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太浩 > 第六十五章憋屈无尘

第六十五章憋屈无尘

作者:无极书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太浩最新章节!

    云州,水君御使天地,水主天地把一应天地水汽冻结,压制慕容婉儿,飞快抢下灵童。

    慕容婉儿也不甘示弱,大地突出无数地刺破开水汽,慕容婉儿抱着灵童现身:“道友,一换一,你夺了我雷州一个灵子,就拿此子相抵。”这是慕容婉儿的人族身。

    雷州?水君心头一跳,面色不改:“娘娘说什么?贫道一句也听不懂。”

    “哼!那姓周的鬼仙虽然行踪隐秘,但如何瞒过妾身?分明是你出手想要夺取雷州灵子,以汇气运!”慕容婉儿头顶镇星不断旋转,金光挥洒大地。姜元辰也不示弱,辰星水光自天宇垂下。两颗本命星相互碰撞,水土元气喷洒四周,却又被两人自发消弭影响,不损伤大地一草一木。

    姜元辰正要说话,忽然察觉大灵神宫方向的异状,猛然瞪向慕容婉儿:“你找死么!”自身突入法则真域,操控大灵神宫中的防御把莽山王逼退。

    大灵神宫,莽山王化身前来偷偷盗取居延天神手臂,正巧被% 留守的李天豪发觉,引动神宫防御请来姜元辰坐镇。

    “你们,果然想要复活居延?”水君色变,真域一层白雾破开,心中清明,顿觉不好。先天易数自发运转,把神道的计划猜得七七八八。雷州孕育一位先天神灵,这是大气运之子,也是大雷王为居延天神复活准备的容器。雷州气运之子很少,除了姜元辰偷出来一个,慕容婉儿培养一个,只有雷泽诞生的那位新生地神。这段时间神道沉寂,分明是几位阳神施展化身探查各地封印情况,在盗取居延天神的肉身以及法力。

    将云州灵子抛给冰倩二神照顾。姜元辰伸手一招,玄冥如意拿在手中。龙虎汇聚,风云齐动,姜元辰辣手摧花,毫不留情。

    慕容婉儿皱眉,心知大雷王那些人也开始动手。不过她也的确下手染指居延天神的肢体,只不过她的目标是景阳道派,而且和大雷王的目的不同。

    神道内部有两个派系,一个是仙林妃和慕容婉儿一派,她们想要炼化居延为一位上古地神报仇。而大雷王一系则是想要复活居延,让他出来统领神道。

    但不论如何,在这次道魔相争的时候神道联手蒙蔽仙道诸位修士的感知,连姜元辰事先都被蒙蔽天机,下意识将神道忽略。直到事后才有所警觉。

    姜元辰气的三尸神暴跳,咄咄逼人,招招针对慕容婉儿弱点。两人了解颇深,姜元辰哪里不知道慕容婉儿最怕什么?

    大地厚重,虽防御无双,却被灵巧飘渺的风灵克制。

    慕容婉儿被姜元辰这一逼,也恼了:“说我们神道的举动,你那太虚道宗想要汇聚气运开辟天界力压我神道一头。也不是什么好人!这灵子,妾身还真就不给你了!”

    冰倩公主、蓝晶女神抱着沉睡灵子站在远处。忽觉地下一阵涌动,两只大手抓向二女。

    “不好,妹妹小心!”蓝晶女神推开冰倩,一颗水灵宝珠击碎大手。到底是古之女神,这位女神经验丰富,反手挥动另一件神器荡平地气。两人站在空中受姜元辰的星光庇佑。

    火娘子和闫胖子只是为了救白正阳赶来,如今见姜元辰和慕容婉儿交手,火娘子不由苦笑起来。她出身神道,雷州算是她娘家,而太虚道宗是她夫君的山门。算是夫家。如今娘家人和夫家人打起来,她站在中间也很是为难。

    “喂,这雷州神道的举动对你有没有什么威胁?”闫胖子小眼眯起,询问火娘子。

    “怎么没有,到时候仙神交手,我也难保自身中立。”毕竟是一位新晋阳神,神灵之身得不到道门的信赖,但跟那些地灵神也不是一路。

    “不然,我们去蓬莱州躲躲?”

    火娘子考虑闫胖子的建议,但心有不舍:“再看看吧。”

    姜元辰和慕容婉儿的战场越来越远,最终离开冰倩等人的视线横跨千里,众生只见上空黄气和蓝光交错碰撞,漫漫千里来到蓝大先生以及蓝湄等人处。

    蓝湄和高燕算计蓝大先生,将他逼在一条河边。忽然蓝大先生承接自身本我元神,法力大涨,恢复元神法力。

    只得一笑,拿出一把折扇:“你们兄妹俩配合倒是默契,将为父引到这处古战场,以骸骨傀儡围攻。只是这些骸骨傀儡连金丹都不成,这就是你们的底牌?”折扇一动,身边诸多傀儡化风沙散去。

    高燕胸口一闷,在诸多傀儡毁灭后受到反噬。她精心炼制这些傀儡,可花了不少功夫。

    蓝湄见状大喜,施展咒法:“去!”傀儡毁灭后,滚滚黑烟毒气从傀儡中露出,涌向蓝大先生。八种毒烟混在一处,黑色烟气越发浓郁,周围生灵灭绝,只有蓝湄兄妹二人带着护罩躲开毒烟。

    “八宝断魂散?”蓝大先生不敢硬接,同时想起古源带回来的消息:“你们跟太上道宗有关系?”身边法力构建光罩,不敢让毒烟近身。

    蓝湄二人不理他的话,蓝湄又取出一枚玉牌,催动法力扑向蓝大先生,意图轰碎光罩让毒烟近身。

    “灵虚老鬼的紫龙牌!”蓝大先生怒斥一声,昔年救走蓝湄兄妹的人还用说吗?

    当日那船夫施展的手段应该就是玄皓《天莲宝箓》中的秘术?那艘船,就是当初他们破裂的无底船?

    过了这么久,天莲宝箓也有不少太虚道宗弟子修行,渐渐广为人知,无尘道人自然也晓得其中莲花大道的真谛。

    至于蓝湄拿出来的玉牌,分明是太虚道宗昔年封存的一枚“兽牌”,是一条紫龙精魄,这是一位元神级别的妖兽精魄!

    蓝大先生元神和化身还没彻底协调,只得祭起兰华碑护身。就在他准备反击逞凶时,河水暴动,姜元辰和慕容婉儿从千里之外打到这里。姜元辰巧借河水施展繁雨剑意。漫天银线绞碎慕容婉儿周围大地之气。毒烟一时间也被压制。

    “地煞护体!”慕容婉儿一声尖叫,河畔古战场的血煞之气涌动而出,和姜元辰的繁雨剑意相互抵消。毒烟滚滚,反而被两位身边神光净化。

    “两个混蛋!”蓝湄气的手发抖,他好不容易逼迫蓝大先生到这一步,居然被这两个神灵给搅和了!

    哼!姜元辰剑意一转。又化作灵雪冰封万物,毒烟彻底沉入地面。而慕容婉儿将煞气封入手中息土,轻轻一吹,一只巨大的土傀儡汇聚血煞之气诞生。高燕见事不对,连忙带着蓝湄离开:“哥哥小心!”这傀儡居然有炼气化神大圆满的实力,古战场中的煞气被慕容婉儿抽了干净,针对蓝大先生的杀局不攻自破。

    “该死!我们再想办法!”蓝湄心有去意,忽然远处一道虹光飞来,玉燕娘娘御剑斩向蓝大先生。

    上空姜元辰和慕容婉儿动了震怒。专心致志攻击对方顾不得下方蓝大先生四人。不时有陨石、真水喷下。蓝湄高燕连连躲避,就连蓝大先生都被他们俩波及。

    “你们够了!”无尘道人自觉法力恢复些许,但立刻被两位神灵的手段压制,自信心受挫,目光盯着蓝湄和高燕看。“既然如此,那么为父也只好下杀手了!”

    蓝大先生被玉燕娘娘堵住,被姜元辰二人一刺激,心知难以逃离索性划破手腕。精血凝练血咒自发点燃。蓝湄和高燕胸口一痛,分别有一枚魔种强行刺破心脉。挣扎着破体而出。

    “既然知道是灵虚救的人,那么他封印魔种的法子不外乎死莲花密咒或者紫阳法印罢了。”无尘道人跟灵虚真人打交道一辈子,自然晓得那位真人的习惯。无尘道人嘴脸怨毒,施展血咒巫法夺取魔种。

    “啊……”蓝湄兄妹俩被强行剥夺魔种,打破灵虚真人的封印,在地上直打滚。玉燕娘娘在一旁冷眼旁观。高燕和蓝湄都是魔道出身,跟她有什么关系?自然不会救援。

    蓝湄看看四周,魔种破体而出,自身法力跟着被抽离。而高燕道行比他还弱,目前已经奄奄一息。赶紧拿出一枚丹药按在高燕嘴里。对天喊道:“娘娘,一命换一命,如何?”

    玉燕娘娘目光一动,她认得出来,方才蓝湄给高燕服用的丹药是一种上古秘药,名“玉菱心丹”是丹魔一脉的保命之物。

    “哥!”高燕掐着脖子,似乎想要吐出来。这种丹药,蓝湄也只有一颗,还是丹魔昔年炼制。给了她,蓝湄怎么办?

    “可以。”看到这兄妹情深,玉燕娘娘缓缓点头。

    “好。这就好。”蓝湄点头,咬破牙内潜藏的毒丸,剧毒配合毒血喷向自己破体而出的金色魔种。

    不愧是父子,蓝湄同样想到血咒之法阴人,用血咒诅咒自身的魔种。金色魔种飞到无尘道人身边,还不等其炼化立刻被巫咒污染化黑气爆炸。

    “啊……”黑烟溅射脸庞,英俊脸庞被毒烟消融,无尘道人绝情道心再难保持。“你们该死!”这时候又有冰雹从上空坠落,直直砸在脑门,瞧着上空两位神灵的战斗,又有陨石跟着砸下。而一旁玉燕娘娘虎视眈眈,根本不给他逃离的机会。

    “好好,既然你们不让我活,那我们就一拍两散!”手捏法印,对东方呼喊:“弥天在上,弟子愿以身饲魔……”

    “不好!弥天魔君的十三邪眼魔兽?”玉燕忽然一动,挥动太虹斩向无尘道人。姜元辰和慕容婉儿也回过神来,察觉虚空中有魔力汇聚。

    魔门的舍身咒?姜元辰心一动,知道这是接引魔君法力的祭献咒法。

    “想要将千里化作魔域?”慕容婉儿举起一座山魄对无尘道人砸去。姜元辰挥动河川精魄,一条水鞭鞭挞而下。

    三人联手攻击,无尘道人最后半截话堵在嘴边,被山魄砸碎肉身,被水鞭破了魂魄,甚至最后还被太虹剑绞碎先天灵光,彻底陨落。剑身挑动魔种,高燕的魔种重新回到体内,只是内里精气被无尘收了大半,回到高燕体内后本源所剩无几,自身也快速衰老,不久化作一个老妪抱着蓝湄的尸体。

    玉燕娘娘见状,不置可否,生生死死不过如此,而且蓝湄作恶一生,也算死有余辜。

    “倒是这两位,他们打得很欢啊!”眺望空中战斗。姜元辰和慕容婉儿越大越偏,从云州向着青州方向打过去。“难道他们俩还准备打遍九州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