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 > 第20章 生病

第20章 生病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最新章节!

    第20章 生病

    明希将买回来的东西放进厨房里,就看到明月气势汹汹地走了出来。

    这栋别墅装修老旧,在明月下楼的时候,拖鞋碰到木制地板都会发出大气磅礴的声音来,来的途中就已经声势浩大了。

    明月来了厨房问她:“你跟印少臣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在跟何然旧情复燃吗?”

    “啊?就是我去超市碰巧跟他碰到了而已。”明希回答。

    “他又让你养猫,又送你回来,这本来就不正常,印少臣根本就不是一个愿意跟女孩子扯上关系的人。你那边勾着何然,这边又勾搭印少臣?脚踩两条船吗?”

    明希走出来,到了客厅里坐下,长叹了一口气:“我跟何然已经说清楚了,以后就当成是陌生人,以前的事情再也不提,全都过去了。”

    “所以你在跟印少臣有暧昧吗?”

    “不敢……”明希拼命地摇头,“想想都觉得可怕。”

    明月跟着坐在了沙发上,表情不善地盯着她看:“什么意思?”

    估计也就明月能穿着印小恐龙的睡衣,还能这么霸气了。

    “不知道为什么,被印少臣盯着戏弄了,反正就是……”明希说着,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明月看印少臣的备注,“主人,骚不骚?印少臣自己改的名字,我还得帮他写作业。”

    “喜欢你就欺负你?印少臣不会这么幼稚吧?”

    明希摇了摇头:“不,他不是,他追人的时候不是这样,我知道。”

    印少臣追人的时候什么样明希十分知道,又撩又苏,又甜又宠。

    怎么可能是现在这样?

    如果印少臣这么追女主角,八成书里全部是负分,作者都有可能被骂。

    明月蹙眉,看着明希的表情有点不对劲:“你怎么知道的?你不是才认识他吗?”

    “猜的。”

    明月撇了撇嘴角,指着明希认认真真地警告:“我告诉你,别干绿茶婊那套事,不然我要你好看,知道吗。”

    “嗯嗯。”

    “就算你是我姐,脚踩两条船也不行,本来就一堆人说你坏话呢,你这样会更严重!”

    说完就起身上楼了。

    明希看着明月离开,不但没生气,还得觉得明月还怪可爱的。

    她气势汹汹地跑下来,不是因为她跟印少臣一起回来,而是怕她脚踩两条船渣了印少臣。

    还有就是明希本身的名声不太好,如果两边勾搭,传出去估计明希会被骂的更狠。

    明月这个人奶凶奶凶的,有话不肯直说,别别扭扭人却不坏,这点明希清楚。

    这么可爱的小姑娘,以后可不能误入歧途。

    吸毒什么的,绝对不能让明月沾上。

    周六晚上,明希坐在书桌前翻看一本历史书。

    这本书都是介绍古代文人墨客的事迹的,无非是讲这些人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在什么意境下,才写的那些诗。

    书从这些大家的第一首诗按照时间顺序往后排,中间都是连续的个人传记一样的故事。

    这套书一共23本,明希已经看了16本了。

    她也是打破这套书销量0尴尬的人。

    印少臣发来消息的时候,明希刚刚翻了一页书。

    她拿来手机,看到印少臣发来的消息:我应该是感冒了,买药给我送过来,我在855。

    她顺便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晚上十点钟了,这个时候过去不好吧?

    明希:你通知你家里的佣人吧。

    等了一会,明希也没等到答复。

    她放下手机继续看书,却无论如何也看不下去了。

    她有点担心,又给印少臣发了一条消息:怎么样了你?

    等了许久依旧没有回复。

    她抬头发了一会呆,嘴里念着“就当是我欠你的”,然后拿着电话联系了一个人,套上了衣服下楼。

    她快步朝小区内的药房走,去了之后也不知道买什么,于是每种药都买了一些。

    走出药店司机就来了。

    为了确保安全,她打电话联系了司机李叔,李叔是明月家里用了将近十年的老人,为人老实和善,曾经当过兵,住得比较近,跟他一起来比较安全。

    两个人一起去了855轰趴馆。

    她到了门口按了门铃,等了许久都没有人出来。

    迟疑了一下,她按了密码。

    上次印少臣带她过来的时候,她看了一眼印少臣输入密码,一下子就记住了,尝试了一把真的打开了门。

    走进去,就看到一楼亮着灯。

    她喊了两声印少臣的名字,都没有人应声。

    她从冰柜里拿来了两瓶饮料放在茶几上:“李叔,你在一楼坐着,饮料你喝吧,我会给他们付钱的。”

    “好。”李叔笑呵呵地应了。

    她在楼下转了一圈之后没看到人,直接去了三楼。

    三楼房间的门虚掩着,她直接就能走进去。

    她左右看了看,总觉得起居室干净整洁得不像有人居住过,也不知道印少臣在不在里面。

    她推门进入了卧室,里面特别暗,她只能看到一个大体轮廓,甚至不确定床上有没有人。

    她拿着手机给印少臣打电话,紧接着就看到床底的位置手机屏幕亮了,显然是手机掉到了地面上。

    顺着手机的亮度往上看,就看到床边还垂着一只手,吓得明希手机险些没拿稳。

    害怕归害怕,明希还是到处找房间里的灯,打开了灯后凑过去看,就看到印少臣躺在被子里,脸也埋在被子里。

    她试探性地摸了摸印少臣的手腕脉搏,确认了人还活着。

    接着就发现印少臣的手都十分热。

    昨天还好端端地做饭,末了还在生龙活虎地发脾气,怎么今天就病成这样。

    她蹲在印少臣身边想了想,突然想起了剧情。

    昨天夜里送走她之后,印少臣应该是回了家里,被家里几个邪恶的哥哥刁难了。

    印少臣会突然感冒,是因为有人将印少臣亡母的东西丢进了湖里,印少臣独自去找,找了许久才找到。

    特别狗血的梗,无论是书里还是影视剧里都屡见不鲜,让人唏嘘。

    印少臣的父亲年轻叛逆,找了印少臣的母亲结婚。印妈妈是一个标准的大美人,倾国倾城,说是书中最美的女性。

    可惜去世得早。

    印少臣的生母没有家世背景,父亲又常年不跟家里有太多来往,本来印少臣也不想参与家族里的勾心斗角,已经准备出国留学了。

    偏偏那群人不放过他,总觉得他是个隐患。

    印少臣在重生后自然是斗过了那群人,然而这只是开始而已,印少臣二十多岁才进入家族产业之中,将近三十岁才最后胜利。

    现在的印少臣才十七岁,必定要经历一番波折。

    按照书里的剧情,印少臣在本家受了委屈,回来就去找唐梓岐了,接着病倒在唐梓岐的怀里。

    唐梓岐带着印少臣回了自己的家,小心翼翼地照顾了他一晚上。

    明希蹲在旁边想,是不是该给唐梓岐打电话?

    不过很快她就放弃了,估计联系了唐梓岐,印少臣又得生气。

    她伸手摸了摸印少臣的额头,忍不住嘟囔:“大哥,你一会不会自己自燃了吧?”

    现在印少臣的情况非常不乐观,烧得特别厉害,这种烫手的程度堪比温度没控制好的暖手宝。

    她在屋子里寻找,找到杯子帮印少臣倒了一杯水,接着找到感冒药挨个挤出来说明书上的剂量,依次喂给印少臣。

    印少臣已经烧到了几乎昏厥的状态,喂水都有些费劲,更何况让他将药吞下去了。

    药在嘴里时间久了容易融化,觉得苦了印少臣就蹙眉。

    看到印少臣蹙眉她就害怕。

    明希没办法,只能用强制性的办法了,就是将手指塞进他嘴里,硬是给按进去,然后再给印少臣喂水。

    这样做第二次按计量喂了第二粒,就被印少臣咬了一口。

    明希疼得身体一颤,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幸好没被咬破。

    “那怎办啊,喂药也吃不下去。”明希坐在床边嘟囔,从袋子里拿来退烧贴撕开,贴在了印少臣的额头。

    觉得一个不太够用,她又撕开了一个,扯开印少臣的衣领照着脖子又贴了一个。

    印少臣被凉得“嘶”了一声。

    “我是怕你死了,你死了这个世界都崩塌了,我还想多活几年。”明希继续摆弄那些药,捧着印少臣的头再次想办法喂药。

    将印少臣的头扶到自己的大腿上,她低头研究印少臣,手扒开印少臣的嘴再次尝试。

    平日里风光的印少臣,现在被明希摆弄得像一条死狗。

    给印少臣喂完药,明希就将印少臣推开了,站起身来活动身体,下意识抱怨:“真难伺候。”

    说完进入了洗手间。

    洗手间里面也是整洁得不像话,东西都摆放得十分整齐,估计是有人来收拾过。

    她洗了一个手,照镜子整理头发的功夫,就看到浴室里挂着一个她熟悉的东西。

    她转过身去看,就看到毛巾杆上挂着一个小兔子玩偶,似乎是明希送给印少臣的。

    在旱冰场的时候她对印少臣的印象还挺不错呢,当印少臣原因帮自己。

    现在看着玩偶,她突然觉得有点难过。

    小玩偶被洗过,如今还没有完全干。

    她又环顾了一周,发现衣篓里有几件有些潮湿的衣服,估计就是昨天印少臣穿的衣服,回来后还没有洗就扔在了这里。

    被印少臣洗过的只有这个玩偶。

    不可能吧,在水里捞了那么久的东西,回来后还有心情洗干净玩偶?

    很快明希就觉得这个想法很荒唐。

    估计很早就洗了吧?

    洗干净手出来,她站在床边帮印少臣盖被子:“我已经尽力了,我要回去了。”

    结果一直昏昏沉沉的印少臣居然听真切了似的,突兀地抓住了她的手,虚弱地说:“别留我……一个人……”

    印少臣惧怕孤独。

    因为从小孤独久了。

    在印少臣童年记忆里,母亲重病,父亲陪母亲加工作繁忙,家里总是没人陪他。

    然后家里的佣人似乎是被家族里的极品收买了,竟然虐待印少臣,印少臣小的时候没能力反抗,告诉家里,家里也迟迟没处理。

    这恐怕也是印少臣性格沉默寡言,却总喜欢住在轰趴馆里的原因。

    他不想回家,也不想一个人。

    其实是一个很脆弱的人吧。

    “你说你这句话说给唐梓岐多好,肯定被心疼,你跟我说也没用啊,你只要不死,寂寞不寂寞我都无所谓。”

    对明希来说,印少臣是隐患,是危机,是书中的男主角。

    男主角如果出现了意外,书中世界缺少了一个中心点,说不定世界都会崩塌。

    但是,印少臣在明希的眼里连朋友都不算,谁愿意与恶魔为伍呢?

    她会觉得明月、冯曼曼这种恶毒炮灰女配都很可爱,却欣赏不来印少臣。

    对于一个一心想要虐她的人,她是一点点的怜惜之情都没有。

    强行将自己的手抽回来,明希直接离开了房间,没有一点留恋的意思,她觉得她已经做了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了。

    将房间门关上,关了灯,下楼叫走了李叔,两个人一起离开。

    她还要回去看书呢。

    印少臣从床上坐起来,就觉得头疼得厉害。

    抬头看了一眼时钟,已经中午十二点钟了。

    居然睡得这么沉吗?

    转过身,就看到床头柜上放的药盒,药也被放得乱七八糟,这是他绝对不会做的事情。

    他伸手拿来药挨个看了看,发现这个人给他喂了七种感冒药,好几种药里都有助睡眠的成分。

    药劲不大就奇怪了!

    他自然不会知道明希其实只喂成功了没两样,开了这么多是试试看哪个好喂。

    如果说印少臣真的吃了两种药,也是一种正常被塞进去的,一种是化在印少臣嘴里的。

    现在印少臣都怀疑自己是吃错药了,才会脑袋昏昏沉沉的。

    他气得咬牙切齿的,在床底下找到了手机拿起来,看到锁屏的时候他还在给明希发消息。

    看着聊天记录,再看床头柜上的东西,他开始坐在床上静坐,回忆昨天晚上的事情。

    然而回忆了半天,也是什么都想不起来。病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做了什么?

    坐一会他就觉得头痛了,也不知道是感冒严重,还是药吃了太多的结果。

    去了一趟洗手间,出来后重新躺下,拿着手机有点不解。

    昨天晚上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会把消息发给明希呢?

    如果是这种情况,他一般会叫邵余过来,或者干脆打120急救,怎么就会想到联系明希呢?

    病傻了吗?

    印少臣在床上躺了不到十分钟就躺不住了,起身把床头柜收拾了,又进入洗手间将衣服给洗了。

    都清理好了之后,他站在洗手池边看着晾晒的娃娃。

    ……

    ……

    妈的。

    这叫什么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