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过火 >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夏妤上班后的第三天,张霖到岗了。两人在走廊上遇到时,互相点头微笑。

    张霖问她,“身体已经完全好了吧?”

    夏妤笑,“再不好起来,该被炒鱿鱼了。”

    夏妤擦身而过时,张霖顿了片刻,转过身,朝她的背影看去。

    理智告诉他,不能再接近这个女人了。所以她养伤的半个月,他选择刻意回避,连问候都没有。

    他以为他能够成功的把握住自己。可一听说她回来上班的消息,他按捺了两天,还是忍不住来了。半个月不见了,现在就这么简单的看上一眼,竟然也有种难言的满足。

    女子高挑又玲珑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时,张霖为自己点燃了一支烟。他倚靠在墙面上,静静的抽烟,烟雾缭绕间,眼神明灭不定。

    明星真人秀相亲特别专场,连接播放两个周末后,收视率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受播出区域所限,它虽然比不上卫视频道的综艺节目,但足够笑傲各本土频道的栏目。而且,在这个全民互联的时代,除了电视收视率,还有一个更可观的数据是网络播放量。短短一周内,节目网络播放次数高达几千万。

    大家都知道它会火,但没想到能这么火。尤其是一周比一周更火。几乎没有观众质疑节目的水分,全都兴致勃勃的观看明星在现实中怎么谈恋爱。就连夏卿岚和温情主演的大制作电影,都就着这股东风宣传。

    由于它太受瞩目,都市频道总监决定将原定的超长版最终集拆分为两集,以持续热度和影响力。在最后一集即将播放之际,各社区论坛的热点话题无外乎:r究竟中意谁,温情能否独占鳌头,与天后陈静娴姐弟恋更带感,波霸西施妹妹求返场,豪门是否欢迎明星女婿,明星的择偶观与普通人有什么不同……

    网友们各抒已见,说的是可圈可点,头头是道。这其中有个小插曲,在全国最热门的八卦论坛里,有个帖子开扒夏卿岚的家世,刚成为热门,就被删了。后来,只要深入夏卿岚背景的帖子,不管冷门热门,全都会消失不见。

    在众星绯闻满天飞的八卦中,没有多少人扒节目主持人。但是夏妤因为工作需要开通的微博,还是在半个月内涨了几十万的粉丝。同事特别提醒她,记得更新微博,那是自我宣传的平台。

    在外界对最后一期的最终结果翘首以盼时,栏目组已经在筹划制作接下来的节目。为了不让群众的期待感落差太大,接下来几期有隐藏在屏幕背后的神秘低调没露过面的网络红人参与,也有国内知名企业家的二代参与。栏目组如今的定位就是解决高端人士的婚恋难题,立马与其他电视台的相亲节目区别开来。

    节目舆论最火热时,夏天秦是秘密动身,要去好莱坞拍戏了。临走的前一天晚上,他还呆在夏妤家里,睡在她床上,与她相拥而眠。

    夏天秦有些不满道,“为什么要我答应这个戏约,就算抽空回来看你,也得大半个月之后了。”

    “这是为了你的发展好啊。”夏妤枕着他的胳膊笑道,“以后你可就是国际范儿了。”

    “你又不肯陪我去。”夏天秦还是闷闷不乐。

    “我也有工作啊。好不容易靠着你,事业有了起色。”夏妤俏皮的捏了捏他的脸,“我怎么能浪费这么好的时机呢。”

    夏天秦翻个身,啃上她的唇,一个长长的深吻过后,他声音微哑道,“每天都要视频通话,每天都要早安晚安。”

    “嗯。知道。”夏妤笑眯眯点头。

    “不准接近其他男人。不准跟男人约会。不准对其他男人笑。”

    “好,知道~~”夏妤拖长了调子应声。

    夏天秦再一次吻住她的唇。他的吻逐渐下移,蔓延到她全身,在一片灼热燎原时,他进入了她……

    这一周以来,每天晚上他都会对她需索无度。

    夏妤闭上眼,抽离自己的思绪,只感受身体的颤栗。既然躲不过,就当是一场纯粹的*享受吧。他颜正身材好,技术也好,还会卖力的伺候她。就算花钱,也买不了这种极品鸭子,不是么。

    这次的好莱坞的片约,他父母不知道从何得知,都在反对。夏天秦在国内玩玩,有什么事,他们都兜得住。一旦走上国际,开放的媒体环境就不好应付了。而且,夏天秦的影响力越大,让他回归家族事业的希望就越小。

    夏天秦也不想去,他对娱乐圈没有真正上心过,更不想跟夏妤这如胶似漆的甜蜜小日子才开始,就要分开,那是比用刀子割肉还要舍不得。起初,他想都不想就拒绝了。但是,夏妤说,“我很想看到你成为国际巨星的那天!”夏妤又说,“就算将来你退出娱乐圈,也要在圈子里时努力往巅峰走去,这才是你,最出色的你!”

    夏妤心里清楚,如果不是与夏天秦身体交融,他怎么都不会答应。只有她接受他的身体,表明自己的态度,他才会听话又安心的离去。是啊,这段时间的夏天秦,简直听话极了。

    纵然他再不想接国外的戏约,她让他去,他还是去了。

    这一夜,他反反复复折腾着她,好像怎么都不满足。他还要她一遍遍的向他保证,要想他,要时刻保持通信畅通。

    他缠着她,腻歪到天色快要蒙蒙亮,夏妤也温柔又耐心的应承着。最后,夏天秦恋恋不舍的抱着她,睡了一个短觉。

    次日,夏妤亲自给夏天秦送行。机场外的商务车内,夏天秦抱着夏妤,旁若无人的缠绵热吻。

    前排的经纪人和助理早就知道了夏卿岚跟夏妤的关系,已经能做到视而不见充耳不闻。虽然要想办法为他们遮掩,得时刻提防不被媒体拍到,但坠入爱河的r心情好,各方面都配合,他们工作就算累点,也很开心。尤其是最近这阵子,简直就像是掉进了蜜罐里,每天都是一脸的幸福,令她们都觉得如沐春风。

    夏天秦一边亲一边喘息道,“小鱼儿,我后悔了,我不想去……我现在已经没办法离开你了……”

    夏妤心里一个咯噔,低声道,“不要胡闹,我们可以每天电话视频啊。”

    “电话和视频都无法让我抱你亲你……要你……”他轻舔她的耳垂,哑声道,“我饿了怎么办……”

    就算只是敷衍,夏妤的脸也微红了。她捶打他的胸膛,嗔道,“你在外面可不准乱来!”

    夏天秦抓住她的手,用力亲了一口,“怎么会呢,小鱼儿,我这辈子就你一个女人。谁我都不要。”

    登机时间接近,未免不必要的麻烦,夏妤没有下车。她打开车窗,挥着手,目送夏天秦离去。

    看着夏天秦高大的背影在视线里走远,夏妤有种难言的解脱感。可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后,她心里又有了一种淡淡的自己都说不上来是什么的感觉,好像空空的,又好像闷闷的……

    送走夏天秦后,夏妤在工作之余,开始忙碌起自己的事情。

    忙碌中,半个月的时间眨眼即逝。

    本周六晚上是特别专场的最终话,栏目组决定,在当晚八点举办一个庆功会,还将邀请台领导参与。

    周六上午,夏妤再一次来到机场。这一次她陪着爸妈等在候机厅内。

    夏爸爸和夏妈妈,脸上没有多开心的神色,更多的是不舍。夏妈妈叹了一口气,说,“小妤啊,你这回国还不到一年,又是我们出国了。”

    夏妤抓着母亲的手,娇嗔道,“妈,爸爸的身体还需要好好调养,不能操劳过度。国内空气质量也不如欧洲那边好。你们就当是个散个心。那边的朋友我都已经联系好了,你们的吃住都不成问题,我还往你们账户里存了不少钱。”

    “小妤,你哪来的这么多钱安排这些啊?”夏爸爸不放心的问。

    夏妤展颜一笑,“小天哥啊,他的钱多的是。”

    “总归是还没过门,太让人家破费不好吧。”夏妈妈眉头微皱道,但提到夏天秦,她心里更多的是掩饰不住的满意和喜爱,“我知道小天这孩子对你很好,但咱也不能过分了。”

    “他为咱家破费的还少吗?也不差这点了。”夏妤无所谓的一笑,“而且我都说了,送你们出国度假是小天哥的意思。你们就好好享受吧。”

    送父母登机后,夏妤走出机场,坐上车。她遥望着远处,跃上蓝天的飞机,眼里装满了落寞与不舍。

    其实她知道,她爸妈并不愿意出国。他爸刚回家那阵子还兴高采烈的跟夏天秦讨论着今后的事业方向。她爸非常渴望能够东山再起。事业对他而言,不仅意味着财富,更意味着成就和男人的自尊。

    但是,她又怎么能容许夏天秦主导他父亲的事业?那她会一辈子都受到钳制。

    开车回家后,夏妤开始收拾东西。一些比较有纪念意义的物品,她都带去了她在市中心按揭的小公寓里。

    走出那幢别墅时,夏妤看着大门,在心里默默道:爸,妈,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住进更大更好的房子。

    对,她把这套别墅卖了,背着夏天秦卖的。

    拿到的钱,一部分作为父母的出国经费,一部分用来投资。好姐妹傅小桐的男朋友楚澜,旗下产业有一家证券公司上市,她通过这层关系,买了上百万的原始股。好友黎容容的地产公司也在筹备着上市,她特地准备了两百万,用来购置原始股。她相信楚澜的经商能力。她同样很相信黎容容背后的舒氏财团。但这些都是长线投资,她手头还留了一些钱,为身边可能出现的商机做资金准备。

    这些,都是她瞒着她爸妈和夏天秦暗自操作的。她甚至没有跟她爸妈提过她和夏天秦之间的恩怨。她不希望父母为操心。

    白天处理完搬家的事情后,夏妤在家化了个妆,参加晚上的聚餐。气候已是初冬,她穿着件正红色羊绒大衣,里面打底的是一件黑白色针织连身裙。

    夏妤赶到酒店的时候,包房里已经坐了两三桌的人。目光一扫而过时,不经意就看到了何信和曼婷。他们俩都坐在有台领导的主桌。夏妤往次桌走去,还没落座,导演已经在喊着,“小夏,过来,过来坐,这还给你留了位置呢!”

    夏妤无奈,只得往主桌走去。她的位置在副台长胡立生和频道总监中间。张霖坐在她对面。

    夏妤四下环顾,这一桌,都是些电视台的人物。看来这次节目的收视率彪红,的确是引起了上面的关注。

    饭局开席,气氛热络非常。但夏妤不是一个擅长酒桌文化的人,从小娇生惯养的生活,让她不知道溜须拍马为何物,更不知道逢场作戏是怎么回事。所以,当副台长胡立生的手掌放在她腿上,一边摩挲着一边说,“小夏啊,这次节目这么成功,你功不可没啊。”夏妤眉头一皱,当即站起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