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 > 第39章 彩虹

第39章 彩虹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最新章节!

    第39章 彩虹

    何然习惯性在户外玩游戏,因为户外比学校内部信号好,玩游戏不会耽误。

    像他这样玩游戏兢兢业业的人,自然对速度要求高。

    不过最近天气有些冷了,他只能转移了阵地,到寝室楼外的小亭子里玩游戏。

    这里在十年前是公用电话亭,插卡后打电话的那种地方。

    后来手机都普及了,这里也就改建了,不过房子没拆。后来这里放了自动贩卖机,卖饮料跟零食,刷饭卡就能购买。

    何然坐在椅子上注意到周围的学生少了,才退出了自己刚才玩的游戏,打开了奇迹暖暖。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他挺喜欢玩这种游戏的,甚至会玩恋爱攻略游戏,都是无聊时的消遣,不过他不会让别人知道他玩。

    他长得好看,好看到不少人觉得他去做伪娘都会是极品的水平,他就很讨厌大家讨论这些。

    喜欢玩游戏是一方面,自己愿不愿意被当成是伪娘是另外一方面。

    他最恨别人说他跟个女人似的,这是他最大的忌讳。

    他玩了一会就感觉到有人靠近,立即抬起头来看。

    唐梓岐站在他的椅子后面,垂头看着他玩的游戏,问他:“长得好看的男生玩的游戏都这么刺激吗?”

    何然立即锁了屏幕,不耐烦地说:“你知不知道看别人的手机屏幕很让人讨厌。”

    “哦。”

    唐梓岐走到售货机前盯着看了一会,买了一瓶雪碧,接着回头看向何然问:“你喝什么?”

    “你要给我买?”

    “嗯,赔礼道歉。”

    “可乐。”何然倒是很快就接受了这份道歉。

    “好的。”

    唐梓岐又买了一瓶可乐,接着递给了何然。

    何然接过可乐的同时打量着唐梓岐,看到她上身套着毛衣的校服,下身还穿着睡裤就出来了,脚上还踩着小熊棉拖鞋。

    “没想到你这种乖乖女这么晚还会出来。”何然看了一眼时间,马上就要关寝室了。

    “在寝室里烦,就出来走走。”

    收到系统提示后,唐梓岐真的觉得这个系统挺虐狗的,印少臣接吻,她都是第一时间得到消息的。

    这让她烦躁不已,于是出来散散心。

    何然拧开可乐不客气地喝了一口,接着就随手放在了身边。

    他从口袋里取出烟盒来抖落出来一根点上,靠在椅子上吞云吐雾。

    他的坐姿总是歪歪扭扭没有骨头一样,扬起下巴,露出自己的喉结,脸小得有点逆天。

    这种男生精致到了过分的程度,就连仰着脸也堪称无死角。

    唐梓岐侧头看着他,半晌才问:“这东西好抽吗?”

    “感兴趣?”

    “有点。”

    何然又抖落出来一根递过去问:“要试试看吗?”

    唐梓岐走到何然身边坐下,抽出了那根烟问:“你教我?”

    “你先叼着,不然点不着。”

    唐梓岐笨手笨脚地照做,何然亲自帮她点烟。

    点燃后唐梓岐吸了一口就忍不住蹙眉:“味道很差啊。”

    “再试试。”何然坐在旁边继续吸烟,盯着唐梓岐乖乖女的样子居然在吸烟,觉得画面特别有意思。

    唐梓岐又试了几下,都觉得没什么好抽的,于是掐灭了。

    何然转过头看向窗外,接着推了推唐梓岐的手臂:“看那边。”

    窗口正对面正好能看到女生单人寝室一楼的位置,角落的地方,印少臣在一个寝室的窗户前在敲窗户。

    里面的人并不理。

    “应该是明希的寝室吧。”何然说道。

    唐梓岐没说话,只是跟着去看,标准的前排围观。

    紧接着就看到那个窗户开了,从里面泼出一杯水来,正好淋在了印少臣的身上,接着关上了窗户。

    “哈哈哈哈哈!”何然看到后就开始爆笑,“他也有今天。”

    唐梓岐也不知道是因为这个画面想笑,还是听到何然放肆的笑声想笑,居然跟着笑了出来。

    印少臣在窗户外并没有走,自己擦了一把脸后继续扶着窗户在对里面说什么,可惜里面的人都不理。

    何然取出手机来看了一眼:“今天最低气温零下2度,目前温度0度。”

    “估计他现在就跟这瓶雪碧一样。”唐梓岐也跟着调侃。

    心飞扬,透心凉。

    “我有点好奇这货能等多久。”何然坐在椅子上继续观看。

    “我也好奇。”

    “我的寝室在一楼,开窗户我就进去了,你寝室关了怎么办?”何然问她。

    唐梓岐想了想后叹气:“那你明天告诉我结果吧。”

    “行。”

    她说完起身往回走。

    系统:你是怎么想的?

    唐梓岐:我之后的任务不就是期末考过明希吗?

    系统:对,不过你有信心吗?

    唐梓岐:嗯,只是超过明希一个人就可以了,并不一定非得第一名……

    系统:之前做任务累积的额外物品你终于准备用了吗?

    唐梓岐走出去的时候看向印少臣……

    她也想过干脆放弃系统,回到原本的样子得了。

    然而……怎么可能甘心?

    何然兴致勃勃地看着印少臣在明希的窗外继续冻着,还拿着手机继续玩惊险刺激的奇迹暖暖。

    果不其然,半个小时后明希就心软了,打开窗户对印少臣说了什么,印少臣才转身离开。

    离开的时候印少臣已经冷得身体有些麻木了,最开始几步走得非常僵硬。

    何然忍不住笑,能把明希的那个脾气的人气成这样,印少臣也是牛逼啊,这也是一种能耐。

    印少臣过得越不好,何然的心里就越舒坦。

    特别的爽。

    这个唐梓岐……似乎可以利用一下。

    印少臣一直跟着明希到了寝室门口,明希头都不回就进入了寝室楼。

    进去后冯曼曼跟刘雪想劝明希,明希也只是摇了摇头:“道理我都懂,我已经拒绝他了,我哭就是因为生气,他这么个人怎么可以这个样子?!”

    怎么说亲就亲?

    她两辈子没谈过恋爱,看日漫的时候还曾经幻想过樱花下接吻。

    结果呢,就这么草率的发生了?

    她气鼓鼓了半天,想到书里的印少臣就恨不得仰天长啸。

    印少臣啊!

    死缠烂打印少臣啊!

    强吻达人印少臣啊!

    瞎几把乱撩的中二少年印少臣啊!

    冯曼曼跟刘雪真没辙,两边都是朋友,冯曼曼憋了半天才说了一句:“明天我帮你骂印少臣。”

    “我跟黄花说让她帮你换座!”刘雪跟着说。

    “对!”冯曼曼跟着接茬。

    明希回到寝室,三个女生聊了一会,刘雪跟冯曼曼就上楼了。

    明希自己坐在书桌前,一边哽咽,一边写作业,一边骂印少臣臭流氓,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写作业的时候还这么情绪激昂的。

    接着就听到有人敲窗户。

    有人敲她的窗户她都不做他想,就知道是印少臣来了,于是根本不理。

    她现在都讨厌死这个人了,根本就是臭流氓,怎么还好意思过来?

    结果印少臣没有要走的意思,还给她发消息。

    她忍了一会才拿起手机来看。

    印少臣:你别生气了好吗?

    印少臣: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

    印少臣:可能是我没用对方法,你能不能开窗户让我跟你说两句话?

    明希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这货应该去写青春疼痛小说!同时心中暗骂原著作者黑蒙蒙,塑造的男主这叫个什么玩意?

    校门口的那个没用手臂的石墩子都比他可爱多了。

    她现在如果还能穿出去,绝对给黑蒙蒙的小说刷负去!

    疯狂刷负!

    她将印少臣的手机号加入黑名单。

    扣扣号拖黑。

    想了想后回头看向月牙,月牙慵懒地“喵”了一声,不屑地看了她一眼。

    算了,月牙是主子,就先养着吧。

    印少臣似乎发现自己被拖黑了,再次敲窗户,还在窗口说:“如果再不开窗我就大声喊你的名字了。”

    明希拿起桌面上的水杯,就走过去拉开窗帘打开窗户,朝外面泼了出去:“滚啊!”

    吼完就再次关上了窗户。

    明希简直要气疯了。

    在江苏的时候曾经也被人追求过,却没碰到过印少臣这样的追求者。

    还没在一起,甚至还她没有半点好感,就将她视为私有物让她浑身不舒服。

    海星也追她,但是连对视都不太敢,也从来不强迫她做什么,都是护着。

    但是印少臣呢!

    窗户外安静了一会后,明希又一次听到了印少臣的声音。

    “明希,别生气了行吗?我错了,我跟你道歉。”印少臣说道。

    明希在室内翻白眼:呵呵!

    “我不知道你究竟是用什么方法到了这个身体里,也不知道在你知道的世界里,我什么样的角色。我只希望你别躲着我,别怕我,也别把我撮合给别人可以吗?”印少臣继续说着。

    “我不希望你用你的认知去单方面完全否认我们的关系,让我变得一点可能都没有了。我甚至希望你能看海星那样看我,而不是将我全部都否定了。我今天恼火的就是这个,所以才会那样做。”

    他还在说,明希有点忐忑了。

    这要是让隔壁听到了不得明天就全世界风言风语的?

    她再次扯开窗帘,对他说道:“我只是不喜欢你,这才是最主要的!你究竟在纠结什么?!如果我真的喜欢你,无论你是谁,你是什么身份,或者有什么其他的干扰我都不会在乎,赴汤蹈火都会跟你在一起,然而我不喜欢你,一点点都不。你能不能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听你说话。”

    说完拉上窗帘躺在床上抱着月牙准备睡觉。

    她不喜欢印少臣,她甚至没想过要谈恋爱。

    印少臣喜欢她她就要跟印少臣在一起吗?印少臣要她去死,她是不是还得百度一下一个无污染无公害的死法啊?

    他是男主他了不起是不是?!

    还强吻!

    只要是非自愿的都是过分!

    她不生气就怪了!

    窗外有风声。

    她知道东北的冬天挺冷的,尤其是到了夜里,干冷的风里甚至带着刀,一刀一刀地割着人的皮肤。

    印少臣身上被淋了水,此时会冷成什么样子?

    如果是其他人可能已经走了,但是印少臣不会。

    他是一个在冷冬,落了一身雪也要等唐梓岐理他的人。

    僵持了能有半个小时明希还是爬了起来,拉开窗帘,就看到印少臣就好像褪去了锐气的少年,颓然得好像无家可归的小狗一样。

    脆弱无助,让人心疼。

    他很委屈,因为他还不知晓的原因,他就被明希彻底否认了。

    跟谁都有可能,只有他不行。

    只有他。

    他连普通的追求者都不如,一腔的委屈跟愤怒,最后化作了一个吻,却让明希更加排斥他。

    她重新拉开窗户,丢出了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条件,她故意查了天气预报:“明天早上出彩虹我就原谅你。”

    他抬头看着她,似乎是在思考。

    “回去吧,挺烦的。”

    她冷酷,她无情,她……也不算无理取闹。

    她只想印少臣赶紧离开,省着她看着心烦。

    现在,她准备用最狠的方法让印少臣彻底死心,对于不喜欢的人,就应该拒绝。

    至少她是这样认为的。

    明希不会想到,玛丽苏小说里的画面会出现在眼前,这个画面简直闪瞎她的狗眼。

    她背着包进入教学楼后整个人都石化了,停留在原地半天没动,甚至想立即回去。

    她不知道印少臣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居然真的画出了彩虹来。

    没错,画!

    嘉华国际学校高中部是一个巨大的楼体,呈现一个回字形,中间部分是空心的,楼梯都在内侧。

    这个构造跟明希穿书前的万达广场差不多,要绕一圈才有一个电梯,中间可以看到一楼。

    嘉华学校是步行的楼梯,分别在西、东两侧,国际班跟火箭班相邻,靠近东侧楼梯。

    明希进入大厅,一抬头就看到上下楼楼梯的墙壁被人涂了颜色,还选择的是挺少女心的马卡龙颜色。

    一层楼梯一个颜色,七层楼刚巧拼凑成了彩虹的颜色。

    她只觉得眼前一黑,印少臣这货剑走偏锋啊……

    她如果昨天说今日下冰雹就原谅他,印少臣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恐怖的事情来。

    她硬着头皮走上楼梯,上去的时候还听到有人在议论。

    “学校搞什么啊,怎么突然涂得这么少女心?”

    “你们看到没有,3楼那里还画了小兔子,怪可爱的。”

    “噫——原来学校这么恶趣味?”

    明希心里咯噔一下。

    她喜欢小兔子……

    很恶趣味吗?

    不过还是有不少女生开始以彩虹楼梯为背景疯狂自拍、合影。

    不少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只是奇怪学校为什么连夜开工,现在乳胶漆都没有彻底干。

    她快步上楼,然后就看到地面更加夸张。

    学校教室里虽然是瓷砖,但是走廊还是水泥地,被人用彩色粉笔画成了七彩的。

    这真的是玛丽苏走在七彩的路上,整个人都散发着玛丽苏的光芒一样,走路都不自然了。

    明希回到教室,就看到教室里的人齐刷刷地看着她。

    她有种不祥的预感。

    韩末对明希举起双手:“小学同学,我一晚上没睡觉,三个人在走廊里画了一晚上才画完。你说你要什么不好你要彩虹?你要一场雷阵雨都没这么麻烦,你看看我这双手被摧残的。”

    邵余已经不行了,整个人都趴在桌面上呼呼大睡,估计一时半会醒不来。

    明希回到座位,就听到印少臣问她:“你原谅我了吗?”

    “你这不算,你这顶多算是七个颜色。”明希回到座位故作镇定地回答。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你看窗外。”

    明希扭头,就看到操场上停着洒水车,立即心里一沉。

    印少臣什么都做得出来!

    印少臣发了消息后,外面的洒水车开始运作了,甚至还有专业人士在配合,灯光设备准备齐全。

    紧接着,就看到了一场影视剧里的人工降雨场面,一道彩虹出现在了视野里。

    他指了指窗外:“彩虹。”

    明希:“……”

    明希捂着脸,声音几乎是从牙齿缝隙里挤出来的:“让那群人赶紧走,我要疯了。”

    尴尬癌都要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