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 > 第36章 相救

第36章 相救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最新章节!

    第36章 相救

    李叔接他们回去的路上,明希问明月:“林湛城他来找我了,他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他找你了,没说什么奇怪的话吧?”明月立即追问,显然有些不高兴。

    “说了,让我别欺负你,他会保护你。”

    “神经病啊他!”明月立即骂了出来。

    明月的性子有的时候比印少臣还别扭呢。

    对明希总是一脸嫌弃的样子,然后私底下对明希好,现在碰到她真的嫌弃的人,表情是不加遮掩的嫌弃,恨不得骂脏话。

    “他好像很在意你。”明希补充。

    “我用他在意?他个傻逼!”

    国际班跟火箭班的矛盾不仅仅存在在高二,高一刚刚开学也是这样。

    就比如上次的运动会,高一那边就闹得非常厉害,似乎是觉得老师偏向国际班,让普通班的学生抗议了,说老师向着金主,论坛上也嘲讽得厉害。

    国际班并不觉得他们被照顾了,他们连运动会都不屑参加,用得着搞这个?

    紧接着就发展成了群体骂战。

    明希不打算再问了,抿着嘴唇保持沉默,看着明月自己气了一路。

    明月喜欢强大的男生,比如印少臣那种的。

    林湛城看起来太柔弱了,明明是一个斯斯文文的书呆子,只不过是长得好看了点,却非要装成勇敢去跟明希示威,反而被明月更加嫌弃了。

    回到家里,明希的父母依旧不在,估计又回江苏了。

    明月直接上了楼,跟明希说:“我去补觉了,周末上午也别叫我。”

    明月是一个小睡神,甚至可以在床上窝48个小时,等到不得不去学校了才从房间里出来,明希也不知道明月是如何解决饥饿问题的。

    明希应了一声回了房间,写作业加看课外书,到了晚上八点多就觉得饿了。

    到楼下厨房寻觅了一圈,就连一个苹果都没有,空荡荡的冰箱,一点家的感觉都没有。

    她决定去超市买点东西吃。

    超市是24小时营业的,别看别墅区住户不多,超市里容易过期的东西也不多,但是营业时间还是靠谱的。

    明希买完东西,手里拎着袋子慢悠悠地往家里走。

    别墅区的环境很好,绿化率很高,别墅跟别墅之间的距离也很大,有他们的私密空间。

    从明月家里到超市还会路过一条天然的小溪,据听说源头有一个小型瀑布,明希还没有去看过。

    在夜里,有间隔均匀的路灯照明,路边还有一些彩灯装饰,倒是不会太暗。

    明希觉得有些不对劲,回头看了一眼并未发现什么。

    她看着寂静的园区,总觉得这种地方真的是很幽静,平时园区里的人也不多,夜里走的时候还挺可怕的。

    她不敢再慢吞吞的了,加快了速度,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听到了身后有脚步声。

    她不太敢回头,只是快速往家里走,心里念叨应该是碰到路人了。

    结果走了没两步就突然有人从后面扣住她的肩膀,手里拿着一个手绢往她嘴上捂。

    她早有警惕,惊恐的时候能量是惊人的,她躲开手绢,用手肘撞击身后人的身体,同时用力踩对方的脚。

    手里拎的东西顾不上了,得到空闲后立即用手里的东西砸向那个人,丢了东西接着扭头就跑。

    慌乱之下,她也不知道自己跑向了哪里,只是觉得附近有点眼熟,她在观光车上看到过这边,不远处就是印少臣的家了。

    她立即慌张地喊:“印少臣!”

    她不停地喊他的名字,就像能够抓住救命的稻草。

    同时用吓得发抖的手在口袋里找手机,然后慌张下手机号码都看不清楚。

    身后的人已经追上了她,手里没有了手绢,只是捂着她的嘴不让她出声,同时拖着她往人少的地方拽。

    她努力挣扎,却没有对方的力气大。

    对方似乎有两下子,身手不错,十分敏捷,她根本不是对手。

    挣扎间被拽到了树丛里,手臂被树枝刮得生疼她也没有心情去理会,挣扎间狠狠地咬那个人的手指,接着继续呼救。

    那人吃疼,却不肯松开她。

    好在很快有一个人赶到了,伸手拽着她到了一边,用身体将她护在身后,接着将那个人踹翻在地。

    明希没有分辨错,那个人真的有练过,倒下后居然是腾空翻起重新站了起来,看到印少臣后一拳挥舞过来。

    印少臣能做校霸,就证明绝对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他从小也学过一些散打,能短时间内和那个人较量一番。

    可惜那个人快速地拿出了电棍朝印少臣攻击。

    明希取出手机,看准了号码后将电话打给了小区保安室。

    这个时候,外加别墅区的位置报警需要的时间太久,打给保安室人过来的比较快。

    听到明希在打电话那个人才慌了,有了要逃走的架势,可是印少臣不肯让他逃走,立即追过去。

    那个人取出电棍朝着印少臣攻击了过来。

    电棍是擦着印少臣手臂过去的,他的身体一颤,却没有任何停顿,扑过去按住了那个人,接着按住他的手臂,将匪徒控制住。

    明希赶紧跑过去将电棍抢走,看了一眼电棍的构造,打开后朝着那个人就电了一下。

    “我操……”印少臣忍不住骂了一句,快速站起身。

    他还按着那个人呢,结果明希电过去他都跟着感受了一把触电的感觉。

    “我、我慌乱之下忘记了……”明希立即道歉,还好她怕电死人心里有分寸,只电了一小下。

    印少臣没说什么,让她靠边后开始猛踢那个人的身体。

    那个人闷哼了几声,因为被电过,此时毫无还手之力。

    揍够了印少臣才伸手扯下了那个人的口罩,明希跟过去看忍不住惊呼出声:“他是这个小区的保安,曾经开着观光车带我出过园区。”

    印少臣看向明希,最后目光落在她的手臂上。

    这里只有些许路灯的光亮,黑暗里少女的模样狼狈,手臂上还被刮出了几道伤口,惊慌的样子像离群的小梅花鹿,瑟瑟发抖,惹人怜惜。

    印少臣心疼得心口剧烈收缩了一下,恨得不行又踢了那个人几脚,从明希的手里拿过电棍,再次电了几下。

    明希将印少臣拉开印少臣才恢复了理智,不然这样电下去真容易出人命。

    “别出人命了。”明希按着印少臣的手。

    虽然如此,明希也气得不行,过去狠狠地踹了那个人几脚。

    她一直都是宁静美好的样子,突然这么发狠还当真少见,不过印少臣也理解。

    其实事情是怎么回事已经很清楚了。

    这个保安见过明希几次,还曾经开观光车接过明希一次,他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不由得见色起意。

    一周前他辞职了,在周末的时候利用对这里的熟悉,鬼鬼祟祟地回了这里,想要“偶遇”明希。

    他带了很多东西,迷药、电棍,口袋里还有未曾拿出来使用的匕首,匕首是被印少臣后期搜出来的。

    如果印少臣没有及时赶过来会怎么样呢?

    明希真的不敢想象。

    明希一边踢一边后怕得直哭,然后被印少臣抱进了怀里:“之后我收拾他,你把伤口处理一下。”

    明希皮肤白,在夜色里都遮掩不住,以至于伤口流出来的血也看得分明。

    明希终于恢复理智,吸了吸鼻子扭头靠在印少臣怀里哭:“我以为我完蛋了……”

    印少臣的心一瞬间疼得一塌糊涂。

    他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恨不得徒手撕碎了这个男人。

    他喜欢得不行,恨不得捧在手心里的女孩子,这人居然敢欺负,还把她弄哭了。

    脆弱时的明希也忘了害怕印少臣了,只是双手抓着印少臣的衣襟不放,好像这样才能有安全感,手臂上的血都蹭在了印少臣身体上。

    印少臣疼惜地抱着明希不松手,一只手一直顺着明希的后背安抚:“别哭了,我在这呢,没事了。”

    她从未听到过印少臣这么温柔的说话,声音击打在耳膜上,像可以安抚人心的咒语一般,让恐惧退散了几分。

    她又往印少臣怀里缩了缩,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

    印少臣从口袋里取出手机联系家里的管家,让他来处理这边的事情。

    现在明希身上有伤,还有点被吓到了,他不想让明希继续留在这里。

    印家的管家很快来了,接手了这里的事情,他们两个人离开的时候保安室的人正开车赶过来,印少臣只是回头看了一眼脚步却没停。

    印少臣将明希带到了自己的家里。

    就跟明月家的别墅差不多,都是十分冷清的大房子,房子里没有多少人,似乎很久没住过似的。

    明希看过书,她直到这栋房子还蛮大的,加起来有一千多平,然而平时家里很少有人住。

    印少臣在初中的时候看到过自己的父亲满身酒气,带着一个女人回来,从客厅亲到卧室,门口还留下了女人的内裤,从那以后印少臣就厌恶回家了。

    这也是印少臣经常去855的原因吧。

    不过书里对855的描写很少,不然明希当初也不会认不出来。

    书里印少臣的阵地就是在女主角家门口晃悠,在门口看到有人接唐梓岐暗暗吃醋,雨夜等待唐梓岐下楼,都是狗血文里常见的桥段。

    好在今天印少臣在家。

    印少臣将明希带到了自己的房间让她坐在沙发上,接着出去找医药箱。

    明希坐在印少臣的房间里,看了看周围。

    依旧是特别干净的地方,整洁得好像没住过人。

    印少臣拿着医药箱进来,小心翼翼地帮明希处理伤口,还好伤口不深,不然需要去医院。

    印少臣的手都在发抖,他自己也经常受伤,却没有这次这么难受,简直比伤口在自己身上更让他觉得疼。

    这一次的处理伤口,跟第一次帮明希处理伤口的感觉完全不同。

    伤口处理完,印少臣帮她包好后拿起了手机,打字回复了些什么,随后叹了一口气。

    “那边已经报警了,警方需要你的口供,我录下来可以吗?”印少臣无奈地问。

    印家的管家平时办事很稳妥,如果不是必须的事情,管家也不会联系印少臣,都会直接处理稳妥。

    明希点了点头,接着对着手机说了事情的经过。

    她的情绪还不太稳,说话的时候还在哽咽,想起刚才的事情还有点后怕。

    之后印少臣也发了一段语音消息过去:“我听到呼救声就去帮忙了。”

    口供就此结束。

    其实印少臣是站在窗边往外看的时候,刚巧看到明希走向超市。

    他这种暗恋的少男心就是这样,一直站在窗户边,等待看着明希走回去能多看明希几眼,然后就看到了不对劲。

    他立即跑出去救人。

    也是因为这个碰巧才会能够救了明希,明希说她有呼救其实他出门的时候根本没听到,到了外面才听到。

    如果他没站在窗户边,后果不堪想象。

    放下手机,印少臣用双手捧着明希的脸帮她擦眼泪,同时安抚道:“别哭了,已经没事了,那个人肯定会被处理。”

    “嗯……”明希糯糯地回复了一声。

    明希的眼睛还很红,眼睛刚刚哭过,泪眼迷离,平日里的娇艳弱了几分,此时全是楚楚可怜。

    印少臣看着明希的样子心口都在颤抖,仿佛被无形的手抓住了心脏,心口揪紧,难受得不行。

    “以后晚上要出去就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知道吗?”印少臣问她。

    “会不会麻烦你?”

    “不会,我喜欢被你麻烦。”印少臣说着,帮她掖了一下头发,单手揉了揉明希的头,“你之前还说我们俩无法和睦相处,我觉得这点根本不对,我们能和睦相处,还能相处得特别好,我们俩性格互补。”

    明希当时只是在间接地拒绝印少臣,此时倒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抿着嘴唇看着印少臣,有点示弱的意思。

    “明希,我绝对不会伤害你,你什么时候才能相信这一点?你是你,她是她,你没有做过伤害我的事情,我就不会对你做任何事情,别再怕我了,行吗?”

    印少臣说完这句话,明希突然有点被触动了。

    她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印少臣伸出手来,继续对她温柔地说:“我们俩握手言和,行吗?”

    明希缓缓地伸出手来握住了他的手,依旧是有点凉的触感,会让她瞬间清醒一些。

    印少臣握着她的手,看着她对她微笑。

    最近她见惯了他这种微笑,然而此时更多的是一种满足,似乎能跟明希摆脱之前的那种尴尬关系,让他格外满足。

    明希想把手收回来,印少臣却不松手:“多握一会,有点诚意。”

    “你现在这个姿势跟求婚似的……”

    她坐在沙发上,印少臣在她面前单膝跪地,标准的骑士跪姿,还单手握着她的手,对她温柔的笑。

    她居然有点毛骨悚然,这架势不太对啊……

    感情线可别崩啊。

    崩到她这里来,她就完蛋了。

    男主角在喜欢女主角之前喜欢上了另外一个人,这意味着什么!

    这个白月光不是要死了,就是要爱慕寻荣跟别人跑!

    她觉得第二条不切实际,她不差钱啊。

    所以……她要死了吗?重大疾病还是意外身亡?现在买保险还来得及吗?算骗保吗?

    “你是不是饿了?”印少臣问她。

    明希这才想起来自己的饿了去觅食的,立即点了点头。

    “来,我做饭给你吃,你过来看着我做。”印少臣牵着她的手,带着她下楼去厨房。

    这手也就没松开。

    她被印少臣拉着,心中构思了一百种拒绝印少臣的方法,然而看到印少臣帮她做饭的样子,她又把话吞了回去。

    先吃完再说。

    印少臣在厨房里给明希做了最简单的意大利炒面。

    这个做着快,味道也好吃,没一会就端了上来。

    他想了想后端着炒面去了一楼,让明希坐在小桌前吃饭。

    一楼有一个圆形的区域,整面都是落地窗,中间放着一架黑色的钢琴。

    印少臣走过去揭开盖布,坐下后活动了一下手指,对明希说:“我弹琴给你听,你想听什么?”

    印少臣会弹钢琴,亲生母亲教的。

    有一阵子印少臣很排斥钢琴,许久没有再弹过。

    在书里,印少臣第一次弹钢琴是弹给唐梓岐听的,这次居然是弹琴给她听吗?

    明希摇了摇头:“其实我很少听这些,不知道曲目。”

    “不喜欢吗?”

    明希再次否定了:“我以前心脏不好,每次听到这些音乐声就觉得心脏跟着音乐在跳动,生怕心脏跳得不规律会出问题……”

    她说到一半突然停住,意外地问印少臣:“我说这些你能听到吗?”

    印少臣点了点头:“我听到了。”

    “为什么有的能说,有的不能说?”

    “估计是我已经确定了你的身份,你就可以说这些了。”

    “你以后会跟唐梓岐在一起。”明希说完就头疼得差点摔倒,幸好扶住了桌子,“这个还是不能说……”

    印少臣跟着点头:“嗯,刚才那句没听到。”

    明希叹了一口气,用叉子卷着意大利炒面,对印少臣说起了自己的事情:“我以前家里条件不好,身体也不好,所以很少去学校,多数是在家里学习,就是怕我突然犯病。那个时候我妈知道我爱看书,就多打一份工,用那份工钱去废品收购站买书给我看,当时五块钱能买一堆书,只不过什么类型都有,不许挑。”

    说着,她吃了一口面条,立即夸赞道:“好吃!”

    “所以你才会看很多奇奇怪怪的书?”印少臣问她。

    “对,我看书不挑,什么书我都能看,还看得津津有味的,估计就是以前养下来的习惯吧。毕竟都是我妈妈辛辛苦苦买来的,我不看就可惜了,我就是传说中的知识都学杂了。”

    印少臣看着明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心情。

    他虽然遭遇过不幸,母亲去世后父亲开始堕落,开始了醉生梦死的日子,他也因此变得沉默。

    但是他没过过苦日子,不知道明希当时是什么样的情况。

    “心脏不好吗?”印少臣问。

    “对,先天性心脏病,还因为身体不好带了一堆其他的病来,体质差得要命。就是因为心脏不好我才有现在的性格,万事都不要去在意,不然会有心情浮动。很多时候都去往好的一面想,努力去发现所有人可爱的一面。就好像开学的时候你们欺负我,我还能觉得你们还挺帅的。”

    幸好是她穿过来的,如果是别人碰到这堆烂摊子,估计心态都崩了。

    印少臣微微蹙眉:“什么都可爱,你看到藏獒是不是还想去摸一把?”

    明希不说话了,低头继续吃面。

    “你以前……是什么样子的?”印少臣有点好奇。

    明希以前是什么样子,年纪多大,叫什么?

    “我以前比唐梓岐还纯呢!而且也挺漂亮的,跟现在完全不是一个风格,我是到了这具身体里才感受到什么叫胸的重量,哈哈哈!”

    明希居然还有心情笑。

    都说相由心生。

    按照明希的性格,不难猜出明希是怎样的相貌。

    不比唐梓岐差多少。

    “不过啊当时个子有点矮,只有157厘米,我总觉得是营养不良耽误的。体重也只有八十出头,稍微不注意就到七十多斤了,小萝卜头一样。”明希补充了一句。

    “也行,正好30厘米。”

    “我们俩的身高差吗?”

    “嗯。”印少臣点了点头,接着问,“年纪呢?”

    “十九岁,加上这边三年……”她也算二十来岁的人了,不过这具身体还是十七岁。

    也因为她之前很少跟外界接触,心性倒是没有多成熟。

    印少臣点了点头,接着开始弹琴。

    很欢快的调子,明希就算很少听音乐也听出来了,印少臣居然弹了哆啦A梦的主题曲。

    这么高大上的模样,弹了这样的曲子,明显是在哄她开心。

    等她吃完了,印少臣叫她过去:“过来,我教你弹钢琴。”

    “我都这个年纪了,恐怕来不及了吧?”

    “没事,《小星星》还是可以挑战一下的。”

    明希坐在了印少臣的身边,忍不住问:“其实我一直好奇,你们这些弹钢琴的小马扎为什么没有后靠背?是怕弹到激情时刻耽误你们甩头吗?”

    “弹钢琴的时候是不能往后靠的,不然肩膀的力量不能到达指尖,你以为是摇滚歌手啊还甩头?”

    “哦……”

    明希把手放在琴键上,印少臣示范了一下,明希跟着学。

    “手指不对劲。”他说着伸手按住了明希的手指,覆盖在明希的手背上,亲自教明希怎么按键盘。

    明希将手抽了回来。

    印少臣看向她。

    “谢谢你救了我。”明希说道,“我们也可以和睦相处……”

    印少臣知道她还有后话。

    “以朋友的关系和睦相处。”明希认真地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完。

    明希第二次拒绝了印少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