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 > 第25章 加油

第25章 加油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最新章节!

    第25章 加油

    该怎么形容呢。

    印少臣的态度里带着疏远,看着唐梓岐的眼神十分生疏,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厌恶。

    她自己心里有数,在她举报国际班作弊后,印少臣对她的印象就急转直下了。

    在得到系统后的这几年里,她被周围的人惯坏了。

    很多男生喜欢她,在她出现问题后会帮她出头,并且任劳任怨,甘愿付出不求回报,已经很久没有被人责怪了。

    这个年纪的男生就是这样,爱得轰轰烈烈,甚至显得有些盲目。明明粗心大意,很多地方都做得不尽人意,情商就仿佛被狗吃了,总在惹女孩子生气,然而却爱得最真挚,最纯粹。

    她被人捧上了云端,结果在印少臣这里碰了壁,受到了冷落。

    她在心里对自己说: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你的。

    比如印少臣。

    “对不起……”她发出有些沙哑的声音,与此同时红了眼眶,“这几天我都在想这件事情,周围的人都在议论我,让我压力很大,刚才也失态了……”

    印少臣突然想到,明希从转学过来后,就一直在被人议论,却也没见到明希有这种模样。

    有的时候不得不感叹明希的心理强大,如果是其他人,都受不了这些吧?

    “哦。”印少臣冷淡地回答,接着抬起手来,示意唐梓岐靠边,“我要拿东西,你很碍事。”

    “你能扶我一把吗?”唐梓岐楚楚可怜地问。

    “不能。”印少臣拒绝得直截了当。

    唐梓岐乖顺地让开了位置,让他取出东西。

    印少臣拿完东西就准备离开,与此同时还拿出了手机,打算给明希打电话问她在哪里,刚走几步就看到明希拿着校服扶着墙走到了医务室的门口。

    明希刚走进来就看到印少臣跟唐梓岐单独在一块,当即扭头就要走,却被印少臣叫住了:“要去哪里?”

    “啊……我在外面等。”

    “进来。”印少臣有点不爽地说道。

    明希乖乖走了回来。

    “做拉伸了吗?”印少臣将手里的葡萄糖递给了明希。

    明希摇了摇头:“我现在完全不想动。”

    “那你躺下休息一会。”

    “不用,一会曼曼有项目,我得给她加油去。”

    印少臣盯着她看了半晌,总觉得拿明希没辙,最后妥协:“喝了之后把裤子穿上。”

    明希喝了一口后,就忍不住蹙眉,刚拿下来就看到印少臣在瞪她,立即全喝了。

    喝完后坐在了一张床上打算穿裤子,紫色运动短裤干脆不脱了,直接套上一条外裤敷衍工作,可是动作不太利落。

    印少臣走过去帮她拽着裤腿,方便她穿裤子。

    唐梓岐拿完药后转身,就看到了他们两个人的状态,站在柜子前半天没动。

    接着看到明希站起来后,印少臣立即伸手扶住了明希的手臂,搀着她出了医务室。

    明明刚才拒绝了她,扭头就去扶其他的女生。

    真的是……

    下楼的时候,印少臣先下了一级台阶,对明希说:“上来,我背着你。”

    “不用的,没有那么邪乎。”明希立即摇头。

    “那继续抱着?”

    “呃……”

    印少臣说着就要转过身来,立即被明希按住了:“低一点,不然我上不去。”

    印少臣背起明希的时候忍笑了起来,眉梢眼角都带着一点甜甜的味道。

    可惜笑容稍纵即逝,就好似从未出现过似的,只是背着明希到了一楼。

    “谢谢你。”明希对印少臣说。

    “没事。”

    “我给你转二百块钱红包吧,表达感谢。”

    “……”印少臣扭头就走。

    明希给朋友加油的时候就像疯了一样。

    就好像看到偶像的小迷妹,声音喊到沙哑,还会站起来挥舞手里拉拉队的东西。

    短跑项目进行速度快,候选的选手多,学校规定这个期间就不许运动员有人陪同了,加油都只能在座位上。

    冯曼曼短跑游刃有余,一点没吹牛,她说她能得第一,就绝对不会得第二。

    下场后还笑呵呵地对着观众席挥手。

    明月也是短跑项目,由于学校比赛的顺序是倒序,倒是在高二后才是高一,之后是初三的队伍。

    准备的时候,明月站在起跑线前看着明希在观众席喊她的名字,忍不住蹙眉,一脸的嫌弃。

    冯曼曼还特意过来问她:“你看到你姐给你加油呢吗?”

    “丢人死了……”明月嫌弃得“啧”了一声,接着开始准备。

    枪声一响,明月立即起跑,速度惊人,几乎是转瞬间就已经到达终点。

    往回走的时候就听到了明希激动的声音:“她是我妹妹!刚才的第一是我妹妹,是不是超厉害?”

    明月忍不住捂脸,丢人丢到家了。

    邵余回头看明希激动的样子,凑到了印少臣身边,问:“你要不要参加一个项目?”

    印少臣是一个项目都没报,他一向不屑于这些事情,被邵余问的时候沉默了一会。

    紧接着邵余就找来了项目本,问印少臣:“还有一个二百米没比,你跟别人换一个?”

    印少臣依旧不说话。

    “我去帮你跟他们说?”邵余扭头继续问。

    印少臣垂着眼眸思考了一会,终于回应了:“嗯。”

    邵余忍不住乐,立即去跟体委说了,给体委激动得语无伦次。

    这次国际班说不定不会倒数第一了!

    二百米比赛就在午休后的第一个项目。

    印少臣同样没准备运动服,跟明希一样,穿的是学校里统一的运动服,白色上衣,紫色短裤。

    只不过女生的短裤比较短,距离大腿根也就一指的长度,男生的短裤则是到膝盖上。

    印少臣刚刚出现在等待区,整个嘉华学校就沸腾了。

    一个在嘉华里从幼儿园到高二,上了十几年学的人,又是校霸,又是校草,这种人物在学校里突然参加了比赛,绝对让不少人激动。

    印少臣!

    那可是印少臣!

    少年站在候选区,午后的阳光照在少年的身上,黑得离谱的头发十分扎眼,还泛着些许光泽。原本就十分白皙的皮肤,此时更显得如同透明一般。

    阳光在他的鼻尖留下了一团光影,平白增添了些许神圣的感觉,仿佛天气给少年增加了梦幻的滤镜。

    明明只是穿着校服,却穿出了跟别人不一样的感觉来。

    他的身边站着邵余,两个人都参加了这个项目。

    邵余正在跟他说着什么,他微微侧过脸认真地听,听到观众席突然有人大喊他的名字,他循声望过去,又很快收回了目光。

    似乎是注意到喊印少臣的名字会引起印少臣的注意,观众席内爆发了一阵喊声。许许多多的女生在喊印少臣的名字,这种呼喊声似乎是从四面八方传过来的,特别有震撼力。

    邵余都被这个场面惊呆了,忍不住看向印少臣。

    刚巧这个时候印少臣朝观众席看过去,是他们班所在的位置,邵余跟着去看——观众席上,明希安静如鸡。

    “你现在是不是要考虑,一会下场之后一群人给你递水,你该接那个?”邵余开始转移印少臣的注意力。

    “用不着。”印少臣黑着脸,进行了准备。

    印少臣的体育非常好,只是不愿意公开露面而已。

    说起来,印少臣绝对是非常低调的校霸了,不会带着一群“手下”招摇过市,不会穿奇装异服,每天都是校服。

    也不会主动惹事,或者霸凌同学。

    唯一能体现他是校霸的地方,就是他的不好惹吧,惹了肯定完蛋。

    二百米的比赛,要绕操场半圈,这可让不少印少臣的爱慕者激动坏了。

    这恐怕是运动会开始以来,加油声最热烈的一次,也是第一次全校去给一个人加油,弄得跟印少臣一起参加比赛的同学非常尴尬。

    印少臣的速度很快,全程就看到大长腿在快速转换,最终到达终点。

    等印少臣跑完往回走的时候,再次看向观众席。

    明希依旧安静如鸡,甚至在低头看手机。

    印少臣:“……”

    印少臣回到班级的位置,无视给他庆祝的同学,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明希的恭喜。

    他忍不住回头,就看到明希在认认真真地P图。因为有太阳,她还特意用东西挡着屏幕,显得非常专业。

    冯曼曼就坐在明希身边,看到印少臣的模样忍不住清咳了一声,提醒明希:“行了行了,别P了。”

    “我再加一个滤镜,你觉得这个偏蓝色系的好看,还是粉色系的好看?”明希拿着手机给冯曼曼看。

    “都行都行。”

    “我们家明月实在是太可爱了。”明希捧着手机,仿佛一个慈祥的老母亲。

    “你怎么秀妹妹,跟宝妈秀孩子似的?”冯曼曼忍不住问。

    “我还秀了跟你和刘雪的合影呢,他们都夸你好看,我翻翻评论啊……”

    说着,她点开了朋友圈,看到了最新留言不由得一愣。

    她在之前学校的同班同学,在她最新一条下面留言:明希,海星抢走了我的手机,看到了你的校服……我估计他会在国庆节去找你了。

    明希的动作一顿。

    “海星是谁?”冯曼曼已经凑到了明希身边,是明希说让她看评论的,刚巧就看到了这条。

    “追我的男生。”

    “以前学校的?难不成还能追到我们这边来?”

    “如果是他的话,很有可能……急眼了说不定会转学。”

    海星也是个校霸,也是个很特别的校霸,因为海星同时还是一个学霸。

    当初就是因为考试考不过明希,海星才注意到明希的,接着开始对她穷追不舍,甚至中途换班,硬是跟明希做了同桌。

    明希叹了一口气,一抬头就跟印少臣对视了。

    不知为何,她竟然有种被“捉奸在床”的感觉,心里“咯噔”一下。

    明月看着面前的饭菜,一阵无语。

    运动会结束后,正式进入了国庆假期,嘉华国际学校的国际班跟普通班都是正常放假,明希跟明月一起乘车回了家里。

    到家后,明希说要给明月庆祝跑步得了第一名,还要感谢明月帮她说话,说什么也要给明月做一桌好吃的。

    接着,愣是拖着自己浑身酸疼的身体在厨房里忙碌了整整一下午,明月赖在客厅沙发上,等了几个小时明希才做完了一桌菜。

    “我看起来是吃斋念佛的人吗?”明月做在餐桌前问明希。

    “我不敢做荤菜。”明希弱弱地回答。

    “行,这点我勉强接受,但是你上的这些……这个是什么,一盘子泥土吗?”明月端起了其中一盘给明希看。

    “大酱炒鸡蛋。”明希委屈巴巴地回答,“也就是卖相不好,其实味道……能吃。”

    其实味道也一般。

    “这个呢?酱茄子吗?黑乎乎的一盘子糊状物。”明月又拿起了一盘问明希。

    “其实是地三鲜。”

    “你是把青椒碾碎了炒的吗?你不是挺心灵手巧的吗?我听你爸吹过你编的中国结还得了个什么奖。”虽然明月都没听说过什么中国结比赛。

    “可能是专攻的领域不一样,就好像新建一个游戏账号,技能点加在别的属性上了。我可以给你织一条围巾,毛衣也是可以的!”

    明月呼出一口气,接着撇嘴,看着就觉得一口都不想吃,将筷子放在了桌面上。

    “我都没胃口了,晚上也不想吃了。”明月觉得特别扫兴,起身就要离开。

    明希立即把明月按住了:“别,我想想办法。”

    其实明月的情绪还没稳定,一些小事情就会碰触到明月敏感的地方。

    回到家里都不能好好吃饭,说不定也会让明月回忆起从前。

    对待脆弱期的明月,明希一直小心翼翼的。

    这里没法定外卖,请佣人过来明月说不定会排斥,明希咬咬牙做出了决定。

    接着她快速拿出手机,给印少臣发消息:忙吗?

    运动会这几天,印少臣的心情都非常糟糕,弄得邵余跟韩末都有点不自在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运动会结束,他们一起去了邵余家,打算晚上去迪厅放纵一晚上去。

    邵余好久没谈女朋友了,有点寂寞难耐了,想去撩个妹。

    印少臣则是去跟着喝酒的。

    至于韩末嘛,凑热闹的主,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印少臣坐在沙发上,手里玩着魔方,平日里一会就拼凑整齐,这次却半天没有没有拼好。

    “其实吧……”邵余清咳了一声,跟印少臣劝解,“我觉得明希是在意你的,就是在引你注意,说什么就跟你没可能,那就是就在意你一个人。所有女生都在给你加油,就她不加油,就是想让你觉得她很特别,就好像:小妖精,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印少臣:“……”

    韩末立即跟着说:“对对对,而且明希那天不也说了吗,那边有一个男生追她一年都没追上,就证明明希这么对待的人不止你一个。”

    韩末说完就被邵余抽了一把后背。

    韩末的话跟他的话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好吗?

    这绝对是雪上加霜。

    印少臣烦躁地将魔方丢在一边:“谁说我在意她了?”

    这两个人疯了吗,怎么总觉得他喜欢明希?

    怎么可能?

    想起明希做过的事情,他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了。

    “对对对,怎么可能喜欢她啊?”韩末跟着说,“眼光差的要命,看上何然那个娘炮。”

    “她对何然没感觉了,看不出来吗?”印少臣立即强调。

    邵余、韩末:“……”

    好吧,您不在意她。

    “要不这样,我们晚上就去玩,一群辣妹给你选。上次那个巧巧不就很喜欢你吗,还跟我要你的微信号呢,她身材也挺……”邵余继续劝说。

    在他们看来,印少臣就是喜欢辣妹的类型。

    别的先不说,明希的长相跟身材,那绝对是一流的,会被印少臣看上也不奇怪。

    加上明希性格也挺好的,软萌,脾气也好。

    在邵余的记忆里,也就巧巧能跟明希媲美了,虽然也逊色一些。

    “别找那些人来烦我,我就是去喝酒的。”印少臣说得特别不耐烦,他一向不热衷这种事情。

    “嗯,行,我陪你喝!”邵余都豁出去了,毕竟他的酒量并不好。

    这个时候,印少臣收到了明希的消息。

    他看着屏幕迟疑了一会,打字回复:怎么了?

    明希:江湖救急,能来我家里一趟吗?

    印少臣抬头对邵余说:“借我一辆车。”

    “啊?怎么了,要走啊?”

    “嗯,借我一辆速度快的。”

    邵余还当印少臣有什么急事,立即带着印少臣到他们家的车库,问他:“你看上哪辆了开哪辆。”

    印少臣指了指最边上的红色法拉利。

    邵余二话不说地借了,印少臣开着车就离开了。

    韩末就跟在旁边,忍不住问:“不会是印少家里又出幺蛾子了吧?走得这么着急?他家的那些亲戚,真的没有一个好伺候的。”

    “估计是吧,喝酒都不去了。”

    两个人看着对方,迟疑了一会,韩末问:“今天晚上还去吗?”

    “去!老子一个多月没女朋友了。”

    “呵,一个多月,你要是冯曼曼前男友,绝对被她打死。”韩末都快看不过去了,想起冯曼曼闹杨豪的那一出。

    “找女朋友不能找她那样的,脾气太爆,惹不起。”邵余回答完,笑呵呵地上楼。

    印少臣将车停在明月家别墅门前,走到门口按门铃。

    等了一会,是明月来开的门,看到印少臣站在门口不由得一愣。

    “明希呢?”印少臣问。

    “她瘫痪在床了,说是浑身酸疼不想动。”明月回答。

    明希体育挺弱的,突然跑完1500米后,浑身肌肉都疼,运动会都结束了也没好。

    印少臣走进房子里,就看到明希趴在沙发上玩手机,看到印少臣进来,立即伸出手来虚弱地说:“江湖救急……”

    跟要死了说遗言似的,一瞬间戏精上身了。

    “怎么?”印少臣走进去问,依旧一脸冷漠,看起来根本不像开着法拉利赶回来的人。

    明希挣扎着爬起来,带着印少臣进入了餐厅,指着桌面上的菜说道:“这是我做的菜。”

    印少臣看了一眼:“……”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盆栽的肥料呢。

    “你是不是都看不下去了?”明希问他。

    “所以呢?”

    “厨房里的东西一应俱全,你要不要拯救一下?”明希厚颜无耻地问道。

    “就是为了这个?”印少臣忍不住问明希。

    “我能联系到的人,就你做菜做好吃了。”明希委屈巴巴地回答。

    “现在想起我了?之前不是一直把我当空气吗?”印少臣提起这个又来气了。

    “哪有!我可关注你了。”

    “怎么关注了?”

    “就是……你一瞪我,我立即就躲开了。”

    “……”

    “但是你总瞪我,时时刻刻在瞪我,我就觉得我身后冷飕飕的。”明希说完还叹了一口气。

    明希觉得自己压力特别大,因为她发现印少臣无时无刻不在盯着自己,这让她觉得在嘉华的日子都十分难熬。

    印少臣气得想扭头就走,抬头就看到明月双手环胸看着他们俩呢。

    明月喜欢一个人,倒不是那种会狠狠纠缠的人,看到印少臣跟明希关系亲密也不会说什么,还能坦然地站在旁边看着。

    在原著里,明月跟唐梓岐过不去,也是明希身体前主从中挑拨的。

    “我找来救星来做菜了。”明希跟明月兴奋地说道。

    “他做菜?”明月跟印少臣也算是从小就认识了,还真不知道印少臣有这个技能,顶多知道印少臣会烤串。

    “会的,很好吃!”明希回答。

    “哦,你们加油。”明月点了点头后离开了餐厅,态度依旧冷淡,估计是当成两个臭皮匠顶一个朱丽叶了。

    嗯,诸葛亮他们俩可高攀不起。

    等明月离开了,印少臣才蹙眉问明希:“你只有这种时候才想到我?”

    “就是想庆祝明月拿了第一名,而且,之前说我作弊的时候她还帮我说话了呢!”

    “我也得了第一,说你作弊的那次我也帮你说话了,你给我什么了?”

    “其实我也挺纠结的,至今没想到怎么感谢你……就你……太难了。”

    印少臣被明希气得朝明希走过去。

    为什么就他?

    为什么只有他?

    印少臣靠近一步,明希就退后一步,最后干脆靠在了墙壁上。印少臣也到了她的面前,用手“咚”的一声按在墙壁上,撑着墙壁“壁咚”她,怒气冲冲地看着她。

    “明希!”印少臣说出这两个字,几乎是咬牙切齿的状态下说出来的。

    “对不起,我错了……我深刻地意识到我错了。”明希懊恼地拍自己的额头。

    “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教你进阶数学吧,物理化学也可以教你,还帮你写作业到期末行不行?啊……还有……还有……我给你织一件毛衣吧,你喜欢什么颜色?”

    明希的态度特别诚恳,语气带着求饶的成分,可怜巴巴的。

    印少臣看着她,问:“就这些?”

    “我现在能想到的就这些了,都是我不好,居然觉得跟你混熟了,就不把自己当外人了。而且,明月愿意接纳我,我就开心得什么都忘记了,都是我的错,你原谅我吧。”

    不把自己当外人,这句话莫名其妙地取悦了印少臣。

    印少臣终于态度缓和了一些,接着对明希说:“从今天起给我补课,每天三个小时,地点你来定。”

    “可以的。”

    “还有。”

    “你说。”

    “我需要你给我加油。”

    “?”

    “明白了吗?”

    “哦。”

    印少臣放过了明希,进入厨房去做菜。

    明希跟在印少臣身后,看到印少臣拿出了食材,立即对印少臣说:“加油!”

    印少臣:“……”

    “需要帮什么忙吗?”

    “不用。”

    明希在印少臣身边转悠了好几圈,真就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我要拿熟食了,你出去吧。”印少臣回头说道。

    “哦,好的。”明希立即乖乖出去了。

    明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到明希出来后,随口问了一句:“你现在跟他关系不错?”

    明希知道,明月虽然问得漫不经心,心里却是很在意的。

    这个年纪的小女孩就是这样,喜欢得表面波澜不惊,其实内心之中汹涌澎湃。脑袋里有千万个情敌,最后自己奋勇杀敌,又自己在脑海里溃不成军。

    “没有,我就是想给你做饭吃。”明希回答,对着明月微笑。

    “为什么这么执着这一点?”

    “不知道,就是特别珍惜你,就算只是做饭做菜,或者给你做一件衣服。”

    “啧。”明月可说不出来这么恶心兮兮的话,嫌弃得直咧嘴。

    有的时候,明月觉得明希挺假的,做出来的事情有那么点做作。

    后来她发现明希就是傻,别人做不出来的事情,明希却做得出来。

    “他家里情况挺复杂的,像邵余他们跟印少臣关系好,其实就是因为他家里的大背景。以邵余家里的实力,其实没必要跟在一个人身后溜须拍马,当然,也不排除两个人是真的关系很好,就跟F4似的。”

    “哦。”明希点了点头,其实她都知道,比明月知道的还清楚呢。

    “他们都说,印少臣除非真的彻底不回家族,不然一定会娶一个世家千金,不会再重蹈父亲的覆辙。你家里虽然有钱,但是土豪爆发户,跟豪门还是有区别的,懂吗?”

    明月这是在劝明希放弃,别浪费感情。

    明月也是将自己的感情看得很透,才能做到如此释然。

    “我都懂,OK的,我跟他完全没有可能的,绝对不可能。”明希觉得这些劝告都没有必要,她不可能会喜欢印少臣的。

    喜欢谁都不会喜欢印少臣。

    是她不够漂亮了,还是她没钱了,找印少臣当男朋友受虐去?

    “这样最好。”明月说完,靠在沙发上继续等待。

    印少臣的动作比明希利落多了,没多久晚饭就做好了,将之前的替换下来,重新招呼两个女生吃饭。

    “我操?!”明月感叹了一句。

    印少臣没回答,坐在桌子前,依旧是他那副万事都不耐烦的样子。

    这可能是言情小说校霸的标配,就是我很不爽,你别惹我,惹我我neng死你的死相。

    “你尝尝看,很好吃的。”明希说道。

    “光看卖相就比你做的强。”明月还在数落明希。

    明希也不生气,坐下来一起吃饭。

    印少臣做的果然比明希做得强很多,并且很好吃。

    明月还真就吃了不少,接着放下筷子就起身打算离开了:“你们聊吧,我回去休息了。”

    “吃完饭别立即坐下,会有小肚子的。”明希说道。

    “我用你提醒?”

    等明月离开,又是明希去收拾厨房。

    明月家里干脆没有洗碗机,都得手洗,两次的饭菜的碗盘堆放了好几堆。

    印少臣原本跟在明希身边看,结果没一会叹了一口气,也戴上了手套,用身体挤开碍事的明希,自己刷碗了,居然也动作挺利索的。

    明希站着旁边看着,说道:“其实我刷碗还行。”

    “滚一边去。”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