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过火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飞机上,张霖和夏妤坐在一起,距离曼婷和何信的位置很远。张霖微微侧脸,对夏妤低声问道,“你跟曼婷有什么过节?”

    “过节还真谈不上,只是有点狗血的关系。”

    张霖听得云里雾里时,夏妤扯唇一笑,“她是我前任的现任。”

    “你跟何信……”张霖表情略有诧异,“你们之前是……”

    “谁年轻的时候没眼瞎过呢。”夏妤扬扬唇,毫无所谓道,“何况我也没那么在乎。”

    张霖淡淡一笑,“好吧,你就不是那种会为感情要死要活的人。”

    夏妤表情一滞,脑海中突然闪过一句话。她转过头看张霖,很认真的问道,“你这意思……换句话说,我是那种薄情的人?”

    “薄情也谈不上吧。”张霖与她目光相交,忽而笑道,“难道有人这么说过你?”

    夏妤转过脸,不再看他。这个人,难道会读心术吗……

    张霖笑着说,“要想知道自己是否薄情,首先你得确定,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

    夏妤定定的看着前方虚空,双眼透出迷茫。

    张霖问她,“你有爱过吗?”镜框下的双眼,观察着她每一个细微的表情。

    夏妤心里突然涌起说不出的烦闷,可她又理不清这烦闷的出口。

    沉默半晌,在张霖以为夏妤不打算回答时,她开口道,“我不知道。不过我可以说说我的故事,你有兴趣帮我分析吗?”

    “荣幸之至。”张霖微笑。

    夏妤说,“我大学时谈了个初恋,个子高,长得帅,根正苗红的投行精英。”

    张霖接口调侃道,“果不其然,美女大学生都被社会精英承包了。像我们这些*丝读书时,只能对着女神的背影流口水。”

    “领导,你可别逗了。”夏妤嗤笑。这位领导,看起来穿着简单随意,没有什么logo,但都是定制款。日常喝的茶和使用的茶具不是市面上能随便买到的。办公室挂的字画是真品。虽然他非常内敛,过着隐形的格调生活,但那由内而外的气质,就已经把真正的*丝甩出几条街。

    张霖看她笑,也跟着笑起来,“你继续说。”

    夏妤回归自己的故事,“他各方面条件都不错,追我也很用心。但最终让我决定跟他在一起,是另外一个因素……”

    “什么?”

    夏妤稍作沉默后,说,“我有个发小,我们关系一直很好,但是他处处比我强,把我压得死死的,我心里一直堵着那么一口气,很想超越他一次。”

    “她没有男朋友?”张霖问。

    “嗯……”夏妤含混的应道,“于是我就想,如果我恋爱了,而且有一个很优秀的男朋友,是不是就领先了他一次。”

    张霖笑着接口,“然后你就接受了那个投行精英?”

    “恩。”夏妤点头。

    “你们闺蜜相爱相杀,倒便宜他了。”张霖失笑道,“那小子可真幸运啊。”

    夏妤也笑,似在嘲笑自己的幼稚。

    她在笑声中叹息道,“其他人可能难以理解那滋味……他什么都比我强,我妈拿他做标杆要求我,我常常因此被嫌弃,被责罚。而且那时候,我们两家的社交圈有重叠,那些叔伯阿姨们,三句话不离表扬他鼓励我……后来他家家业比我家发展的好,我妈更想我能争一口,偏偏我又争不了那口气……你知道我心里有多压抑吗……”

    张霖沉默的看着夏妤。

    “我真的太想赢他了,做梦都想。可我知道,这无异于痴人说梦。他是那种看书差不多可以过目不忘,每天随便玩玩就能轻松拔尖的,而我,得要努力用功才能混个差不多。”

    张霖很明显的发现,夏妤的脸色在不经意间变得有些忧郁,落寞。看来这成长期的阴影,她到现在都没有完全摆脱。

    张霖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开解道,“说不定人家是背着你用功,你不知道而已。”

    夏妤呵呵一笑,“他的空闲时间,除了玩就是给我补课。”

    “我曾经在他家住过三个月,那三个月,我看的清清楚楚,他压根就没把学习当回事。所以我认命了。这种天赋上的差距,真的是无能为力。”

    “你们感情很好吧?”张霖突然问。

    “对啊。我是不是很虚伪?就这样,我们俩还玩得很好呢。”夏妤自嘲的笑道,“其实有时候看到他,我会特别生气,恨不得他在我眼前消失。”

    张霖笑着说,“她一定对你很好,很在意你。”

    夏妤一怔,应声,“嗯……”她又好奇的问,“你怎么这么笃定呢?”

    “她都成了你阴影,你们还能一直要好,必然是她对你很好,令你爱恨交织。”

    “领导啊,你是非要把我心里的阴暗面都揭开吗?”夏妤有些无奈的低笑道,“我承认,就是这种,我憎恶他给我带来的阴影,又享受着他对我的照顾……”

    张霖亲昵的揉了揉她的发丝,“你这些都是正常的小女孩心理,何来阴暗一说。”

    “好了,我们不说你发小了,你跟你初恋后来怎么样了?”张霖转移话题道。

    “我们恋爱不到半个月……我发现他不是喜欢我,而是对我意图不轨。我对他的好感消失殆尽,只剩下极端的厌恶。于是我甩了他。”

    “这就结束了?”张霖问。

    “恩,结束了。我这段初恋,算不算夭折的爱情?”

    “不算。你们连爱情都没有。”张霖总结,笑着道,“切入下一段吧。”

    下一段,应该是夏天秦吧……夏妤眉头微微蹙起,“第二段这位,我很难说清楚跟他的故事……”

    “为什么?”

    “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我跟他之间,有太多的牵扯和过往。有些事看似突然之间,可能早就埋下了很长的伏线。我真不知道该怎么确切描述有关他的一切……”夏妤有些疲惫的揉着眉心,“跳过他吧。我说不清楚。你更分析不出来。”

    张霖见夏妤隐隐流露出痛苦之色,马上顺着她道,“好,不说他。”

    夏妤将目光转向窗外,看着滑过的片片浮云,“第三段就是何信了。我在国外念书时认识他,这个故事更简单平淡,我觉得我年纪大了,这辈子不可能不婚。他对我很好,很尊重我,我决定给自己一个新开始。”

    “那你们怎么分了?”

    夏妤扯唇一笑,“前段时间我家陷入了经济危机,他跟我提分手。我们就分了。分手的时候他还欠着我几十万呢。”

    “这个何信……”张霖眉峰微蹙,表情冷了下来,“竟然是这种见风使舵的小人。”

    夏妤懒得再说关于何信的其他事,还有分手没几天就看到他跟曼婷玩车震的狗血一幕,谁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好上的呢。

    夏妤无所谓的笑笑,“我的故事就这些,都说完了。”

    张霖沉吟片刻,轻轻敲着椅背道,“你跟你第二段,爱过吧。”

    夏妤一愣,“怎么是他?”

    “都让你无法形容了……”张霖微笑道,“剪不断理还乱,不就是爱情么”

    “……不是!不是!”夏妤突然矢口否认,“他一定不是!”

    “好吧,如果他不是的话,那你就没有爱过。一个没有爱过的人,可以说感情阙值高,不能说是薄情。”张霖微笑道,“我给你结论,你不是薄情的人。但是,你不容易动情。”

    张霖在自己心里补了一句,感情阙值很高的女孩子,追求起来,不那么轻松啊。

    下飞机后,气候顿时由深秋转为了炎夏。众人纷纷褪去外套。大家都有先见之明,外套里面的穿着颇为凉爽。

    夏妤脱下外套时,张霖顺手接过。他的举止,绅士而自然,夏妤都无从拒绝,只得感激的笑了笑。

    另一边看到这一幕的曼婷,拧着何信的胳膊,低声道,“你瞧瞧那女人多骚。就算你们没分手,她也会背着你跟自己上司搞上。我看节目组这次力保她,就是他这上司在背后运作。”

    何信脸色不太好看,沉默着没吭声。

    车上,导演陈宏说,“女嘉宾张艳已经随我们一起前来。男嘉宾和另外五位女嘉宾,将在明后两天陆续抵达。今天抓紧时间,先把张艳个人部分需要补拍的完成。”

    这次的拍摄地点有多处,除了入住的海边别墅区,还有几地外景。几位嘉宾住在别墅里,工作人员一般安排在酒店。但夏妤作为主持人,也住进了别墅。

    白天随摄制组忙碌了一天,直到晚上,夏妤才有空在房间里整理自己的行礼。

    房门突然被叩响。开门一看,竟然是何信。

    “出去走走?”何信站在门边,发出邀请。

    “没空。”夏妤淡淡道。

    “这是我们首次合作。为了接下来的录制效果,也该交流交流吧?”何信说,“总不能在正式拍摄时,由于我们配合不好,耽误大家的时间。”

    片刻后,夏妤穿着一袭波西米亚长裙,脚下踩着坡跟拖鞋,与何信一道离开别墅。

    两人在海边找了个摊位坐下。夏妤靠在木椅上,吹着夜晚的海风。一旁是何信在说着工作上的事情,她偶有回应,偶尔淡淡点头,更多的是一副漫不经心的状态。

    何信一直看着夏妤,却发现她的目光几乎没有落在自己身上。

    他突然伸出手,抓住夏妤的手腕,“你怎么就不能多看我几眼呢?”