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 > 第32章 拒绝

第32章 拒绝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最新章节!

    第32章 拒绝

    明希决定要好好学习了。

    于是她将教室里的缝纫机跟化妆包什么的都拿走了,就连自己酷爱的课外书都拿走了。

    她决定了,在期中考试一定要考出实力,考出风采来!

    上课十分钟,她认认真真地听讲。

    十分钟后,收到了海星的消息,开始偷偷回复海星的消息。

    二十分钟后,她困了,头转了一圈后差点摔倒,幸好被印少臣托住了投,这才醒了过来。

    振作起来!

    你是要好好学习的人!

    她拍了拍脸后,重新看向黑板。

    别看国际班跟火箭班的进度是一样的,但是老师来了国际班,总会下意识去反复讲解浅显的知识点,反复强调,就怕这些学生无法理解。

    以前的高中,明希只要偶尔抬头看几眼黑板就能听懂了,那还是以一种快到诡异的速度在推进进度。

    但是到了国际班,老师只要在黑板上写出这节课的标题,明希基本上就全部都懂了,低头看看书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这种上课的差距还是很大的,就好像火箭班的全部都在飞速前进。

    而明希还在跟着一群水平不同的学生,复习基础的知识点,会犯困也属于正常。

    有的时候说宁当鸡头不当凤尾,明希在凤凰里都是凤凰头,却进了鸡群跟着“咯咯哒”,这让明希也跟着陷入了恐慌。

    她从书桌里取出卷子来看了看,忍不住叹气。

    卷子的难度让人想打哈欠。

    出题的难度其实挺一般的,她原来考不了满分的科目,这次都接近满分,或者直接满分。

    她看题的时候习惯转笔。

    她个子高,手指也长,漂亮的双手里随意地甩着笔,眼睛认认真真地盯着题看,心中有种难逢敌手的怅然。

    看来,她应该再买几套难一些的题做了。

    印少臣戴着耳机在用手机看电影,偶尔看向明希,就觉得明希认认真真做题的时候,竟然格外的好看。

    长长的睫毛垂着,在眼下布下了一层阴影轮廓,唇瓣今天没有涂东西,泛着自然的粉,比平日里艳丽的模样显得清纯素雅了很多。

    好看的少女就好像蜂蜜泡柠檬水,眉梢眼角都带着甜,看到的时候心中却被激起了酸涩的感觉,特别刺激。

    印少臣看了一会,就觉得自己真的要完蛋了。

    越来越沦陷了,然而他现在完全没有想法该怎么追才好。

    真的是自己以前造成的情况太糟糕,太棘手了。

    自己挖的坑,自己跳进去。

    蹲在坑里想不到办法,绞尽脑汁后,恨不得索性将自己活埋了。

    午休的时候海星又来了,身上穿着印少臣的衣服,还真挺合身的。

    这套校服嘉华学校的学生平日里都很少穿,偶尔有女生臭美的时候才会穿。

    这套属于西装类型,只有大型校庆等集体活动的时候才会穿这套。

    看起来挺偶像剧的,其实穿起来并不舒服。

    女生的是百褶裙,裙摆到大腿的长度。男生的则是西装长裤,很板,走路都不方便,活动也手拘束。

    海星长得帅,穿这套校服倒是不觉得什么,反而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就是那种原本的痞子,终于有了“人样”的反差感。

    海星拎着一个袋子丢在了明希的桌面上:“专门跳墙出去给你买的。”

    明希打开袋子看了看后忍不住问:“为什么买这个?”

    “你不是喜欢吃荔枝吗?”

    “可是你买的是毛丹啊!”

    “不是荔枝吗?我说这个玩意怎么长的嚣张跋扈、破马张飞的呢,我还以它是荔枝里的杀马特贵族呢,原来不是一个玩意?”海星立即凑过来看。

    明希看着海星的眼神充满了关爱:“你以后还是好好学习吧,买东西这种粗活还是交给别人来干吧。”

    “你是说我学习学傻了呗?我告诉,我不仅仅会学习。”他可是一方校霸!

    “是,你还会说相声。”

    “……”什么跟什么啊。

    虽然买回来了毛丹,明希还是分给了其他人,大家一起吃了。

    下午明希请了假,准备送海星回去。

    其实是打算亲自押送回去,怕海星半路反悔了。

    谁知道印少臣不知道抽了什么疯,非得跟着他们一起去机场。

    只有印少臣自己明白,他是怕到了机场,明希被海星硬拽上飞机带回江苏了。万一海星说江苏有有意思的题刷,明希就心动了呢?

    明希见印少臣假都请完了也没辙,用手机叫了一个车,上车的时候海星跟明希坐到了后排。

    印少臣看了一眼后,只能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我真的不是跟你开玩笑,你应该以前途为重,不要因为恋爱分心,等你长大之后你就会发现你曾经喜欢的那些都特别幼稚,根本就没有那么轰轰烈烈,没了那个人就不行的。”明希又开始劝说海星了。

    海星一边听一边点头,还拍了拍副驾驶靠椅:“接班人,你也跟着听听,以后她也得跟你说这种屁话,你提前预热一下。”

    明希抬头看向印少臣,觉得海星这个挑衅莫名其妙的。

    不过她没在意,有谁能知道印少臣对她仇深似海?现在印少臣跟来说不定也是一种另类的监视。

    “你别打岔!”她立即叫住了海星。

    “这真不是我打岔的事,你这些话我都快挺腻了,你就没跟我说过什么实质性能让我死心的话。”

    “我不喜欢你。”

    “……”海星立即沉默了。

    有的时候太多的铺垫,只是不想场面太难堪。

    其实很可以不用说那么多,道理谁都懂,是非谁都分,就是不死心不甘心,还是喜欢。

    直截了当的拒绝,明希说过很多次了。

    海星曾经以为他为了她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明希会有些许感动。

    然而现在看来并不是。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会因为他做了什么,改变了什么就有所改变。

    “我就是好奇为什么呢?”海星忍不住问,“为什么就不想谈恋爱呢?”

    明希觉得这个问题非常没必要:“我长得好看还有钱,我为什么要找一个男朋友惹我生气?”

    “不惹你生气,哄着你呢?”海星继续问。

    “恋爱影响我化妆的质量!影响我学习!影响我看课外书!”明希继续说道。

    “你……你……”海星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僵持了一会,海星扶着椅背问印少臣:“接班人,你都听到了吗,你心里也有点B数了吧?”

    印少臣活了两辈子了,都没尝试过谈恋爱或者追女生,他根本不知道现在跟情敌之间都这么关系融洽,互相探讨心得的。

    他尴尬地不知道说什么好,尤其是看到司机一个劲地偷偷看他们,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你聊你的,不用管我。”印少臣回答。

    “你还挺别扭,我怎么觉得你的未来还不如我呢?我用了快一年,我多让给你两年,估计你也成功不了。到时候等大学的时候咱俩正式抢,怎么样?”

    印少臣回头看了海星一眼,不明白海星究竟是哪里觉得他两年都追不上明希。

    结果明希根本没在意他,继续跟海星聊天:“你回去以后看到有意思的试卷就给我来一份,邮过来,邮费到付。”

    “行吧,到时候我去给你复印。”

    “嗯嗯,还有……”

    这两个人又聊起了学习。

    到了机场,海星看着安检队伍,再看看明希,终于开始不舍了。

    长这么大,第一次喜欢的女生,放心不下的人,好不容易看到一眼,却很快就要分开了。

    他总觉得他的心都被悬挂在这一块了,就算真的回去了,他的七魂落魄也不全了。

    只要明希不在他的身边,他怕是安稳不下来。

    “能最后抱你一下吗?下一次见面说不定就要等高考后了。”海星看着明希说,眼圈有点红,一个自命不凡的男子汉,此时也有点要哭鼻子的冲动。

    “不行。”印少臣首先拒绝了。

    明希迟疑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算了吧,海星,我不想让我的一次心软,成为你长久的难过。”

    海星笑了。

    笑得有点难看。

    笑容牵强,却还算是优雅,至少没太尴尬。

    “行,拜拜。”海星挥了挥手,接着看向印少臣,“接班人,照顾好她,听到没?”

    “嗯,我知道。”印少臣回答。

    明希看着就忍不住感叹:海星,你所托非人啊……

    回去的路上,印少臣打电话叫了家里的车。

    明希看着这辆迈巴赫,再看看印少臣,总觉得两者风格不搭。

    还是之前的法拉利符合印少臣这种中二的幼稚少年的形象。

    两个人一起上了后一排,印少臣没让司机回学校,而是开到附近书店。

    “你要买书?”明希问。

    “想刷题没必要让他邮,自己买不就行了?”印少臣回答完,带着明希下车往书店里面走。

    明希跟在印少臣身边,跟印少臣解释:“你不懂,我们学校非常出名,考的题经常是老师自己出的,非常有意思,还具有代表性,浓缩进了他们的教师生涯似的,非常霸道,你做两套你就能理解了。”

    印少臣回头看她一眼:“如果你想要题,我就重金挖来一群老师来给你出题,行不行?”

    “不用了……”明希立即拒绝了。

    这就变了味了,怪怪的。

    两个人进入了图书馆,明希先是去选了一些练习册,翻看了后选择了出题水平不错的。

    选了几本后,印少臣就捧在了自己的手里,帮她拿着。

    “谢谢你,master。”明希对印少臣小声说。

    这个称呼让印少臣忍不住笑了。

    明希酷爱看乱七八糟的书,好不容易来一次书店,自然选择了一大堆。

    印少臣搬着有些吃力了,叫来了司机直接买下来搬回车里。

    “我们俩一起去吃饭吧。”印少臣主动跟明希提议。

    明希看了一眼手表,的确到了晚饭时间了,又拿出手机来看了看:“海星已经登机了。”

    “挺好的。”赶紧走吧,看着心烦。

    “昨天晚上你们俩怎么住的?”

    “我让他打地铺,他非得睡床跟我挤一起,最后我打的地铺。”提起这个印少臣就觉得气,他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脸皮厚得坦坦荡荡的。

    他也从没见过跟情敌一起住,俩人居然没打起来的,海星的性格也是神奇。

    明希听完忍不住笑了,且笑得特别灿烂半天都止不住。

    她笑的时候格外明艳,好似花丛中最艳丽的花瞬间绽放,夺去了周遭其他花的风采,万花丛中,她最显眼。

    她笑的时候蛮好看的,印少臣的心里闪过这样一个想法。

    其实明希的性格很好,跟冯曼曼她们在一起经常笑。但是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就会拘谨,并且谨慎小心,十分怕他,这样自然的时间倒是不多。

    “你先想吃什么,我去买水。”印少臣说完,走向书店里的水吧。

    没有问就知道,明希喜欢喝奶茶。

    印少臣自己点了一杯咖啡。

    明希伸手接过来,说了一句:“Thank you master。”

    “叫得挺顺口啊。”

    “对啊,你这个主人真的是……我看到的时候差点镇臂高呼北京申奥成功了,真中二,有种梦回2008的感觉。”

    印少臣被说得有点尴尬,清咳了一声后侧过脸,想要回避这个问题。

    两个人走到了一面镜面的墙壁前,印少臣停下来看向镜面,问:“我们俩谁腿长?”

    “哥哥,你比我高15厘米呢好吗?”

    “你的身体比例非常逆天,说不定比我长呢。”说着真的跟明希并排站着比腿。

    结果发现还是印少臣的腿长。

    明希的大长腿有点逆天。

    印少臣同样是一个长腿欧巴。

    印少臣用拿着咖啡的手臂搭在了她的肩膀上,接着说道:“靠近点。”

    “做什么?”明希奇怪地问。

    印少臣硬另外一只手拿出手机来,对着镜面拍了一张相片。

    镜面是金色的,上面贴着些许装饰物。

    他们两个人站的位置刚巧避开装饰物,能够拍到全身的相片。

    相片里,两个人还穿着嘉华的日常服。明希今天没化妆,只是扎着一个单马尾,刘海搭在脸颊两侧,很符合这个年纪的模样。

    少年就是一个活的衣服架子,个子高,脸小,五官精致到无可挑剔。

    印少臣的手搭在明希的肩膀上,像在揽着明希,相片里说不出的亲密。

    “照相?!我没化妆!”明希立即抗议,抗议完了才发现重点不对,“不是,为什么要突然照相?”

    “照镜子的时候突然发现挺般配的,所以打算照下来合影留念。”

    “哈?”明希看向印少臣,十分不解。

    印少臣将咖啡放在了一边的小桌子上,打开了相片给明希看:“你看,挺好看的。”

    明希放大相片看了一眼,的确很好看,长得好看就是这点好,随便拍都特别好看。

    哦,这该死的美貌,完全遮挡不住呢。

    她看相片的重点是看自己,顺便看了一眼印少臣,就看到刚才印少臣居然在笑,笑容还特别的甜,这是印少臣平日里没有的样子。

    这本书里,大致的人设就是这样:愁眉苦脸印少臣,花心大少邵小余,缺心眼子韩小末。

    张扬跋扈冯曼曼,妖艳阴狠明小希。

    当然,还有清纯美丽唐梓岐。

    书里印少臣的状态就是:不高兴,非常不高兴,吃醋,更不高兴了,又吃醋了,强取豪夺,在一起了,美了美了,高兴了,甜蜜蜜。

    书里唐梓岐的状态就是:羞羞,唉哟好害羞,你干吗啦,讨厌啦,你走开,要去完成任务了,哼我才不是吸引你注意力呢,才不是呢,好像有点喜欢了,甜蜜蜜。

    书里明希前主的状态是:操!我看这个人不顺眼,我看这个人也不顺眼,干死他!被打脸了!继续干他!冲啊,干他!死了。

    印少臣怕明希删了相片,拿走了手机摆弄了几下,接着问:“想好吃什么了吗?”

    “图书馆下面只有KFC跟吉野家,还有一家必胜客,三选一你选哪个?”

    “看你了。”

    “走吧,下楼正对着哪家就去哪家。”

    最后,两个人去啃了大饼。

    哦,也就是去了必胜客。

    从来不发朋友圈的印少臣,突然发了一条朋友圈,特别吝啬的一个字都没发,只发了一张相片,偏偏更引人遐想。

    发完了吧,别人评论他也不回复,更加可疑。

    印少臣发的是他跟明希的合影,刚才对着镜面墙壁拍的那张。

    评论里集齐了神龙一般:

    邵余:我操?官宣了?

    韩末:什么情况?我睡了一觉醒来,天都变了?

    冯曼曼:你把我家明希拐跑了?

    刘雪:真香现场?

    何然:动作挺快?

    ……

    然而没有印少臣微信好友的明希完全不知情,还在认认真真地啃披萨。

    吃了一半,明希收到了冯曼曼发来的截图,问明希是怎么回事。

    明希看着截图有点疑惑,抬头看了看印少臣,再看看截图,快速打字:随手合影而已,没在一起。

    冯曼曼:印少臣第一次发朋友圈,就是跟你的合影,这含义十分明显了吧。

    明希开始回忆最近的事情。

    印少臣跟唐梓岐没发展起来,甚至还彼此陌生呢,唐梓岐对她产生了敌意。

    而男主角印少臣呢,现在主要的生活内容就是:吃饭睡觉监视她。

    是不是有点怪?

    她有一个十分大胆的猜想,紧接着又快速否定了。

    谁会喜欢跟自己有血海深仇的人?

    “印少臣。”明希突然抬头跟印少臣说。

    “嗯?”印少臣问。

    “世界上有很多不可能的事情,比如,母鸡下不出鸭蛋来,天不会塌下来。”

    “然后呢?”为什么要说这些?

    “我们两个人也无法和睦相处。”

    印少臣的笑容渐渐凝固……

    他第一次被明希拒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