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头狼 > 3141 三次蜕变

3141 三次蜕变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头狼最新章节!

    距离我们一号店大概四五站地的某间家常菜馆。

    大厅,靠近角落的一张桌上,我和张千璞面对面而坐。

    唯恐这孩子没有安全感,我特意交代李俊峰就在门外等我。

    他脱去自己那身脏兮兮的廉价运动装,换了一身土黄色的小夹克,头发明显也是刚刚打理过的,瞅着溜光水滑,胳膊上还多出来一块不知道什么牌子的运动手表,猛地一瞅差点没认出来。

    细细打量他一番后,我收起心底的惊诧,丢给他一支烟轻问:“捅完人以后,你跑哪去了?”

    “慌不择路的跑,我也不知道具体跑到哪了,然后在一家高档西装店的门口碰上个看起来很有钱的男人。”张千璞捧着面前的大碗,滋溜滋溜吮吸着面条,随即又给自己扒了几瓣蒜,当糖果似的直接丢进嘴里。

    一边“嘎嘣嘎嘣”的咀嚼,一边又嫌味道不够重,给自己倒了一点醋后,呲牙憨笑:“然后我突然发现钱来的好容易啊,我手里有刀,胸口有胆,钞票就会自觉找上门,你看我这块表,据说叫什么荣汉斯,我也记不住名字,反正被我抢的那个土豪说,价值三十多万,大叔你知道吗?三十多万,在我们那儿够买一套房啦。”

    盯着他的眼睛,我陡然发现这小子莫名其妙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尽管我们本来就没认识多久,但他给我的感觉,完全跟最开始时候那个偷奸耍滑的小赖子不同了,多了一抹癫狂,还多了三分桀骜。

    “你信么?瞅着我好像胆大心黑,实际上我特别胆小。”张千璞又抓起一个蒜头,慢悠悠的扒着蒜皮,像是回忆一般呢喃:“我从小就生活在一个畸形无比的家庭里,爸爸是个流氓,妈妈是买来的,别的小朋友骑在爸爸脖子上要这要那时候,我唯一的梦想就是他喝醉酒、输了钱可不可以不打我,不把我和大黑关在一个笼子里,大黑是我们家养的狗。”

    我没有作声,静静聆听他的诉说。

    “到了读书的年纪,我特别特别的拼命,因为有个老师告诉我,只要将来成绩好,就可以离开我们那个破地方去大城市里念大学。”张千璞将扒好的白蒜丢进面碗里,轻轻搅拌道:“但是那个老师没告诉我,念大学是需要很多钱的。”

    他像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般,自说自话的苦笑:“我玩命的背书,就是盼望有一天可以梦想成真,我们那个村子没有六年级,读到四年级时候,我成绩优异考到城里的六年级,直接跳了一级,面对那些比我大的城里同学,我更加的小心翼翼,我怕不小心弄脏了他们的耐克阿迪,怕不小心说出老家话被他耻笑。”

    大口朵颐的吞了嘴面条后,他呛得咳嗽两声:“我记得最清楚的一件事情,就是那会儿住校,别的同学都有暖壶,唯独我没有,因为我上学的钱,都是我妈用那种方式赚来的,我当时虽然小,但不傻逼,所以从来不敢提要求,后来我妈知道了,给我买了一个很漂亮的暖壶,蓝色的,上面还画了几个卡通人物,我喜欢的不得了,可是..”

    说到这儿的时候,张千璞的眼神陡然变得杀气腾腾:“可是宿舍里几个城市的同学不高兴了,因为我的暖壶抢走了他们的风头,那时候我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后来我才明白,有些二逼对穷人的鄙夷是与生俱来,他们合伙把我暖壶给搞坏,我无助的趴在床上哭,他们几个看着我笑,宿管老师只是不痛不痒的骂了一句,但他们谁都不知道,那个暖壶彻底粉碎了我最后的尊严。”

    “受苦了孩子。”我心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头安慰。

    尽管我的家庭条件也不是太好,但至少从小到大我没有受过他这样的委屈。

    “这才哪到哪。”张千璞摇摇头道:“我是从农村来的,虽然成绩好,可是普通话特别不标准,平舌音翘舌音根本分不清,当时的代课老师可能也看不起我,经常让我带头朗诵,每次我说不清楚时候,全班都会哄堂大笑,包括那个口口声声说要锻炼我口语的老师,他还总模仿我说话,哈哈哈..”

    “尊严没有了,学习好唯一的优势也被磨灭了。”张千璞三下五除二将碗中的面条赶进嘴里,扭头朝着服务员摆手:“再给我来一碗,我说到哪了大叔,哦对,没了尊严!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完成第一次蜕变,我要活着,甭管像狗还是像猪,所以我开始可以迎合那些城里的同学,主动给他们交朋友,给他们当马仔,替他们打饭、替他们倒洗脚水,效果不错,很快我融入了他们。”

    听着他的成长往事,我心里面百感交集,世界上的幸福大同小异,可世界上的不幸却各有千秋。

    “浑浑噩噩的熬完了小学,该上初中的时候,我做了个选择。”张千璞吸溜两下鼻子道:“我告诉我妈我不念了,我要去打工,实际上那时候我染上了游戏瘾,也不是有瘾,就是感觉那玩意儿可以赚钱,我帮同学打游戏,他们还能给我花钱,直到我妈有次在网吧里抓到我,当着很多人面前扇了我一巴掌,我彻底的愤怒了,我认为我所有的尴尬全是那个女人给我的,我一脚把她踢倒,然后跑出去,从那以后就彻底沦为了混混,直到她跟人跑,我都没有再回去过。”

    “这事做的挺畜生。”我瞪了他一眼骂咧。

    “还好吧,比起来我后来在社会上的所作所为,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张千璞吹了口气道:“混迹社会,我岁数小,长得又瘦弱,只能处处被人欺负,我完成了自己的第二次蜕变,把阿彪也拉下了水,他胆子大,而且做事疯狂。”

    我蠕动两下嘴唇没有吭声,因为根本不知道该指责还是夸赞,因为我俩在根上很像同一类人,钱龙、杨晨他们何尝不是也被我给拉下水的。

    “就在今天,我完成了第三次蜕变。”张千璞陡然压低声音道:“当我的刀子扎进那个叫姜年的傻逼身上时候,我哆嗦了,事后还吓得尿了一裤子,可是有人告诉我,我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所以我后来又抢了个有钱人,当一切得逞以后,我开始享受这种不顾一切的疯狂带来的虚荣。”

    我迷瞪的望向他:“有人告诉你?”

    “对,有个一只眼睛是蓝色的怪人告诉我,只要动了刀,我就再没有回头路。”张千璞咬着嘴皮点点脑袋道:“其实姜年不是我杀的,是那个怪人最后又补了一刀,只是当时没有任何人看到,用他的话说,我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我现在想想确实是这个道理,所以大叔我找你的目的只有一个,我想要钱,给我足够的钱,我愿意去做任何事情,不管是杀人还是自杀,都无所谓。”

    我揪着眉梢道:“你等等,你刚刚说蓝眼睛..”

    “没错,他说的是我。”就在这时候,我侧边一张桌上突兀传来一道声音,我下意识的扭过去脑袋,不想竟然看到了吴恒。

    吴恒咧嘴笑了笑,指了指我,又指了指张千璞道;“我喜欢这小子,把他匀给我,我可以帮你做一件事情,任何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