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 > 第19章 独处

第19章 独处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最新章节!

    第19章 独处

    明希在学校的这一个星期,上课的时候还会打瞌睡,回到寝室里也是在研究改校服。

    还因为衣服改得好受到了广泛好评,又帮冯曼曼、刘雪也改了校服。

    她们三个人的关系已经非常好了,只要放学了,她们俩就跑到明希的寝室里聊天。

    明希改衣服,她们俩研究时尚杂志,聊的都是化妆、衣服、包包之类的内容,还有一个固定的内容就是撸猫。

    明希对这些也感兴趣,共同话题特别多,刚认识不到大半个月,就成了闺蜜级别的好友。

    或许是对“好学生”有一个奇怪的误区,就是觉得他们大多是书呆子,像何然这种怪物很少。

    就连曾经吹过明希的冯曼曼,都渐渐忘记了这件事情,继续当明希是个学渣。

    再次提起杨豪的事情,冯曼曼也只是说:“他要是敢作死,我就去他们班抽他嘴巴子!”

    月牙真的是被女生寝室里的一群人宠着养,成了寝室楼里的“红猫”。

    明希就算偶尔回家,寝室里其他不回去的同学,也会帮忙看着月牙,喂饭喂水换猫砂。

    现在月牙已经有了主子的风范,很少对明希卖萌了,甚至还有点嫌弃的意思。

    明希没太在意,一如既往地喜欢月牙,每天捧着月牙吸个几遍。

    周末放学,明月来了明希的寝室,站在门口就开始念叨:“你养猫也是不挑,我还是喜欢布偶猫,至少颜值高。你看你养的这只丑猫,长了一张希特勒的脸。”

    “你可以接手吗?”明希问。

    “我不要。”明月立即拒绝了。

    “印少臣硬塞给我养的,其实我最开始也是拒绝的。”明希说完叹了一口气,接着把猫送到了隔壁寝室。

    明月的表情变了几变,最后还是跟着明希一块回家了。

    当天夜里,明希就饿得受不了了。

    家里的佣人都被赶走了,冰箱里什么都没有,她只能去了超市。

    从超市里拎着方便面、八宝粥、香肠这些东西走出来的时候,刚巧碰到印少臣骑着摩托车到了轰趴馆门口。

    印少臣骑的是一辆蝎子一样的摩托车,车身是黑色的,尾部很尖,看起来十分拉风。

    这款摩托车全球限量才52台,明希也是第一次见到真实版。

    他的腿很长,踩在地面上撑着车身,脱下安全帽看向明希,问:“就吃这些?”

    明希的目光在印少臣干净的白色板鞋,跟乞丐裤漏出来白花花的膝盖上打了一个转,就看向了别处。

    明希含糊地说了一句:“嗯。”就准备越过他,直接回去。

    “过来。”印少臣下了摩托车,对明希说道。

    “我要回家了。”明希脚步都没停顿。

    印少臣将安全帽挂在了车扶手上,走到了明希的身边拽住了她的手腕,带着她往轰趴馆里走。

    明希被他牵走的时候还在想,这货怎么这么喜欢强迫别人呢?

    也不对,被印少臣这么“特殊招呼”的也只有她一个人。

    反派没人权的吗?

    印少臣打开了轰趴馆的门,走进去后打开了灯。

    轰趴馆的灯是总控,打开后整个轰趴馆的灯全部都亮了,包括落地窗上的星星灯。

    黑天来这里,还真有另外一番意境。

    灯光昏暗,大多是暖黄色的灯,在重金属的装修上增添了些许温馨,更多的则是复古感。

    轰趴馆自带了一个小花园,从门口就可以看到对面窗外的小院子,里面挂着星星灯,错落且别致,估计在夏天的夜里坐在小花园里会特别舒服。

    印少臣带着她往里面走,左拐右拐后,进入了厨房。

    厨房空间很大,里面的东西一应俱全,光冰箱就有一排。里面的食材也十分丰富,饮料就有几十种,全部都在透明的玻璃门里规规矩矩地摆放着。

    印少臣打开一个冰柜门,看着里面的食材时还在卷袖子:“想吃什么?”

    估计印少臣有某种强迫症,袖子都卷得规规矩矩的。

    “你会做菜吗?”明希坐在餐厅的吧台椅上问。

    “嗯。”

    “都会做什么?”

    “你想吃什么?”

    “这就是什么都会的意思?”

    “嗯。”

    “不知道你吃过一道菜没?先烤乳鸽,然后把烤乳鸽塞进烤鸡里面,接着把烤鸡塞进烤乳猪里面……”

    “你想试试吃烤明猪吗?”

    “我只是跟你聊聊天嘛,没让你做这个。”明希说完起身到了冰柜前,看了一会就又转身离开了。

    “我可以跟你说实话吗?”明希站在一边说道。

    “说。”

    “其实我不知道里面都是什么,这些没有做出来的肉,我根本区分不清。而且我特别见不得没有做成食物前的这些肉,就觉得好可怕,不过做熟了我能吃。”

    印少臣很会抓重点:“那火锅都是煮好了给你端上去吗?”

    “嗯……一般我不亲手制作,都是下好了给我装盘,烤肉的时候看到带着血的肉,我都会觉得很可怕。”

    明希动手能力挺强的,但是因为怕这些东西,以至于一直没有学习怎么做菜。

    青菜还能炒几个,肉类硬菜就不行了。

    光看看就觉得难受了,就更别提杀鸡、杀鱼,清理身体里的东西了。

    不过在别人看来,这是一种矫情,觉得她是娇生惯养出来的。

    她自己也不知道,在看到明月割腕的那天她怎么就那么淡定,还能帮明月处理伤口。

    估计也是被逼急了吧。

    印少臣从里面取出几样食材来,问:“吃辣吗?”

    “吃一点,太辣不行。”

    “甜的还是咸的?”

    “西红柿炒鸡蛋吃咸的,但是甜食肯定是甜的,比如拔丝地瓜。”

    印少臣“嗯”了一声之后就开始制作了。

    别看印少臣给人一种狂霸酷炫拽的印象,戴上围裙后居然还有一股居家范。

    他的厨艺倒是不错,切菜的时候手法娴熟,做菜的时候也游刃有余,尤其翻炒的时候锅里冒火的画面更是让明希目瞪口呆。

    “哇!”明希开始鼓掌。

    印少臣回头看了她一眼,眼神里带着嫌弃。

    明希立即闭了嘴。

    等印少臣做好了饭菜,两个人一起去了户外的小花园,坐在那里吃饭。

    所有东西上桌后,印少臣又将菜品分成了两份,分别放在两个人的面前。

    “其实我吃不了多少,不用给我这么多。”明希看着盘子说道。

    “我只是不喜欢跟别人夹一道菜,预防幽门螺旋杆菌。”

    “哦……你以后都不会接吻的吗?”

    “不劳你费心了。”

    明希动筷子的时候,就发现印少臣在看她,她不由得一愣,接着弱弱地说:“我开动了……”

    是缺少了这个仪式吗?

    “嗯。”

    明希吃了一口后,印少臣还在看她。

    “怎么了吗?”明希忐忑地问。

    跟印少臣单独相处,明希做每件事情都提心吊胆的,生怕做错了什么,刷低了印少臣的好感度,让印少臣提前开始给她下套了。

    “你吃你的。”

    明希只能在印少臣的注视下吃了几口,吃得食不知味的。

    “不好吃吗?”印少臣蹙眉问。

    明希终于懂了,印少臣是想看到她吃了东西后的反应,想要等待评价,结果她愣是被吓得没敢仔细尝。

    明希又挨个吃了几样菜,眼睛都亮了:“好吃!”

    真的好吃。

    香嫩的红烧肉火候正好,入口即化,浓郁的肉香跟酱汁的味道在口中散开。

    印少臣做的鱼香茄条,恐怕是明希吃过得最好吃的,茄子被做得十分入味,酸甜辣度都刚巧跟明希的喜好吻合。

    另外几道菜,也都可以称得上是极品,好吃到让人想要流泪。

    印少臣就坐在她的对面,单手撑着下巴一直看着她吃,见她吃得越来越欢,才扬起嘴角笑了笑,跟着吃了起来。

    印少臣的话不多,人显得格外安静,明希跟印少臣也没什么可聊的,全程都在安静的气氛下吃完的。

    如果不是菜非常好吃,明希真的觉得待下去就是煎熬。

    等两个人都吃完,印少臣挥了挥手:“剩下的全部倒掉,碗筷放进洗碗机里。”

    “哦……”明希按照印少臣说的做了,然后将碗筷放进去。

    印少臣在一边看,问:“你确定碗不用翻过来?”

    “原来要翻过来的吗?”

    “嗯。”

    明希在家里从来不做家务。

    穿书前家里没有洗碗机,穿书后洗碗机都轮不到她来用,所以真的不知道。

    等明希笨笨地弄好了之后,印少臣招呼明希:“过来。”

    明希真不知道印少臣为什么要这么盯着自己,她还一件坏事没做过呢……

    两个人一前一后到了二楼。

    推开一个房间的门,印少臣问明希:“你会玩什么?”

    明希看着这些游戏机半晌,才回答了一句:“恐怕什么都不会玩。”

    这家轰趴馆二楼恐怕都是这些设备,很多在游乐场里才会出现的游戏设备,在这里也是一应俱全。

    印少臣到了一个机器前拿来了两个东西递给了明希:“玩这个吧,这个比较简单。”

    “哦……”明希将东西接到手里的时候,还不明白她为什么要突然玩游戏?

    陪这位大少爷消磨时间吗?

    这个游戏在明希看来,就是一只手一个蓝光的棒子,一只手一个红光的棒子,对面的大屏幕出现了东西,用棒子去敲击就可以了。

    不过要注意的是蓝色的击打蓝色的,红色的击打红色的。

    她已经准备好了,蓄势待发。

    然后玩得一塌糊涂。

    印少臣拿着设备站在她身边,跟她一起玩双人模式的,看到明希紧张兮兮却玩得一塌糊涂有点无语:“我已经选择最简单的一首歌了。”

    “我没经验,第一次,你让着我点。”明希不服气地回答。

    两个人又玩了几局,明希终于又进步了,结束了后兴高采烈地问印少臣:“这次是不是厉害多了?”

    印少臣用一个棒子敲了敲她的头:“全程就听你尖叫了,都没听到音乐声。”

    看似很凶,其实一点也不疼。

    “我玩得投入。”

    “笨死了。”

    印少臣放下设备到一边,问明希:“你想喝什么?”

    “呃……”她确实喊得渴了,想了想后回答,“柜子里有温的奶茶吗?”

    “为什么要温的?”印少臣蹙眉,十分不理解似的,夏天不是喝凉的更过瘾吗?

    “最近不能喝凉的。”

    印少臣似乎没有女性生理期的概念,也不了解为什么不能喝凉的,只是随意点了点头后说道:“那你等一会。”

    说完就出去了。

    结果这个等一会就是半天。

    明希坐在沙发上等了一会,有点坐不住了,走出去到楼下找印少臣,最后看到印少臣在厨房里煮东西。

    “你在加热吗?”明希进来问。

    “嗯,没有温的,只能自己做。”印少臣回答的时候还在看手机,显得漫不经心。

    明希点了点头,坐在了不远处,眼巴巴地看着这边。

    她本来想走的,结果看到人家给自己煮了东西,也不好意思立即离开了,干脆坐下来等,心里默念……什么时候能回家啊。

    印少臣不仅仅给明希煮了奶茶,还有珍珠奶茶伴侣,也就是传说中的“珍珠”,也难怪会这么慢。

    等装好杯后,明希等了一会递到了印少臣对面:“你喝一口。”

    “我并不想喝。”

    “喝一口吧,不然我害怕。”明希说得很直白。

    “怕我下毒?”印少臣拿着杯喝了一口后递还给了明希。

    明希确定没问题了,才试着喝了一口,并没有用印少臣喝过的那一边,而是另外一边。

    “第一次煮吗?”她问。

    “嗯。”

    “还蛮好喝的。”

    她突然在想,印少臣是不是并不像表面那么冷冰冰的,也许还有一颗热情好客的心?

    外加今天发现了印少臣的“人夫”隐藏属性,她不由得兴奋地问:“我觉得你厨艺这方面非常厉害唉!难怪你会受欢迎,你有没有想过谈个恋爱?”

    印少臣坐在她的对面看着她,表情有一瞬间的迟疑。

    重生前明希的确追过他,但是那种嚣张的架势,还有明希那种处处算计的样子让印少臣很厌恶,所以拒绝得直截了当。

    如果这次明希追他的话……

    他随口问了一句:“怎么?”

    “唐妹子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你如果认真追她的话,说不定……”明希的话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

    因为她看到,印少臣的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垮掉了。

    再多说一句,恐怕有危险。

    “你为什么总提她?是不是有什么阴谋?难不成你觉得我跟她在一起了,我后半辈子都废了是不是?想祸害仇人就培养一个女人嫁给对方?”印少臣气得话都比平时多了。

    “不是……我是觉得唐妹子挺好的……”

    “明希,我不知道你究竟在想什么,是不是换了一个套路,不过我告诉你,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你别再跟我耍心机。”印少臣的语气已经越来越差了。

    完蛋……

    她好像弄巧成拙了。

    印少臣说完直接站起身来,说道:“走吧。”

    这是放她走了。

    “我能喝完吗?不然就白煮了。”明希可怜巴巴地问。

    要是平时,印少臣早就发飙走人了,然而看到明希的怂样,他又迟疑了,纠结了半晌才回答:“那你快点。”

    “嗯嗯!”

    等明希喝完奶茶,拎着东西要离开的时候,看到印少臣已经在门口等了。

    她走过去说:“拜拜。”

    “上来。”印少臣说完,丢给了她一个安全头盔。

    “不用,我自己走回去……”明希的话说到一半,看到印少臣凶巴巴地看着她,立即怂怂地上了摩托车,“您修养真好,被我气成这样还愿意送我回家,感恩有您。”

    印少臣被气得咬牙切齿的,最后又无可奈何。

    别墅区内可以骑摩托车,因为人少还可以速度很快,然而这次印少臣的速度堪比骑自行车。

    能把这辆摩托车开得这么慢也是技术活。

    身后的人似乎也在纳闷,稍微动了动,印少臣立即加速了。

    突然加速,明希措手不及一把抱住了印少臣的腰,半天都没松开。

    印少臣终于觉得心情好了点。

    到了别墅门口,印少臣停下来,看到明希下了车,将安全头盔还给了他。

    “呃……谢谢款待。”她说道。

    “嗯。”印少臣冷淡地回应了一声,就骑着摩托车离开了。

    她转过身往家里走,抬头就看到明月出现在了露台上,见到她抬头,立即转身回了房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