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过火 >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六章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夏妈妈拉着夏天秦的手说,“你呀,也别惯着这孩子,她大手大脚惯了,不知道节制。挣钱不容易,要省着点花啊。”夏天秦笑眯眯应道,“挣钱不就是给媳妇花嘛。”

    夏妤在一旁听着,心里又酸又涩。

    如果这一切,是真的……

    一家人在一起吃了个热热闹闹的晚饭后,夏妤爸妈照例留下夏天秦过夜,又是照例睡在夏妤的房间。

    夏天秦坐在书桌前玩电脑。夏妤去浴室洗澡。水花纷扬洒下时,夏妤脑海中浮现出曾经在她的房间里,两人在床上的缱绻缠绵……

    其实当时,她的身体是享受的,但那满足和愉悦被她内心愤愤不平的怨恨所掩盖。

    想到那水□□融的画面,夏妤的脸又一次羞红了……

    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已经心跳加速,夏妤气得用力拍打着自己的脸庞。

    ……想什么!有什么好想的!男人都是薄情寡义的,说忘就忘了!

    可是,如果……如果她主动一点呢……

    洗完澡后,夏妤没有穿上浴袍,只用浴巾将身体齐胸裹住。她推开浴室的门,擦着头发走出。

    在浴室那边传来声响时,夏天秦的眼神就由电脑前瞟了过去。夏妤白皙的香肩,精致的锁骨,诱人的长腿……一一映入眼帘。他还可以想象出那被遮挡住的地方,是怎样一副撩人的春景……他更可以想象出,两人的身体进行最紧密的缠绵时,*蚀骨的滋味……

    夏天秦突觉下腹一热,一团火焰由体内腾起,某个东西起了强烈的反应。

    他迅速转移目标,再次锁定电脑屏幕,可满脑子已经是夏妤那如水的身体……屏幕上明明是炮火纷飞和奔跑的战士,都成了她的脸她的胸她的腿她的……

    夏妤擦头发时,状似不经意的扫了一眼夏天秦,只见他依然盯着电脑屏幕,那心无旁骛的状态,连头都不抬一下。

    夏妤心里又是尴尬又是气恼。

    她走到卧房中央的大床旁坐下,没好气的开口道,“喂,过来给我吹头发!”在她坐下时,浴巾又往下滑了些,露出了撩人的一道沟……

    夏天秦看了她一眼,迅速移回目光,他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敲打,嘴里也是快速说道,“正忙呢!自己吹!”语气有些粗重,还有些不耐烦。

    夏妤简直气结。她豁然起身,想要冲到夏天秦跟前,把电脑的电源给拔掉。可是,还没迈出步,她又清醒了。他们俩是什么关系呢?她凭什么对他颐指气使?人家不过是看在昔日友谊的份上,来她家陪她演戏……

    难言的酸楚浮上心头,夏妤一声不吭,拿出吹风气,背对着夏天秦坐着,为自己吹起了头发。

    夏天秦的眼角余光瞧见夏妤已经背对自己,长松了一口气。如果被她瞧见身体的蠢蠢欲动,可就不好收场了……其实这一局早就结束,他连累他的战队输的一塌糊涂,但为了掩饰自己的异常,他还装出一副正在奋战的模样。

    见夏妤在认真吹头发,没有回头的可能性,夏天秦当机立断站起身,“那我去洗澡咯。”

    他三两步快速走入浴室,关上门后,迫不及待的用五指姑娘解决问题。

    夏妤把头发吹干后,躺在床上睡下。脑袋埋入被子里,眼泪突然就涌出来了。原来爱与不爱,差别是那么大……

    不爱时,就连她这么暴露的站在他跟前,他都没有兴趣多看一眼……

    夏妤缩在被子里,眼泪不停涌出。已经逝去的爱,让她无能为力。但她习惯了被爱,无法跨出那一步,主动向他示爱……

    听到外面有声响时,夏妤赶紧抹去了脸上的泪。万一被他看见,多丢人。

    夏天秦走到床边,掀开了些夏妤的被子,“喂,不要闷在里面,当心窒息。”

    “关你屁事!”夏妤头也不抬,闷闷的声音由被褥间传来。

    夏天秦呵呵一笑,“你放心,我对你没什么想法,不用这么躲躲藏藏的。”他顺手拿过床上的一条薄毯,“我今晚就在沙发上睡。”

    他走开,关掉房内的灯光,躺在了沙发上,“晚安。”

    房内陷入了幽暗,只有些许星光渗入。夏妤怔怔的躺在床上,心里空落落的,时而心酸时而苦涩……

    曾经,他的不干扰不骚扰,他的循规蹈矩,都是她最期盼的,如今美梦成真,最难过的竟然是她自己……现实为什么这么讽刺……

    夜已深沉。夏妤在不知不觉中睡着。躺在沙发上的夏天秦,双臂枕在脑后,看着天花板。他的眼神里没有丝毫困意,只有铺天盖地的落寞。

    寂静中,可以听到夏妤均匀的呼吸声。夏天秦轻手轻脚的起身,走到床边。他俯下身,看着熟睡的夏妤。月光在那素净的脸庞上静静流淌。睡着的她,嘴角还有些倔强的抿着。

    她侧身睡着。夏天秦由她另一侧上床,从她背后将她抱住。

    又一次馨香满怀,夏天秦满足的喟叹。他将脸庞贴在夏妤脸庞上,轻轻呢喃,“就这样吧……陪在你身边,也算是一种拥有……”

    只要别再想到发疯却看不见,只要别再逼得他去其他女人那里寻求慰藉……那段昏天暗地的日子,令他恶心,令他惶恐,令他前所未有的绝望。事到如今,他已经不敢再有其他奢求……

    如果做她的青梅竹马,做她的好哥哥,可以守住两人亲近的关系,那就这样吧。

    明珠电视台。

    忙碌中的夏妤接到张霖助理的电话,通知她去张霖办公室隔壁的小会议室开会。

    她心里有几分忐忑,几分不安。两人已经冷战了十多天,至今,他也没有给她一个答案。她不知道他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会议室内,夏妤有些拘谨,好在现场还有几位领导。这是一次高层会议,主要是讨论引进美国那档歌唱选秀节目相关事宜,会上确定了筹备团队,也明确了夏妤将担纲主持人。

    会议结束后,张霖对夏妤说,“小妤,你先等等。”

    夏妤正要起身,又坐了下来。其他人冲她笑笑,转身离开。

    自从夏妤和张霖在一起后,就连新上任的台长都对她格外和颜悦色,更别说其他大大小小的领导,夏妤不过一位新晋主持,在电视台里却俨然有一姐的架势。资深主持们纷纷邀请她参加各种聚会。夏妤心知肚明,这些都是因为张霖的地位和他身后不可莫测的力量。

    夏妤完全可以想象,一旦她与张霖分开,如果张霖狠下心要冷藏她,她会是怎样的下场。但她没想到,在这么多天的冷漠过后,今天居然是被确定担任这项大投资引进节目的主持人。

    小会议室内,很快只剩下了他们两人。夏妤端端正正的坐在位置上,张霖走到她身旁的位置坐下。

    迎上男人深沉的目光,夏妤心里一慌。她垂下眼脸,恭谨的开口道,“谢谢霖哥给我这次机会,我会努力把节目做好。”

    微凉的手指,碰上她的下巴,将她的脸庞轻轻抬起。夏妤被迫对上张霖的视线。张霖面带忧郁,低低道,“夏妤,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夏妤移开目光,“对不起,我不喜欢你。”

    张霖的手指摩挲着她的脸庞,“我也想不到,像我这种年纪的男人,居然会为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女人,辗转反侧,念念不忘。”

    夏妤轻咬下唇,暗自下了很大的决心后,开口道,“如果……我出现在你眼前,对你是一种困扰,我,愿意请辞。”

    张霖看了她半晌,一声幽幽叹息。他的手顺着她的脸庞,覆上她的脑袋,轻轻揉了揉她的发丝,“丫头,你可别折腾我了。你就安心的待在这里吧。”

    “可是……”

    “分离是思念的催化剂,懂吗?”张霖轻叹。他的眼神依然柔软,只是那其中,又包含着多少的不甘和无奈。“如果真想为我好,你就每天若无其事的出现在我眼前,让我对你彻底免疫。”

    夏妤点下头。她的内心也并不想离开明珠电视台,她的事业在这里刚刚起步,这里有最好的资源和环境。离开,只是迫不得已的下下之选。

    “让我再抱你一次,好吗?”

    夏妤站起身,张霖将她抱入怀中。紧紧的拥抱,有别于两人交往时他每次轻柔的绅士的拥抱。

    他一直在克制自己,他告诫自己要循序渐进,但最后,还是没有把握住。

    他多想疯狂一次,任性一次,只要用上种种手段,又怎么会得不到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女人。可偏偏……他又狠不下心。他不忍心伤害这个女人,不忍心让她品尝痛失所爱的滋味。

    张霖轻轻抚着夏妤的发丝。或许,慢慢的,他就会淡了对她的感情吧。他不希望,他的爱情,成为夏妤的灾难。那样的胜利,没有快感,只有空虚,只有两人无休止的互相折磨。

    夏妤在张霖怀里,缓缓的,伸出手,抱住了他,她轻声开口,“霖哥,谢谢你。”

    张霖扯开一抹苦笑,“那我现在……是你的什么人呢?领导?朋友?”

    “你,是我生命里的贵人。”

    春节将至。夏妤每一天都忙的不可开交,歌唱选秀节目定档于次年春季时开播。夏天秦在公众视野中沉寂了一段时间,引起外界诸多揣测。更巧的是温情这段时间也没出来活动。各方爆料说他们一起去度蜜月造人了。

    夏天秦仰靠在沙发上,将一粒剥壳的杏仁扔入口中,听着电视上娱乐新闻的播报,对身旁的夏妤说,“瞧瞧,你们这些新闻工作者,是最不负责任的胡编乱造。”

    夏妤由资料册中抬起头,瞥他一眼,“真相更不堪。你的粉丝们如果知道你每天就这么吃喝玩乐浑噩度日会纷纷转黑。”

    “黑就黑吧,大爷我不在乎。”夏天秦懒洋洋道。

    “这都快除夕了,你还打算住在我家?你爸妈那边……你不回去过年吗?”夏妤突然问。因为她这几天,已经感觉到,夏天秦的手机总会响起。

    夏天秦坐起身,“怎么?要赶我走了?是不是你要领男朋友回家过年啊?”

    夏妤一愣,随即接口道,“是啊。”她观察着夏天秦的神色,又说,“大过年的,怎么能不上门拜见我爸妈呢。”

    夏天秦失神了片刻,很快笑起来,“男朋友上门不需要哥哥我为你考核考核?”不等夏妤回答,他又说,“不过我也没那时间。我妈催着我回去呢,家里安排了一水的姑娘等着我去相亲。我得挑一个,没准还能赶上跟你一起办喜事呢。”

    夏妤脸色一绿,“你要回去相亲?”

    “怎么,你想当我的军师?”夏天秦挑眉。

    “没兴趣!”夏妤语气冷硬,丢开手中的资料册,起身步入房中。

    次日,夏天秦离开了。夏妤下班后回到家,没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突然就蹲下身,哭了起来。

    空落落的忙碌中,除夕悄然而至。电视台提前一天放假。放假那天,张霖亲自把夏妤送回家,递给一个精美的包装盒,“新年快乐。”

    夏妤有些迟疑,没有伸手去接。张霖笑道,“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只是新年祝福。”夏妤这才微笑着接下。

    张霖倾过身,亲吻她的额头。

    另一边,刚下车的夏天秦,恰好看到了这一幕。他原本是要去夏妤家,守株待兔,因为他不甘就这么离去,他要亲眼看着那个男人怎么表现,怎么博取夏妤一家人的欢心。可是,此刻,透过半开的玻璃车窗,看到他们状似亲密的模样,他的心已经抽痛的难以自制。

    夏天秦抽着气别开脸,刚下车的他,又一次上车。他发动车子,在那辆车的后方,悄然驶离。

    除夕夜,夏妤父亲家族里的一大家子,在酒店里吃团年饭。夏妤在一片欢声笑语中与大家推杯换盏,互送吉祥话,互道祝福语。只是那笑脸,格外的公式化。

    只有她自己知道,在这阖家欢乐的时刻,她心里,因为那一角的缺失,成了格外荒芜的世界。她翻来覆去的想着,那个人,此时此刻,在做什么呢?

    酒过几巡,夏妤去洗手间。

    夏妈妈走到夏妤身边,说,“今晚小天怎么没有来呢?”

    夏妤扯唇一笑,“人家家里也有安排呀。”

    “你这孩子!”夏妤她妈突然伸手戳上夏妤脑袋,“我就不明白了,小天哪里不好了!你怎么就是看不上人家呢!你还能找出来对你那么好的男人吗!”

    “妈……”夏妤错愕的看着她妈。

    “行了,我也不想跟你演戏了。我跟你爸早就知道,你跟小天闹掰了!”

    夏妤一惊,“你们……”之前的每次通话,爸妈都是笑呵呵的跟她聊着国外见闻,可压根没提这档子事,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夏妈妈叹了一口气,说,“小天早就跟我们联系上了,说你要跟他分手……你能想象吗,像他那样的孩子,居然在电话里哭的泣不成声……”

    夏妤心里一阵剧烈的抽痛,她缓缓地,缓缓的开口道,“你们……为什么都没告诉我……”

    “我本来指望着,你们假戏真做,来个旧情复燃……”夏妈妈又是一阵长吁短叹,“看样子他是心灰意冷,放弃了。”

    夏妤茫茫然的看着虚空,轻声道,“是啊……他早就放弃了。”

    “小妤,有件事你真的误会小天了。你爸公司破产,完全是他自己经营不善,又错信了人,与小天无关的。”

    “可是他……他自己说……”种种情绪交错,夏妤震惊的快要说不出话来。

    “我们是后来才知道,其实小天还帮过我们。他暗中为你爸收拾了烂摊子。不然,你以为那么大的漏洞,会卖掉房子就轻易解决了?”

    夏妤怔怔的,嘴唇颤抖着,“他……他骗我……他居然骗我……”眼泪涌出,她猛地爆粗口了,“tmd有话不能好好说吗!为什么要骗我!”

    “如果不是爱而不得,他又怎会不惜用恨意与你纠缠。小妤啊,当年我们因为他母亲捣乱,把你送走,又对他的恳求不闻不问,已经很对不住他了……多年后,他还那么执着的追求你,为了你费尽心思,好的歹的无所不用其极。你说,你还要人家孩子怎么样呢?”

    夏妈妈轻轻拭去夏妤脸庞的泪,“你啊,也真的是被宠坏了……他受过那么深的伤,他爱的那么苦,你何曾体会过?他内心的煎熬,他的患得患失,他的恐惧不安,你想过吗?”

    夏妤别开脸,深吸几口气,有些生气的哽咽着开口,“你们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小天说,这些都不重要啊。他说,如果你不爱他,就算他把全世界送到你眼前,你也不稀罕……”夏妤妈叹气着摇头,“这孩子其实也倔强。我没想到,他最终还是没有得到你的心。不过,就算你们没有缘分,我也希望,你不要再对他抱有误会。一个这么爱过你的男人,你怎么还能怪他呢……如果我是他妈,八成也得恨死你了,把自己的宝贝儿子折磨成这样……”

    夏妈妈的絮絮叨叨和扼腕叹息,夏妤已经听不下去了。她打断她的话,“妈,我一个人出去走走,透口气。”

    年关时,曾经熙熙攘攘繁华的街道,蓦然空荡冷清了。夏妤开着车,在这个城市的街道上,漫无目的的行驶着。车内放着夏天秦翻唱的灰姑娘。

    “怎么会迷上你,我在问自己

    我什么都能放弃,居然今天难离去

    你并不美丽,但是你可爱至极

    哎呀,灰姑娘,我的灰姑娘……

    你总在伤我的心,你总是很残忍

    我让你别当真,因为我不敢相信

    你如此美丽,而且你可爱至极

    哎呀灰姑娘,我的灰姑娘……

    也许你不曾,想到我的心会疼

    如果这是梦,我愿长醉不愿醒……

    我曾经忍耐,我如此等待

    我在等你到来,我在等你到来……”

    夏妤眼眶酸酸涩涩的,又快有泪掉下来。

    他们俩怎么就走到这一步了呢?明明从小到大那么多年,那么多时间,到最后,却分道扬镳了……

    夏妤将车子驶到他们就读的中学,车子在大门外停下。学校已经放假,大门锁着。但这难不倒夏妤,她停下车,绕着学校外围走了半圈,由一条小径踏入。

    七八年了,一切都还是老样子,就连这条小径,这些参天的古树,都一如往昔。

    冷风吹来,夏妤裹紧了外套,她一路漫步,走到了塑胶跑道上。她沿着那个大圆缓缓走着。脑海中的画面,回到了那个盛夏的运动会……

    四下是同学们的欢呼喝彩,她跑啊跑,快要跑不动了,夏天秦就跟在跑道外,一直陪着她跑。因为他在跑,那股不服输的劲儿,让她硬生生坚持下来了。跑完后,她瘫倒在夏天秦怀里,累的气得快要喘不上来,还说了一句,“怎么样?我厉害吧?”夏天秦连连点头,捏着她的脸蛋说,“小鱼儿是我的骄傲!”

    仿佛重新体会到那感觉,夏妤的唇角也弯了起来。

    脑海中画面一转,夏天秦与一帮伙伴在场中央踢足球。夏妤陪站在场外,替夏天秦拿衣服。时不时就有女生凑上前与她搭讪,有明里暗里打听夏天秦的,有表示羡慕嫉妒的。还有一个夏天秦的疯狂爱慕者,带着几个女生来起哄,嘲笑她是夏天秦的保姆,是他的阿姨是的女佣。

    夏妤被惹恼了,拿着衣服直接走入球场。一个足球飞来,险些踢到她。瞬息之间,夏天秦冲到她跟前,一脸担忧的上下检查。确定她没事儿后,还不忘训斥那个踢球的男生。男生分外无辜的跟夏妤道歉。夏妤拉起夏天秦的手,“走。跟我回去!”

    “怎么了?”夏天秦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不高兴等了!”夏妤嘴巴撅的老高,“走不走?你不走我就一个人走!”

    夏天秦无奈,只等跟队友们挥手拜拜,乖乖的陪着夏妤走人。还没走两步,夏妤又说,“我刚刚站的累死了,我要你背我!”

    “姑奶奶,你这是经期综合征来了吗?”夏天秦取笑道。

    “找死!”夏妤一脚踹过去。夏天秦笑嘻嘻的任由她踢,在她跟前蹲下,“来嘛来嘛,背小鱼儿回东海龙宫去。”

    夏妤爬上他的背。路过那群大眼瞪小眼脸色发绿的女生们时,夏妤一个白眼,一声轻哼,分外傲娇又得意的别过脸去。

    冷风吹得脸上发疼,夏妤才发现,自己又掉眼泪了。她终于懂了,夏天秦以往对她所有的宠,所有的好,都是源于爱……什么青梅竹马,什么多年友情,哪里会让一个人无条件的守着、哄着、顺着另一个。

    可是,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那些不再拥有的独家宠爱,如今已成为她心中,最锥心最刻骨的痛楚……

    没有爱过,并不可怕。

    最可怕的是,拥有过最好的,却眼睁睁的看着它逝去……

    夏妤突然在操场上跑起来,她一边哭一边跑,冷风吹在脸上,凛冽的疼痛,却不及心里的万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