真的有点后怕了。

    印少臣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觉得头疼得不行。

    他现在脑子很乱。

    “今天我不去上课了,帮我请假。”印少臣说完就朝寝室走了过去。

    邵余没办法,只能自己回了教室。

    印少臣一整天没来上课,明希回头就能看到空空的座位,不由得有点关心:“邵余,印少臣是病了吗?”

    她有点担心印少臣是昨天去找她,然后生病了。

    “说是头疼,我会把你的关心传达给他的。”

    “不要了不要了。”

    明希多少有点内疚,拿出手机查询头疼怎么办。

    紧接着就找了一堆段子发给了印少臣。

    印少臣:?

    明希:大笑会缓解头痛,放松心情。

    印少臣:哦。

    明希:你加油哦。

    印少臣:加油笑?

    明希:身体加油。

    印少臣:笑了,被你逗笑的。

    明希:那就好,好好休息。

    明希晚上回到寝室,洗漱完毕后就发现月牙的状态不太对,接着在寝室里找到了月牙的呕吐物。

    明希感觉不太妙,捧着月牙查看状况,又拿出手机来查询。

    很多病症都是在网上查询后,就觉得自己简直得了绝症,还是得去医院,明希也是越查越害怕。

    她着急的情况下不知道该怎么办,下意识地想到了一个人,毕竟是月牙的共同抚养人之一。

    她打电话给了印少臣,印少臣那边过了一会才接听,似乎接通前有所犹豫:“喂,怎么了?”

    “月牙吐了,状态不太好,我想带它去医院,不知道学校能不能让我出去……”明希着急得不行,处于六神无主的状态,这点从语气就能够听出来。

    “没事,你别着急,我现在就过去。”印少臣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明明接电话都犹豫,发现明希在着急还是立即赶过来,几乎没有考虑。

    明希这边也赶紧收拾。

    她为了早上能多睡一会都是晚上洗头发,头发还没吹干净,她用毛巾快速擦了擦。

    然后套上了厚一些的外套,戴上了帽子。

    她还穿着睡裤,外面直接套了一条牛仔裤,一个爱美的女孩子第一次这么不顾及形象。

    她这边收拾得差不多了,印少臣也出现在窗外敲窗户。

    明希将月牙放进专门的猫咪背包里,先把包递给了印少臣,接着自己爬出去。

    印少臣很快扶住了明希,让她下来的时候能靠进他的怀里。

    明希因为着急根本没在意这些细节,回身将窗户关上回头问印少臣:“我们怎么走?”

    “跟我过来。”印少臣帮明希扯了扯帽子,接着背上背包,拉着明希往学校后方走。

    他们在嘉华国际学校待了这么多年的学生,不可能不知道怎么逃学,对于各个地点早就轻车熟路了,到了一个没有监控,比较好爬墙的地方印少臣停了下来。

    这里是学校后方一个小仓库,仓库里放的都是不太用的工具,比如铁锹、草坪修剪机,看起来就是一个小的平房,被刷了亮黄色的油漆,还画了小黄人的涂鸦。

    “我先上去,然后拉你上去。”印少臣背着包,往后跑了几步后快速冲了过去,很利索就爬了上去。

    明希看着他差点鼓掌:这个猴可以的!

    “你踩着那个凸起,然后把手给我。”印少臣指着下面说道。

    “好。”明希立即踩着凸起蹦了一下,然后掉下去。

    明希并不气馁,立即再次尝试了一遍。

    “你怎么笨成这样?”印少臣毫无求生欲地问。

    “我非常努力了……”

    “明明揍许茶的时候动作很利索。”

    明希抬头看向印少臣,问:“我不会真把她打毁容了吧?”

    没有多少慌张,也不惊讶,反而问得挺真诚的。

    印少臣迟疑了一下回答:“没事,能好。”

    “那就好,我再试一次。”明希踩着凸起再次努力,终于抓到了印少臣的手,然后被印少臣硬生生拽着也到了墙头。

    明希坐在墙头往下看,就忍不住吐槽:“这么高的院墙怎么不修几个炮楼搭配一下呢,别人进不来,我们也出不去,谁不老实就一枪弄死。”

    印少臣已经利落地跳了下去,对着明希说道:“跳下来,我接着你。”

    “我不会把你砸晕吧?”明希问。

    “不至于,快点吧,我叫的车快到了。”印少臣对她说。

    明希一狠心还是跳了下去。

    像明希这种身高真的就是大鹏展翅的效果,印少臣伸手一接身体就一晃,然后就感受了一把“一脸的胸”的感觉。

    差点没喘过气来。

    最惨的情况不是跳墙的时候脸着地,而是男生接着你,你胸着他脸上了,还是没穿内衣的真空状态。

    明希快速退开,想要抽印少臣一巴掌又突然停了下来,想了想后承认错误:“我没跳准……”

    印少臣难得的老脸一红,清咳了一声后回答:“没事。”

    接着伸手拉着明希,带着她往约车的地方走。

    两个人一起到了宠物医院,明希把猫交给了兽医,描述自己知道的情况。

    大夫开始给月牙检查,接着问:“你平时都不给猫梳毛的吗?”

    “呃……偶尔。”

    “九月到十一月都是猫脱毛的季节,猫还习惯性舔毛,就会把毛吞进肚子里。猫平日里会自己吐出来,这没什么问题,但是严重了会在肚子里产生毛球,还得做手术拿出来,我们需要仔细检查一下。”大夫跟明希介绍。

    整个脱毛的季节已经到了尾声,这个期间明希的确不太注重给月牙梳理毛发,她第一次养猫,并不知道这个。

    被大夫说完不由得有点内疚,眼圈瞬间红了。

    印少臣站在明希身边,扭头看向她,扯着她到了一边问:“店里有吹风筒吗?”

    “有。”很快,店里的人借来了风筒。

    印少臣亲手帮她吹还没完全干的头发:“没事的,我们等结果吧。”

    “我感觉我没养好它,特别自责。”明希红着眼睛对印少臣说。

    “你已经很努力了。”印少臣温柔地揉着明希的发丝,帮她吹干头发。

    “你的头还痛吗?”明希问他,刚才着急完全忘记这些了。

    印少臣看着她,就觉得什么头痛都没有,全部都好了。

    “没事了,你治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