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过火 >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一章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嗯?你怎么……”夏妤诧异的看他,“难道你要离开电视台?”

    “当然不是。”张霖微笑,“你在这里,我怎么会离开。”

    “那你……”夏妤有些疑惑了。

    “我会调任卫视频道副总监。”

    夏妤一愣,反应过来后,笑道,“升职加薪,恭喜恭喜!”

    张霖的手臂伸入夏妤敞开的大衣里,揽上她纤细的腰肢,额头抵着她的额头,亲昵的对她轻声低语,“你不能止步于这个节目,我必须要站的高一些,才能更好的辅助你。我会为你策划更多更好的节目。”

    张霖温热的气息吹拂在脸上,如此近的距离,夏妤可以清晰看到他眼底的情意。无措又一次涌上心头。夏妤想要别开脸时,张霖吻上了她的唇。

    当张霖撬开她的贝齿,缠上她的舌头时,夏妤猛地推开他,后退几步。她眼神游移,有些尴尬的说,“以后亲我之前别抽烟。我不喜欢烟味儿。”

    她只想找个能掩饰的借口,却忽略了张霖今晚并没有抽烟。

    张霖定定的看了夏妤半晌,浅浅一笑,说,“好。我戒烟。”

    “其实……其实不用。”夏妤低低道,“没必要戒烟。”

    他为她做的越多,她只会越不堪重负。

    “有必要。”张霖应声,镜片下的眼睛依然是含情带笑的,“香烟和你的红唇,我更喜欢后者。”深情款款的目光,低低柔柔的声音,带着某种蛊惑人心的力量。

    夏妤弯唇笑了笑,别开脸,转身往前走去。她知道,张霖是真心对她。这段时间以来,他对她的好,点点滴滴都在她心里。

    可是,每次跟张霖亲近时,她都感觉那么别扭,没由来的想要抗拒。

    她再怎么努力,也无法说服自己的身体接受她。

    而每次的逃避和闪躲,让她觉得很累。心累。

    张霖揽上夏妤的肩膀,两人漫步前行。夏妤内心一阵轻叹,偏偏,他对她总是那么照顾迁就,让她连放弃的话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王朝会所豪包内。夏天秦一瓶接一瓶的灌酒。今天是一个发小的生日趴体,大家以为他这个大忙人肯定又得缺席,没想到他却来了。

    不过他什么都不玩,就是跟人拼酒。

    寿星汪晁夺过他手中的酒瓶子,笑骂道,“我可不是让你今晚来宿醉的。”

    “要么一起喝,要么别烦我!”夏天秦再次拿起一瓶酒。

    汪晁见他情绪不太对,对身边的小美女道,“去去,把夏哥哥哄开心点。”

    这美女其实从刚刚就一直在暗中关注夏天秦了。她越看越觉得,他就是当红炸子鸡夏卿岚啊。可她有自己的金主,不好表现的太明显,只得按捺着内心的躁动。眼下汪晁一声令下,她当即不再矜持,坐到了夏天秦身旁。

    她勾上他的脖子说,“我可是千杯不醉的好酒量,我来陪你喝。”

    夏天秦眉头一蹙,推开她。美女再次靠近,还拿过他手里的酒瓶子,咬上他刚刚喝过的瓶口,仰起脸,看着夏天秦,往嘴里倒酒。妖艳的红唇,魅惑的眼神,高耸的胸部,是她吸引男人的武器。

    谁料,夏天秦豁然起身,挥手扫过。酒瓶子由她手中坠落,碎裂在地板上,夏天秦低喝,“谁准你喝我的酒!”措手不及的小嫩模,被瓶口撞伤了嘴唇,又要面对夏天秦可怕的怒容。她一个哆嗦后,哭着跑到汪晁身边。

    汪晁脸上有点挂不住了。怎么说今天是他的生日宴,这还是他特地让自己的人去陪夏天秦,他居然这么甩脸子。

    还没等汪晁发作,夏天秦率先发难了,冷道,“别弄个biao子往我跟前凑!你不嫌恶心我嫌!”汪晁也恼了,“我艹你大爷!就你女人不婊?那什么夏妤温情一个个都混娱乐圈的,能干净到哪儿去!”

    夏天秦面色蓦然一凛,揪起他的衣领,直接开揍。

    这下事情闹大了,大家纷纷来拉架。

    有个跟夏天秦关系好的说,“谁有夏妤电话,把夏妤找来!”只要是夏天秦多年的朋友就知道,无论他多么火冒三丈,只要夏妤出现,都能平息下来。

    犹记得在高中时,某次,一个跟着他们的小弟受到小混混欺负,他们带了一帮人,找到那群混混,正要好好教训一番时,夏妤一个电话打来,夏天秦接起电话,前一刻满脸阴霾,下一刻就笑了。他走到一边去说电话,两边人陷入僵持状,小混混的死刑变成死缓。挂电话,他走过来,笑笑道,“我还有点事,不能磨蹭了。这事儿就这样吧,你们认个错。”

    小混混们忙不迭痛哭流涕的认错。他那一帮哥们儿在他身后大眼瞪小眼。说好的让人吃不了兜着走呢?说好的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呢?就这样……算了?夏天秦潇洒的走了,走之前还笑若春风道,“我家妞儿等着我呢。你们自己玩。”

    彼时,夏妤正跟张霖一起在餐厅吃饭时,突然接到电话。

    “小妤啊?你快过来,看看天哥!”伴着那人的说话声,电话里还传来摔砸的噪音,像是在打架。

    夏妤心头一跳,急忙追问,“他在干嘛?”

    “他简直跟疯了一样!你不来可没人招架的住啊!”那边匆匆报了地址后就把电话挂了。

    夏妤瞬间起身,对张霖说,“朋友有点事,我得赶过去一趟。”

    “好。我送你。”张霖也不多问。

    “不用。我自己去。”夏妤匆匆告辞,拎起包包就往外走。离开餐厅后,她几乎是跑着来到马路旁打车。

    她有多久没看到夏天秦了?56天。她居然清楚的记得是56天。此时此刻,突然得知夏天秦的消息,而且是他出事了,她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胸膛。

    包房内,夏天秦气势汹汹,神智尚清醒的汪晁,总算明白了,跟谁横也不能跟夏天秦横,更不能跟醉酒后的他横。大家是多年的朋友了,又不至于翻脸,连吃了很多下亏的他,终于不再呛声了。夏天秦被一群朋友拉开后,又开始乱摔乱砸,谁拦他他就揍谁,活脱脱一个混世魔王。

    当温情出现在包厢门口时,有人冲她吹了几个口哨。温情看到正在发疯的夏天秦,快步走到他跟前,扶住他,“r,你怎么了?”开口的声音,温软而关切。

    刚刚那个想要勾搭夏天秦的嫩模,此时瞧见温情那温柔贤惠的模样,总算是心中了然。原来他们不是媒体炒作,真的是情侣。

    夏天秦一顿,呆呆的看了温情几秒,他猛地抓住她的肩膀,拉近她,“小鱼儿……小鱼儿……”他眼眶一红,将她拉入怀中,紧紧抱着。他抱得那么用力,像是怕她消失一般。

    即使其他人没听清,近在尺咫的温情还是听清了,他刚刚口里叫的是什么。她闭上眼,忍住没让眼泪掉下来。这样的情况,已经习以为常了不是么?

    两人已经同居一两个月,她陪他一起睡觉,他却没有真正碰过她。他对她仅有的温柔,就是在午夜梦回时抱住她,一边叫着那个名字一边亲吻她。而其他时候,他都是淡淡的疏离,优雅的高冷。可偏偏,那午夜时缠绵的热吻,每一次令她的灵魂都在战栗……

    夏天秦突然将温情推开一定距离,哑着嗓子对她低喝道,“你为什么不要我!我哪里对你不好!……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众人看的莫名其妙,温情脸上扯开不自然的笑,重新抱住夏天秦,“你很好……我没有不要你啊……我们不是在一起……”

    “骗子……你是个骗子……”夏天秦痛苦的低喊,“你一次次的骗我……”

    “我……唔……”温情刚想说什么,夏天秦突然捧起她的脸,用力的吻下去。他一边疯狂的吻着一边哑声呢喃,“不要再骗我……别离开我……”

    当夏妤赶到包厢,大门正敞开着,她的视线越过室内的一片狼藉,一眼就看到了正拥着温情热吻的夏天秦。

    56天没见了……再次见面,她看到的,是他和他女朋友的缠绵热吻……

    周围是起哄声口哨声欢呼声,一片热闹欢欣的氛围。

    心头好像被一把刀子猛地戳上,急剧的撕裂般的痛楚,令夏妤连站的力气都快没有。她身形不稳,接连往后退了两步。

    夏妤扶住门框,视线紧紧盯着夏天秦,她就像自虐般,一瞬不瞬的看着他。昏暗的灯光下,依然可以看见他那张脸是多么完美的轮廓。他的双眼紧紧闭着,眼睫毛就像是两排羽扇。他吻得那么深情,那么投入……

    多么像,以前抱着她吻着她时……

    可是,现在她却只能这么站在一旁,看他跟其他女人的接吻……

    眼泪决堤时,夏妤转个身,冲了出去。

    她边哭边跑,一口气冲到了会所的大门口。凛冽的冷空气吹来,她突然回过身,任由眼泪不断滚下,对着会所里骂道,“……你说过的话就是放屁!你所谓的爱情都是假的!……还好我没要你!对,是我甩了你!是我没要你!我才不在乎你跟哪个女人在一起!你就算夜夜笙歌左拥右抱都与我无关!”

    一个正要进入会所里的男人饶有兴致的看着夏妤,见她终于骂停了,递过一张纸巾。

    夏妤伸手接过,拭去脸上的泪。

    “你爱的男人在里面?”男人问道,“有新欢了?”

    夏妤心里一个咯噔,像是被什么刺激了,立马喊道,“我没有爱他!”在说出这句话时,她的脸突然都红了。

    爱?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爱夏天秦!绝不可能!

    “如果不爱他,你哭什么?”男人笑道,“不过,既然当初你甩了他,他现在又有新欢了,你还是断了这份心思吧。男人嘛,一旦铁了心,拉不回来的。”

    夏妤心里突然颤了两颤,“你的意思是……男人决定不爱了,就真的是不爱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这句话,可她就是问出来了。

    “对。”对方点头,“所以,你不爱他最好。爱他的话,也早点死心吧。”

    对方已经施施然走入会所内,夏妤还在大门外发怔。一阵冷风吹过,她从体表冷到了骨髓血液里。

    不爱了……不管他曾经有多么爱她,对她有多好,他现在已经不爱她了……

    他说完了,就真的完了……

    所以,他可以那么深情那么狂热的与其他女人接吻……

    夏妤脸色一阵阵泛白,心里冷飕飕的发疼,她就那么呆呆的站在会所大门外,像是傻掉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