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过火 >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半个月后,夏妤腿上的石膏拆掉,已经能够自由行走了。

    夏天秦在听了她那晚的审美疲劳论后,第二天就出门了。夏妤总算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连视线都在瞬间清明不少。

    夏妤去电视台报道,一路上遇到的人都在跟她说恭喜。这喜从何来,她心里自然清楚。

    夏妤敲开张霖办公室的门,却发现他不在。恰好张霖的助理路过,夏妤问他,“霖哥呢?”

    “哦,霖哥这几天没来电视台。”

    “现在不是最要紧的趁胜追击的时候吗?霖哥怎么在这时候玩忽职守?”夏妤开玩笑般说。

    助理凑近夏妤,低声道,“我觉得老大最近心情不太好……”

    “怎么?”

    “经常看到他一个人抽闷烟。开会的时候也有走神。本来他的话就不多,这阵子更少了。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以前老大给人的感觉挺亲和的,最近无端的就有点渗人啊……我都不敢多烦他,这几天请示工作都小心翼翼的。”助理心有戚戚焉的说。

    夏妤沉吟片刻,道,“可能他有别的事情吧。”

    “小夏,你跟老大私交还不错,你可以去打听打听。老大真有什么难题,我们群策群力给他想办法啊。”

    夏妤微笑颔首。

    但这天,她并没有给张霖打电话。自从张霖对她表白后,她对他就有一种逃避的心态。她相信张霖的人品,不是那种沾花惹草的人,更不是潜规则女下属的人。可以说,他是一个好领导,更是一个好男人。但她现在的情况,完全不能考虑他。

    所以,她不想他追她。

    所以,从海南回来的飞机上,夏天秦对她的种种亲昵,她都在张霖眼前坦然受之。下飞机后,张霖请全节目组的人一起吃饭,她选择了跟夏天秦一起先行离去。

    在她养病的半个月,张霖一直没有联系她。她感觉的出来,他在有意的回避她。

    眼下虽然不知道他遇到了什么麻烦,但夏妤觉得,以自己的立场,还是不要过问。这几天,她开始准备另外一件事情。

    夏妤父亲的身体已经康复的差不多了,夏天秦挑了一个周末,与夏妤一道前往接他们出院。之前因为身上有伤,为了不让爸妈担心,夏妤一直借口在外地出差没回来。

    二老看到夏妤和夏天秦携手而来,高兴的合不拢嘴。夏天秦忙前忙后张罗着一切,夏妤陪着爸妈说笑。这阖家团圆又幸福美满的画面,羡煞旁人。

    当晚,夏天秦将车子开到明湖别墅区,在夏家的别墅前停下时,夏妈眼眶湿了,夏爸愣了愣说,“这房子,我已经变卖了啊……难道小天你……”

    夏天秦扶着夏妈妈下车,夏妈抹了一把泪,攥紧他的手说,“小天,你对我们太尽心了!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阿姨,我尽心是应该的。”夏天秦微笑道,“女婿就是儿子。”

    “对对……”夏妈连连点头,心里那个激动啊。她拉过另一边的夏妤,“你这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气,才能遇到小天,一定要好好珍惜啊。你要是敢对小天不好,我第一个饶不了你!”

    夏妤扯唇一笑,没有做声。

    夏爸走进几个月前还住着的房子里,感觉已是恍如隔世。他记得离开那天,值钱点的古董家具都被变卖了,家里空空如也。可现在,一切都恢复了原样,好像没有经历过任何变化。

    此刻,就连夏爸的眼眶都湿了。夏妈走进来后,环顾四周,更是涕泪直流。

    就在这时,张妈陈妈两位佣人从厨房里走出,搓搓手,憨厚的笑着。

    夏妈哽咽道,“连你们……都回来了。”

    张妈说,“夏先生请我们回来的。”

    两位佣人再次进入厨房,忙碌着晚餐,菜肴的香气在室内飘散。夏妈看向夏天秦,泪水迷蒙的说,“小天啊,你这样……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感激你了。”

    “阿姨,您又见外了。自家人说什么感谢的话。”夏天秦笑得眉眼弯弯,“只要您愿意,我多想叫你妈啊。”

    夏妤心里一个咯噔,生怕她爸妈忙不迭答应了。她用力踩了夏天秦一脚,“你别得寸进尺!这还八字没一撇呢!”

    夏天秦跳着往后退了一步,可怜巴巴的说,“可这是我美好的愿望,是我努力的目标……”

    夏妈脸色一变,当即拉了夏妤一把,沉声斥道,“你这孩子,说的是什么话!什么叫八字没一撇,难道小天不愿意娶你不成?”

    “我愿意啊。”夏天秦当即接过话,“只要小鱼儿答应,我现在就跟她去民政局。”

    夏妤内心愤懑不已,表面上已经完全平复了。她拉着夏天秦的胳膊,娇嗔道,“想的美!哪能就这么便宜你了!”

    她又对爸妈说,“这可是女儿的终身幸福,你们别那么随便,不然人家还以为我嫁不出去呢。好歹也得考验考验他吧。”

    夏天秦搂住夏妤的腰肢,亲吻她的侧脸,柔声笑道,“随时接受组织考验。”

    夏妈见这两人的腻歪模样,总算是放下心了。夏妤观察着她父母的神情,心里无奈的叹气。她爸妈都把夏天秦当成恩重如山,可以说是有再造之恩的大恩人,更认为他是重情重义的好男人。

    而越是这样,她对夏天秦的厌恶更多了几分。如果不是他,这一切根本不会发生。他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将她的家人玩弄于鼓掌之间。他害得他爸一年多来疲于拼命,累倒在病床上,害得她妈心力交瘁,神经衰弱,夜夜以泪洗面……

    他将他们家的东西一样样拿走,让他们身陷地狱,然后又一件件送回来……此时此刻,他这个罪魁祸首,就跟救世主一样,享受着她父母的感恩戴德。

    她毫不怀疑,如果夏天秦要睡她,她爸妈会把她洗干净打包送到他床上。如果夏天秦要娶她,他爸妈会将她的户口本双手奉上。

    可以说,夏妤见她爸妈对夏天秦有多感恩,她对夏天秦就有多憎恶!

    当天晚上,一家人在红木大桌上,吃了一顿其乐融融的晚餐。饭后,夏天秦告辞,夏爸夏妈一起留他,他也不推辞,痛快的留了下来。

    夏妤洗完澡出来,就见夏天秦站在她房里的橱柜前翻翻看看。

    “这么晚了,你还在我房间呆着干嘛,自己去客房睡觉啊。”夏妤表情冷冷淡淡。

    夏天秦摊手,“你妈说客房的床铺没有收拾,睡不了。她让我来你这儿。”

    夏妤咬咬唇,她爹妈当真是迫不及待啊。

    夏天秦走上前,将只穿着一件浴袍的她抱入怀中,嗅着她的发香,轻声呢喃,“小鱼儿,我们同床共枕这么久,现在没你在身边,我还真睡不着了……”

    他的手探入她的睡袍里,上半身的真空让他轻易就摩挲到那饱满柔软的曲线。他神经一颤,用力握住。夏妤下意识的想要后退,他却不给她机会。

    他低下头,吻住她的唇,吮吸舔咬,极近缠绵。

    夏妤被吻得双腿发软时,他将她抱到了床上,身体覆压而下。她咬着她殷红的唇瓣,哑声道,“小鱼儿,给我吧……”前阵子因为她受伤,即使欲火焚身,他也克制着自己,就怕影响她康复。

    他分开她的双腿,夏妤用力抓住他的手,眼里一片慌乱,“不……不要……”

    他抓起她的手,扳开,轻舔她的掌心,喘息着呢喃,“小鱼儿……你还不懂我有多爱你吗……给我吧……”

    “不……我不……”夏妤越来越害怕,开始拼命反抗,只想由他身下逃离。

    她眼底的抗拒和惶恐,甚至是不经意显露出的厌恶,在皎洁的月光下,映入了夏天秦眼里。

    夏天秦心脏猛地一抽,像是被一把刀子扎了进去。

    他脊梁僵直,眼神渐渐结冰,俊美的脸庞上是骇人的阴沉。那双阴鸷的眼睛,盯着夏妤,仿佛凝聚成了凄厉的血色,下一刻就会轰然爆开。

    前一刻的火热缠绵令夏妤倍感煎熬,可这一刻,他突变的模样,他可怕的表情,令她如陷冰窟,如坠地狱,竟连心脏都在瑟瑟发颤。

    夏天秦按捺着抽痛的心,逼视着夏妤,沙哑的声音带着难言的凄厉,“小鱼儿,你是不是……从来就没想跟我在一起……你是不是……又在玩我……”

    夏妤闭上眼睛,不再看夏天秦的双眼。这么多年过去,曾经那个温和的少年,现在已经是个喜怒无常气势凌人的可怕男人。

    他甚至可以轻轻松松的毁了她的一切……

    夏妤轻轻吐出一口气,闭着眼低声道,“我害怕……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过……我害怕跟男人亲密……”

    她紧紧闭着双眼,纤长的眼睫毛疯狂抖动着,就像她此刻狂乱不安的心。

    空气静默许久。

    一个炙热的胸膛将她圈住,夏天秦在她耳边说,“小鱼儿,对不起……这件事,我早该告诉你了。当年要了你的人,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