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1164章 番外四 拐个老婆好过年 喜宝篇下

第1164章 番外四 拐个老婆好过年 喜宝篇下

作者:可乐鸡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 最快更新农门辣妻喜耕田最新章节!

    第1164章 番外四 拐个老婆好过年 喜宝篇下

    虽然想到了公主的艰难,但却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带着公主私奔!哦,不,不对,是公主怂恿他和她私奔!

    南越老皇帝死了,左贤王和右贤王为抢皇位争得你死我活,原本吧,这种事情对他们这种小老百姓,特别是他国的小老百姓来说,只要看个热闹就好。可谁知道,公主却让人找到他,说要让他带她回大周。

    自己当时是怎么想来着的?

    喜宝凝了眉头回想着自己当日听到武素衣要求时的反应,只是,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来,武素衣已经提着纱灯走了过来,“你呆呆傻傻的站在这干什么呢?”

    喜宝一瞬从回忆中醒过神来,他看着丰腴了不少,眉目前满是柔和的武素衣,一手接过她手里的纱灯,一手揽着武素衣的腰,“没什么,乍然看到你,吓得没能反应过来。”

    武素衣瞪了他一眼,“胡说八道什么?”

    喜宝笑了笑,“好,跟你说实话,我是突然间想起了从前的一些事。”

    “从前的事有什么好想的。”武素衣淡淡道,末了,抬目看向喜宝,“娘喊你去干什么呢?”

    喜宝脸上的笑一瞬敛了下去,脸上染起淡淡的冷色。

    武素衣不由微微一滞,稍倾,问道:“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涂午牛让他爹给娘写了封求饶的信。”喜宝说道。

    武素衣闻言,下意识的蹙了眉头,“娘,她帮着说情了?”

    “没有。”喜宝步子一顿,说道:“娘说现在当家的是我,看我的意思办。”

    武素衣默了一默,轻声问道:“那你是什么想法呢?”

    “我?”喜宝轻哼一声,“我恨不得弄死他,我还给帮着说情?见他娘的鬼去!”

    武素衣眼见喜宝动了怒气,少不得好声好气的安抚他,“行了,你跟他生什么气?娘也没让你为难,你就当不知道就是了。”

    喜宝嗤笑一声,说道:“你看着吧,这种没脸没皮的人,指不定哪天就找上门来呢。”

    武素衣不由瞪大了眼,“找到这来?”

    喜宝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

    武素衣想了想,说道:“真要找来了,我帮着你把他捆起来,扔海里喂鱼。”

    喜宝原本一肚子的闷火,被武素衣这么一说,噗嗤笑出了声。

    抽出揽着武素衣腰肢的手,改为牵着她的手,夫妻俩人数蚂蚁一样往前走着,一边走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闲话。

    “茂贞的婚事你到底是个什么打算?”

    他们俩的长子茂贞已经十七了,别人家的孩子这个时候别说成亲,爹都当了,偏他们这几家,一个动静都没有。

    “我问过他了,他说,他和蔸蔸说好了,等过了二十再谈成家的事。”武素衣说道。

    喜宝还想说什么,武素衣停了步子,抬头看他,“孩子有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我们做父母的还是遵重他们的意思好。文茵不也说了,晚点成亲更好。”

    喜宝其实无所谓,他自己成亲本来就晚,茂贞晚点他也不急,只是,涂氏和罗猎户想做太奶奶和太爷爷,偶尔的会在他跟前提一提,但随着去年底,武素衣继生下茂贞、黛漪、茂亭后又生下了三子瓜瓜,两个老的把注意力立马转移,心思都放在了瓜瓜身上。

    “素衣,你说文茵和王爷打算给蔸蔸说桩什么样的亲事?”喜宝问道。

    武素衣摇头,“文茵说了,几个孩子的婚事,她不做主,一切都由表哥决定。表哥的心思,我可没那个本事去猜。”

    “之前蓁蓁略略透露了那个想把芳懿说给蔸蔸的意思,文茵说先看两个孩子自己的意思,其次再看表哥的意思。”

    梅芳懿是梅瑾和叶蓁蓁的次女。

    顿了顿,“算了,自己家的孩子的心思都操心不过来,还管得了别人?茂贞的婚事迟点没关系,咱们女儿的婚事却是要相看起来了,明年她就要及笄了,婚事定好,哪怕成亲晚点也行。”

    喜宝点头,“这事你决定吧,我早说了,孩子们的婚事,你觉得好就行,我听你的。”

    武素衣瞪了喜宝一眼,“你到是会躲懒。”

    喜宝嘻嘻笑了说道:“哪是我躲懒,是能者多劳是不是?”

    夫妻俩一边说着话一边回了主院。

    没过几日,南越那边送信来,说是铺子里的有个管事和伙计起了争执,失手把伙计给打死了。那个伙计是南越本地人,纠集了族人闹到铺子上讨说话。虽说事情一出,就报了官府,官府也有了判决,但那伙计的家人就是觉得吃了亏,隔三差五的便闹上一闹。

    顾文茵和喜宝商量后,喜宝辞了武素衣动身去了南越。

    其实事情很简单,伙计的家人目的不过是想多要些银子,但因为之前从来没出过这种事,掌事的不好定夺,这才请了喜宝来。

    喜宝做主,给了那伙计家人一百两银子,就算是把这件事给了结了。

    既然来了,他也不急着走,南越的几处铺子都走了一遍,将管事的都敲打了一番,这么一耽搁便到了年底,他正准备阳州城过年时,不想,涂午牛却突然找上了门。

    “你爹写给我娘的信,我看了。”喜宝连杯水也没给涂午牛上,开门见山的说道:“我跟你说,这事你找我,没用。第一,我不可能去替你说情,我开不了这口;第二,这事谁说情都没用。”

    “表哥。”涂午牛“咚”一声跪在了喜宝的脚下,“我知道,千错万错都是我们两兄弟的错,展牛已经死了,我离死也不远了,这仇难道还不能了结吗?”

    喜宝冷了眉眼,看着瘦成骷髅一样的涂午牛,冷冷道:“能不能了结,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王爷说了才算。”

    涂午牛一头重重捣在地上,“表哥,求你了,看在姑姑和我爹一母同胞的份上……”

    “去你娘的一母同胞!”喜宝一脚踢翻了涂午牛,“黑心烂肝的东西,我娘前世做了孽,才会有你爹这样的兄长,才会有你和涂展牛这两个侄儿!你们做出来的那叫人事吗?罗烈叔拿你兄弟俩当儿子看,你们做的是什么事?欺师背祖,栽脏诬陷,差点就害了文茵的命。”

    “我告诉你,若不是王爷不愿要你的命,不然,我早就弄死了你!”话落“呸”一声,啐了涂午牛一脸,“滚,别脏了我脚下的地。”

    涂午牛还想再求,早有伙计进来把他扯了出去。

    身后响起喜宝的声音,“来人,打水把这地冲一冲。”

    涂午牛一口气堵在胸口,加之本就又饥又寒,当即两眼一黑闭了过去。

    醒过来时,已是太阳落山。

    如血的残阳笼罩着日幕下的蛮平城,阳光落在步履匆匆的行人身上,使得这些人的面目变得模糊不清。可他知道,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去的地方。只有他,无处可去,无家可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